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新的交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小豪01 书名:午夜开棺人
    詹天涯不语,知道怎么解释也没有作用,但按照规定该回收的东西还是应该回收,伸手道:“把牧鬼箱给我,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你做梦!”胡顺唐道,“这个东西是六条人命换回来的!”

    “顺唐,把东西给詹警官,那东西到底还有什么秘密,我们谁都不知道,万一出了事,我们负不起这个责任。”盐爷上前一步道。

    “负不起责任?对呀,你们现在是一伙的,他饶了你一条命,你现在在报答他对吗?别忘了,天理循环,你做的事老天爷看着呢!”胡顺唐冲口而出,对着盐爷怒吼道。

    盐爷愣住了,没有想过胡顺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虽然知道胡顺唐心中不会那么容易就原谅自己,可接下来盐爷做了一件事,让詹天涯和胡顺唐都愣住了——他以极快的速度拔出了詹天涯手中的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顺唐,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但是牧鬼箱你还是必须交给他,我只是做点事,正义的事,可以弥补从前的错误,虽然知道那些错误都没有办法修复,但我还是要做,如果我的死,能让你好受一点……”说完,盐爷扣动了扳机。

    “盐爷!”胡顺唐扔下牧鬼箱就前去抢枪,詹天涯则快速捡起牧鬼箱,看着胡顺唐夺下盐爷的手枪,盐爷却很纳闷为什么扣不动扳机。

    “没开保险,我一般很少用枪,所以连弹夹都没有装子弹。”詹天涯很冷静地说,轻轻拍了下牧鬼箱说。“东西我拿走了,放心,胡淼的事我会想办法给你解决的。”

    胡顺唐看着詹天涯渐渐走远,站在那,又觉得头疼裂,伸出手去揉着自己的额头。

    远处,放着图财尸体的担架被放上了车,莎莉和魏大勋两人起。环视四周寻找盐爷和胡顺唐的时候,却看见詹天涯带着牧鬼箱上了越野车,而胡顺唐则站在婉清坐着的那辆金杯车前,魏大勋正上前,莎莉却不自觉地拉住了魏大勋。

    魏大勋不解。不知道莎莉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莎莉只是对他轻轻摇了摇头。

    虽说莎莉不愿意看着胡顺唐靠近婉清,但眼下发生的事,她也很理解,可魏大勋还是走上前,看了胡顺唐一眼,上了金杯车,坐在婉清后方的椅子上。

    越野车内。詹天涯将牧鬼箱装入安全箱内,设置好密码后拍了拍前方的座椅,问前方的吴军和宋松两人:“新闻稿弄好没有?”

    吴军点头:“政治处的人已经弄好了,晚上就可以插播进新闻里,我看过没有什么疏漏,不过媒体肯定会猜测的,今天晚上网上肯定闹了。”

    “做好我们的本份就行了,走吧。”詹天涯靠回座椅上。

    宋松扭头回来。透过车窗看着金杯车上坐着的婉清和魏大勋,问:“总指挥,那两个美国人怎么办?有一个还是前游骑兵,这件事比较麻烦,万一美国政府出面找借口怎么办?”

    “他们要说什么,我们封不住他们的嘴巴,总不至于灭口吧?那不是我们的做事方式。我们就向美国方面说,那两个人在缉毒行动中,帮了我们的大忙,其他的事他们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总之我们咬死这一点。他们会把焦点转移到那两个人上,我估计他们也会咬死偶遇我们的缉毒行动,因为这些事说出来,对他们自己也没有好处。派车把他们送到成都,其他的事就不用管了,还有那些所谓的毒贩尸体,冰冻好,给上面汇报一下,看看用什么方式交还给美国政府。”詹天涯说,摸着腿上那个装牧鬼箱的安全箱,“走吧,等我们全部离开,就把外围封锁线给撤了,再不撤,当地群众就要翻天了。”

    黑色福特缓缓离去,莎莉站在那看着胡顺唐终于上了金杯车,坐在婉清的后方,轻叹了一口气,转要上车,盐爷却走过来与她平行,又对她微微一笑,以示安慰。

    “我觉得自己很没用。”莎莉站在车前说。

    盐爷看了一眼已经缓缓开动的金杯车:“有时候,一个人有没有用真的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你也许没发现自价值早就超出了自己的预计。”

    “盐爷,我想回美国。”莎莉忽然说。

    盐爷没有想到莎莉会突然有这样的决定,忙问:“为什么?”

