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狂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小豪01 书名:午夜开棺人
    【本章五千字!求精品票!!】

    等所在建筑物中的傀儡木偶都从窗口离开之后,判官吹了声口哨,领着自己的傀儡怪尸也从窗口翻越了出去,落地后,抬眼注视着周围那些列队整齐慢慢行走的傀儡木偶,又吹响一声口哨,找到方阵中两个空缺后,自己立即领着傀儡怪尸混入其中。

    从混入方阵那一刻开始,判官的面部表开始变得木讷,动作也变得与那些傀儡木偶一样僵硬,就连抬脚的频率都与周遭的傀儡木偶保持相同。

    “这家伙!连傀儡都能模仿!妈的!”站在窗口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的夜叉王,在他后堂厅内的那堆篝火已经被雪风给吹熄灭,这里再呆不下去了。

    夜叉王冲着里屋大声喊道:“半桶水!该走了!跟上整容男!”

    刚喊完,夜叉王就看到胡顺唐呆呆地站在门口,手上的绑带也重新缠好,随即来到篝火旁将棺材钉和五禽骨粉的罐子给收好,也不说话,只是来到窗口探头向外看了一眼,随即转就跳了出去。

    “他到底怎么了?”等胡顺唐从窗口翻出,落到雪地上,蹲在那看了看周围的傀儡木偶后,况国华凑在窗户口低声询问。

    风雪之中,只能隐约可见窗户下方蹲着的胡顺唐。不知道什么原因,原本大道之上厚厚的积雪莫名其妙降低了至少一米多的高度,但在这种暴风雪的况下,这种事本是不应该发生的。

    夜叉王侧过头去,况国华以为又要喝斥他。赶紧捂住嘴,谁知夜叉王却是看着莎莉说:“是上尸眼!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事,那东西会将他内心深处想拼命掩饰的东西给挖出来,从而导致暗面完全显现!会有两个极端的结果,要不变得更强,要不变得极弱,失去生活的信心,还有可能自杀。上尸眼就如砒霜一样。用得好就能救人,用不好就会即死!”

    听完夜叉丸这番话,原本就担心胡顺唐的莎莉更加焦急,冲到窗户口就要跳下去找胡顺唐,夜叉王将其一把抱住道:“他连现在自己是谁。在做什么都不知道,所有的行为都只是潜意识中埋下来的,你跟着他只会有危险!”

    莎莉拼命挣扎着,手肘连连撞击夜叉王的面部,夜叉王也不敢对莎莉下狠手,只得松开她。莎莉扔下了一句“这是我欠他的,你帮我照顾好佳苑”随即就跳下窗户,在暴风雪之中四下呼喊着胡顺唐的名字。

    “喂!那个谁……”况国华见莎莉跳下去。消失在风雪之后,赶紧凑到窗口,却忘记了她的名字。

    夜叉王急得抓紧了窗户边缘,指甲都压断了好几个也浑然不觉,转对况国华说:“胖子!让你的耗子赶紧下去,觅着那两个痴男怨女的气味!我们赶紧去追!”

    说完,夜叉王站在况国华边,将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彭佳苑搂在怀中。翻跳了出去,落地后明显感觉地面上的积雪少了许多,原本地面与建筑物窗口差不多持平,可现在却有了至少一米多的落差。此时,从窗户口滚落下来的况国华整个人砸进雪地之中,又抬起头来将珍霓哥从腰包中放出来,要其觅着胡顺唐和莎莉的气味追赶。

    珍霓哥体较为轻巧。站在雪地上四下奔跑着,但暴风雪的原因将人留下来的气味完全给吹散了,昂着头四下跑了一圈,只得回到况国华边来“吱吱”叫着,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胖子!你13年来就养了这么个玩意儿?真他妈服了!”夜叉王骂了一声。什么也不顾,迎头就向前面追去。

