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下)[午夜埋下的祸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小豪01 书名:午夜开棺人
    没错,是赤。穆英杰用右手摸着自己的左手臂,他左手臂之下也有那道暗绿色的纹,那是赤后殓师的标记,两派决裂后为了能够清楚分辨哪些是“自己人”,赤后殓师便统一在手臂之下纹上了暗绿色的纹路,以区分开赤与午夜两派。自己从赤那一派中自行离开时,选择了将右手臂下方的那块皮肤给割去,表示自己“中立”的立场——既要像午夜后殓师一样将那些藏起来的东西找出来,也要如赤后殓师一样重新将东西以“隐藏”的方式交给其他人。

    而这一切,为他弟弟的穆英豪毫不知,因为穆英杰不想让弟弟转入这些纷争之中,带他在边的唯一理由,就是因为那四个字——同生同死!

    李乾钧边有赤后殓师,这是穆英杰始料未及的事,但更惊讶的还在其后,因为吒翰告诉他一件让他惊讶万分的事,因为赤后殓师为了掩饰自己的行踪,和他们的人数,竟然做了一件对祖先大不敬的事,那就是——收徒。

    孟婆之手是与俱来的东西,只有拥有后殓师一族血统的人才能拥有的特殊“武器”。但这种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被赤后殓师看做是能够分辨出其份的标识,虽说旁人在没有亲眼所见之前,是察觉不到孟婆之手的存在,可他们最大的威胁还是已经决裂的午夜后殓师,虽说两派不会兵刃相见,但为了抢夺那些当年祖辈带出来的物件,也会不择手段。

    后来。赤后殓师以强大的实力夺走了剩下的物件,将其隐藏在各地,甚至利用了其他民族的相关信仰来隐藏那个真相,同时为了隐藏逐渐减少的赤后殓师,他们采取了“收徒”这种大不敬的方法,也是因为这个方法,所以后殓师的称呼在千百年中逐渐变成了“开棺人”。

    吒翰抬眼看着穆英杰道:“无论怎么收徒,教会那些徒弟一的本领。但有一件事根本没法办到,那就是让他们拥有孟婆之手,所以后世的开棺人中能真正经历过一次开棺过程的少之又少,有些人一辈子都使用不出孟婆之手,只能感叹自己天分不够。可那是天分的原因吗?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师父收徒仅仅是为了掩饰其行踪……”

    赤后殓师采取的办法很怪,也很安全,以一个赤后殓师为例,他转变成为了开棺人,开始收徒,同时与其他赤后殓师商议,在族中祖训的基础上定下开棺人的规矩。随即收徒,收徒的通常是两人,这两人当中必定会有一位真正拥有开棺人的血统,但本并不知道。随即又会让无法拥有孟婆之手的徒弟,收取一名拥有后殓师血统的徒弟,如此周而复始,将有与没有两者混在其中。这样一来,外界根本无法查明到底存在多少真正的开棺人。又有多少个只是精通异术却没有孟婆之手的开棺人。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谁又有那个能力和精力全部去查明白呢?没有,没有人具备这个能力,就算是统治者下令全国范围内调查,也根本查不清楚。这一步棋赤后殓师走得极其完美,完美的隐藏了自己的行踪。在避过午夜后殓师的同时,也避过了那些車部刺客的“追杀”。

    吒翰抬脚将脚旁的长矛给挑了起来,紧紧握在手中,向旁边一横,枪头指着木制帐篷道:“李乾钧明面上是我主人。我是他收的徒弟,实际上传授给他异术的人是我,而教会他这一族布下这些僵尸阵的也是我,可是埋下毒骨人这种隐患的并不是我们,是你们午夜所做的事,我们只是收留了他们,所以……到现在你还敢说与你无关吗?”

    穆英杰没有想到事会有这么复杂,但隐隐约约也感觉到毒骨人的首领,那个男孩儿看到自己的时候,透出一种亲切感,而那种亲切感中却带着怨恨,这是一种很矛盾的感觉。不过,那一切又不是他亲手造成的,与他有什么关系呢?穆英杰又上前一步道:“即便我现在是午夜开棺人,但以前的事又不是我做的,与我何干?”

    “说得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吒翰将手中的长枪往地上一立,“以前的事与你没有干系,那为什么你还要来拿‘炙阳简’?”

    妈的!这是圈!这家伙竟然跟我玩文字游戏!穆英杰侧目看着呆呆站在那的男孩儿,思考了一阵,又看着吒翰道:“那你需要我做什么?我做什么才肯将‘炙阳简’交出来?”

