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计划外的计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小豪01 书名:午夜开棺人
    詹天涯说过夜叉王曾经越狱的事,难道指的就是观雾山优抚监狱?

    胡顺唐很吃惊,也明白了为什么夜叉王会知道这上面还有一层铁丝网,并不是因为他走进广场就看见了,而是从前他在这个地方呆过,又从这里成功越狱离开。从时间上来计算,就发生在镇魂棺事件前夕。

    想到这,胡顺唐猛然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詹天涯不逮捕主动送上门去的夜叉王?那就是因为夜叉王熟悉这里的环境,换言之,詹天涯的意思有可能是让自己和夜叉王找到那个叫肖九酒的人,再配合刘振明离开?

    怎么离开?如果按照他所说的计划,找到肖九酒之后会想办法漂白自己的份,再名正言顺离开,可现在夜叉王却被放进来了,难道说计划有变?

    “咸蛋王!莎莉和佳苑怎么样了?”胡顺唐问,原打算询问下他与詹天涯见面时候的景,但觉得太直接有可能让夜叉王厌恶,干脆换了个问法。

    “咸蛋王是什么意思?你不是叫我变态王吗?”夜叉王反问道,脸上的表有些诧异。

    胡顺唐差点乐出声来,这家伙竟然很喜欢先前那绰号吗?于是解释道:“放着自由不要,跑到这来和我一起找罪受,你不是闲的蛋疼之王吗?”

    “滚蛋!”夜叉王骂道,“我和莎莉已经把彭佳苑送回孤儿院了,还捐了一笔钱,答应至少每年生都会去给她办个生宴会。”

    “莎莉呢?”胡顺唐又问,感觉夜叉王是在刻意回避莎莉的事

    夜叉王半晌才说:“我把莎莉藏起来了。藏在一个詹天涯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你放心,那里很安全,只有我……我能找到。”

    夜叉王好像话中有话,有什么事没有说出来一样,胡顺唐心知这家伙吃软不吃硬,硬他说,他肯定会转就走。干脆把这个问题留到合适的时候再问,先打听下他找詹天涯时发生了什么事

    胡顺唐拐着弯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夜叉王却很淡然地说:“詹王八什么话也没有说,倒也奇怪,很爽快地告诉了我让你来到了这里。还说我很清楚这个地方,表面看上去风平浪静,实际上是暗藏杀机之类的。”

    “是吗?然后你就主动提出进来找我?”胡顺唐心中一惊,知道夜叉王估计是进了圈了。

    夜叉王点头道:“嗯,对。”

    胡顺唐吐出一口气来,环视周围一圈道:“咸蛋,我还以为你真的聪明绝顶呢,詹天涯答应送你进来。估计做好了两手准备,无论两手准备是哪一方面,到时候上面追查起他的责任来,他都有话说。”

    “什么意思?”夜叉王皱眉注视着胡顺唐。

    胡顺唐估计,詹天涯的第一手准备是,夜叉王原本就是从这里越狱离开的,而上面一直让他逮捕夜叉王,夜叉王提出要主动进来。那和自首被关押有什么区别?这是其一。第二手准备,基于第一手准备之后,如果他们找到了肖九酒,詹天涯漂白他们份的计划失败,那么熟悉这里环境又曾经顺利越狱离开的夜叉王,可以再一次带胡顺唐和肖九酒逃离,不管怎么说。都能顺利完成其中一个计划。

    詹天涯这家伙真的是精明呀。这两手准备,不管对内还是对外,都说得过去,有时候觉得这家伙真应该去当政客,而不是做个古科学部的特工。

    “喂。半桶水,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要接受那个王八蛋的提议,跑到这里来受罪?你如果不来,我也不用跟着进来。”夜叉王将一块石头捏得粉碎,“你接下来的事是应该调查出开棺人背后的秘密,还有将胡淼和莎莉分开来。”

    胡顺唐抬脚将跟前一块石头给踢向远处,随后说:“我觉得事没那么简单,对了,我进来前才知道我和詹天涯算是师出同门,不过嘛,严格来说,我是他前辈,呵……”

    “那又怎样?就算你是他祖宗,詹王八一定会耍手段骗得你团团转,古科学部就是一群乌龟王八,詹王八算是他们的头,就是**!”夜叉王抓起一颗石头将胡顺唐踢向远处的那块石头给弹开,起来看着他。

