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兰苑里的血案(6000字)

    ()    那轮椅行走到祠堂的门口,却被某男拦住了去路。

    他跪在父亲的面前,苦苦地哀求。

    “爸,您不能惩罚小曼。您要惩罚,就惩罚我吧——”

    “阿凌,我不、不想惩罚你,也不想惩、惩罚她,我只想要、要回我自己的两个孙子。只要你把两、两个孩子给我要回来,我慕容枫拖着这、这残躯,在祠堂跪五、五天五夜……”

    “爸,您是不是太固执了?两个孩子长在顾家,跟长在兰苑里,都一样是您的孙子,一样叫您爷爷,一样是我慕容凌的孩子……”

    “不一、一样,因为他们姓、姓顾——”

    父子俩的争辩,充斥着整个祠堂。

    一直沉默着的某女,终于开口了。

    “阿凌,爸爸想要两个孩子,你就去顾家把他们接过来吧!省得,让爸爸生气,让我顾小曼内疚——”

    “小丫头,我既然答应了你,就绝不会反悔——”

    他慕容凌之所以这么坚定自己的立场,是因为他很想赎清自己的罪孽。两个孩子继承顾家的香火,就当替他慕容凌偿还顾家好了。如果老爷子执意把他们要过来,那岂不是辜负了自己的一片心意。

    “爸,只要您同意了这件事。我和小曼一定尽快再生一个孩子,让您抱孙子。有儿子儿媳妇在,您害怕没有孙子?害怕慕容世家后继无人?”

    “生、生孙子的事儿,先往、往后放一放。执行家法,才是、是首要的事儿。如果你不想让她罚、罚跪,那就直接把我、我的孙子要过来。除此之外,没、没有协商的余地……”

    慕容枫走了,祠堂里只剩下了某女跟某男。

    他跪在她的边,跟她一起接受着慕容枫的惩罚。

    因为知道祠堂里有监控,所以不敢偷懒懈怠。

    两个人从中午跪到了下午,从下午跪到了晚上。某女实在支持不住,子晃了几晃倒在了蒲团上。她突然昏倒,让某男吓坏了。

    他扯着嗓子,不停地大叫,“来人,快来人啊——”

    不大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紧接着,是梅月华和贵叔的一边开门一边说话的声音。

    “阿凌,小曼怎么啦?”

    “少爷,少夫人怎么突然晕倒了?按理说,跪这么长时间,不至于如此啊!难不成,是少夫人有了孕?”

    贵叔的话语,让某男突然松了一口气。

    原本悬在心里的那个石头,突然之间落了地。

    不是贵叔提醒,他还真忘记了这茬。这小丫头的例假,一向准时的很。这都过了十多天了,依然没有动静。看起来,很可能像贵叔说的那样,又一次怀上了他慕容凌的孩子!

    ----------------------------------------------------------------------

    “贵叔,你恐怕猜对了——”

    梅月华瞅瞅顾小曼苍白的脸色,心里也隐隐约约地觉察到了。

    她一边让阿凌给协和医院打电话,一边飞奔出去。人到了祠堂的门外,声音才飘飞了过来,“我去告诉阿枫,让他也跟着高兴一下……”

    这老爷子因为两个孩子,把自己气成了偏瘫。

    即便是坐在轮椅上,依然不依不饶的要孙子。

    如今这顾小曼又给了他一个孙子,他应该为了这个孩子,停止惩罚怀着他孙子的人。如果真是这样,小曼也可以少受些罪了。

    某男拨打了电话,径直抱着某女出了祠堂转移至卧室。

    不管老爷子会不会怪罪,他慕容凌是不能再让顾小曼接受这三天的罚跪。他宁愿因为忤逆犯上让老爷子罚他跪一个月,也不能再让她的小丫头怀着孩子接受这种无人的惩罚。

    救护车鸣着警报,呼啸而至。

    兰苑里的人,急忙围了上去。

    李同辉带着妇科医生陈建斌,在贵叔的引导下径直来到了某女的卧室。经过一番检查后,宣布诊断结果:“慕容先生,夫人这不是病,而是怀了孕。之所以昏迷,可能是因为太过疲累的缘故。只要吃点儿保胎的药,好好的休息休息,应该回没事儿的……”

