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不死行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小豪01 书名:午夜开棺人
    李世坤之所以对穆英豪的话深信不疑,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对普通人生的追求,更多的是他相信开棺人掌握着这种方法。其实不管是他,还是普通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民间对那批后殓师藏起来的物件都带着不同的传说,镇魂棺可以使人长生、牧鬼箱可造兵、铁阎王刃可号令兵,而烙酒呢?似乎“无所不能”。

    李世坤帮助穆英豪顺利地避开了刺客的追杀,自己也拿到了梦寐以求的酒方,但他并没有急于酿造烙酒,而是快速制定了两手计划,第一手计划如果酿造出烙酒是真的,那么他在达到目的之后悄然离开。如果酿造办法有误,无法酿造出真正的烙酒,那自己就需要重新研究和酿造的时间,在这之前,他首先要做的就是除掉乌三炮,随后使政府派兵剿匪,自己则可以抓住这个机会躲入双冠翰林位中的“地街”之内,从世人的眼中永远消失。

    于是李世坤先随乌三炮前往了刘氏庄园,当夜便利用行尸引爆了炸药。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会催生两点,其一是乌三炮为了赔罪,必定会让李世坤加快酿造烙酒;其二刘家人会将乌三炮一众土匪当做眼中钉,找机会斩草除根。

    刘家人找什么样的机会斩草除根呢?他们不能当时就拿下乌三炮,毕竟乌三炮是他们邀请来的客人,当时拿下无法自圆其说,他人必定会指责官匪勾结。而李世坤正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立即返回了地街内,开始按照酒方上的办法。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酿造出烙酒。在酿造的过程中,李世坤发现地街内还有自己没有搞明白的地方,特别是酒曲竹林中那堵人面墙,以及人面墙包围着的那个迷宫,他不明白既然酒方上记载烙酒酿造只需要在桃树林和酒曲林两地就可,为什么还有这样一个偌大的迷宫呢?

    他开始怀疑了,怀疑酒方的真实,但这并不会打乱他的计划。他按照酒方酿造出了烙酒,在送往安仁镇的同时,找到了刘家人,提出了自己要用烙酒与他们交易,并让刘家人亲眼观看烙酒的威力。在那个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烙酒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随后发生的事,就与李世坤计划中一样,乌三炮死了,和他自己得力的手下死在了安仁镇最大的饭馆内,阳间的饭馆在顷刻之间变成了血炼狱,李世坤完成了自己计划中的最后一步,在面见刘家管家后,告知自己返回土匪窝等待他们的消息。随即离开。

    刘家管家反应过来,连滚带爬返回刘家告知当家人自己亲眼所见的一切后,刘家当家人决定立即引兵剿匪,除去这一心头大患,毕竟安仁镇的惨案已经让他们师出有名。而这个时候,完成自己计划的李世坤则带着忠心自己的一部分土匪,躲进了地街之内,让剩下的土匪在土匪窝中等待着军队的围剿。

    军队围剿了土匪窝。却没有发现李世坤的踪迹,也没有发现烙酒的酿造地点,但他们不敢公布这些消息,只得烧了土匪窝后转离去,封锁了所有的消息,毙了饭馆内活下来的老板娘和厨师,就此结案。

    李世坤带着剩下的人在地街内。继续研究着烙酒,与此同时他将那些普通人变成与自己相同的行尸,自己驱赶着自己的尸体。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没有办法在人面墙包裹着的迷宫中来去自如,一直到很多很多年后。那个神秘老头的出现。

    “我记得他叫李朝年,来这里的时候至少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不,二十年?我忘了,我已经没有时间概念,如果不是那个老头儿,我甚至不知道民国都已经没了。”李世坤放下踩住胡顺唐的脚,“李朝年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他教会我如何在这个迷宫中行走,又带着我从峡谷中来到这里,随后告诉我,我拿到的酒方仅仅只是其中一半,而另外一半则隐藏在眼前的这些石林之中。”

