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妈,我不想让她死(6000字)

    ()    梅月华伏在某男的肩膀上,哭得伤心不已。

    那瘦弱的肩膀,抖动得很厉害。

    好半天,她才止住了哭泣。

    “阿凌,你爸爸已经是第三次犯病了。我真的害怕,害怕他不过这一关。你妹妹伤在心口处,想要存活下来,几乎不可能……”

    阿凌年幼时,她梅月华是亏待了他。

    老天要惩罚她梅月华,她自然不能有什么怨言。可这报应,应该加注在她梅月华的上才对!为什么,它要把这报应加注在她的丈夫女儿上?

    难道说,老天爷就是为了要让她尝尝失去女儿的痛苦,才能让她明白:对人家的孩子宽,自己孩子安的道理?

    “大妈,你不要太绝望。爸爸只是精神上受了刺激,才会晕过去。医生救治一番,自然会醒过来。妹妹的伤势虽然凶险,却未必会伤着致命器官。或许,她只是失血过多,才会昏厥过去的……”

    “阿凌,你爸爸的病,你比我更清楚。你妹妹的伤,又如此凶险。我真的很害怕,怕老天爷把他们都给带走。我梅月华以前对你不好,老天爷就是要报应也应该报应我啊。你说,它怎么就找错了人呢……”

    “大妈,您不要责怪自己了。视如己出,说起来容易得很。真正做起来,那的确是很难。我们都是凡人,无法把自己厌恶的东西,当成喜欢的事务来对待。你是如此,我慕容凌也是如此……”

    以前,他根本不明白这个道理。

    当他得知小曼生下别人孩子的那一刻,他心里难受到了极点。说实话,他当时根本没办法接受某女一*夜*而得来的两个孩子。可因为他太某女,太舍不得放弃某女,只能勉强自己屋及乌接受那两个孩子。

    他虽然承诺某女要把这两个孩子视如己出,却也害怕自己根本就做不到。亲疏有别,这是自然规律。真正能把别人孩子视如己出的人,不是圣人也担得起一个贤字。

    他慕容凌非圣非贤,自然有凡人不可超脱的私心杂念。

    自己尚且如此,他又怎么能要求梅月华待自己视如己出呢?

    正在这一刻,方丽佳带着两个孩子来了。

    她走到急救室的门口,焦急的询问。

    “阿凌,老爷子和菲菲怎么样了?”

    不管怎么说,慕容枫的发病,总是跟顾家脱离不了关系。上次老爷子正在气头上,她不敢带着孩子来打搅。如今,这老爷子再次病倒,她自然应该带着他的长子嫡孙前来探望一下。

    ==============================================

    某男松开梅月华,指了指急救室的门。

    那满是焦虑的眸子,在看到两个小可时,多少了有了些异彩。他一边抱起两个孩子,一边回应方丽佳,“正在抢救中,还不知道结果……”

    “亲家母,对不起,要不是上次……”

    方丽佳歉意的话还没说完,梅月华就打断了她。

    她苦笑了一下,缓缓地开口。

    “亲家母,别这么说。那件事儿,也不能怪你。隐瞒两个孩子,毕竟不是你的主意。如果没有阿凌对不起顾家在先,自然就不会有小曼的复仇在后。老爷子变成这样,都是命啊……”

    “说的也是,这世间的一切事儿,冥冥之中自由因果——”

    方丽佳叹息一声,缄默下来。

    倒是两个活泼可的孩子,不停地说着话。

    “爸爸,我听外婆说,妈妈的肚子里又有了两个小宝宝。”顾一笑蓦地想起外婆的话,忍不住要拿来印证一下,“你告诉我,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爸爸,妈妈生了弟弟妹妹后,会不会就不再喜欢我和哥哥了?”心里的担忧,全写在脸上,“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我宁可不要她再生孩子……”

    “一笑,不要担心这事儿。不管你妈妈再生多少个小宝宝儿,你和哥哥永远都是爸爸和妈妈心中的第一位。弟弟妹妹,永远都不可能抢走你们在爸爸妈妈心里的位置,永远都不可能会……”顿了一下,接着开口,“你妈妈多生一个宝宝,这个世界上就多一个你的人。他们一定会像你菲菲姑姑一样,在危险来临的这一刻,冲在你的前保护你……”