    况国华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得摸了摸珍霓哥的小脑袋,紧跟夜叉王后。

    也不知道这城内到底有多少傀儡木偶,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周围的建筑物中还在不断地走出各式各样的傀儡木偶,就像是古代被召集到某个特定地方的百姓,整齐地列队向前方走去。

    夜叉王和况国华无法混入队列之中,又担心与傀儡木偶发生冲突,只得沿着队列旁边的雪道之中向前方追赶着胡顺唐与莎莉。

    前方,在雪地中疾行的胡顺唐完全不顾后莎莉的呼喊,只知道埋头向前方走去。有时候停下来左右看看路,就在莎莉准备追上去伸手抓住他的时候,又加快了速度,换了一个方向继续走,可无论怎么走,都会迎面碰到那些正在向同一个方向行进的傀儡木偶。

    莎莉追赶胡顺唐的过程中才发现,这座傀儡城比想象之中还要大许多,走了这么远,都没有看到尽头不说,连周围应该有的城墙都看不到,也不知道那群傀儡木偶列队沿着同一个方向走去有什么意义,而判官先前口中所说的那句“时间到了”又是什么意思?

    风雪渐渐减缩,一直缩头追赶的莎莉也终于能直起脖子来,抬头看向前方去寻找胡顺唐的踪影时,却发现正前方风雪之中耸立着一座高塔,高塔的外型和模样很眼熟,引得莎莉又不自觉地向前快走了几步,想要看清楚,定睛看去,却发现那高塔的外型和北打金街大厦中隐藏的蜀王尸解楼一模一样!

    高塔看不到顶端,整个塔高耸在风雪之中,直入整个傀儡城的“天空”顶端,像是没入了“云层”,也许是距离太远的关系,她无法看清其中到底有多少层,在大厦之中也只是晃眼看过蜀王尸解楼,从表面上看去应该是完全一样,但这怎么可能?

    “顺唐!”莎莉发现胡顺唐又不见了踪影,大叫起来,“胡顺唐!胡顺唐!”

    旁边一座低矮的建筑物中,一只手伸了出来,将莎莉一把拽了进去,莎莉正要喊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那是胡顺唐,本平静下来的莎莉在看清楚胡顺唐的那张脸之后,忍不住自己伸手捂住了嘴巴,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满脸爬满了奇怪的纹路,像是突然间苍老了几十岁一样,但皮肤却依然紧绷,那些所谓的纹路像是合上的双眼,可胡顺唐自己好像丝毫都没有察觉出有异样。

    “你跟着来干嘛?”胡顺唐的声音很沙哑。像是嘶声哭过一样。

    “你的……脸……”莎莉慢慢放下手,紧盯着胡顺唐的脸。

    胡顺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没有察觉到异样,又道:“你赶紧回去,剩下的事我一个人独自完成。我不能再连累其他人了。”

    莎莉没有回答,完全没有听进去胡顺唐的话,反倒凑近了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去摸胡顺唐的脸,回想着先前夜叉王说过的话,难道说这一切都是上尸眼所导致的吗?胡顺唐内心中那一层暗面又代表了什么?

    就在莎莉伸手要触碰到胡顺唐面部的时候,胡顺唐伸出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道:“别碰我!快走吧!”

    “你怎么了?”莎莉感觉很奇怪,眼前这个胡顺唐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沙哑的嗓音中感觉不到任何感。冷冰冰的比外面的暴雪还要渗人。

    “啪!”胡顺唐挥手狠狠地打开莎莉又伸出来的右手,瞪着她道,“我说了!让你快走!你要是出事了!胡淼也回不来了!我要救回胡淼,你明白吗?把她救回来,我的使命就完成了!”

    胡淼……果然还是为了胡淼!莎莉的手垂了下去,突然间伸手去拔胡顺唐后背钉鞘中的棺材钉,被胡顺唐闪躲过,怒视她道:“你想干什么!?”

    莎莉没有说话。双眼也不再看着胡顺唐,反而是环视了一圈处的环境中,终于看到门边结成的那块锋利的冰凌,抓起来,抵在自己的咽喉处说:“好,那个人说过,我死的瞬间。胡淼就可以回来,我完成你这个愿望,你也不用再去冒险了,你我各不相欠!”