    李世坤转面朝那些石林,眼前仿佛看到的还是多年前发生的那一幕——李朝年背着手在石林中走动着,观察着,用纸和笔记录着。足足两个小时后,李朝年从石林中走出,拿着那张写满奇怪文字的纸,告诉李世坤:“这就是另外一半酒方,你想要?简单,先把你手中的那一半给我。”

    “当时我迫切地需要另外一半酒方,想都没想就告诉了他,谁知道我上当了……”李世坤转的刹那,听到了夜叉王低低的嘲笑声。

    “哈哈哈……你竟然会相信李朝年?你这个白痴,他本来就是大骗子!”夜叉王的笑声放大,变成了非常夸张的嘲笑,“我原以为你很聪明,没想到先被穆英豪骗,过了几十年又被李朝年再次欺骗,你真是蠢得离奇。”

    “不!”李世坤淡淡地笑着,根本不动怒,而是扫了一眼被他手下那个蓑衣行尸抓住的众人,又说,“在我看到你们进来的那一刻之前,我都以为我被骗了,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李朝年说,剩下的那一半酒方他虽然不会立即交给我,但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开棺人带着另外一半酒方来到这里,到时候我就可以拿到酒方了!”

    夜叉王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用手撑着地面的胡顺唐觉得空气在瞬间都凝结了。

    李世坤皮笑不笑地说:“事实证明!我没有受骗!”

    什么!?

    李朝年!?这怎么可能!

    在场所有人,连同刚刚清醒过来,却在一直闭眼装晕的贾鞠都很是惊讶。

    李朝年竟然在很多年前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向李世坤预言了今天的事。不,不是预言,是他的计划。完整的酒方的确是他交给贾鞠,同时又告知曾达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策划的,幕后纵的黑手不是其他人,就是李朝年。

    而这一次,终于确定了!

    “李朝年到底是谁?”趴在地上的胡顺唐体内的毒稍微缓解了一些,但因为后背受伤的缘故,依然无法直起子来。

    “我还以为你们和他认识。本来我想以礼相待,就像当初对李朝年一样,可我担心你们又和他一样耍花招,再让我等个几十年,所以只能先下手为强了!”李世坤蹲在地上看着夜叉王。“人的勇气到底建立在什么之上呢?好奇心吗?”

    夜叉王没说话,只是咬牙瞪着李世坤,李世坤伸手拍了拍夜叉王的脸说:“好了,时间不多了,我没有办法再等了,交出酒方来吧!”

    “你是白痴吗?”趴在那双臂已经在微微颤抖的胡顺唐骂道,“李朝年在石林中找到另外一半酒方,可你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竟然没有参透其中的秘密,还傻乎乎的真听了他的话,在这老老实实的等着我们交出酒方?”

    的确,李世坤就像是一个守着医书药铺的病人,病人并不是不愿意自己救治自己,而是他看不懂医书,更不要说亲手抓药。况且,在李朝年来的时候。自己看到李朝年影从浓雾中出现的刹那,就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袭来,原以为天下无敌的李世坤瞬间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巨人,而自己则立即幻化成了一只蟑螂。

    李朝年离去前,李世坤哀求过,甚至沿着李朝年离去的脚步一直磕头,求他留下那一半酒方。但李朝年头也不回地走了,只剩下趴在地上的李世坤,还有后面那一众已经成为行尸的土匪。

    那是李世坤最悲惨,也是最恐怖的回忆。

    “给我另外一半酒方!接着你们走你们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否则。我杀光你们,出去找那个老头,顺便看看外面的世界!”李世坤的脸上恢复了凶狠的表,恶狠狠地对众人说。

    胡顺唐终于憋足一口气,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挪动步子面朝李世坤,刚走了几步,又险些摔倒。胡淼见状,挣扎着要过去搀扶他,却被蓑衣行尸抓着头发扔向一面,胡顺唐拔出棺材钉,抛向那行尸,直接刺穿了行尸的头颅。