    “陈医生,真是怀孕了?”虽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乍听小丫头怀孕,某男还是喜不自。见陈建斌点头,遂又开口,“陈医生,你先看着开药吧!等小曼缓过来,我再带她去医院全面检查一下——”

    陈建斌点点头,开了张方子。

    一边给某女准备扎针的液体,一边再度开口,“我刚才给夫人品脉时,感觉好像是双生胎的脉象,不过,也不敢太肯定。慕容先生想知道准确结果,那就尽早带夫人去医院做一个彩超好了……”

    “双胞胎?”

    某男的嘴巴,一下子张得好大好大。

    因为太过高兴,那张开的嘴巴怎么都合不拢。

    “应该是双胞胎——”

    “太好了,简直是太好了——”

    这一刻的某男,兴奋的如同孩子一般。他不知道,是自己太厉害了,还是他的小

    丫头太争气了。上次怀了一个龙凤胎,这次居然又是一个双胞胎。

    厉害,他们夫妇俩简直太厉害了。

    男的枪法精准,女的土地肥沃。这要没个好收成,那还真是愧对了他这精准的枪法,可惜了某女这肥沃的土地。

    某男只顾惊喜,却没发觉怀里的那个人已经睁开了眼睛。她瞅着某男那张俊朗如同妖孽一般的脸,看看他那发自内心的喜悦兴奋,自己的心也跟着暖了起来。那一抹熟悉的甜意,再一次袭上心头。

    ===================================

    某女看看报喜鸟一般忙碌陈医生,在看看自己所处的地方。

    她强撑着疲惫的子,想要穿鞋下

    “阿凌,我正在罚跪,你怎么把我弄得卧室来了?等一下爸知道了,或许又该生气了。我罚跪不要紧,老爷子现在的体,是不能再生气了。万一,再一次犯病,恐怕就……”

    “小丫头,你疯了?”拦住某女,生气的嗔怪,“你现在是孕妇,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一下。老爷子要怪,那就让他怪我好了。不行,说什么我也不能让你再去祠堂……”

    两个人正在僵持着,梅月华却推着轮椅上的慕容枫来了。

    他瞅见脸色苍白的顾小曼,心里的歉疚铺天盖地的涌来。

    “小曼,你不、不用去祠堂了。你拐走了我、我的两个孙子,固然让我生气不、不已。如今又给慕容世家怀、怀上两个小宝宝,也算给、给了我一些安慰。过去的事儿,到此、为为止吧!阿凌说、说的对,那两个孩、孩子姓顾也好,姓慕容也、也罢,他们都是我、我慕容枫的孙子,是你、你们的孩子……”

    “爸,谢谢你肯原谅我——”

    每一次看到瘫痪的慕容枫,某女的心里就难过无比。

    虽然不是她亲手害了这个老人,事终归是因她顾小曼而起。这一刻的她,似乎更能体会某男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愧疚心

    为了弥补瘫痪的慕容枫,某女心里暗自下了决定。

    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她都要让李同辉找一个专业按摩护理师,帮助老爷子做复健。只要这老爷子能重新站起来,她顾小曼心里或许还能安慰些儿。

    “我们都是、是一家人,说谢谢就、就太外道了——”

    “是,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应该相亲相的和睦相处。”某女一边附和着老爷子,一边转向李同辉,谈起老爷子复健的事儿,“李院长,麻烦您给老爷子安排一个专业的护理师,帮助他做复健。我相信,只要老爷子愿意站起来,就一定可以甩到这轮椅……”

    “夫人,慕容先生已经给我打招呼了。这件事,我正在安排。这一半天,护理师就能到兰苑来……”

    “这样,我就放心了——”

    某女瞅瞅某男,感激地笑了笑。

    他们两个人虽然心意相通,她却总是晚某男半拍。

    “小曼,你好好休息,我和你爸先回房了。这儿人太多,你也没办法安心养胎。等你精神好一点儿时,我再来看你吧!我已经让林嫂给你炖了参汤,待会儿就会给你送来。不管有没有胃口,你都多少喝一点……”

