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6:无间道美-少-女(15)

    ()    等看清了这一好肌的主人,小菱立刻如被一冰桶冰块浇脑门般急速反应,猛地从上坐起,背抵在了松软的牛皮靠背上,满心惊悸。

    ‘哈佛男?真的是哈佛男!他怎么会在自己的房间,还近乎着上?’

    这一幕似曾相识,包括脑袋的胀痛感和胃里的残留酒精的烧灼感都如出一辙。

    慌张得低头看向自己,小菱这才长吁一口气,她上并不是一丝不-挂的睡状态,她上穿地好好的,只不过,她穿的是----男人的绸睡衣?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你为什么会睡在我的上,还穿着我的睡衣?”

    面对陈梓弘的质问,房小菱环视了一圈房间内部,确定陌生的让她眼睛生疼,她也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她只能努力用着依旧在胀痛的大脑狠狠回忆,狠狠地回忆。

    植物人,机器猫,米酒,飞行棋,还有---陈芊芊!

    等到小菱终于通过倒叙的方法想到了陈芊芊,她这个新鲜出炉的干妈已经神奇般的出现在了陈梓弘房间的门口,穿着一粉红色的惹火睡衣,外加一脑门的草莓固发软心卷。

    “一大早就那么吵,不知道你姑姑我有神经衰弱很容易惊醒吗?!”

    回过头,看见陈芊芊的惊艳登场,陈梓弘也就基本了解了房小菱出现的理由,只不过,他还是好奇陈芊芊的出牌是什么,所以耐心的等着她自动开演大戏。

    真打了个大哈欠后,陈芊芊便一步步走到了陈梓弘到边,忽略着小菱的‘小媳妇怯懦’样貌,完全大咧咧地看着陈梓弘口的黑黝黝肌,还伸出一指禅试图非礼,被陈梓弘很是无礼貌的阻止的大婶的花痴举动,然后扣严实了衬衫扣子遮住了色。

    “小孩子还害羞,姑姑不就是借你的思念一下偶在拉斯维加斯的儿子而已,你的体从小到大我都看腻味了,有什么好遮的。”

    陈芊芊的语出惊人早已经让陈家,魏家乃至整个玫瑰园之外方圆百里的牧民都习以为常,所以,看着对着她的嘟囔,陈梓弘根本左耳进右耳出,只是催促她早些把房小菱领走。

    “领走?你要我把你干表妹领到那里去,你明明知道影月在瞎胡闹也不阻止她,现在姑姑帮你们表兄妹出面收拾了残局,你不好好谢谢我,还一副受害者的嘴脸?听着,房小菱现在不仅是我的干女儿,我们的干母女分也已经有足足三年半了,所以我决定把玫瑰园重新装修一下为她改建出一间闺房。装修期间我们全家就借住到你这里,你这边只有两间客房,一间给我和你姑父住,一间给影月和宁甯,所以,小房子从今天开始和你合住,反正你们以后要同进同出一起去公司,睡在一起也方便。”

    “什么意思?”

    “在商勒彬和希家女儿的订婚宴,小房子会和我们全家一起出席,免得她喧宾夺主引起注意,在订婚宴之前,我们要尽可能的让圈内长辈小辈鼠辈猫辈都认识她,比起你姑父的酒店,你的公司更适合她去抛头露脸,所以,她从今天就去你们公司实习,她是你表妹,给她什么职位你看着办就行。陈梓弘,我警告你,你这辈子就没对任何人说过一个不字,包括对烂梨手下那群老头子臣子都一直言听计从一点没有男人血,所以,你千万别太给姑姑我面子,把那第一个‘不’字丢给我我翻脸!”

    说完,陈芊芊这才又换回了一副慈母的温柔表,望向了依旧紧紧握着被子遮掩着自己的小菱,:

    “小房子啊,和影月一样,你的门也是10点,要是超过门时间回家一定会受罚哦,还有,如果有了男朋友一定不能瞒住妈妈,必须第一时间带回来给妈妈看,妈妈会替你把关,至于你以前在寨子里什么有的没的的婚约,暂时忽略不计就行,等以后有空了,你表哥会陪你回寨子一了百了的,现在时间还早,你再睡一会儿吧,女孩子有黑眼圈就不美了,哦,还有,以后,没有妈妈在场绝对不许喝酒,带酒精的饮料也不行,乖哦!”

    就这样,陈芊芊又单方面地离开了陈梓弘的卧室,一如她悄无声息的出现,留下依旧保持着最初互惊姿势的小菱和陈梓弘面面相觑,各自在心底吐着自己的血!

    滴答,滴答,滴滴答,滴滴滴滴答--------

    也不知道僵持了多久,终于,陈梓弘还是先终止了静止如时空停顿的尴尬场面,喉咙中闷哼了一下,他便走向了浴室关起来门,不一会儿,小菱耳中便出现了花洒水珠倾洒在大理石上的哗啦啦声响。

    见陈梓弘开始洗澡了,小菱这才松了一口气,再一次环视起了陈梓弘的这间足够她合租公寓整个面积的豪宅卧室。

    虽然没有任何隔断,但是地面上的地板、地毯和鹅软石却巧妙的将这间巨大的卧室区分成了办公视听区域、卧室区域、还有健区域。

    另外,这间卧室还单独有一个小阳台,大小刚好够两张阳光椅相对摆放,阳台的露台上放了一整排的花盆,种满了深红色的玫瑰花,超级赏心悦目。

    ‘哇塞!王子下的寝宫还真不是盖的哦,原来这就是所谓口含金钥匙降生的好命吧,这样舒适浪漫的生活,换做任何人

    都会羡慕吧,如果爸爸妈妈知道自己竟然‘婚后’住进了这样一座宫,一定会很欣慰,不会再暗暗担心了吧,可惜这一切都是假的,是海市蜃楼真实版而已啦,哎----’

    自嘲地笑了笑,小菱再次确定了耳中的花洒流水声没有断,这才小心翼翼的揭开了被子光脚下了,踮着脚悄悄地走向了那张一看就足够松软的褐色真皮沙发。

    ===========今天常规两更============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长媳十八岁(绯闻女孩上海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