    “**?亏你想得出来!咸蛋,事没那么简单,詹天涯这个人做事不单纯,他和李朝年私下有什么协定,连你都不知道,更不要说我了,不过我认为所有的事都有联系,有人在背后控。”胡顺唐盯着远处被弹开的两颗石头,“我接受这项任务的时候,詹天涯告诉我这次要找的东西,可以帮助胡淼和莎莉,实际上我不相信,只是做出一副相信的样子,因为他说漏嘴了。”

    “说漏嘴了?”夜叉王抬眼看着楼顶上来回巡逻的持枪警卫。

    “他告诉我要找一个东西,可当我要进到这个优抚监狱来之前,又告诉我是来找一个叫肖九酒的人,他是不是故意的,我没有证据判断,但我知道他需要我,李朝年也需要我,因为我是开棺人,也许他的份不方便做的事,让我去做,可他们到底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呢?”胡顺唐仰头揉着额头,这个问题困扰了他很久。

    “真他妈傻!”夜叉王深吸一口气,“不管要找什么,都必须加快速度,这个地方不能久待,呆久了就算不是傻子也会变成傻子,这个地方现在看来变化还不算大,而且我不可能用之前的办法离开,那只是个人脱计划,你把要找的那个人名字和特征告诉我,我也帮你找,一个星期内找不到我们就得撤,明白了吗?”

    胡顺唐抬眼看着夜叉王,看着那张原本就应该属于他的脸,即便他舍弃了贺昌龙这个名字。

    国字脸、浓眉大眼、高鼻梁,贺昌龙的另外一个意识也许是利用纹符咒的关系。让这副体保持了三十七八岁的年龄状态。卸去判官的脸谱油彩后,那张古铜色的脸,加上这副健硕的材,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在人们眼中都只有三个字“纯爷们”。都不知道当年贺昌龙的媳妇儿为什么要离他而去?这样的男人就算穿个裤衩背心走到大街上,都能引来百分之三百的回头率,但胡顺唐从来没有想到过,夜叉王本会有这样一张充满正气的脸。原以为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会很变态、很猥琐的大叔脸,整天戴个墨镜拿个卡片相机满街去追着小姑娘拍内裤,而且这家伙张口就带脏话,全是讽刺,话中意思完全是在提醒与自己说话的对方——来呀!来打我呀!

    不过即便是这样。要和咸蛋动手基本上也属于自杀,那个叫铁拳的白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估计这家伙打死都不想再和夜叉王同住。

    夜叉王见胡顺唐用怪异的眼神盯着自己,眉头一皱:“半桶水!你看个毛呀!”

    “对!”胡顺唐听他这样一说,极力忍住不笑,“我就是在看毛。”

    “干你大爷!”夜叉王活动了一下手腕,从离开牢房一直到广场都是戴着手铐,就因为揍了那个叫铁拳的混蛋。仔细观察了周围一圈,那些犯人都傻傻地在那绕圈走,又问,“喂,**叫你找的人是谁?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特征?”

    “肖九酒,男,五十六岁左右,白发。”胡顺唐背了一遍詹天涯给他的那部分少得可怜的资料。“还有一个特征是腋下有颗痦子。”

    “痦子?”夜叉王听完冷笑一声,“这也叫特征?还不如说这家伙有痔疮,而且是天蓝色的!他妈的特征是指表面上能看到的,**的脑子有毛病?”

    夜叉王还真的将詹天涯叫成**,越说越顺口了……

    胡顺唐看了夜叉王一眼道:“资料就这么多,其他的没有,你知道这个人吗?看年龄估计很早就被关到这里来了。也许刘振明那边可以查到点什么。”

    “不知道,从来没听说过,再说了,我当时在这呆的时间不长,要不咱们找刘振明来谈谈?”夜叉王四下看着。终于看到在铁丝网外站着手持警棍的刘振明,“长毛龟在那呢。”

    长毛龟!?喂!咸蛋,你给人起绰号上瘾了吧?胡顺唐想笑又不能笑。

    “我们在内,他在外,我们是犯人,他是警卫,得想个办法和他接近吧?”胡顺唐低声问。

    “简单。”夜叉王看着不远处的两个看起来比较凶神恶煞的犯人,冲他们吹了声口哨,挥挥手道,“你们两个,过来。”

    那两个男子昂起头来看向夜叉王的方向,那张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的脸上挂着呆滞的表,伸出手指头指了指自己。

    夜叉王点头道:“对,别看了,就是你们,整个广场就你们看起来智商最低了。”

    两个男子起来,慢慢走到他们跟前,靠近后表就换了,其中一个向周围看了一眼,往地上啐了一口问:“什么事?”

