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养鬼杀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小豪01 书名:午夜开棺人
    载着夜叉王的汽车,从省医院驶出后,早已等待在外面的几辆汽车立刻尾随其后,都是民用车装扮,有小型标有搬家公司的货车,有出租车,还有私家车,甚至还有几辆很不起眼的电瓶车。

    汽车径直上了二环路,随后岔到绕城高速,在绕城高速其中一个路口驶出去后,进入了一条二级公路,又行进了接近十多公里后来到了一个表面上还在运行,实际上早已经废弃的机械厂内。

    在机械厂的一间厂房内停下车后,电动卷帘门立刻被关上,詹天涯熄火,看着车外来回跑动,穿着工人服装的工作人员说:“五年前,这里是省武警总队和省厅的特警训练基地,曾对外称武校,今年年初才重新对外宣布重新开业,但已经划给我们使用了,因为近几年来,棘手的案件频发,在全国范围内数量开始飙升,特别是在云贵川这三省,所以我们只能就地培训一些特殊人员来处理这类的事件。”

    棘手的案件?刘振明看着外面走动着的那些人,虽然穿着工作服,但从部分人腋下凸起的部分可以判断出,这里的人几乎人人都带枪,在厂房吊装航车上还有两人一组来回巡逻的所谓警卫。

    “干嘛跟我说这些?”刘振明明知故问。

    詹天涯冷笑了一声道:“你不是说我们什么都瞒着你吗?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的一员,保密手册上写得很清楚,如果你将这里的事泄露出去,罪名和叛国相同。就算你跑到月球上去,都会把你给抓回来。”

    “他没开玩笑。”曾达在后方补充道,随后打开车门,将夜叉王交给等在门外的两名“工作人员”。

    詹天涯和刘振明也下车,来到车房中角落的一个由集装箱改装成的办公室门口,打开集装箱大门后,曾达押着夜叉王进去,随后外面的人立刻将集装箱大门关闭。

    刘振明回看着集装箱大门缓缓关上。集装箱内开始变得黑漆漆的一片,正在他要询问怎么没灯的时候,灯亮了,在灯光亮起的瞬间,脸上挨了一拳……

    刘振明被打翻在地后。立刻爬起来,只看到举着拳头的詹天涯站在他的面前说:“刚才这一拳是教训你不守规矩,不仅是警队的,还是我们的。”

    那一拳的力道实在是大,将刘振明的嘴唇都打破了,他正要爬起来,詹天涯又是一拳,打完后说:“这一拳是教训你不动脑子。做事冲动。”

    刘振明躺在地上,缓缓撑起子,将口中含着的血吐了一口,冷冷地盯着詹天涯,在一旁坐在简易金属椅上的夜叉王哈哈大笑,好像在看戏一样,而曾达则抱着双臂靠着集装箱看着。

    刘振明爬起来,抹去嘴角的鲜血。问:“还有什么?”

    詹天涯又一拳,这一拳力道不大,只是击在他的腹部,随后在他耳边低声说:“这一拳是让你知道,要清洁讲卫生,不要随地吐口水,我们这里没有清洁工。让别人多做事,是要付工资的,我们部门的经费有限。”

    詹天涯把刘振明扶着放到一边的小沙发上安坐好,又掏出自己的那支烟,含在嘴巴上。看着夜叉王说:“把那些孩子放了。”

    刘振明看着詹天涯,不知道詹天涯说的是什么,难道说夜叉王还有人质?

    夜叉王只是笑,笑罢说:“没有什么孩子呀,你们找错人了吧?”

