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祖孙相见,风波乍起(7000字)

    ()    某女犹豫了片刻,终于强迫自己理智起来。

    某男说的对,她既然他,为什么不能跟他解释一下?既然在乎他,为什么不把误会说清楚?这样别扭着,他心里有疙瘩,她自己也有心结。长此以往,会不会横生变故?

    “以前,他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救命恩人。如今,只是一个小叔子而已。他或许对我有意,但我从来不曾对他有……”

    “既然这样,那你在黑天使咖啡馆里,为什么还要扑进他的怀抱?”

    某男的话语,让某女一下子惊愕了。

    怪不得,这家伙从回来的那一刻,就故意揽着一个女人出现在她的边。怪不得,他一直认为自己是行为不轨的女人。怪不得,他会任由他们之间的矛盾升级,却不屑来解释一下。

    原来,是因为他看见了她和龙墨梅相拥的那件事。

    既然事出有因,她的确应该给他解释一下。误会解除了,心结自然就不存在了。那他们之间的嫌隙,将会不复存在,信任也会随之建立。

    “你走后的这三年,龙墨梅一直对我不死心。他不但不肯善待菲菲,还不顾闲言碎语到天龙地产来找我。起初,我非常不习惯。但渐渐地,也就不排斥他了。这家伙固执任不假,他却从来没有强行非礼我的行为。就连这样的念头,都不曾有过。因为我一直没胃口,他就变着法的来给我送吃的。说实话,我很感动很内疚。我是一个有夫之妇,让另一个男人为我耗去大好的青年华,我真的有些不忍心。所以,我在思念你的同时,也经常规劝他。或许,是我对你的思念触动了他。或许,是他自己真的想通了。那天晚上,他说他不打算再缠着我了。因为他知道,你能给我的幸福,他龙墨梅给不了。所以,我很激动,才忘形地拥抱了他。哪知道,这一幕偏巧被你撞见,才产生这一连串的误会……”

    “小丫头,我什么都明白了。我们两个人的心,都在对方的上。分离的这三年,我们都为了对方而洁自好。只可惜,都是被眼睛看到的东西给混肴了视听……”

    某男提到这件事,某女心里的气又来了。

    她狠狠地剜了某男一眼,讥讽,“慕容凌,你不是一直教训我。看人不能用眼睛,而要用心吗?为什么你说起来头头是道,轮到自己上就犯糊涂了?我还以为,你这样睿智聪明的人,根本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原来,你也比我强不了多少……”

    “用至深的人,很难理智起来。太在乎一个人时,会关心则乱。或许,我们两个人都太对方了,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儿……”

    “狡辩——”

    =======================================

    某女嘴上不依不饶,心里却也觉得某男说的有道理。

    如果这家伙看见她和龙墨梅相拥而一点也不吃醋的话,那他对她顾小曼的,恐怕真的要打折扣了。如果她看见某男和柳媛媛相拥着出现在面前,一点也无动于衷的话,那她还有那么某男吗?

    只因为太在乎自己心里的那个人,才容不得她(他)有一点点的感背叛。只因为太想拥有她(他)的全部,才不能把她(他)跟别人一起分享。

    最起码,她做不到柳媛媛那样!

    她没有柳媛媛的潇洒,也没有柳媛媛的无私,更没有柳媛媛的超凡脱俗。或许,她顾小曼和慕容凌原本就是凡夫俗子。在她顾小曼看来,柳媛媛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纯洁神圣得让人肃然起敬

    “小丫头,既然你一直把他当救命恩人当小叔子,那为什么还要答应嫁给他?是不是就是为了刺激我报复我?”

    “既让龙墨梅帮我复仇,自然就得许他一些报酬。除了嫁给他之外,应该还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把你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基业,拱手相让。但是思虑了良久,我还是没有选择后者。因为我只想让你品尝被入绝境的滋味,却没有真的想让你破产……”

    某女的话语,让某男一阵感慨。

    这天使终究是天使,即便被仇恨煎熬变成了黑天使,却依然舍不得赶尽杀绝。他没有看错她,真的没有!

    “小丫头,如果没有我发誓要血溅婚车,如果没有菲菲的桃代李僵,那你是不是真的会坐上他的婚车,嫁进心园去?”

