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说各地方言的老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小豪01 书名:午夜开棺人
    “下车。”

    狄施阗说完,拉开左手的车门就准备下车,却见胡顺唐没有丝毫反应,竟将自己本来已经打开的门关闭,盯着那个神秘兮兮的老头。

    “不下车?”狄施阗问,目光也跳到那个老头儿的上。

    胡顺唐摇摇头:“这里到底存在些什么,还没有弄明白,贸然下去,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难道你来过这里?”

    胡顺唐也是在试探狄施阗,狄施阗摇头道:“不,第一次来,阿柱……”

    狄施阗叫了阿柱的名字,拍了拍前方驾驶座上阿柱的肩膀道:“你下去看看周围的况。”

    阿柱点头,随后伸手打开副驾驶座前的工具箱,掏出一把匕首来,藏在袖筒中,此时胡顺唐又阻止阿柱:“你也不要下去。”

    阿柱侧头看了一眼胡顺唐,眼睛一闭,再张开,眼珠子已经看向了狄施阗。

    “他和我们不一样,死不了。”狄施阗淡淡地说,冲阿柱点点头,示意他可以下车。

    胡顺唐不让阿柱下车的理由很简单,那是因为在经过鬼市的时候,阿柱展现了不同于常人的能力,所以他认定在这辆车上,包括T.霍克和梅丽莎在内的五个人,都是寻找镇魂棺必不可少的人,或者说是工具。否则的话,这种诡秘的事,狄施阗带这么多人一同上路,十分不符合理。如果其中一个人出了意外,极有可能找不到镇魂棺不说,就连回去都困难。

    试想,如果阿柱出了什么意外。回去再经过鬼市的时候,谁来引路?

    阿柱打开车门,下车后站在原地四下环视了一圈,侧向老头儿所在的街道走去,步伐很沉稳,没有丝毫的慌乱,似乎对接下去要做的事有成竹。

    “他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胡顺唐想起刚才狄施阗的话,加上一路上狄施阗对阿柱一种莫名的“信任”。不,严格说是依赖。还有在省城教堂时阿柱布下的那种类似结界一样的“鬼打墙”,说明这个人肯定与常人不同。更重要的是,狄施阗在教堂外提到过,阿柱某些能力来自于他另外一个神秘的雇主。

    “我不饥。不想吃。”此时,老头儿跟前的那间屋子里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声音,虽然胡顺唐能明白话中的意思,却不能分辨出那是什么地方的话,不过肯定是方言。

    狄施阗听到那个声音后,也立刻侧头看向屋子的方向,同时在车外正在向前走的阿柱也停了下来,好像在等待什么。

    “河南话。”狄施阗说。“我没听错的话,那个老太太说的是河南济源话,没错的。”

    “河南济源?”胡顺唐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嗯,他的老伴说不定是河南人。”

    “不一定。”胡顺唐否定道。因为从刚才老头儿所说的两地方言来看,老头儿会说至少两种以上的方言,也许老太太也能说相同的方言。因为河南话还算好,大部分都能听明白,但长沙话和闽南语很难听懂。这两夫妇总不至于几十年以来,每次聊天都换着各种不同的方言?

    “木加?木家要西咯就办,家马补马!”老头儿有些不满地吼道。

    又是闽南语,胡顺唐听不明白,侧头看着狄施阗,狄施阗解释道:“老头儿的意思说——不吃?不吃饿死了怎么办?吃。”

    “吃?”胡顺唐自言自语重复了一遍,这听起来和小时候长辈开玩笑说吃啥补啥是一个意思。

    老头儿从屋子里又走出来。看模样似乎对自己的老伴儿不愿意吃饭很不满意,一脸怒气,将摆在门口的背篓一脚踢开,想了想又扶起来,俯从背篓里面取什么东西。就在这个时候。老头儿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阿柱,眉头一皱,转喝道:“哦改还跟哒我咯?”

    又变成长沙话了,意思是“你怎么还跟着我呢?”

    胡顺唐之所以能听懂长沙话,完全是因为被吴天禄收养后,在小卖店旁边那家开小吃店的夫妻俩是湖南长沙人,所以没事的时候就坐在一起聊天。胡顺唐也是出于觉得长沙话特别好玩才开始学,开始仅仅是模仿,后来时间长了也习惯跟着一起说,久而久之,基本上就能听懂绝大部分的长沙话。不过狄施阗能听懂的方言却不少,甚至能分辨出来是哪个省哪个地区,这让胡顺唐吃惊不已,同时也更加怀疑这个狄施阗的真实份。

    方言虽然也都同属汉语,就如你学外语一样,在没有特定环境之下,无论你怎么学,都没有办法做到说得自然,一听就明白的程度,必须是要在那个地方至少生活过一段时间。

    狄施阗能听懂这么多方言,难道说他去过很多地方?这么多年一直在全国各地奔波?

