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下)[沼泽猎骨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小豪01 书名:午夜开棺人
    【每个月到月底都很凄惨!看着榜上那些突然猛然增加几千票的书,无可奈何,小豪求票呀!不需要进前三!进前五就OK了,求各位书友大力支持!求票!求打赏!】

    妈的,那是什么东西?穆英杰后退了两步,远处的穆英豪也清清楚楚看到那一切,根本顾不上还在准备偷袭自己的最后一个猎骨人,提枪就奔上前,与自己的大哥穆英杰站在一起,注视着那团由毒骨人组成的人球。

    毒骨人人球保持着那个形态,周围的人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张开双臂将旁边的人抱住,对自己在险境却丝毫不在意,只在乎他们在中间护住的那个男孩儿……

    在沼泽地中还活着的那两个猎骨人,肩头受伤的那个扭头就跑,被那阵袭来的恐惧冲昏了头脑,都忘记自己可以潜伏在沼泽中的能力,撒腿就向远方跑去,而剩下那个全上下没有受过一点伤的猎骨人,却咧嘴笑着,伸手指着那团人球,喊道:“成了!成了!是毒骨王!是毒骨王!找到了!找到了!哈哈哈哈!”

    穆氏兄弟扭头看着站在两人一侧不远处的那个已经癫狂的猎骨人,完全不明白这个家伙面对自己同伴这样怪异的死法不仅不害怕,竟然还这么高兴?另外,他口中所称的“毒骨王”是什么意思?毒骨人的首领吗?

    毒骨人有首领?这种事压根儿就没有听说过……

    “你们是开棺人吧?”那名脸上用血画着炼丹符的猎骨人扭头盯着穆氏兄弟,目光停留在他们的双臂之上,“你们要是没有那双手,就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是,你们什么也不信,不信神尊重神,不信鬼却尊重鬼,你们真是奇怪,你们没有办法成仙,你们没有修炼……”

    “呯——”穆英豪看都没有看那名猎骨人,左手举枪瞄准他的脑袋就扣动了扳机。枪膛内出来的子弹击穿前额,将后脑头盖骨掀起炸开,鲜血混合脑浆从破口处迸发了出来,但那家伙依旧立在原地没有倒下来,竟还用一只手蘸着流下来的鲜血。在一只手臂上写着并不清楚的经文,同时口中念念有词,还伸出那如蛇信子一般的舌头。

    穆氏兄弟对视一眼,同时举枪对准那脑袋被轰开但没有死去的猎骨人,连发的子弹将那猎骨人打成了蜂窝,虽然如此,可达到的效果也仅仅是让他后退了几步,随即右腿向后一蹬。掌握好了体的平衡后,捏紧了双拳,慢慢抬头,举起一只手,竖起指头插进额前那个血洞,抽出指头后放入口中含着,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妖道……”穆英杰将快慢机插在后腰,稳步上前。却被穆英豪一把拦住。

    穆英豪盯着那不知道已经变成什么怪物的猎骨人,淡淡地说:“大哥,你今天已经用过一次孟婆之手了,换我来吧。”

    穆英豪话音刚落,那个猎骨人双手放在口,用指甲刺入中,再向两侧狠狠一拉。在口划出十道类似两个翅膀的血痕,紧接着发出一声怪叫,拔腿就向毒骨人组成的人球冲去,可当他刚跑到那人球前,先前已经被短剑刺死的那几个毒骨人突然抬起手来抓住他的脚踝。以他的体作为支撑点慢慢爬起来,将其团团抱住,就像围住先前人球中那个男孩儿一样,同时围拢成为人球的毒骨人渐渐散开,像动物一样半蹲在地上,目视着前方,而被他们保护在中间的小男孩儿则站在那,面无表地注视着被制住的那个猎骨人,摸了摸满是鲜血的嘴巴……

    男孩儿的目光在那个还在死命挣扎的猎骨人上停留了一会儿,又跳转开来盯着穆氏兄弟,轻声道:“你们来了,甲尔布在等着你们。”(甲尔布,藏语音译,既“王”的意思)

    穆氏兄弟听男孩儿这样一说,心中一惊,互相对视了一眼,但并没有接着男孩儿的话题问下去,只是等待了一会儿后穆英杰才开口问:“刚才,你把那个人……吃了?”

