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棺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小豪01 书名:午夜开棺人
    胡顺唐走到前方最窄的地方,手电照到在洞口处有一层暗红色的血迹,血迹已经完全融入了石层之中,使得颜色看起来很像是朱砂色。

    胡顺唐伸手摸了摸,应该是李瓜娃死时留下来的血迹,可往洞壁左右看,也有均匀涂抹的红色,而且百分之百不是血迹。图财和盐爷上前来,仔细查看了一阵,不约而同说出了两个字:“涂朱?”

    “什么意思?”胡顺唐问,不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

    “不应该。”盐爷摇头道,图财也表示很奇怪。

    图财趴下来,靠近摸了摸,然后闻了闻自己的手指说:“时间太久,闻不出什么气味来,但这石壁好像不是石头做的,倒像是骨头。”

    “骨头?”胡顺唐伸手摸了摸,果然那最小的盗洞四壁十分光滑,可什么样的东西才会有这么大的骨骼,随后退后几步,照着那面跟前的石壁,再对应左右的石壁,果然能发现细微不同的地方。

    “中国人有自己独特的丧葬文化,涂朱就算是最早丧葬的一种形式,因朱砂是红色的,有点类似人的鲜血,加之人类早期时间对**和灵魂的认识,便产生了灵魂不灭的观念,认为红色象征鲜血,而鲜血又是生命的来源和灵魂的寄居之处,所以在死去的人上撒上朱砂或者同样红色的东西,代表赋予死者新的血液和生命,以另外一种形式复活。”盐爷道,“最早的鬼文化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图财听得连连点头,用赞许的目光看着盐爷说:“老爷子懂得不少嘛?不过涂朱这种形式,在商朝中期就已经没有使用了。大部分是石器时代的人类才用。”

    盐爷听图财这么说,略微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一直看不起的图财对这方面研究得还很透彻。图财很会察言观色,看见盐爷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变化,便开始得意起来:“爷还不止懂得这些呢,没有点文化知识,蛮干的话是做不成买卖的,我曾经还想去考个什么IBM呢!”

    “那叫MBA。”一旁的莎莉笑道。“IBM是电脑。”

    盐爷听图财自称“爷”,眉头又皱了起来,上前一步对胡顺唐说:“夜叉王大概先进去了,我们也赶紧吧,万一这小子扔下我们跑了。可了不得。”

    图财丢了面子,急于想挽回来,趴下来第一个钻进洞里,随后道:“你们跟着我,保准没事。”

    说完图财以极快的速度钻了进去,胡顺唐紧随其后,接着是莎莉,盐爷后。

    盐爷等前面几人都钻了进去后。自己掏出了一点碎纸,吐了口唾沫,贴在了旁边的洞壁角落上。

    图财在前,钻过那个盗洞后,还未起就见到了在旁边的另外一具白骨,白骨上还穿着奇怪的衣服,头颅侧向一旁,双腿并拢。两只手则伸展开来,摊开向左右。

    “这应该就是李瓜娃。”钻过盗洞的胡顺唐说,图财点点头。

    胡顺唐寻思了一下,掏出相机来,对着李瓜娃的骸骨拍了一张照片,又仔细从各个角度都拍了下来。图财觉得奇怪,便问:“你拍这玩意儿干嘛?”

    “研究。”胡顺唐简单地回答了两个字。又拿出相机对着其他地方开始拍摄,闪光灯不停在墓室内亮起。

    “研究什么?”图财向周围望去,墓室的陈设和父辈告诉给自己的一模一样,在墓室的另外一侧,还有那口被砸烂的石棺。图财几乎和盐爷同一时间向那口石棺走去。盐爷也不理他,自己蹲在那口石棺前,打开手电来,仔细地查看起石棺上面的花纹。

    “汉代石棺。”这次两个人又同时说出来,图财又一次显得有些得意,但盐爷却露出很厌恶的表

    “盐爷,他上穿的是什么衣服?”胡顺唐蹲下,戴着手用两根手指夹着李瓜娃骸骨外的衣服搓了搓。

    盐爷回头,用手电照着胡顺唐两个手指夹着的地方,看了半天才说:“水服,算是以前古老的潜水服,但这种衣服和现代的潜水服不一样,无法防水,相反入水后会紧贴衣服,目的就是为了轻便而且不会增加体的重量,听说是苗人发明的,后来传到川北,少部分渔民和大多数捞浮财的人都会制作这种衣服。”

    “噢,明白了。”胡顺唐看着那件李瓜娃上的衣服,若有所思。

    莎莉拿着手电在墓室中四下走着,走了一圈后站在石棺前说:“这里是汉墓,但却有殷商时期的风格,从这些兽头雕刻就可以看得出来。”

    “你也懂这个?”胡顺唐扭头去看着莎莉,莎莉猛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但此时又没有办法把话给圆回去,只得实话实说。

    莎莉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胡淼的记忆……我都有。”