    某男的保证,让顾一笑很满足。

    她扬起粉嫩的小脸,笑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蓦地想起什么,接着问,“听你们说,姑姑受伤很严重的样子。我好希望,她能快点好起来……”

    “爸爸也和你一样,希望自己的妹妹快点儿好起来……”

    某男说着说着,竟然说不下去了。

    那喉头处,梗咽得厉害。

    以前,因为跟梅月华不睦,他连带着也不喜欢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甚至可以说,他对东方倩都比对慕容菲好一些儿亲一些儿。甚至,他从来都没有亲亲的唤过她一声妹妹。可在最关键的时刻,他的妹妹却做了他慕容凌想做而无法做到的事儿。如果不是菲菲这丫头相护,躺在急救室里命悬一线的那个人,恐怕就是

    他的妻子顾小曼了。

    这傻丫头拿自己的命,去换顾小曼的命,理由却是那么的简单。

    不想让哥哥伤心,不想让她痴的男人伤心。

    她真是傻到了家,真是笨到了极点。她只考虑到别人,为什么就不考虑一下她自己?难道她不知道,生命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只有一次?难道她不知道,她这愚蠢的念头,会让生养她的人痛苦一生?难道她不知道,她要真的死了,会有多少人心存内疚和不安?

    -----------------------------------------------------------

    众人惶惶不安地等了多久,谁也记不清了。

    这一刻对他们来说,早已经没有了时间观念。他们只知道守护在急救室的门口,等着医生的无宣判,盼望着死神可以饶过他们的亲人。

    急救室的门,终于开了。

    李同辉从里面走出来,他刚摘下口罩,正要开口说话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龙墨梅,蓦地奔了过来捉住了他的手臂。

    “李院长,我妻子况怎么样?你告诉我,她有没有活下来的希望?”

    慕容菲了他三年,傻等了他三年。

    他冷落了她三年,亏欠了她三年。

    即便他一时半会之间无法上她,却也不希望她因为他龙墨梅而断送了的年轻的生命。如果她真的就这么死了,他一定会内疚一辈子自责一辈子。一辈子活在悔恨里,痛苦愧疚一生。

    只要这丫头肯醒过来,他愿意尝试着跟她相处。

    只要她肯给他这个机会,他一定会努力让自己上她。

    即便他做不到发自内心地她,也一定会对她好一点儿再好一点儿。即便他不能把自己的心完全给她,最起码他可以让她做名目其实的龙夫人,让她做一个真实的女人。

    因为他知道,她一直都在期盼他的回心转意。

    因为他知道,她一直都盼望着做他龙墨梅真正的女人。

    只要是她想要的,他现在都想一股脑的给了她。除了那颗心无法勉强之外,他真想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了这个跟他一样痴的傻女人。

    “慕容先生,已经醒过来了。虽然精神很差,但头脑却很清醒。至于尊夫人的况,现在还很难说。毕竟那一刀,刺伤了她的右心室。医生正在做全力救护,她能不能存活下来。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李院长,你不能尽人事听天命。你必须救活她,必须!如果你放弃了她,那这个世界就放弃了你……”

    龙墨梅的失控,让李同辉不由得抹了一把冷汗。

    这黑道的太子虽然已经金盆洗手改做正道生意,可真要惹急了这个瘟神。他李同辉的小命,恐怕真的要玩完了。

    “龙先生,我们会尽力的——”

    “那好,我在这儿等着你们,等着你们创造出一个奇迹来——”

    李同辉应了一声,等护士把已经脱离危险的慕容枫推出来,再一次走进了急救室。为了自己的小命,他只能提着脑袋亲自上阵了。

    就在慕容枫被推出急救室的那一刻,已经隐退江湖的黑道大佬龙语声携着夫人兰慧心出现在众人的眼帘里。慕容枫看着风采依旧的兰慧心,嘴角哆嗦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

