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烙阴酒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小豪01 书名:午夜开棺人
    端着蜡烛站在墙边的穆英杰笑看着从黑暗中走出来的那名“侥幸存活”的刺客包利辛,盯着他脸上那张怪异的面具,也不顾已经被包利辛手中软剑制住的弟弟穆英豪,问:“高手!就像鬼一样,无声无息就出现了。”

    包利辛手中软剑一抖,剑尖没入穆英豪的右臂之中,穆英豪忍住痛,双拳捏紧。穆英杰没有动容,只是上前一步,将蜡烛放在桌面,拉开膛的衣服道:“来,刺我……”

    包利辛听罢手腕一转,将软剑抽回,又刺向穆英杰,却被穆英杰伸出两指夹住。

    包利辛见状冷笑:“我还以为你真的不怕死。”

    “不。”穆英杰摇头道,“我真的不怕死,但在你杀死我之前,有两件事要告诉你,关于烙酒,还关于……”

    两个小时后,包利辛来到刘氏庄园酒窖大门口时,已是一酒气,满脸愁容,伸出颤抖的双手去打开那扇大门时,内心中的恐惧莫名又加重了一倍。穆英杰所说的是真的吗?如果是,那么这些年来自己所做的事又有什么意义呢?毫无意义。包利辛打开酒窖大门后,终于拔腿就向庄外跑去,没有象来时那样翻墙跃顶,而是完全不顾周围庄园内那些宾客的目光,像发疯一样拔腿狂奔。

    当包利辛离开之后,穆英杰、穆英豪两兄弟才出现在酒窖大门口,打晕了几个护院后,偷了两匹快马离开了刘氏庄园。

    谁也不知道那天在酒窖内穆英杰对包利辛说了什么,导致包利辛像得了失心疯一样,遗忘了自己刺客的份。遗忘了自己的背负着刺杀开棺人的使命,在光天化之下穿着一在他人眼中的奇装异服从刘氏庄园里奔跑着离开,从此不知所终。

    当夜,刘氏庄园北楼莫名其妙发生了爆炸,第二天这条消息就在镇上疯传开来,传到成都的时候,传言中已经加上了“还将二十名宾客炸得支离破碎”这句话。可怪就怪在其后并没有听说过,不管是上刘氏庄园道贺的宾客。还是刘氏家族之人,没有一人宣告失踪或者死亡,都好好的活着。

    第二清晨,脑袋上包扎着绷带的乌三炮由两名手下搀扶着,来到北楼废墟前。看着里面被炸得四分五裂的行尸碎,还有那些烧毁的烟膏,双腿一软差点跪下来。

    两名手下赶紧搀扶着乌三炮,乌三炮再一抬眼便看到冷冷看着他的刘家的当家人刘文彩,赶紧将目光给移开,不敢与其对视。刘文彩“哼”了一声后,拂袖而去……

    乌三炮瘫倒在地上,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终于看到李世坤拿着手绢捂住鼻子,从废物中走出来后,这才甩开两侧的手下跑过去问:“没得事嘛?没得事嘛?还有啥子是好勒?”

    李世坤闭上眼摇摇头,半晌道:“都没了,烟膏,酒……什么都没了。”

    乌三炮一听,差点晕倒过去,那些烟膏和酒都是他“进贡”给刘家的东西。要没有刘家的庇护,他的山头早就被军队给轰平了,那些东西价值不菲姑且不说,因为是由行尸背负而来,只得藏觅在北楼之中,却未想到一夜之间化为乌有,还炸毁了刚刚修建而成的庄园北楼。就算刘家不找他“私了”,告到县政府那,随便找个理由都可以让他人头落地。

    李世坤一把将乌三炮给拽住,拉起来后竟一把抱住,头靠在乌三炮的肩头。偏头在他耳边轻声道:“别忘了我们还有烙酒的方子……”

    说完,李世坤松开了脸上又浮现出笑容的乌三炮,向北楼里那拱门处走去,走到拱门下又回来,伸出手指向乌三炮勾了勾,等乌三炮不顾疼痛跑过去时,听到李世坤低声说:“等十天,十天之后我做出烙酒出来,你就富可敌国了。”

    乌三炮使劲点点头,等李世坤走后,双手合十面朝太阳开始拜了起来,心中祈祷着一切顺利,但自己就连拜的是哪方神仙菩萨都不知道,总之谁保佑他,他就拜谁。

    十天后,乌三炮借了刘氏庄园所在的安仁镇最大的一家饭馆,摆了一桌酒席,借着道歉为名邀请刘文彩赴宴,可过了上头菜的时间,刘文彩依然没有到场,急得乌三炮在饭馆门口来回走着,不时奔出门口看着左右两条大路,前去酿烙酒的李世坤没有出现,答应赴宴的刘文彩也没有出现。