    “大妈,我听您的——”

    ---------------------------------------------------------------

    某女躺在榻上休息了两天,感觉精神好了许多。

    某男陪着她,去了趟协和医院检查。

    事还真像陈建斌预言的那样,她腹内真怀了一对双胞胎。至于是男是女,目前尚无法看清。不管是两个男宝宝,还是两个女宝宝,她都欢喜得紧。如果是龙凤胎的话,那就更好了。

    临回来时,李同辉把一个女护理师带到了他们的面前。

    那女人面容姣好,低眉顺眼的异常安静。见到某男和某女,只是微微地躬致意,却没有开口说话。

    某女看着这女护理师,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样。

    可仔细想一想,却想不起来何时见过。

    “慕容先生,这护理师名叫万晓梅。虽然是个哑巴,按摩技术却很好。正因为她哑,所以雇主更愿意用她来做复健。即便家里忽然多了一个人,也会安静如初,不觉得鼓噪心烦……”

    “李院长,你举荐的人肯定没错——”

    某男客了一句,带着某女和这护理师跟李同辉告别。

    李同辉也微微点头致意,送自己的老板离开。

    那辆银灰色的法拉利,轻轻地启动,驶离了协和医院。

    没多久后,法拉利就停在了兰苑的主建筑前。他们回来时,慕容枫正坐在廊檐下的轮椅上晒太阳并假寐。听见刹车的声音,蓦地睁开了眼睛。

    “阿凌,小曼,你们回、回来了啊——”欣喜,溢于言表,“医生怎么说?真是双胞胎吗?”

    “爸,真是双胞胎——”某女还没开口,某男就抢在了前面,他把某女抱下车,径直放在了慕容枫面前

    ,揽着她的肩膀卖乖,“双胞胎,小曼厉害吧!上次生了一对龙凤胎,这次又是双胞胎。只要生个十次八次的,兰苑一准儿就变成了托儿所——”

    某男的话语,让某女听着破别扭。

    她剜了某男一眼,笑着嗔,“喂,慕容凌,你还真把我顾小曼当母猪了?生个十次八次的?那我你干脆就别让我这肚子闲着了!”

    “阿凌虽然说的是笑话,可我也希望看到他描绘的那种场面。多子多孙,向来都是中国人的向往。如果慕容世家能在你们这一代发扬光大开枝散叶的话,那我慕容枫也就不愁没脸去见列祖列宗了……”

    慕容枫一开口,某女反倒不好意思了起来。

    她牵过万晓梅的手,转移了话题。

    “爸,这是李院长给您推荐的复健护理师。她虽然不会说话,但按摩技术却是非常好的。我希望,您在她的帮助下,能早站起来……”

    “嗯,我一定配合护理师,争取早能站起来。等我复健成功的话,两个孩子也该出生了。到了那一天,我就能欢欢喜喜的抱孙子了……”

    ========================================

    接下来的几天,子倒也过得平和顺畅。

    某女除了在房间里睡觉,就是在某男的督促和陪伴下,去园子里散步。或许是因为前几天睡得太多了,今天中午忽然没了睡意。一个人觉得没趣,就想到园子里转转去。

    她走进园子里时,却发现新来的护理师推着老爷子也在园子里透气。那老爷子就坐在荷花池的边上,观赏着池子里的荷花。护理师立在他的侧,眼睛盯着那满池子的荷花发呆。那双凝视着荷花池的眸子里,似乎带着一种无法抑制的恨意。

    看到那恨意重重的眸子,某女心里也不由得感慨起来。

    这哑巴护理师的人生中,恐怕也有不如意的事儿。如果不是仇恨满怀的话,怎么会有这样鸷的眼神?只可惜,她是个不能讲话的哑巴,连诉说一下自己苦都不可能做到。

    “爸,您感觉怎么样?做了几天复健,有没有觉得体灵便了一点儿?”