    胡顺唐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狄施阗的脸,再将注意力转回去的时候,却发现阿柱愣在那一动不动,右手轻轻抖动了一下,作势好像是要掏匕首。胡顺唐暗想不好,这小子一看就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万一加上心智有点什么问题,对这个老头儿下了毒手……

    想到这,胡顺唐就要下车,却被狄施阗拉住:“不要担心,阿柱不会乱来,他有分寸的。”

    狄施阗虽这样说,但胡顺唐依然很担心,不过就在此时,那个老头儿的子好像很不自然地晃动了一下,虽然只是一秒钟,但胡顺唐还是隐隐约约看到在老头儿的后有模糊的影子一闪而过,好像影子还不止一个。

    光线的原因吗?胡顺唐下意识抬起头来,看着头顶白雾弥漫的天空,周围的建筑也不会反光,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呢?

    “快走!再不走我就不客气啦!”老头儿这次说了标准的普通话,又从背篓中掏出了一把柴刀。

    这句话一出口,胡顺唐愣了一下,随后张口道:“不对!”

    “什么不对?”狄施阗很奇怪地看着他。

    “他说的是普通话,你应该知道建国后到1956年才正式确定了普通话的质……”胡顺唐揉着额头。在辛亥革命之后,当时的中华民国就要求了所谓的官话,是以北京话为主,书面称之为北平语系。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一直到1956年国务院发出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把普通话的定义增补为——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现代汉民族共同语,并以《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为准。基于这一点,建国前后的普通话是有细微的差别的,可这个老头儿现在所说的却是非常标准的建国后定下的普通话,换言之,这个老头儿在这里居住的时间并不长,至少也是从50、60年代后才搬迁到这里来。

    不过从年龄上来看,这个老头儿至少70好几了,反推回去差不多应该是上世纪四十年代出生的人,以正常的道理来推算,除非这个老头儿是当时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才会去学习标准的普通话,一般的百姓,特别是农民,不可能会说这么标准的普通话,不管他原先是什么地方的人,如果是巴蜀境内的人,那更不可能会说如此标准的普通话。

    胡顺唐更加留意那个老头儿的一举一动,看见那个一脸怒气的老头儿拿着柴刀在阿柱眼前比划着,作势要砍下去的模样,不过更奇怪的是阿柱,因为此时的阿柱竟向后退了好几步,随之还回头向灵车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一种恐惧,而看向灵车方向的原因好像是在——求救!

    “再夫久!再夫久!啊侬别个侬久了!”老头儿一边向阿柱近,一边喊道。

    “浙江话。”狄施阗解释道。老头儿突然变了浙江话,大体上来说应该属于浙江金华话,意思是“再不走,再不走,我赶你走了!”

    阿柱又向后退了两步,双手松散开来,并不像先前那样握成拳状。

    人如果极度害怕的况下,同时也在行走,那么手掌会下意识地松开,让你神经放松的刹那,又会握成拳状,大部分人都意识不到,这仅仅是一种神经反应。

    胡顺唐留意到这个细节,心想一个在鬼市中行走自如的人,走到这里竟然会害怕一个拿着柴刀的老头子?这未免太不符合理了。

    “下车看看。”胡顺唐说完,打开车门,慢慢走到阿柱的后,担心自己的行为会激怒那个老头儿。

    老头儿依然举着柴刀,对走近的胡顺唐视而不见,而且这样的叫喊并没有将村子中其他的居民给引出来,整条街道上如今只有老头儿、阿柱和胡顺唐三个人,冷清得有点可怕。

    “小赤佬,侬再勿走,阿拉就勿客气了!”老头儿这次用了上海话。

    一直留意老头儿举动和表的胡顺唐,发现这个老头儿每次开口说出一个不同地方的方言时,脸上的表和五官都会出现细微的变化,不是眉头挑动,就是嘴唇拉扯的幅度变大,或者说眼神收放的程度不一,看起来就像——不是一个人在说不同的话,相反像是不同的人在说不同地方的方言。

    还有刚才闪过的那个人影,这代表什么?

    胡顺唐慢慢侧过子,向灵车的方向轻轻招了招手,示意狄施阗下车。(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午夜开棺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