    吒翰将长枪举起,对准男孩儿道:“这是你们午夜埋下来的祸根,你应该自己解决了,是你们将他们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也应该由你们释放他们,但我要警告你,不要被他们可怜的外表欺骗了,你难道还不明白吗?那群败类道士在这埋伏,为什么总是有来无回?就是因为来一批人就会死一批,都变成适合种植食腐茎的双皮尸!而每过五年来收取食腐茎的人,不是其他人,就是你们!”

    “放!这么邪门的东西我们不可能碰!”穆英豪厉声吼道,他已经实在听不下去了,举枪就对准了吒翰,却被穆英杰用力压下手臂去。

    穆英豪盯着自己的孪生哥哥穆英杰,不明白他到底想做什么。

    “好,我帮你解决了那个男孩儿,而你必须要将炙阳简交给我,这个交换很合理吧?”穆英杰皱眉看着吒翰,同时已给手中的快慢机上膛。

    “不合理!”此时幕帘被撩开,吒翰并未向先前那样表示出自己的尊重,相反是出来的李乾钧微微点头算是对自己的师父吒翰行了礼。穆英杰留心到李乾钧还抱着装有炙阳简的盒子,他虽说不合理,却又抱着盒子出来,说明事还是有转机,眼下不应该和他们玩什么游戏,先下手为强……

    “呯——”穆英杰反手对准那个男孩儿就开了一枪,男孩儿口中枪,惊讶地看着口的那个血洞,随即站在村落周围的那些毒骨人瞪大了眼睛,半蹲着要上前,却被男孩儿伸手制止。

    男孩儿“噗通”一下跪地,脑袋垂下,双手撑地,喃喃道:“为什么?”

    “大哥!”穆英豪正过去扶起男孩儿,却被穆英杰一把拽了过来。

    穆英杰扬了扬手中的快慢机,看着李乾钧道:“解决了,我履行了诺言,接下来轮到你们了。”

    “大哥!”穆英豪反抓住穆英杰的胳膊,穆英杰却根本不去看他,只是低声道,“任何事都需要牺牲的,既然说是午夜干的,那就应该由午夜来解决……”

    “什么狗午夜,我不明白,大哥,死的人够了!不能再这样了!”穆英豪试图挣脱穆英杰的那只手,却被穆英杰抓得死死的,如今他的眼中只有李乾钧抱着的那个装有炙阳简的盒子,其他的他什么也看不见。

    “很好。”吒翰拿过李乾钧手中的包裹,扔给穆英杰,“你拿到东西了,可以滚了。”

    “谢了。”穆英杰将到手的盒子交给边的穆英豪,拽着他转就走,穆英豪的目光依旧是落在那个男孩儿的上,随即穆英杰停下脚步,松开穆英豪,大步来到男孩儿的跟前,将其抱起来,领着穆英豪离开了行走村,同时剩下的那些毒骨人也保持着奇怪的半蹲姿势,跟着穆氏兄弟和男孩儿缓缓离开……

    “我知道你会把东西交给他们。”李乾钧缓缓地抚着门框坐下,双手交合在一起,“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按照祖辈的约定,你应该送我去另外一个世界。”

    “闭嘴!我们该走了!”吒翰背对着李乾钧半蹲下来,让其爬到自己的背上,接着抓起长枪,向着村落外另外一个方向小跑而去。走出村落时,掏出个火折子,点燃后扔向其中一个帐篷,大火立即腾起,不一会儿形成了一条火龙吞噬了整个行走村。

    李乾钧趴在吒翰的背上,含着眼泪看着这一切,一直到吒翰转向远处的沼泽尽头跑去时,他依旧是侧头看着那个已经被火焰覆盖的村庄,一直到越走越远,双眼彻底模糊……

    燃烧的村落外,穆英杰将怀中所抱的男孩儿放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用匕首割开他的衣服,查看他的伤口。边的穆英豪则手提着双枪,警惕地盯着周围围成一圈的那些毒骨人,虽然行走村燃烧着大火,却没有吸引住在场任何人的目光。

    穆英豪低头去看正在查看男孩儿伤口的穆英杰,不明白他为何要枪击他之后,又将他“救”出来。

    “子弹穿过了你的体,但没有把弹头留在你的体内,也没有伤及内脏。”穆英杰坐在一旁,从行囊中拿出一壶烈酒先给其伤口消毒,随即又涂抹上枪伤药,再用剩下来不多的纱布和绷带将其包裹好,一切办妥之后,穆英杰看着脸色有些发青的男孩儿,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那个吒翰会说你们变成这样与午夜有关?”

    男孩儿抬起手来,示意穆英杰俯下去。穆英杰迟疑了一下附耳过去,听男孩儿说完那番话后,脸色一变,又直起子来,点头道:“我明白了。”

    “大哥,他说什么?”穆英豪看着大哥穆英杰,不知道男孩儿对他说了什么。(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午夜开棺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