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2:各路人马初见面(7)

    ()

    【岳阳路上的某西餐厅】

    “陈芊芊知道你们两个那么胡闹了吗?还是,这根本就是她的主意?”

    “喂,陈梓弘,我妈再怎么说也还是你长辈吧,你怎么可以对她直呼其名呢?当心我告诉舅舅和舅妈。”

    “遗传学还真是有道理,还以为你和展涛都逃过了她的基因,现在看来只不过是时辰未到而已。”

    看着陈梓弘的德行,魏影月立刻收起了满脸的谄媚讨好状,直接变脸成了惯有的面无表状,直接让自己靠回了松软的大沙发。

    看着影月沉下了脸,坐在她边的叶秋韵知道是该换主场的时候了,放下了手中的迷你杯希腊咖啡,貌似实在看不下去的一脸义愤填膺:

    “陈梓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不在乎月亮是不是找了个替去Elite高中,你也不在乎小房子是不是会在那场搞笑的相亲里马失前蹄,你现在不爽的不过是我们替你答应了和小房子回寨子办离婚的事。做人要厚道,事的前因后果小房子都告诉我和月亮了,要不是你喝多了多管闲事,人家小房子也不用有家不能回的四海流浪了,一个女孩子的清白多重要,就算没有这个交易,你也应该帮她了清这场名义婚姻,那叫道亦有道。”

    “叶子,不用和他多罗嗦了,要是明天某人敢拆穿小房子的真实份,我绝对有把握在我妈发飙前先让她知道有这么个名义上的外甥儿媳妇存在,你知道我妈最大的优点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这倒是,伯母唯恐天下不乱的境界已经完全超过人类可以想象的极限了,她最憎恶的就是天下无大事,你们家有好几年没什么大事出现了吧,伯母一定憋屈坏了。”

    “当然,我妈也是全世界最要面子的虚荣中年妇女,她绝对会亲自救场,然后一口咬死小房子是因为我心脏不好才送去替补的干女儿,是名正言顺的魏家女儿,有足够资格去选秀。凡事先礼后兵是礼貌,我有心脏病是老天也改不了的事实,我让小房子去代替我不过是不想耽误学业,并不是十恶不赦的大罪,我已经拜托过你了,你给不给面子看着办就行。”

    就这样,在短短几分钟之内,这两个从包尿布就开始当姐妹的闺蜜用着惊人的默契,你一言我一语的完成了软硬兼施的一通威胁,期间连对视都没有一次,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陈梓弘,随时扫描他脸上的晴圆以作随时换战术的应对依据。

    看着这两个才刚过18岁生上都还穿着各自学校校服的丫头,陈梓弘的沉默绝不是因为被她们无缝交接的一通公告打闷了,而是--------

    一切的理由已经透彻如彩超,但还是被陈梓弘在最后一秒压抑的很是及时,这些年,他练就的最强项之一就是这份自欺欺人,直接逃避着曾让他因为羡慕魏家兄妹的敢作敢当而不甘心,甚至自卑他自己无趣人生的真相。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长媳十八岁(绯闻女孩上海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