    这个他辜负了一生的女人,消失了将近三十年后,居然又一次出现了。而陪在她边的那个男人,竟然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黑道大佬龙语声。这些年,他一直探听她的消息,却不得而知。原来,她竟然一直隐居在本市。原来,她居然成了龙语声的夫人。原来,她竟然成了他女儿的婆婆。

    龙家和慕容世家联姻三年,亲家碰面却还是第一次。

    如果不是为了慕容菲生命垂危,估计还不可能凑在一起。

    从龙语声的森寒目光上,他就能猜出七八分。

    这老男人知道兰慧心和他慕容枫之间的往事儿,而且还知道他们共同孕育了一个孩子。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兰慧心才不敢抛头露面,跟自己的亲生儿子相认吧!也或许,是兰慧心太恨他慕容枫才会对慕容世家避而远之,远之到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相认。

    即便他和兰慧心曾经有,曾经有过肌肤之亲。

    即便他们曾经有过那么美好的时光,还有过一个共同的孩子。

    事过多年时过境迁,他却不能肆无忌惮地跟她共享这重逢之喜。他只能把自己多年的想念藏起来,只能装作不认识一样,任由护士们把他推向顶楼的高档病房区。

    “阿梅,菲菲的况怎么样?”

    兰慧心待慕容枫离开之后,才才缓缓地走向龙墨梅。

    一边打听慕容菲的伤势,一边低下头掩饰自己满心地慌乱。

    “妈,医生说,菲菲的况很不好。她伤在心脏上,能不能存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一把抱住兰慧心,伏在她肩头上,“妈,我不想让她死,我真的不想让她死……”

    “阿梅,

    不要担心。妈妈信佛,相信因果,相信慈悲的观世音。菲菲是个好女孩儿,她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轻轻地拍拍阿梅的肩膀,松开了他。

    目光扫过慕容凌和两个孩子时,那慈祥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无法言语的神色。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虔诚地念起佛来。梅月华见此形,也轻轻地走过去,坐在兰慧心的侧的椅子上,跟她一样求观音菩萨庇佑自己的女儿。方丽佳和顾小曼见状,也闭上眼睛肃立一侧。双手合十,用十二分的虔诚,在心中祈祷着慕容菲能够存活下来。

    几个男人虽然不想像女人一样,把希望寄托在佛主上。但是,他们却也不阻止她们用自己的方式,为徘徊在奈何桥上的慕容菲祈福。

    急救室的门外虽然站着很多人,却安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就连两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也乖巧的不说话。大人的惊慌和担忧,似乎也感染了他们幼小的心灵,让他们意识到了事的严重

    -------------------------------------------------------

    急救室的门,再一次打开了。

    李同辉从手术室出来时,额头上满是细汗。那双宽大的手掌上,还带着一次。那手上,沾满了鲜红的血。

    “慕容先生,令妹的手术成功了。她能不能恢复到原来那样健康,我不敢保证。但我可以保证,她没有生命危险了。心脏上被刺一刀,右心室破裂。这样的病人能存活下来,只能说是奇迹……”

    “真的?”

    慕容凌和龙墨梅不敢置信的询问声,异口同声响起来。

    看见李同辉点头,两个人都不由得舒了一口气。

    “大慈大悲的观世音,她听到我的祈求了,她听到我的祈求了。我的菲菲,终于可以活下来了,她终于可以活下来了……”

    梅月华兴奋至极,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她捉住顾小曼的手,满含泪的笑着。

    “菲菲是个好女孩儿,老天爷不忍心带走她的。何况,我们还有这么多人为她祈福。有求必应的观世音,自然会设法救她的……”

    “是啊,她的确是个好女孩儿。自从嫁到心园,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出格的事儿。对上,孝顺公婆。对下,善待佣人。对我那个不懂事儿的儿子,也能百般容忍……”

    方丽佳的话音未落,兰慧心就随声附和起来。

    正在几个女人喜极而泣之时,脸色苍白的慕容菲被护士推出了急救室,转向了重症监护室。龙墨梅留下一句,这儿有我,你们都回去吧,就尾随着那推车匆匆而去。

    兰慧心看见儿子那焦虑的模样,眼里闪过一抹欣慰的笑容。

    这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死小子,或许会被慕容菲的这一刀,给感动了也未尝可知。如果不是这样,一向三六不在乎的他,怎么如此焦急?