    “夜叉王,你知道我们不是普通的警察,我们可以用一百种方式让你开口,上次抓到你的时候,对你百般客气,那是我的失误,这次不会了,看见你后面那面墙了吗?”詹天涯含着烟说,此时他这模样在刘振明看起来,像是一个黑社会老大,根本不算什么警察。

    那面墙上挂着各种各样金属物件,还有针管和液体等东西,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刑讯使用的。

    “上次有幸被我招待过的那家伙,恐怕你听说过,应该算是你的同行,在云南杀了十五个少女,用以血养血的办法来维持自己的生命,抓到之后也是死不开口,但最终没有坚持十分钟就全说了,你想试试吗?如果想,你可以随便在上面挑。”詹天涯走近夜叉王,俯说,微笑着,这种微笑连算是熟悉他的刘振明都觉得有些害怕,不,应该说是“变态”的笑容。

    夜叉王摇头,笑道说:“警官,你们真的找错人了,我是李思维,省医院的儿科医生。”

    “我现在没兴趣知道你是怎么拿到这个份的,不过我知道你之前犯下那么多重案,其实目的就是为了养鬼,你这个法子是从哪里得到的?东南亚?还是本?还是尼泊尔?”詹天涯继续问,“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真正懂得使用这个办法的人,刘振明和胡淼在电梯内遭遇到的小女孩儿就是被你控制的,你把她们藏在什么地方,如果我没记错,按照五行之说,你只能炼五养五制五。”

    夜叉王闭上眼,笑笑道:“警官,你竟然知道炼五养五制五,不错,有文化。”

    “你打算说了是吧?”曾达在旁边插话道。

    詹天涯抬眼看了看曾达,示意他不要说话,曾达扭过头去。

    “我也只是听说呀,警官,不过这好像不是重点吧?重点是……你们想不想救胡小姐?”夜叉王说完,偏头去看着刘振明,模样有些“调皮”。

    刘振明静静地听着,也静静地在内心中说服自己接受现在听到的一切。

    詹天涯知道自己那三拳已经几乎将那个菜鸟给打清醒了,也不再担心夜叉王的故意挑衅,继续问:“夜叉王,我知道你的养鬼术并不成熟,否则的话。你不会呆在医院里,要挟胡淼和胡淼的母亲,就我看来,你现在的术基本上只达到半成熟的程度,你找镇魂棺是不是与这个有关?”

    “没错。”夜叉王这次回答得很痛快,“养鬼术,最基本的就是要以自己的血来喂养,如果不喂血。就会达到一种反噬的效果,最终所养的鬼就会吞噬掉我的一切,灵魂、**。”

    “所以……你才选择了七八岁的孩子下手,而没有选幼儿,或者成人。你很聪明。”詹天涯“夸奖”道。

    刘振明看着夜叉王,也期待着詹天涯对养鬼这一说的解释,这种说法大部分人都听说过,在网络上查询到的是控灵术的一种,便是控制灵魂,控制死者的灵魂,大多数以未出生的胎死腹中的胎儿,或者是夭折的幼儿。不过这类一般都称为邪术,大多数行此术者如果亲自从头到尾参与,下场都很凄惨。不管是在什么宗教中,都有人的意识与灵魂同在的这样一种说法,所以寻找胎死腹中的胎儿或者夭折的孩子灵魂,都达不到最佳的控制手段,试想,一个成人在正常况下都没有办法与刚出生的孩子沟通。更何况只是用符咒等其他手段来短暂控制的幼儿灵魂?

    所谓养鬼术,其实与赶尸术、行尸术大致相同,唯一最大的区别便是,养鬼术所控制的是死者本的灵魂,以血养之,用自己的血液作为通灵的媒介,达到一种“心心相通”的目的。这是最早的方式,多少还有点道义来说。但后来演变成为了彻底的控制,没有曾经养鬼术之中所强调的沟通,而是单纯的命令与服从。赶尸术和行尸术,控制尸体是用的其他可用的灵魂。甚至是猫狗牲畜的都行,先抽魂到尸体内,再控制灵魂做简单的动作,如行走、跳动、甚至是简单的攻击,却没有办法做太过于复杂的行动,除非是用分魂术,既是将自己的灵魂从体内分配出来,控制其他尸体,也是通过血液作为媒介,但通常使用分魂术的人都不会存活,第一是失血过多,第二则是灵魂转移到其他不属于原来体的尸体内,会造成极大的损坏。

