正文 chapter7: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5)

    ()    她叫知恩,林知恩,和林函询一样是林宛慈孤儿院出的孩子,所以跟着院长妈妈姓林,现年大学二年级,比希瑞瑞大3岁。

    高中毕业后,林知恩遇人不淑被一个小混混骗财骗色,为了还清小混混骗走的保证金,知恩只能到了夜总会当公主(服务生小妹,不用坐台陪酒),渐渐有点自暴自弃起来。

    因为林函询陪着商罡勒到夜总会泡妞,无意中认出了知恩,为了拯救这个小时候很是好学上进的学妹,林函询一直锲而不舍,更是拿出了存着买房子的首付替知恩还掉了所有的债务,让她可以脱离苦海。

    那一场车祸之后,商勒彬的另几个前女友都突然抽筋般的每惶恐,让知恩发现了端倪,便偷偷监视着她们,终于因为偷听到了康永汀打来安抚她们的电话,把这个暗的计划被商勒彬一众知悉了个通透。

    为了报恩,知恩便继续留在了夜总会,被‘商勒彬’一见钟,追求了很久,用着这份若即若离的关系引-康永汀出面‘面授机宜’,想抓他个人赃并获。

    可惜,康永汀很是谨慎,查到了林知恩和林函询是出自同一个孤儿院后,为了以防万一,他不但没有出面找知恩,更是很久都没有再联系任何一个小姐,将自己的关系撇地干干净净。

    也因为知恩,商勒彬才会提前知道,今早蒽叔会跟在小姐们后出现替华叔来镇场子。

    从林函询的透露中,知恩已经清楚希瑞瑞的份是商勒彬未婚妻的妹妹,这个女孩和她们这一众穿黑丝的女孩并不一样,她是出高贵的真公主。

    “知恩,浪子哥是怎样的人你都看清楚了,等一切事都过去后,我会安排你到浪子的公司从文员做起,等你拿到网络大学学历文凭了,也攒够了实践经验,就能近在浪子哥边,和我一样成为他的亲信了。”

    这一段话,是林函询之前的承诺,因为这些承诺,她才能忍着继续在夜总会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看着一切荒无道的发生,无视着所有对她有多番企图的财阀官吏。

    可惜,在她期待的未来到来之前,商勒彬却已经和北大毕业的豪门公主希舒舒宣布了订婚的喜讯。

    深深叹气,知恩的心完全沉入了万丈谷底,从希瑞瑞的天使外貌和鬼精灵的气质就能‘看’得见,她姐姐希舒舒的类同完美,很多奢念,从此后连存在都会是一种滑稽可笑的事

    在万籁寂静中,这一声突兀的深深叹息怎么可能被希瑞瑞错过,她依旧望着窗外的眼睛立刻闪过了一丝雷电,原来,这群人并不是尽然是群众演员,还藏着商勒彬的真粉丝卧底,这样的话,就万事好说了。

    轻轻转过,一步步走向所有小姐,希瑞瑞并不急于去找这个深叹气的正主,而是一脸歉疚地望向了所有人:

    “不好意思,商总裁可能有点事耽搁了,要不这样,我先和大家聊聊吧,大家昨天都听说商总裁订婚的消息了吧,我并不是商总裁的秘书助理什么的,我是他未婚妻希舒舒的亲妹妹,商勒彬的小姨子希瑞瑞。”

    听见希瑞瑞的这番自我介绍,所有小姐当然都出现了惊愕傻眼的统一表,唯独知恩,虽说也伪装了惊讶,却还是在希瑞瑞的视线中自动跳出了X档案。

    才第一个回合就自动暴露,这妞并不是同道中人,这点发现让希瑞瑞有点遗憾,还以为在这段百无聊赖的等候中,至少有人可以陪她玩一把小牌,可惜,现在只能她自娱自乐打发时间了---

    =============================

    目送了蒽叔坐上车一路离开后,商勒彬并没有急着转回商厦,而是耐心地在特别电梯前多站了一会儿,直到电梯从地库在他面前打开,他才慢悠悠地走进了电梯,转过,站在了池忆岿和林函询的面前等候着电梯数字的缓缓上升。

    “搞定希舒舒了?”

    “算是吧,至少一周之内她不会插手你和希瑞瑞的战场了。”

    “已经不错了,她们姐妹要是真联手,不出动核武器是绝对不可能赢了。”

    “你呢,搞定蒽叔了吗?”

    “他比我想的还要老谋深算,无所谓了,他肯出现就等于承认了他手下有人和康永汀有关联,我已经摆明态度想自己清理门户,他们只要保持中立不出手就算给我面子了。”

    “这倒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黑道和我们毕竟不是一路人,求他们做事一定还会付出代价的,实在没必要。”

    所有的对话,一直都是林函询和商勒彬在对答,池忆岿异乎平常的安静引得商勒彬的视线透过电梯门的镜面中望向了他。

    “你又怎么了?这一晚上,被希瑞瑞折磨惨了?”

    “哈,那是当然,他哦-----”

    “废话留到以后说吧,先去看看希瑞瑞有没有把那群小姐都咬成僵尸美女战士了。”

    阻止了林函询的幸灾乐祸,池忆岿依旧保持着冰冷的表,提醒着商勒彬提高戒备,顺便伸手按住了电梯门按钮,免得它主动又合上。

    回过头,商勒彬再深看了池忆岿一眼,这才走出了电梯,

    大步走向了他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灯火通明,咖啡香味也依旧飘向四溢,但无论是在外间等候区,还是办公室内,都不见所有人的踪迹,让商勒彬三人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电梯和消防通道都是锁住的,她们不可能离开这一楼层,除非---

    近乎同一秒,三个男人都想到了某一个疏漏,连忙大步走向了办公室更衣室内的一个特别通道,步上了紧急疏散楼梯,走到了大厦的顶层露台,果然看见了正席地而坐在低头书写着什么的一众女子。

    听见开门声,所有女子都停下了笔,抬头望向了通道门,希瑞瑞更是比所有人都先露出了最最甜美的笑容,一路小跑飞向了他们。

    “老公,你终于来了哦。”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长媳十八岁(绯闻女孩上海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