    是不是出什么变故了?乌三炮心中七上八下的,当年邀了那个怪物李世坤当了自己的师爷,的确是“战无不胜”,但随时也在担心着李世坤被他人所用,要是李世坤被刘家给拉拢了?那自己以后的子……乌三炮越想越气,疑心病又犯了,转回到饭馆了家伙就准备去找李世坤,谁知道转来到饭馆门口时,却见李世坤提着一个食盒站在那,右手依然捏着自己那条手绢。

    李世坤看见满脸怒气的乌三炮面露微笑,用手绢拂去黑色丝质长褂外面的灰尘,将食盒高举,又扭头去看着食盒,分明是在告诉乌三炮酿成的烙酒就在食盒之内。

    乌三炮走了两步,想起自己手中还提着枪,赶紧将枪交给旁边的喽啰,轻咳了一声故作镇定走上前去道:“师爷啊师爷,老子还以为哪个狗勒把你绑起切唠,刚好想兄弟伙些切找你……”(师爷,老子还以为是哪个狗的把你绑架了,刚想找兄弟们去救你。)

    “是吗?”李世坤微微一笑。

    “不摆这些唠,那个酒喃?”(不说这些了,酒呢?)乌三炮说完就伸手去拿那食盒,李世坤故意打开食盒的盖子,露出里面一个白色的瓶子,那瓶子看着有些陈旧,但模样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从前酒客必备的盛酒器。

    “在里头?”乌三炮抬眼看着李世坤,想笑又觉得自己要保持镇定,故而很艰难地忍住。

    “烙酒加上这青瓷梅瓶,是我送给大当家的礼物。”李世坤将食盒交到乌三炮的手中,“这青瓷梅瓶可是南宋顺昌窑烧出来的宝贝。”

    乌三炮这个识字但又没见识,不懂装懂的半文盲当然不知道那青瓷梅瓶虽然算是古董,但比起汝窑、定窑、钧窑这些来算不上什么好东西。

    李世坤看着乌三炮将那青瓷梅瓶捧出来,喝令围观的喽啰们闪开,小心翼翼放到大堂正中摆好头菜的雕花圆桌上,随即后退两步,咽了口唾沫,都快跪下去了。因为那烙酒传说可治百病不说,还有让普通人在梦中神游仙境的功效。

    李世坤漫步走到乌三炮后,俯低语:“当家的,别急,那一瓶是给刘家老爷子的,我们的在那……”

    李世坤说完,转向饭馆门口一指,指着门口那匹背着两个大酒坛的白马,随即又高声道:“兄弟们!这些酒都是大当家赏给你们的!”

    乌三炮那些手下对烙酒早有耳闻,一听李世坤此话出口,立即一拥而上将那匹白马围了个水泄不通,争先恐后要将那酒坛子给卸下来。乌三炮见状急了,大声喝令他们住手,可那些喽啰听见都当没听见,依然在那哄抢,有好几人都家伙准备动手了。

    “呯……呯……呯……”

    乌三炮举起驳壳枪对天连开了三枪,枪声镇住了还在疯抢酒坛的喽啰们。

    喽啰们见乌三炮气急败坏地站在那,将枪口对准了他们,知道当家的发威了,再不住手就有可能持枪乱,赶紧散开。乌三炮接着握紧驳壳枪走近那匹白马,在伸手抚摸到酒坛的时候,脸上又浮现出了笑容,好像马背两侧放的不是酒坛,而是两名绝世美女,口中低声念道:“我勒,都我一个人勒!”

    就在乌三炮作势要扑上去的时候,却被紧跟其后的李世坤一把抓住,附耳低语道:“当家的,酒方在手,酒永远喝不完,再说了,难道咱们以后做买卖只靠自己?现在你独占了这两坛子酒事小,兄弟们心散了事大!”

    乌三炮一听有道理,斜眼扫着后的那些喽啰们,有些面无表的盯着他,有些则毫不掩饰地怒视他。的确,这些人跟随他多年,一起出生入死,如果这时候他的自私完全表露无遗,只会导致手下人哗变,不要说酒了,就连自己的命都有可能没了。

    乌三炮想到这,脸色一变,高声道:“兄弟伙些听到!不要说老子乌三炮不近人!但你们要晓得!现在和前几年不一样唠!做啥子事都要守规矩,我们现在是在镇里头,不是人山里头……喝酒嘛!那就一个个勒来!不要抢,也不要闹……!”

    乌三炮说完那番道貌岸然的废话后,看了李世坤一眼,李世坤冲他笑了笑,转走到大堂正门右侧的角落,找了张干净的桌子旁坐下,看着乌三炮命人打开酒坛,紧接着一碗一碗地盛出酒来,分别递给那九个彪悍的手下,然后第一个带头喝下酒去,大吼了一声“好”,随即众土匪也纷纷喝下,喝完后不约而同大呼“好酒”。

    李世坤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又掏出了自己那块西洋怀表,轻轻放在左侧的桌面上,又侧头去听着怀表中指针跳动的声音,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午夜开棺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