    “我呆在这也是你们的负担,这一路上你们为了照顾我费了不少心,我知道现在这副模样回到美国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毕竟那是我的家乡,回到那我会好受很多。”莎莉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

    盐爷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只得说:“不管你是去是留,还是和顺唐商量一下吧。”

    车窗户此时摇开,开车的古科学部探员探头道:“两位,请上车,我们要抓紧时间离开了。”

    盐爷默默点头,打开车门和莎莉上了车。

    金杯车内,胡顺唐、魏大勋和婉清三人没有人说话,前方开车的探员面无表地看着前方,专心致志的开车。

    一直到省城给他们安排好的酒店,三人都没有说话,婉清一直目视前方发呆,魏大勋却小小打了个盹,醒来后发现胡顺唐依然坐在婉清的后方,两人一前一后,保持着沉默。

    终于,婉清起准备下车,魏大勋也同时起来,此时胡顺唐却开口道:“对不起。”

    婉清吸了一口气,可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下车就向酒店内走去。魏大勋站在那向胡顺唐伸出手去:“谢谢。”

    胡顺唐握了下魏大勋的手,木讷地说:“对不起。”

    魏大勋苦笑道:“和你无关,我们自找的,只可惜找不回兄弟们的尸体。回美国,我还不知道怎么跟他们家人交代。”

    “我想想办法。”胡顺唐下了决定要再返回一次,去找寻那几名游骑兵的尸体,也顺带将夜叉王的尸体找回来。

    魏大勋摇头:“不用了,我们现在也算是朋友,我不想我的朋友再次去那个地方冒险,好了,再见。有机会来美国玩,我全程接待。”

    “谢谢,再见。”胡顺唐站在金杯车内,透过窗户看着魏大勋小跑着进入酒店内,而婉清却依然站在酒店电梯口处。拿着门牌发呆,电梯门开了又关,陆陆续续有人进去和出来,她依然站在那。

    也许,这是此生最后一次见到这个女人的背影。

    我是克星吗?还是开棺人的份本就遭受了诅咒,一开始是养父吴天禄的死,接着是胡淼的死,还有刘振明被迫被开除警队。消除份加入古科学部,然后是图财、婉清。

    胡顺唐呆呆地站在那,想起廖延奇、穆英杰还有那个自称为安期生的人,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开棺人,干这一行的人到底是正是邪?

    傍晚,胡顺唐一个人走到锦里,这条重建的复古老街充斥着现代的气氛,四处张灯结彩。为迎接节的到来。胡顺唐慢慢走在锦里的街上,看着一对对侣从边走过,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回想着胡淼说过自己早就去腻了这条街,只有外地人才会乐此不疲地去这个地方。

