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下)[饿鬼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小豪01 书名:午夜开棺人
    饿鬼,本是来自于印传佛教中的一种称呼,又叫“薛荔多”,在六道之中属鬼之下的恶趣。(佛教的恶趣又叫恶道,指无法修行“三无漏学”的地方,而“三无漏学”则指:持戒、禅定、智慧三学。佛教之中有三、四、五恶趣之分,三恶趣所指为地狱、饿鬼和畜生三道,四恶趣指三恶趣中加入嗜血阿修罗,五恶趣之中也有指天、人、地狱、饿鬼畜生五道,说法不一,根据佛教所传地域不同也有不一的注解。)因此饿鬼在六道轮回之中会永远进入恶道,承受痛苦,无法得到解脱。

    饿鬼贪大于其他,永远得不到满足,总是以“进食”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将所有的贪转换为一个“食”字,这也有他们无法得到三世因果的原因所在,没有前世造因、今世受果;今世造因,来世受果。不过虽然如此,在佛教记载之中,也有能力堪比天人、小神的大饿鬼,通常被称为“业鬼王”。

    历史上有很多关于饿鬼的文字记载,虽说大多数都是出现在戏说文字之中,但也有地方县志以调侃地语气记录过民间关于饿鬼的异事。如陕西地区在清初有传闻有人亲眼目睹了饿鬼出行,所到之地,除了大地之外什么都不剩。不过后来这个传言在清末被人打破,说是有反清之士编造出这样的故事来形容清兵的侵略。

    炙阳简中关着的是饿鬼?不可能,李朝年在离开前说过,阎王刃是笔,烙酒是墨水。而炙阳简是用来书写的生死簿,怎么可能会是关押饿鬼的东西呢?这个问题胡顺唐百思不得其解,只得要求王孤独将手中那个盒子交给自己看看,王孤独迟疑了一下想到盒子既然早就被那批人给打开了,交给胡顺唐再看看又何妨呢?

    胡顺唐小心翼翼地从王孤独手中接过那个盒子,发现那盒子表面什么花纹都没有,似乎只是普通的木头,无法辨别其年代。但能看出那盒子边缘都有封条,封条的表面有一层干裂的泥土。

    胡顺唐伸手掰下来一块,放在鼻前闻了闻,没有任何气味,思考了一阵道:“咸蛋。你闻闻这是不是阳土?”

    夜叉王接过去,闻了闻,点头道:“如果盒子中封的是饿鬼,那必定是阳土了,没有东西可以阻挡饿鬼,除非是饿鬼不感兴趣的东西。”

    葬青衣很好奇,在旁边比划着问什么是阳土,虽说没有写出来。但夜叉王看出个大概来,解释道:“阳土其实也就是普通的土壤,与其他土地不同的是,这种泥土存在于瓦窑或者灶台等东西的下方,不潮湿,干燥。”

    “五行之中只有这种东西包含土和火两种属,而饿鬼对土不感兴趣,但又怕明王之火。而明王火的意思在佛教中所指的是佛在愤怒之后会产生变化,换言之就是变,称为‘忿化’,例如弥勒佛的忿化就是大轮明王。从而饿鬼导致对与火相关的东西有所畏惧,用阳土来封住关押饿鬼的地方是最合适的。”胡顺唐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将盒盖给打开,夜叉王在一旁蹲着将盒子接过来,放在双膝之上。众人看向盒内。除了盒子有四行字之外,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但可惜的是那四行字是梵文,他们都看不懂。

    “看样子像是食盒,如果是食盒就能确定是关押饿鬼的地方。从前那些地师、道士、和尚遇到饿鬼,无法消灭,只能采取以食盒作为饵来封住饿鬼的办法,类似封魂罐,只是要用至之人的鲜血来引。咸蛋,你算是鬼方面的专家,你怎么看?”胡顺唐抬眼看着夜叉王。

    夜叉王没有想到胡顺唐会询问自己这个问题,毕竟从前的一些事他不想再去回忆,等了好一会儿,夜叉王才开口道:“我知道曾经有人试过豢养饿鬼,但都失败了,因为没有人可以满足饿鬼的**,初养时饿鬼吃的也许和你一样,份量也不大,但每天都会增加昨天的一倍,到最后当饿鬼成型,你想要控制也没有办法了,最终的结果便是饿鬼将所谓的主人吃掉,接着开始吞噬周围能看见的一切,除了阳土。”

    “若此有则彼有,若此生则彼生。若此无则彼无,若此灭则彼灭。”王孤独盯着盒子内喃喃念道,说得十分顺口,随即开始重复着这一段话,重复的过程中,胡顺唐三人都明白他是在念盒子中那四行梵文,而这段话胡顺唐和夜叉王也知道,这是佛教中对“缘起”所下的定义。

    “缘起”既“诸法由因缘而起”,简单来说,便是一切事物或一切现象的生成,都是相对的互存关系和条件,离开关系和条件,都不能生成人和一个事物的活现象。而“因缘”二字的解释,也就是关系和条件,那四句话就是表示同时的或者异时的互存关系。

    封住饿鬼的盒子中怎么会有这四行字,这是什么意思?胡顺唐想了一阵,转而看向在旁边的那两副骸骨,问王孤独:“那两个人是谁?”