    “不食恶禽之,是我们的规矩。”男孩儿挪动步子向旁边一站,露出在脚下踩着的那个已经缩成一团陷入沼泽地中的猎骨人尸,随即又吐出口中含着的那些血糊糊的眼珠子,放在掌心之中,略微抬高给穆氏兄弟看,“这就是食腐茎,比黄金还贵重的东西,他……”

    说到这,男孩儿又看向那个猎骨人:“他就是生吃了这个东西,变成了那副样子,活人尸变很可怕,但也仅仅是具活尸而已,我们为了狩猎这群恶禽,已经等了好久了,他们不会是最后一批,还有很多,不过现在我们不怕了……”

    说到这,男孩儿将两只手分开,展开双臂,随后周围半蹲着的那群毒骨人一个个上前,将那些从双皮尸中挖出来的血糊糊的眼珠含在嘴里,又重新半蹲下来,像是一群训练有素的猎狗。

    “大哥,他说的那个甲尔布是不是就是……”穆英豪还是有些迟疑,并没有将那个人的名字直接说出来,直接说出名字算是个大忌,如果要称呼,也只能称呼那人的密姓。(历史上的密姓其中之一源于党项族,出自西夏时期的党项族密纳克氏族,属于以氏族名称汉化后的名字)

    穆英杰点头:“是,只有那个甲尔布才知道我们是谁,又会什么时候来,这下好了,我们得救了,他所在的村落也应该还没有迁移走。”

    男孩儿分完眼珠子,慢慢走到穆氏兄弟跟前,偏头去看着他们后的那匹白马,随即又昂起头来看着那两个模样相同,只是穿着打扮略有不同,但高都比他高出很多的开棺人,闭上眼睛指着那匹白马道:“它已经死了,应该留在这,不应该带走。”

    死了?穆氏兄弟又对视一眼,接着转看着自己那匹白马,白马晃动着右前蹄,低低地嘶鸣了一声,这副模样明明是活着,为什么说是死了?自己要是和死物在一起,怎么可能不知道!

    “死了就是死了。”男孩儿眼珠子缓慢地在眼眶中移动,随即转道,“跟我来吧,甲尔布在等着你们。”

    男孩儿走过被制住的那个猎骨人边时,停下脚步,低声下令:“恶禽的体是制作食腐茎的最好材料。”

    男孩儿说完,那群毒骨人立即将被擒下的猎骨人妖道平铺在地面上,掏出利器开肠破肚……男孩儿则大步向前走去,行走在满是陷阱的湿土沼泽之上如履平地,走了一阵后男孩儿又停下扭头去看穆氏兄弟。穆氏兄弟目光跳开已经被挖空内脏的那名猎骨人妖道,转去牵自己托着行囊的那匹白马。

    “它已经死了。”男孩儿又重复道。

    “这孩子胡说八道些什么……”穆英豪抬手去拉缰绳,虽然嘴里说是“孩子”,但心中依然对其有所顾忌。

    穆英豪拉动缰绳,那匹白马却一动不动,穆英杰低头看向那白马的四蹄才发现,四蹄竟然已经与沼泽地面融为一体。两人一惊,再看那白马的双眼,已经流下了斗大的眼泪。

    “英豪,男孩儿说得对,它已经死了……”穆英杰上前将马匹上面的行囊拿下来,交给皱眉看着心白马的穆英豪,“走吧!那个人还在等我们。”

    “同死同死……”穆英豪喃喃道。两人的两匹白马属同一匹母马所产的崽,马匹中一次产下双胞胎就有些罕见,甚至有时候会产下一匹马一匹骡子,但同时产下两匹马,且是双胞胎的几率极小。当初从水牛坝村离开时,他们唯一带走的东西,除了手中的武器之外,就只有这两匹白马,母马的主人说过这种双胞胎白马又叫“共生马”,同一时间生,也会同一时间死。

    此时,两人才真的明白所谓的“同声同死”的含义,另外一匹白马陷落进沼泽地时,这匹白马也已经跟着去了,只是不愿意抛弃主人,硬撑着跟着两人行走了这么久,但实际上早已死去,只是残破的灵魂带着这副皮囊继续行走而已。

    “沼泽果然不是我们应该来的地方,来到这种地方,我们自的感知力都会减弱很多。”穆英杰拍了拍弟弟穆英豪的肩膀,抓着他的胳膊离开了那匹白马,跟着男孩儿往沼泽地的深处走去。穆英豪被哥哥拉着,一直倒退着走,就为了多看一眼陪伴自己这么些年的白马,白马也昂着头看着他,斗大的眼泪从眼眶中流出来,他记得哥哥和他离开水牛坝村的时候就说过,两匹白马是同生同死,他们穆氏兄弟也是同生同死,这是天注定的,两匹马逃不开,他们也逃不开。

    一直到穆英豪无法看清楚那匹在沼泽地中站立不动的白马时,眼前一花,再揉眼看去,那匹白马旁边竟站着那匹多前已经陷落入沼泽的白马,那是它的弟弟。

    两匹白马头与头挨在一起,亲昵了一阵,随即撒开四蹄向沼泽地深处奔去,只留下两道白色的残影。

    “同生同死,果然是注定的。”穆英杰喃喃道,带着弟弟继续跟着前方那个男孩儿走去,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那个男孩儿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双眼中透出奇怪的讯息,仿佛想要告诉他们什么。(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午夜开棺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