    在1949年,解放前,养鬼术和行尸术一样,流行于中国的云贵高原、康藏高原、南岭山区和黔湘间,当时大多数行此术的人一开始都是将新死之人的尸体,连夜从坟地中刨出来,称之为“请尸”,在行术后,称之为“驱尸”,达到目的后,将尸体重新掩埋,称为“送尸”。

    这三个步骤必须严格遵守,但解放后,大部分行此术者都躲起来,或者是已死,能熟练使用的极少,因为已经没有这种必要,解放前很多人用此术大多数都是因为以诡异来掩饰自己偷运鸦片、硬通货币黄金等,而且养鬼术、行尸术等最早起源要查证很难,但在世界各地,东西方都有此术盛行,例如说西非的土著宗教伏都教。(伏都教中“伏都”二字忧伊维语Vudu音译而来,某些译为巫毒教。原意为精灵,既为崇拜精灵的教派,这里所指的精灵是指万物精灵,和中国异文化中万物有灵是相同的意思,另外伏都教还崇拜蛇灵,尊称为蛇神。)

    以前大部分人使用胎死腹中的幼儿作为炼术的主要,后来此术在东南亚等地盛行,如今八卦杂志上甚至称部分商人以及明星,为了达到某些目的,曾在高人的指点下在家养鬼。

    夜叉王却和这些人完全不同,他选择的是七八岁的孩子,因为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虽然调皮,但并不叛逆,就算有调皮的时候,但也可以立刻喝令停止。而略大一些的孩子,特别是十来岁的孩子,属于叛逆期,基于意识与灵魂同在的理论,这种年龄段孩子的灵魂最不容易控制,相反会闹出乱子,更不要说具有完全独立意识的成人,如果这类的灵魂养不好,会成为一种叫做“汹”的东西,俗称为恶灵,无法控制,终

    詹天涯解释完了这一切,看着夜叉王,夜叉王笑笑道:“詹警官,你了解得很清楚,不过我却发现,养鬼最好的方式是在母体内,只要控制了母体的灵魂,再控制原魂,那就容易多了。”

    “所以你就选择了胡淼的母亲下手?让其怀上鬼胎?接着使胡淼回到省城……”

    “是。”夜叉王回答得很干脆,“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找个开棺人帮我找到镇魂棺,现在看来,不仅我需要镇魂棺,你们也需要镇魂棺!”

    詹天涯侧头看着刘振明,刘振明没有任何反应,相反却看着曾达,曾达避过他的目光。

    如今,三个人都在思考同样一个问题:夜叉王这次交代得实在太快太彻底了,如果真的是这样,先前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詹天涯又问。

    夜叉王看着他的双眼说:“我说了,我要……找……到……镇……魂……棺!清楚了?”

    “那只是个传说。”詹天涯道,“谁也不知道镇魂棺是不是真的存在,是不是真的有那个功能。”

    夜叉王听完后大笑:“有没有那个功能?你还在骗自己?我查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政府就用军队封锁了很多地方,听说当时还召集了一批异人,后来这批人不见了,想必都被你们带走了吧?上次我被抓的时候,关在监狱中,每天都有那些自称是警察,但一举一动都和军人没有区别的工作人员审问,更加确定你们的存在,同样也确定了镇魂棺的存在,越掩饰越否定就越能表示事的真实,这是现今这个社会中每一个人对各国政府的态度,所以你不用再骗自己了,时间不多了,实话告诉你们,我利用周蓉的体作为容器,时间还剩下一周,一周后会发生什么事,我也不知道……而且,如果你们杀了我,那些孩子就只能永远呆在轮回间。”

    “我明白了……”此时曾达一拍脑袋,“轮回间,詹天涯,去那个地方要经过地门,地门也是轮回间,他之所以选择在医院行事就是为了配合地门,这样一来,如果我们不去那个地方,不经过地门,就算把镇魂棺取出来带到这里,胡淼没救不说,那些孩子也只能永远呆在医院的轮回间。”

    “闭嘴!”詹天涯喝道。

    夜叉王笑了:“看,我说过,你们都知道。”

    此时,刘振明心中却在想: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午夜开棺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