    行尸中了棺材钉,仰面倒下,体在那抽搐着,半天都没有起

    毒解除得差不多的葬青衣也摇摇晃晃站起来,李世坤递了个眼神,一旁的行尸立即扑上前,死死地按住葬青衣的双肩,将她按倒在地,又用枪托将她砸晕过去。

    “看来你们是不打算交出来了,很好。”李世坤转来到胡顺唐跟前,上下打量着他,随即与他擦而过,走到那土灶跟前,打开蒸锅下方竹管的木塞,接了半竹筒蒸锅内流出来的透明液体,“半成品的烙酒!让你们喝下去,接着看一场好戏吧!不过,在这之前,我希望能有点助兴的节目,比如说哭声……”

    说完,李世坤抬起手中的弩弓,瞄准胡顺唐的后背,手指轻轻一勾,机括立即带动着弓弦出了那支弩箭。

    弩箭刺入了胡顺唐的膛,从心脏部位刺过,刺穿了体……带着鲜血的弩箭入了夜叉王眼前一米处的地面,上面还沾满了鲜血。

    “嗷——”弩箭贯穿胡顺唐的体后,周围那些蓑衣行尸爆发出阵阵怒吼般的欢呼声,所有人都举起手中的步枪鸣枪,夜叉王跟前的蓑衣行尸抬脚踩在他的脸颊上,脚部随着枪声的频率有节奏地一起一放。

    胡顺唐!刘振明的目光盯着那支带血的弩箭,又跳过弩箭看着摇摇晃晃站在那里的胡顺唐,终于张口喊道,“胡顺唐!!!”

    “胡顺唐!”胡淼尖叫着要挣扎着过去,旁边的蓑衣行尸抓着胡淼的头发向后拖拽着,撞向旁边的石块,胡淼脑部受了撞击,晕死过去。

    “你妈的……”胡顺唐跪倒在地,头向下垂着,从未想到过体内一支弩箭贯穿竟然是这种感觉,他捂住口那个流血的伤口,反手拔出棺材钉,扔向先前抓着胡淼头发撞向石块的蓑衣行尸。行尸脑袋被棺材钉贯穿,轰然倒地。

    胡顺唐眼皮垂下,向前扑倒,脸部撞向地面的瞬间,双眼再睁开,却看到那两个被棺材钉贯穿脑袋的行尸体抽搐了一阵,竟然缓缓起,拔出了棺材钉。随即周围的人又爆发出阵阵欢呼声,以及如野兽般的嚎叫。

    两个蓑衣行尸拔出棺材钉之后,双手持着高高举起,作势就要向胡淼的脑袋上刺去……

    妈的!这次真的完蛋了!胡顺唐抬起手向胡淼所在的方向抓去,手刚举起。体的力量便完全消散,那只手在重重砸向地面的时候,双眼也随即紧紧合上。

    “呯——呯呯呯——”一阵枪声后,那两名手持胡顺唐棺材钉的蓑衣行尸脑袋开花,棺材钉随即脱手。

    峡谷口,魏大勋手持M400卡宾枪冲了出来,边走边朝向周围的蓑衣行尸开火,在击中那两个行尸后。又调转枪口,连开了几枪,击中了其他几名行尸的脑袋。在其后,单膝跪地滑出来的金.凯特手持霰弹枪瞄准了踩着夜叉王脑袋的蓑衣行尸,第一枪击中了那行尸的腰部后,又抬起枪口瞄准了行尸的膛,再次扣动了扳机,12口径霰弹枪近距离喷出来的巨大冲击力导致那行尸整个体飞了出去。

    左手把着魏大勋右肩。右手持加装ACP卡宾枪改装件手枪的王婉清单发开火,随着魏大勋的体慢慢向前移动,被王婉清击中口的那几个行尸,子向后仰了仰,后退了好几步之后,如野兽般发出了阵阵嘶鸣声,扔掉手中的步枪。向王婉清和魏大勋跟前奔了过来。

    与此同时,先前魏大勋击中脑袋的几名行尸也翻爬了起来。

    被爆头还不死?王婉清盯着那几个翻爬起来的行尸,呆住了,竟忘记了自己手中还握着手枪。

    “别发呆!”魏大勋感觉到王婉清的左手离开了自己的右肩,调转手中突击步枪的枪口。直接塞入冲到自己跟前的一个行尸口中,扣动扳机,将那怪物的后脑直接轰开一个大洞,接着一脚踹翻,又压低枪口对准那行尸的脑袋一阵扫,换了弹夹后,击退了围攻过来的几名行尸,靠着王婉清的后背道,“先救人!”

