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停尸间内的三才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小豪01 书名:午夜开棺人
    铃兰,一种并不罕见的植物,在花鸟市场,甚至花店之中时常可以看到。原产地为欧洲,英国东部地区十分常见。铃兰以白色铃形花朵而得名,但有时也会结出红色的果实,很难见到,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铃兰的果实如果误食,会导致头疼、产生幻觉、皮肤过敏产生红斑、呕吐、胃痛、呼吸困难,严重时可导致瞳孔放大心跳减缓,甚至心脏衰竭而死。

    曾达在听见花瓶碎裂后,闯进去就看见了洒落一地花瓶的水中就泡着铃兰的果实,长期浸泡下,果实会由水中散发出一种气体毒素,这种毒素普通人呼吸时吸入顶多导致恶心的感觉,但如果在人呼吸困难时,一旦吸入这种气体毒素,就会导致心脏快速减慢,直至死亡。

    “那东西肯定是夜叉王放在那的。”曾达分析道。

    “那他也不可能知道胡淼会呼吸困难吧?”刘振明说。

    曾达摇头道:“两种可能,一种是夜叉王用了特殊的办法导致胡淼有窒息感,第二种是胡淼的母亲死了,正常人在哭泣时,呼吸密度都会产生变化,那种时候自己都不会察觉,不过我估计到了夜叉王用的是什么办法杀人。”

    “什么办法?”这是刘振明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如果知道他用什么办法杀人,要反击就显得容易多了。

    “算了,我只是猜测。”曾达低声道,脸上的表很严肃。

    刘振明心里很不痛快,隐瞒,又是隐瞒。詹天涯对自己有所隐瞒,曾达同样也对自己有所隐瞒,那把自己弄到省厅来有什么意义?只是担心胡淼出了事,自己怎么跟胡顺唐交代?

    胡顺唐,你这龟儿子跑什么地方去了!刘振明心中暗骂道,盯着怀中瞪大双眼却丝毫没有任何反应的胡淼,按理说注了肾上腺素就算临死之人,多少也会有“回光返照”的状态出现。但此时的胡淼却像是一滩烂泥,这么柔弱的女孩子自己抱起来都觉得有些吃力。

    电梯停在B2层,电梯门开了,门口却站着两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工作人员。看样子不像是医生,手上戴着的那双手,看起来倒像是停尸房的。

    两人看着曾达和刘振明,先没有任何反应,但注意到曾达抱着的周蓉之后,其中一个人“呀”了一声,向后退了一步,这种模样的尸体。在停尸房工作的都没有见过。

    “停尸房怎么走?”曾达问其中一个人,“左边还是右边?”

    另外一人皱了下眉头,停尸房工作的人其实有些忌讳听到那三个字,因为平常他们都自称是太平间的,或者殓房,没有停尸房或者停尸间这种说法,觉得不吉利。

    被吓到的那人,伸手向自己的右侧指了指。曾达和刘振明立刻抱着周蓉和胡淼两人向左边跑去,那两个工作人员见两人径直跑进停尸房,突然想起来,一个喊道:“喂!你们干什么去!”

    曾达先跑进停尸房后,将周蓉的尸体往旁边的金属上一放,说:“把胡淼放下,我去关门!”

    说罢。曾达跑到门口要关门,两个工作人员上前来,其中一个人带着怒火问:“你干什么?”

    曾达二话不说,直接将门死死关住,随后拖过一架来抵在门口。这才喘了几口气道:“还是老了,跑这么会儿就开始喘了。”

    刘振明没有放下胡淼,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把胡淼放在什么地方,周围都是停放尸体所用的冻格,省医院算是全省内条件最好的医院,就连停尸房的设置都比其他医院好,除了冻格之外,还有冰等物件,用以存放停留时间不长的尸体。有冻格的房间就有五个,五个房间外面那条看似走廊的地方,并排放着一架架冰,不要说用手摸,单是看起来就觉得冷,摄入骨髓的冷。

    停尸房外,那两个员工还在那敲门,几乎是连打带踢,幸好那扇门比较沉重,要换扇门,恐怕就要被他们给砸碎了。

    “为什么要来这?”刘振明依然抱着胡淼。

    曾达没马上回答,只是一个个拉开旁边的冻格,搜寻有没有空着的,找了几分钟后终于在右面找到两个挨在一起的空格,随后让刘振明把手表取下来,自己放在掌心上,慢慢向左右移动着。

    刘振明凑过去,看不懂曾达拿着手表要做什么,只听到曾达自言自语低声在那说:“现在的坐山盘是子命夫子位,现在又是申时,金时人,胡淼是水命……刘振明,胡淼她妈妈的出生年月你知道吗?”