    胡顺唐冷冷地看着莎莉,不说话。也不制止她。

    莎莉在等待,她在等待着胡顺唐夺下她手中的冰凌,可过了足足一分钟,胡顺唐依然冷眼看着,没有任何动作,绝望的莎莉终于举起了冰凌向自己的咽喉狠狠刺过去,同时闭上了眼睛。

    “啪!”胡顺唐伸手打掉了莎莉手中的冰凌,淡淡地说:“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回去吧,这个方法太冒险了。”

    莎莉盯着落地碎成几块的冰凌,心中有无法形容的感觉——他到底是在乎我?还是在乎胡淼?

    对于此时的莎莉来说,好像这些已经不重要,就算不是,她也宁愿相信胡顺唐是心疼自己,直接扑进胡顺唐的怀中,将嘴唇凑了上去。

    莎莉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胡顺唐措手不及,他没有推开莎莉,也没有躲避,反倒是在愣了几秒后将莎莉紧紧地抱住。两人拥吻着,胡顺唐突然间像发了狂一样去脱莎莉的仿生服,双手在其上上下摸着,莎莉意识到胡顺唐接下来要做的事后,猛地睁开眼睛,用力去推开胡顺唐,胡顺唐却一把又将她抱到怀中继续拥吻着。

    “顺唐……”莎莉用力把头移开,试图唤醒眼前这个男人,可这没有丝毫用处。

    胡顺唐将莎莉顶在屋子内的墙壁上,当他的手触碰到莎莉的部时,莎莉像触了电一样浑一抖,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就将胡顺唐给推开,随后大声喊道:“我是莎莉!我是A.莎莉.霍克!不是胡淼!不是胡淼!不是胡淼!”

    本还要冲上前的胡顺唐低着头站在那,似乎是清醒了,抬手擦去了刚才拥吻时在嘴角流下的唇膏,低声道:“对不起。”

    莎莉又慢慢靠回墙壁上,抽泣着,终于忍不住蹲下来捂面哭泣,不断地重复着:“我是莎莉,我不是胡淼……”

    许久,胡顺唐也蹲下来,虽说靠近了莎莉,但依然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又一次道歉道:“对不起。”

    莎莉依然哭泣着,缩成一团,似乎想找一个角落将自己整个子给躲进去,这是委屈。这是伤心,这是一种连救命稻草都抓不住的无助。

    胡顺唐的脸恢复了从前的模样,脑子也逐渐清醒过来,下意识勒紧了手中的绷带,长吁了一口气,终于说:“我……知道你是莎莉。”

    哭泣的莎莉似乎没有听进去这句话,许久才抬起头来说:“不要再赶我走了好不好?”

    胡顺唐没回答,只是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头。莎莉泪眼朦胧地看着他又说:“不要把我当做是孩子,我……年龄比你还大几十岁。”

    “那我刚才不就是猥亵了一个百岁老太太?”胡顺唐看着满脸泪痕已经快结成冰晶的莎莉。

    莎莉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打了一下胡顺唐:“神经病!”

    胡顺唐用手刮了一下莎莉的鼻子说:“有没有听过四川的一句话叫,又哭又笑黄狗飙尿……”

    “你才是黄狗呢!”莎莉抓着胡顺唐的手,却没有甩开。也没有松开,只是握住靠近自己的脸。

    屋外,一直从缝隙中注视着两人的夜叉王转吐出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况国华,低声道:“还好,这就叫一物降一物。”

    “什么意思?”况国华问,显然不知道夜叉王在比喻什么,但又想理解。作势要透过那个缝隙向里面去看,却被夜叉王一把给拽开,随后反手敲了敲门。

    屋内,莎莉和胡顺唐听到敲门声,就像做了亏心事一样马上起整理衣服。这时则听到夜叉王故意在外面问:“请问有人吗?”