    凯特用霰弹枪将周围的蓑衣行尸一一击退后,扔了个手雷,趁着手雷爆开的时间,抓着还未完全清醒的夜叉王和刘振明躲入旁边的巨石之后,刚躲进去巨石上端就被四面来的步枪子弹打得腾起阵阵白灰。

    凯特蹲在那,伸手轻轻拍打着两人的面部:“喂!醒醒!醒醒呀!妈的!”

    另外一边,王婉清在魏大勋的掩护下,拽着葬青衣和胡淼向另外一块巨石后面躲去。躲进去后,王婉清摸出腰间的一颗手雷,正向空地中心位置扔去,却被赶来的魏大勋一把按住道:“等会儿!专家和那个老头儿还在外面呢!”

    正说到这,魏大勋抬眼从巨石后方望去,就看到李世坤从枪林弹雨之中走向贾鞠,伸手抓着贾鞠,扛在肩膀上就向石林中走去,在其肩头的贾鞠抬起头,用求助的眼神盯着魏大勋,却不敢动弹。

    “那个傻×老头明明醒了!还呆在那干嘛!?妈的!”魏大勋起瞄准李世坤,还未扣动扳机,就被一排打来的子弹退回巨石后方,“刚才在峡谷里听到,这些人是什么行尸?都是打不死的吗?老子记得电影里的行尸爆头就死!”

    王婉清查看了胡淼和葬青衣的伤势,发觉问题不大,握着手枪半蹲着向外看了一眼,道:“那是丧尸!西方的东西!这是在东方!咱们要入乡随俗!”

    “去他妈的入乡随俗!老子是中国人!”魏大勋又举起枪来,刚起一颗子弹就擦着他的耳边飞过,魏大勋顺势向下一趴,计算着对方必须有拉枪栓重新上膛的时间,等了一秒后又立即起朝子弹飞来的方向连开了三枪,击中了站在土灶旁边的一名正在往步枪内塞子弹的行尸,却发现那怪物头部中枪后只是抖了抖子,又附捡起散落的子弹继续往枪膛内塞。

    李世坤扛着贾鞠跳进了石林内,躲入了那些奇怪的石头后方,随即周围石块中又跳下几个蓑衣行尸,举着步枪朝魏大勋和王婉清的方向击,根本没有去找掩护。

    “得把专家救出来!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掩护我!”魏大勋见那李世坤离去,蓑衣行尸的攻击有所减弱,在王婉清起抬枪瞄准那群蓑衣行尸扫的时候,自己扔了两个烟雾弹到胡顺唐的体旁,等烟雾弹爆开烟雾腾起后,俯从侧面奔向胡顺唐所在的位置,抓着他的双腿退回了巨石后方。

    王婉清抱着胡顺唐,探了探他的鼻息,又轻轻伸手摸了摸他口的那个血洞,却发现血洞内没有流出多少鲜血来,立即拿出随携带的急救箱帮胡顺唐包扎止血——突然间,周围安静了下来,再没有弹壳落地的声音,没有拉动枪栓的声音,先前那些蓑衣行尸如怪物般的嘶吼好像也被烟雾瞬间吞没了一样,整个石林和石林下方的空地中变得一片死寂。

    他们撤退了?魏大勋保持着有频率的呼吸,紧握着自己手中的M400步枪,小心翼翼拔下空弹夹,重新换上一个新的,可在他换弹夹的同时,也听到石块后方烟雾之中也传来插入弹夹的“咔嚓”声……

    【求打赏、推荐票、精品票上榜!各位的支持是小豪最大的动力!各位书友留心下自己的精品票,有票希望各位投了,谢谢!月底有时候忘记了,下个月就清零没用了,如此遗忘不如投给小豪吧!谢谢!】(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午夜开棺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