    胡顺唐点点头,没再说话,他最担心的便是这一点——莎莉占据了胡淼的体,却拥有胡淼本的记忆。虽说这是件好事,因为胡淼对古文化和文字有一定的研究,特别是在经历过“白狐盖面”事件后,为了做好胡顺唐边的“助理”,时常与曾经大学的教授用电子邮件交流,也买了不少资料在家中学习,虽说她本对这些也感兴趣,但更多的是为了帮助胡顺唐。

    “中国的丧葬文化一开始是分开的,‘丧’字在甲骨文中原意为采桑,后来变化成为了四种意思,失去、死亡、尸体以及丧葬的礼仪,而‘葬’字在甲骨文中的意思是掩埋死者遗体的象形文字,其意为将死者的尸体掩埋在草丛中或者用井字形的棺椁装殓起来加以埋葬,大约到秦汉时期,丧葬两个字才开始合并起来使用,其中的礼仪。也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规矩分为很多种,王公贵族和平民百姓之间有很大的区别。”莎莉一股脑将脑子中出现的东西全部说了出来,说完后自己也有些惊讶,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些话来,是因为胡淼记忆的影响吗?

    胡顺唐对莎莉的这番话,只是用“嗯”来回应,随后开始也走到石棺跟前,去找那个盗洞。同时也看到在石棺的邦首位置还有一具骸骨,骸骨旁边还放着一件水服,那具与李瓜娃骸骨不同的是少了上半,只剩下腰以下的骨骼。

    “被鬼水吞掉了?”胡顺唐盯着那具骸骨,拍下了一张照片。“这应该是樊大富。”

    图财在一旁接过话去:“应该是樊大富,图捌先死,随后是李瓜娃,接着就是樊大富,再然后是穆英杰,死亡的顺序应该是这个,从发现骸骨的顺序来说应该错不了。”

    胡顺唐点点头,想起先前在水道中看到的那条巨大的透明类似鱼尾一样的东西。担心那东西就是图财所说的鬼水,当初听图财说起的时候,自己的第一反应便是当初在将军坟中遭遇到的那种如同泥巴一样,但会扑面致人窒息的不知名生物。想到这,胡顺唐转而去看石棺后的那个盗洞,俯看去,盗洞口没有被东西堵上,可是从图财所说的“故事”中。穆英杰是用了奇怪的法子暂时封住了那个盗洞口,为了避免鬼水的侵袭,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看样子夜叉王先钻了过去。”胡顺唐道,“这里没有什么发现,我们也过去吧。”

    “等等!”盐爷制止正要钻过去的胡顺唐,用手电照着墓室的周围,最终手电光照在樊大富的那副骸骨上。“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什么地方不对劲?”胡顺唐抬头问。

    盐爷摇头:“墓室不对劲,顺唐,你退后。”

    胡顺唐起来,后退了几步,盐爷也随之退后几步。站在石棺的另外一侧,用手电照着有盗洞的那面墙壁,随后又用手电照了照来时有盗洞的那面洞壁。

    “颜色和材质不同。”胡顺唐前后左右看了看说,“我们现在所站的方向,左右前后的洞壁颜色不一,左右洞壁颜色差不多,我刚才摸过,感觉上也应该都是石壁,可前后有盗洞的石壁却不同,摸起来很光滑,没有石壁表面上的那种凹凸感,像是什么动物的骨骼。”

    “对。”盐爷点头道。

    莎莉紧挨着胡顺唐站着,图财在一侧却说:“骨骼?不可能吧,什么样的东西有这么大的骨骼,陆地上的动物只有大象,川北哪有大象?再说了,就算是大象的骨骼,也不可能铺开有这么大。”

    胡顺唐从包中掏出一把铁锤,走到右侧的洞壁前,用力狠狠敲了几下,用手电去看,连痕迹都没有,接着又走到有盗洞的那面洞壁前,才敲了一下,就滑落出了一块“碎石”下来。胡顺唐俯拿起那块“碎石”,在手中摸了摸说:“怎么摸起来都不像是石头。”

    “这间墓室的长度和宽度也有些奇怪,站在中心点看起来像是四方形,可你走到其中一个角落,你们来看,我先前在角落拍下来的全景照片……”胡顺唐打开相机,翻查到现在拍下来的一张照片,从照片中来看,也许是因为角度的原因,墓室并不是四方形,而是长方形。

    盐爷看了一阵,蹲下来用手摸着下面的地面,地面也是坚硬的石头,几乎没有任何缝隙,摸了一阵后让胡顺唐拿出纸笔来,用笔在纸上画了一个所在墓室的平面图,随后放下笔,问:“你们看,这像什么?”

    这个图案众人只看了一眼,便不约而同地说出了两个字来:“棺材!”

    另外一方面,地下水道入口处,原本平静的水面中多了一丝波纹,从波纹的中心处伸出一个细小的探头,探头在周围旋转了一圈后又慢慢沉下去,紧接着一只手从水面伸了出来,将一个防水袋扔了上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午夜开棺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