    可是,自己和胡淼就连一次稍微像样的约会都没有。

    “先生,你好。请问要给手机贴膜吗?”一个年轻男子走到胡顺唐跟前来,胡顺唐摇头走开了,但那名年轻男子继续跟着胡顺唐。

    “先生,先生,我这是正品手机膜。材料加手工费只要10块钱。”年轻男子继续兜售着自己的东西。

    “我没有手机,谢谢。”胡顺唐转向一家古色古香的小酒吧走去。

    那名年轻男子在酒吧门口停顿了一下,和迎面走来的一个中年人对视了一眼,接着走开,收起了自己贴膜的工具,隐入人群之中。

    中年人站在酒吧门口,看着胡顺唐,并没有立即进入。

    胡顺唐坐下后点了一杯饮料,看着挂在旁边墙壁上的电视正好在播放新闻,新闻上那个陌生的主持人拿着话筒站在一幢屋子前,屋子墙壁上还有无数的弹孔,主持人站在那堵墙前面面对镜头说:“今天上午,省公安厅缉毒大队接到线报,在三台县有大量毒品交易,警方赶到后,因为保密的关系无法立即疏散人群,为了保护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以当地爆发传染病疫为理由暂时封锁了周边地区,特警进入后与毒贩展开了激烈交火,最终击毙了数名持仿54式手枪和雷明顿猎枪的毒贩,并缴获了大量的毒品,大家可以通过这堵墙看出今天上午这里的交火很激烈,在此次行动中,警方无人牺牲受伤,当地群众也被特警队平安疏散到安全区域,遗憾的是有一名警方卧底在行动中暴露份殉职。”

    说到这,在画面右上侧出现了图财的照片,照片上图财笑得很灿烂。胡顺唐看着那张照片,叹了一口气,不忍再看下去,只是呆呆地看着饮料杯子,继续听新闻中说:“这次行动是警方在毒贩集团内部安插卧底多年,破获的一起在本省最大的毒品交易,公安厅缉毒大队称此次行动殉职的卧底警员曹强功不可没,将会被追认为烈士,并授予蓝盾勋章,本台记者魏良为您报道。”

    詹天涯这次真是下了血本了,原本告诉胡顺唐曹强只是警方的线人,最终却变成了卧底警员,这样一来也算是圆了曹强的一个心愿,不用再偷偷摸摸做人,有了一个虚假但却光荣的份。当年樊大富这个见多识广的袍哥会柱头,却被那个已经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王氏一族的族长欺骗和威胁,让其永远保存这个秘密,否则便会全家死绝,这与族长被人欺骗说要灭族其实是一个道理。族长为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最终还是落到了灭族的下场,樊大富的后代图财也因为祖上遭受了蒙骗,惶惶不可终,担心家人受到来自所谓间的威胁。终混吃等死一副无赖流氓的模样,就为了对那件事守口如瓶,更担心王安朝重新找上门来,最终落到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胡顺唐不明白的是——图财、夜叉王和李朝年三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图财和夜叉王又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李朝年,李朝年又对他们做过什么,现在已经没有机会得知了,图财和夜叉王都已经死了。本以为在拿到牧鬼箱之后,与李朝年完成交易时,可以借此机会让李朝年全盘托出,却没想到詹天涯将牧鬼箱拿走,只要那东西放入了蜂巢。再想拿出来比登天还难。

    胡顺唐呆呆地看着饮料时,酒吧门口也一直在听新闻的中年人,终于走到他桌子前来,拿开椅子坐下,笑道:“先生,我帮你算一命怎么样?我可是锦里出名的神算。”

    胡顺唐托着下巴看着酒吧歌台上那个抱着吉他唱歌的歌手,摇头道:“没兴趣。”

    中年人却没有离开的意思,故作姿态在那掐指算着。随即道:“哎呀先生,你是手艺人的命呀,不过命太硬,刑克他人不说,今年还是大凶之年!特别是女人……”

    胡顺唐一愣,目光落在那个中年人脸上,意识到这个人不是简单的江湖骗子。

    “你是谁?”胡顺唐问。

    中年人道:“先生,我算命的方式很怪。有两个卦象,你可以选择其中一个,再从卦象中选择一个字来,我帮你测测。”

    中年人从口袋中拿出两个类似字帖的东西来,摊开,两侧有两个八卦,两个八卦左右各有两个字。加起来一共四个字。

    胡顺唐看着那东西一笑,这时候终于借着不明亮的灯光看清楚了那人的容貌,知道那人的份,顺手点了一个“瓜”字。

    那人装模作样晃动着脑袋说:“你是男人,男人则为‘子’。而‘子’字形同‘孑’,‘孑’又意为人缺了手臂,加起来便是一个‘孤’字,先生,你属于天煞孤星呀!”