    王孤独想了想说:“达瓦里希!”

    胡顺唐点头明白了,这是王孤独潜伏在那的时候,听见自己那么称呼俄军,于是省略下了自己的形容,直接叫了那四个字,不过这样看起来这家伙还不是很白痴,只是思考方向较其他人来说比较奇怪,不过有些方面也和葬青衣类似,毕竟葬青衣与社会脱节,而他完全就没有接触过正常人的社会。

    这样看来,俄军和美军全部完蛋,那咱们的部队呢?胡顺唐想起来这一点,问王孤独有没有见过和自己长相类似的人,而且还说汉语?王孤独拼命摇头,随即想了想说:“我们还发现有四个人翻山而来,穿得很奇怪,但他们被抓走了。”

    “四个人?穿得奇怪?被抓走了?被谁抓走了?”夜叉王在一旁问,“是不是那些杀死你们族人的家伙?”

    “对!”王孤独想了一阵,指着葬青衣的脸,自己的脸也变化了一下,随即低下头静静地回忆,想了一阵后,抬头看着胡顺唐,出现了另外一张奇怪的脸,奇怪是因为他对队伍中那个人的模样没有看得太清楚,只能靠不多的回忆组成了现在这张脸。

    看到那张脸之后,胡顺唐、夜叉王和葬青衣三人都有些诧异,虽说王孤独变化的脸有些奇怪,特别是下巴过圆了点,但三人还是看出来了,那是王婉清。

    “难怪了,估计又是詹王八那混蛋干的吧。”夜叉王一股坐了下来,看着胡顺唐道,“我明白了,中国根本就没有派出地面部队,而是找了雇佣兵来代替,这次的军事行动前前后后我估计连国防部都不是很清楚,执行和策划的权限全在古科学部手中。”

    胡顺唐将食盒的盖子重新盖上,拿出两根荧光棒折了后扔在大堂之中,盯着荧光棒的光线,想了很久才说:“不管炙阳简和饿鬼之间有什么联系,这都是个陷阱,恐怖分子的陷阱,其实联想下詹天涯给我的资料,就一目了然了。”

    王孤独说过,一年前恐怖分子来到这里将饿鬼盒打开,放出了饿鬼,随即在这一年之中,各国都收到了关于“炙阳简”的报,由于是落在极端主义恐怖组织狮子军手中,又因为有报指出他们会在该地区举行会议,所以遭受狮子军恐怖袭击的三国因此来了一次所谓的联合军事行动,但都是各干各的,而且比行动时间提前来到这个地点,却没有想到遭受到了伏击,美军分队四个人全部死了,俄军也全军覆灭,王婉清四人被恐怖分子生擒,这其中肯定还有什么遗漏的,比如说美军和俄军为什么只派遣了这么一点儿人来?特别是美军只有四个人!四个人来营救人质?而恐怖分子的人数估计是他们的几十倍。

    这不是英雄主义电影,一个人就可以干掉一个团的人,这是现实中的反恐行动,按理来说就算不出动大批的地面部队,也会有绝对优势的空中打击。特别是美国政府,当初在巴基斯坦杀死恐怖大亨**的时候,人数也不止四个人……况且这次美军有两个任务,一是营救被关押的记者,二是找到炙阳简,四个人远远不够。

    胡顺唐想到这,指着王孤独那张已经变回另外一个不认识人的脸,问:“你刚才变的那个人,除了她之外,还有三个?那三个人是不是都和我们的模样类似?还是有像被吃掉的那四个人,或者有跟达瓦里希很像的?”

    胡顺唐这样问,是想确定王婉清是不是和魏大勋一起来,如果能确定,那就说明他们两人还找了两个同伴,也许都是雇佣兵的家伙。

    “对,有三个人像你们的样子,还有一个像达瓦里希!”王孤独点头道,随即又说,“我知道那些人在什么地方,但是他们人数太多,又有喷火枪,我们的喷火枪没有他们的厉害,所以不敢去,只能躲,只能警告外来人不要进入。”

    靠在雕像的夜叉王盯着前方道:“王婉清、魏大勋还有一个中国人,加上另外一个外国人,詹王八给他们的指令是什么?詹王八不会蠢到告诉他们炙阳简的事。”

    “走吧!”胡顺唐起,看着王孤独说,“你带我们去恐怖分子的藏处,我倒想看看这群王八蛋到底想做什么。”

    王孤独点头,带着三人从庙宇旁边的楼梯爬上去,打开庙宇顶端的盖子,爬出洞来到外面……(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午夜开棺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