    “认识一个叫肖九酒的人吗?五十来岁,白头发。”夜叉王问道,仰头看着比自己个子还高出一头来的男子,另外一个故意用胳膊撞了一下胡顺唐,两人一看就知道百分之百是装病躲避死刑来的家伙。

    “认识呀。”那人一条腿不停地抖动着,“我凭什么告诉你?”

    那人话音刚落,脸部就吃了一拳,中拳后眼睛都没有闭上便直接倒地,原本先前眼睛看到的是夜叉王的脑袋,现在看到的却是夜叉王的双脚。夜叉王愣住了,扭头看着刚挥出一拳的胡顺唐。

    “你就是这个意思吧?揍他一顿?警卫就过来了?”胡顺唐摸了摸拳头问。

    夜叉王默默地点点头,“哦”了一声,又看向另外一个男子,那男子盯着躺在地上翻着白眼的那男子,又恢复了先前呆滞的表

    胡顺唐抓着边男子的胳膊道:“朋友,打架了,愣着干嘛,去叫警卫!”

    那男子反应过来,双手放在口处左右摇摆道:“大哥,我只看到他是自己摔倒,然后面部朝下!”

    胡顺唐伸出拳头轻轻贴住他的脸,问:“现在,去叫警卫,手舞足蹈的叫,用丹田之气大吼大叫说打架了,打死人了,明白了吗?懂了吗?”

    那人使劲点点头,然后高举双手问:“大哥,手举这么高行吗?”

    “随便你!只要能把警卫叫来就行。”胡顺唐背着手看着那男子手舞足蹈地大吼大叫向铁丝网跑去,“这家伙以前大概是在发改委工作,演戏演得真好。”

    夜叉王盯着那个男子在那又跳又叫,又看着在边的胡顺唐道:“喂,你小子脾气越来越糟糕了,这样不好,你应该多用脑子少动手。”

    胡顺唐揉着自己的手腕,侧目道:“咸蛋,坏脾气是会传染的。”

    “我应该给你鼓掌吧?不过呢……”夜叉王环视周围一圈,又道,“麻烦很快就会找上门来的,你自己看看周围。”

    胡顺唐举目向四周看去,广场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的上,都是友好的目光,但怪也怪在这里,那些家伙表面看挂着呆滞的表,像是真正的白痴一样,就算是装也不可能装这么像。呆滞的表配上那恶狠狠的眼神,让人感觉是在斗兽场内。

    此时,刘振明和另外一个警卫抓着警棍冲了进来,来到那人边,喝令那人停止动手,那人放下手指着胡顺唐这个方向,胡顺唐友好地点头示意,夜叉王却面无表地竖起一根中指。

    “喂,来了两个人,我原以为你在这里呆过,以你的手和脑子,早就在监狱里当皇帝了,没人不认识,结果还是要靠这种极端的手段。”胡顺唐保持着微笑盯着正向自己走来的刘振明和另外一个警卫。

    夜叉王也盯着走来的两人,低声道:“你以为我来过这,什么人都认识?这些废物我可不认识,而且我曾经是单独关押、单独放风、单独吃饭、单独洗澡……”

    “单独上厕所?”胡顺唐接了一句话、

    “你他妈上厕所还组团去呀?”夜叉王骂道,“喂,我估计你惨了,看样子得吃两棍子了。”

    此时,刘振明和另外一名警卫已经来到了他们跟前,那名警卫挥棍就向胡顺唐砸了过来,却被拿出警棍抢先砸来的刘振明故意挤开,刘振明那一棍看似很重,敲在胡顺唐肩头时力道却不大,胡顺唐顺势倒下,装模作样痛苦地滚来滚去。

    夜叉王赶紧装出吓到连连后退几步,挥手道:“阿sir,不关我的事!不要打我!”

    胡顺唐一边滚一边看着夜叉王那副模样,瞪了一眼,示意他:混蛋!你演过了!

    刘振明见差不多了,赶紧对另外一个警卫说:“完了,估计打出毛病来了,去叫医生来!快点!”

    那警卫抓着自己的帽子赶紧向那边跑去,刘振明向四周看了一眼,喝令围观的犯人散开,接着低声道:“下次换个好点的办法,有什么事抓紧时间说!”

    “肖九酒你找到了吗?你有机会查询犯人名单的!”胡顺唐一边捂住肩头一边问,依然故意装出痛苦的模样。

    “没有这个人。”刘振明装作查看胡顺唐的伤势,凑近低声说。

    什么?没有这个人?(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午夜开棺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