    刘振明摇头,曾达抬起头来,盯着那两个冻格,摇头道:“不行,金时水命是凶格,奇仪、星门、宫神不在主位,不应三才,再找!”

    曾达自己说完,将手表摊在手中,开始向周围找起来,还说:“用机械表的习惯很好,最好不要用石英表,对体不好。”

    这什么跟什么呀?这老头子在说什么?刘振明抱着胡淼慢慢跟在曾达的后,忍不住问:“什么不应三才?找什么?”

    “你别忘了,我先前说过,医院这种地方,有生便有死,属于人间的阳界,轮回间,要不想人的魂魄离太远,必须在停尸间,也就是气最重的地方,找到三才之位,这样至少可以使人保持一段时间的假死,但时间不会太长,顶多五天,如果五天一过,人的魂魄要离不说,连轮回都难……”曾达边走边找,停停又走走,“我现在教你,虽然不希望你能马上学会,三才之中,天为应期盘,人为立向盘,地位坐山盘,如果天盘为首,地盘为丙,那就叫青龙返首,用这种位就可以达到一种幸运的效果,这是用现代的话来说,不过我们现在要找到天盘为丙,地盘为甲的位置,找到飞鸟跌,这样万事易成,三国时期,部分军师带兵打仗,靠的就是奇门之术,学会九天九地,基本上就够了,下伏兵要找到方位所在的九地……”

    刘振明又一次糊涂了,听得云里雾里的,曾达说出来的话,有些字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写,更不要说理解了。根本不知曾达所说的话,都是出自唐末国师杨筠松所著的《撼龙经》、《疑龙经》、《青囊奥语》以及《玉尺经》。在那之前,杨筠松这些东西都是深藏在唐朝皇室之中不得外传,后来流传到民间后,大多数都是残本,能找到三分之一都算不错了。

    “找到了,我们运气好,还有一个位,刚才我找到一个,但是里面放有尸体,咱们不能动,不敬尸体,是大忌,来,先把胡淼放进去!”曾达将手表放在旁边的金属上,刘振明下意识看了一眼,发现手表上的秒针竟然在倒着走,开始还以为是眼花,看清楚之后果然发现是在倒着走。

    “放进去!发什么呆!”曾达脾气又上来了,见刘振明盯着那手表,说,“用科学的说法,这里的磁极有变化,明白了吧!?先办正事!有兴趣我以后教你!”

    说完,曾达接过刘振明手中的胡淼,将还瞪大双眼的胡淼塞进拉出来的冻格面板上放好,刘振明又听到曾达在那小声嘟囔:“詹天涯把你硬塞给我,也没办法,我至今也没看出来,你到底和那些小孩儿刑警有什么区别……”

    弄好了胡淼,曾达又转跑到另外一面,将胡淼妈妈周蓉的尸体给搬过来,放在旁边的一个冻格之中,放好之后将冻格推进去,正要推胡淼那一个的时候,刘振明一下就抓住曾达的手说:“曾老!胡淼还活着!”

    “废话!我知道她还活着!不过这样下去,马上就死了!我是在救她!”曾达瞪着刘振明。

    刘振明觉得这太荒谬了,活人往停尸房里送,还塞进冻格里,就算是活人都会被活活冻死,这种温度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了的,更何况还是个体柔弱的女孩儿。

    刘振明死死抓住曾达的手不放:“不行,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否则我不会把她扔在这的,要是她有什么事,我怎么跟胡顺唐解释!?”

    曾达松开手,厉声道:“你是为了她好,还是仅仅是为了要给你朋友一个合理的解释?”

    刘振明愣了两秒回答:“两者……都有,我必须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你觉得应该怎么做。”曾达语气放开,眼神也收了回去。

    刘振明道:“叫医生来。”

    “医生?”曾达手指向停尸间大门,“刚才在电梯门口,你没看见那个医生被吓成什么模样吗?现代医学是能够治疗大部分人,但极少部分人的所谓疾病是他们束手无策的,一旦出现问题,就会归咎于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病毒或者细菌,的确那是事实,你要知道信奉科学至上的人,和古代那些信仰鬼神的没有区别!科学也是一种信仰!任何事物,你一旦深信不疑,你就完了,知道我为什么不排斥科学,也接纳异术吗?因为他们是必须共同存在的东西!”

    说完,曾达拉开周蓉的那个冻格:“胡淼的妈妈呢?到死都没有人查出她是怎么回事!甚至没有医生再敢接受,说到底,他们还是相信鬼胎这种说法,又相信又要排斥,我现在听你的,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按照我说的做,第二带胡淼离开,送到医生那里!不过后果自负!”(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午夜开棺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