    胡顺唐往椅背上一靠,端起饮料喝了一口,盯着那人道:“刘振明,玩够了没有?这些东西从哪儿学的?詹天涯教你的?还是曾达教你的?有意思吗?”

    刘振明一乐:“还是被你看出来了,怎么样?这化妆术不错吧?说真的,传说古科学部里有人会易容术。”

    “如果你再提那个地方,就麻烦你有多远滚多远。”胡顺唐完全没心跟他开玩笑。

    刘振明见胡顺唐发火了,立刻收起了笑容,说:“我是有正事来找你,你也知道,在户籍档案上已经没有了我这个人,必须以这种样子出现,否则被人认出来就麻烦了,我来是找你有正事儿。”

    “有快放。”胡顺唐看着另外一个方向。

    “白骨找你,在那叫了整整一天了。”刘振明说。

    “李朝年找我,他难道知道我拿到牧鬼箱了?”胡顺唐问。

    刘振明摇头:“不知道,总之就要找你,现在不吃不喝,非要等到你出现。”

    “他本来就是个怪物,吃书度的家伙,还用得着吃东西吗?再说了,我没有了牧鬼箱,去见他有什么意义?”胡顺唐道。

    “詹总指挥说了,可以把牧鬼箱借给你,不过前提是你不能交给白骨,因为那东西古科学部还不知道其中隐藏着什么秘密。”刘振明说,从脸上的表来判断应该没有撒谎。

    那些独角蝇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将人变成那副模样,胡顺唐也想知道,不过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但詹天涯怎么会良心发现把牧鬼箱给自己,去见白骨?这其中肯定有鬼。

    胡顺唐想了想道:“詹天涯到底想做什么?他是无利不起早的人,比商人还。不会这么便宜我吧?”

    “我不知道。”刘振明回答,“我只是个刚加入的菜鸟,还在接受训练。”

    “是不知道还是无可奉告?”胡顺唐不相信。

    “顺唐,你总不至于连我都不信吧?”刘振明看着胡顺唐那张充满怀疑的脸。

    “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两个人,一个是我自己,另外一个绝对不是你。”胡顺唐冷冷地说。

    “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总之我是有心帮你把胡淼救回来,但你现在这个样子能做点什么事?像一条丧家犬一样!詹天涯还说你进步了不少,但我看来,你比刚回广福镇的时候还不如,无非就是手好一点,还是拜詹天涯所赐……”刘振明脾气也上来了,话未说完,胡顺唐就一拳揍了过去。

    刘振明张开手掌包住他的拳头,凑近他的脸又说:“夜叉王已经死了,所有的线索都已经断了,要重新连接起来只有接近白骨,否则的话胡淼永远都没有办法回来!”

    胡顺唐咬着牙,收回自己的拳头,闭上双眼,好半天才睁开道:“好,我去蜂巢见李朝年,不过如果詹天涯还是想耍花样,就别怪我不留面!”

    刘振明没有做特别的回应,只是低声道:“你现在去郭家桥,那里有家动漫书屋,外面会停一辆银灰色的哈飞路宝,你什么也别说,开车门上车就行了,他们会送你去该去的地方。”

    胡顺唐听完,起就走,转而消失在了酒吧门口。

    刘振明见胡顺唐走后,松了一口气,随即拿着桌子上的酒水牌,看着胡顺唐喝的那杯饮料要八十块钱,低声“哇”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又去看着酒吧门口:“这小子,连帐都没付!”

    刘振明给了钱,走出酒吧门口,看着锦里街上拥挤的人群,早已没有了胡顺唐的影,但他知道,这个开棺人的冒险才刚刚开始。

    第三卷[牧鬼箱](完)

    敬请期待第四卷[阎王刃](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午夜开棺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