    “常言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像偏瘫这种病,怎么可能短期就见效呢!只要不耽误我抱孙子,我就阿弥陀佛了……”

    “一定会的——”

    正在两个人说话之际,一把冷光闪闪的匕首朝着某女的后心刺来。眼看着,那匕首就要刺中某女的后心,一个高大的影却突然闪了过来。那镜片后的眸子里,闪着一抹惊恐的神色。

    “小曼,当心——”

    龙墨梅强烈的撞击,让凶手的刀锋偏离了轨道。

    他踉跄了一下脚步,怎么也收不住那快速前倾的躯。一个重心不稳,就跌进了荷花池。凶手重新举起匕首,再度刺向了惊魂未定的某女。眼看着,那匕首就要刺进她的前。一抹小苗条的躯,斜地里扑过来,挡在了某女的前。那锐利的刀尖,一下子刺进了她的心脏。

    “菲菲——”

    “菲菲——”

    两个女人的声音,同时响起来。

    某女看看那个假装哑巴的护理师,再看看痛苦得扭曲了脸庞的慕容菲。心里,蓦地明白了凶手的份。原来,这个假装哑巴的护理师,就是坐牢坐了三年的梅小婉。

    万晓梅?

    反过来,可不就是梅小婉!

    正在她惊愕得不知所措之际,梅小婉猛地拔出了慕容菲前的匕首。鲜红的血,随着匕首的拔出而汩汩地流出来,染红了慕容菲的白色连衫裙。

    “小曼,小、小心——”坐在轮椅上的慕容枫,几乎也被眼前这血腥的一幕吓傻了。等他发现梅小婉要再度行凶时,忍不住大叫了起来,“菲菲,救、救你嫂子——”

    这一刻,慕容枫真是恨透了自己。

    他真恨自己无能,不能在关键时刻去救自己的女儿和媳妇。如果梅小婉不是视他为废人的话,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刻行凶。

    ----------------------------------------------------------------

    梅小婉再度举起了刀,刺向了自己恨之入骨的某女。

    某女顾及肚子里的孩子,不敢跟这蛇蝎一般的女人正面搏斗。她想要逃走,却被梅小婉拽住了睡裙。这女人的匕首,眼看着就要刺进某女的腹部。受伤的慕容菲,却猛地冲了过来,挡在了某女的面前。

    那柄闪着寒光的匕首,再一次没入了她的体内。

    她那小的躯,摇晃了几下,就要摔倒在地。一个**的躯,及时地接住了她。那人一手抱着她,一脚踹向了梅小婉。

    随着他一脚踹出,梅小婉就被踢出老远。

    噗通一声,没入了荷花池中。

    “菲菲,你坚持住。我现在,就叫救护车——”

    “不用了,你就是把、把大罗神仙请来,也救不了我、我的命了。”慕容菲窝在龙墨梅的怀里,苍白的脸上扬起一抹苦笑,。她撑着最后的一

    丝气息,跟自己的丈夫话别,“我拿自、自己的命去换她的命,一点也不、不后悔。因为我知道,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没有了她,你会伤、伤心,哥哥也、也会伤心。我慕容菲是、是个多余的人,即便是离开了这、这个世界,也没有人会为我流、流一滴眼泪……”

    “菲菲,你不要说话。话说多了,会伤了元气的——”转,吩咐呆如木鸡一般的顾小曼,“小曼,快点拨打救护车,快点打一一零……”

    某女一边拨打电话,一边大声求救。

    听到响动后,贵叔和梅月华从房间里跑出来。

    梅月华看到慕容菲奄奄一息的模样,忍不住哭泣了起来。

    “菲菲,你坚持住,医生马上就会来的——”

    “妈妈,我马上就、就要死了。我心里有、有好多的话,想跟阿、阿梅说,你就最后满、满足我一次吧!”收回自己游离般的视线,把目光落在龙墨梅的俊颜上,“阿梅,我知道你、你根本不我。我知道,你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你的心、心上人。我也跟你一、一样,用我的方式守、守护着你。哪怕是为你付出自己的生、生命,我也在所不、不惜……”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这一刻,龙墨梅心里充满了悔恨。

    他恨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他恨自己以前没有好好的待慕容菲。如果他意识到慕容菲的好了,可她却要不久于人世了。

    ------------------------------------------------------

    一更六千字,已毕!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