    “菲菲既然已经脱险,我们就回去吧——”

    一直沉默不语的龙语声,终于开了口。

    兰慧心虽然有些不舍,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阿姨,我去送送你们——”

    某女见状,忽然想起了什么。

    她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尾随着龙语声夫妇离去。到了协和医院的门外,才再次开口,“阿姨,你先去车子里等着。我有几句话,想跟龙叔叔谈谈……”

    “慕容夫人,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吗?”

    龙语声心有芥蒂,只要是慕容世家的人,他都不太感冒。

    所以,某女想跟他谈谈时,他脸色并不太友善。

    “龙叔叔,如果你不跟我谈谈,我想你一定会后悔……”

    “哦?”

    某女的话语,让龙语声一阵狐疑。

    他给兰慧心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她先行离开。

    =============================================

    等到兰慧心上了车子,他才再次开口。

    只是,那态度却始终不见转变。

    “什么事儿?你现在可以说了——”

    “龙叔叔,我想认你做干爹——”

    事到了这个地步,某女也不想藏着掖着。

    于是,就开门见山说明了自己的意图。

    她的提议,让龙语声更加狐疑。

    他斜了一下这个女子,猜测着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为什么?”

    “理由很多,但也可以简单化。第一,我仰慕你的大名,认你做干爹,无非是想靠着青龙帮这颗大树乘凉……”

    “这不是理由!”狐疑地看了某女一眼,心里蓦地明白了什么,“青龙帮早已经解散,你靠不到这颗大树了……”

    “既然你说这不是理由,那我不妨直说。我想认你做干爹,就是为了有机会接触尊夫人。因为我和她非常投缘,我丈夫也一样。所以,我想借干女儿的份,正大光明地到心园走亲访友。偶尔,也可以借干女儿的份,约干妈出来叙叙天伦之乐……”<

    br/>  龙语声的脸色,蓦地沉了下来。

    他冷哼了一声,不屑一顾的质问。

    “慕容夫人,我龙语声不傻。你的小聪明,我自然能猜得透。可我猜不透,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同意你这馊主意?”

    “因为,你很你儿子,也很你夫人。你希望你夫人幸福,也希望你儿子幸福。你心里很清楚,你夫人最想要的是什么。你也很清楚,你儿子最想见的人是谁。我和我丈夫,偶尔去心园一趟,就可以让你妻儿快乐好多天……”

    只要能帮阿凌争取到母子见面的机会,她顾小曼不惜要挟龙语声。

    因为她知道,龙语声再强悍再霸道,终究还是一个普通的人。他自己的妻子,也自己的儿子。这一点,他和任何一个人都一样。只要扼住了他的死,他没有办法不答应她的提议。

    何况,她之所以要认他龙语声为干爹,无非是给他颜面而已。

    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她在估计他的尊严?

    如果不然的话,当年的事一旦被公开,最没面子的人是他龙语声。他娶了慕容枫曾经的女人,两人还有一个私生子,这话好说不好听啊!慕容枫是男人,倒是无所谓。可兰慧心是女人,自然会很没面子。他这个做丈夫的,自然就更无地自容了。

    “慕容夫人,算你狠——”顿了一下,冷声开口,“我在A市呆了大半辈子,你是第一个敢威胁我龙语声的人。不过,你的个很对我龙语声的口味。既然我们格这么相似,做一对干爹干女儿,也没什么不可以……”

    “这么说,你同意了?”

    “多一个聪明伶俐的干女儿,又能讨自己的妻儿欢心。这笔买卖,我龙语声不赔本啊。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反对?”语毕,快速离开。那浑厚的声音,随风飘来。“八月十五中秋节是个好子,带你丈夫一起到心园举行认亲仪式吧……”

    某女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一抹谋得逞的笑容。

    其实,她也不愿意拿龙墨梅来威胁龙语声。但为了阿凌母子团聚,她也只能再利用龙墨梅一次了。虽然,那小子已经明确表示,他不会再纠缠她顾小曼了。或许正因为这样,她才敢放心地把龙墨梅抬出来。

    -------------------------------------------------

    六千字已毕,明再更!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