    “有人,请进!”莎莉神经反地回答。

    胡顺唐知道夜叉王肯定看见了刚才发生的事,所以才敲门故意那样说,但听莎莉这样回答。觉得有些好笑,也不好说什么。

    夜叉王推门进去,第一时间来到胡顺唐跟前,像个医生一样检查了胡顺唐的手掌,又伸出双手去捏了下胡顺唐的脸,胡顺唐用手抓着夜叉王的双手,却又被夜叉王反扣住后用手撬开他的嘴巴。看了看道:“牙口不错,胃口应该蛮好的,说明体质也好,这种环境下还有兴致产生生理反应,哟。舌头看起来也蛮灵活的,应该吻过不少女孩儿。”

    “滚蛋!以后我干脆别叫你变态王!叫你咸蛋!”胡顺唐知道夜叉王又“犯病”了,在那故意挖苦讽刺自己。

    “咸蛋!?”夜叉王愣了一下,显然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胡顺唐转走到门口,扔下了一句话:“闲得蛋疼!”

    门外的况国华听到这句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夜叉王扭头一瞪,他就赶紧用双手捂住嘴巴。莎莉在那红着脸,手脚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放了,夜叉王则看了一眼她,轻声道:“小心点别怀孕了。”

    “啊?”还尴尬紧张的莎莉显然不知道夜叉王是故意逗乐的,抬头就盯着夜叉王。

    夜叉王回头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说:“你不知道吗?半桶水所在的大学有个传言,说与他擦肩而过的女人都有怀孕的可能。”

    “啊?”莎莉还是没反应过来。

    “你不信?”夜叉王指着况国华说,“不信你问他。”

    莎莉又傻不拉几地盯着况国华,况国华见夜叉王怒视他,赶紧点头道:“对!是!真的!”

    胡顺唐听见后三人的对话,知道在开玩笑也不愿解释,脑子中还在回想自己先前的那一系列举动。好在,这次并不是如以前一样直接倒地昏迷不醒。摊开手心来看,摸着装有上尸眼的那只手掌,不明白为什么越来越难控制自己的体与意识了,不管是不是上尸眼所导致的,自己都在拼命克制体内的那股莫名的冲动,冲动会带来很多负面影响,莫名的暴躁和愤怒是他现在最大的敌人,所以他必须压制,拼命地压制。

    “那些傀儡木偶为什么都要围着那座塔?”从门口出来的况国华指着前方那座塔下周围的地方,无数的傀儡木偶整齐地由里到外组成一个又一个圆圈,围绕着那座塔,很安静地立在那个位置,不明白有什么意义,却无法在众多的傀儡木偶中看到判官与他的傀儡怪尸。

    那家伙到底想干嘛?胡顺唐想到这觉得体内又有一股莫名的烦躁,赶紧捧了一把雪起来搓着自己的脸,不停地对自己说要冷静冷静,如果上尸眼又发作,又让自己陷入一种狂迷的状态之中,那时候所做的事带来的后果可能会比现在还要严重。

    “半桶水!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夜叉王跳上旁边的房顶,试图站在稍高的地方看清楚那些傀儡木偶到底在做什么事,同时也留心到他们脚下地面的积雪正慢慢涌向塔底部,就像流沙一样陷进怪塔地基周围的缝隙之中。

    胡顺唐拿出金石罗盘来,平放在雪地上,罗盘自动保持了平衡后,但上面的十字指针却有些偏离四方,看到这,胡顺唐抬起头来看着夜叉王说:“从罗盘上来看,那个塔应该属于五星镇邪图的中心位置。”

    “你的意思是,我们进去?”夜叉王蹲下来,眼望那座怪塔,但从周边来看没有任何的出入口。

    胡顺唐收起罗盘来点头道:“对,进去,但我提议还是像上次进那个伪间一样,其他人留下,只有我和你两个人进去!”

    刚说完,胡顺唐就听到况国华和莎莉齐声反对道:“绝对不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午夜开棺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