    “当初被仇恨蒙蔽了眼睛时,我只想着复仇。我以为,我和你是以仇恨开始,也以仇恨结束。既然我们不能在一起了,那我嫁给谁不都是嫁?天龙地产易主之后,我却依然快乐不起来。一想到要嫁给龙墨梅,我心里还是别扭到了极点难过到了极致。你妈妈出面求我的那一刻,我就改变了原来的主意。为了不让你妈妈在两个儿子之间为难,我只能选择让菲菲替我出嫁。谁知道,却把菲菲推到了一个两难之地……”

    “小丫头,你错了。我们俩之间不是以仇恨开始,也不会因为仇恨结束。我们是以开始,自然也会以的圆满作为结局。早在那个雪夜,我就上了你,我就发誓非你不娶。你能说,这是以仇恨开始的吗?你能说,我是因为恨你菜肴娶你的吗?爸爸的事儿,虽然是在我意料

    之外。但我也不可否认,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两个人都叹息了一声,沉默了下来。

    好久好久,某女才开了口。

    “过去的事儿,就让他过去吧!经过这复仇事件的煎熬,还有这三年的别离,我终能心安了。爸爸在九泉之下有知的话,他也希望我能幸福快乐的生活,不想让我沉浸在仇恨中不能自拔……”

    “说的也是——”

    不管怎么说,他的无心之失,终是赔上了顾耀祖的一条命。

    某女那颗仇恨的心,只能经过复仇的洗礼,经过刻骨铭心的思念,才能转换过来。如果这三年的分离之苦,能换来他们终生的守护,也不能算是不值得也不能算枉费了青年华。

    ---------------------------------------------------------

    接下来的这几天,子过得非常的融洽幸福。

    某男除了上班,就是带着某女去顾家看两个孩子,享受着一家团聚的喜悦和欢乐。两个可的小家伙,总是依偎在他的边,不停地说着什么。他耐心解释的同时,也尽地沐浴这在这浓郁的亲里。

    他们以为,这样的子会一直延续下去。

    那料想,没有几天就出事了。

    原来,事是这样的。

    这一天,是周末。

    慕容枫忽然兴起,要梅月华陪他去三角湖公园里走走。梅月华也觉得整窝在兰苑里,整个人都觉得懒洋洋的。慕容枫的提议,似乎正和她的心意。于是,两个人就开车去了三角湖公园。

    在公园的一片空地上,发现了两个可的孩子。

    那两个粉嫩的小家伙,正在一起玩皮球。

    或许是太过盼望孙子的缘故,慕容枫每次看到小可时,都会上前去逗弄一番。他越走近,越觉得不可思议,指着这两个小孩子,跟边的梅月华开口,“月华,你看看这两个小孩子,怎么像阿凌小时候呢?特别是那个小男孩儿,简直跟阿凌长得一模一样……”

    “难道说,这两个孩子是那对早夭的龙凤胎?”

    梅月华看看孩子的年龄,再算算顾小曼早产的时间。

    一种别样的预感,不经意之间就在她心中蔓延开来。

    “我上前去问问,看看到底是谁的孩子?”

    “阿枫,你千万要沉得住气——”

    梅月华的规劝,并没有浇灭慕容枫心里的怒火。

    他加快步伐,走到两个孩子面前,强压着心里的不悦,微笑着跟两个小朋友打招呼,“小朋友,老爷爷可以跟你们一起玩皮球吗?”

    “当然可以——”

    两个孩子瞅瞅这突然加入的老爷爷,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顾泯仇把手里的球递给慕容枫,礼貌地开口,“老爷爷,诺,把球给你吧!你年纪大了,一定抢不过我们俩的……”

    “谢谢,谢谢小朋友——”顿了一下,轻声询问,“不知道名字,称呼起来听别扭的。小朋友,可以把你的名字告诉老爷爷吗?”

    “我叫顾一笑,哥哥叫顾泯仇。我们俩是双胞胎,说,哥哥只比我大几分钟而已……”

    顾泯仇还没说话,顾一笑就抢先发了言。

    那神态,好像一个小大人似的。

    “一笑,你看起来很聪明哦!那你能不能告诉爷爷,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方丽佳,我妈妈叫顾小曼。我爸爸,叫慕容凌——”

    ========================================

    慕容枫的脸,越来越苍白。

    一股无法控制的怒气,从心底升起来。

    这顾小曼也太大胆了,这方丽佳也太不明白事理了。她们竟然敢联合起来,把他们慕容世家的长子嫡孙给拐走。这母女俩糊涂,他慕容凌也没心没肺了不成?他明明知道祖宗有家法,慕容世家的血脉不能流落在外,这死小子居然还跟那别有用心的母女串通一气,讹走他慕容枫盼望而来许久的孙子。他慕容枫这个做父亲的,在那死小子的心里,到底算什么呀?

    正在慕容枫抓狂的这一刻,带孩子来公园玩的方丽佳从不远处的公厕里走出来。他看见这女人,心里的火气一下子找到了宣泄点。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方丽佳边,不避嫌的揪住了她的衣领。

    “方丽佳,你好狠的心啊!这两个孩子,明明是我们慕容世家的血脉,你竟然把他们藏在顾家将近四年。你说,你这不是要我慕容枫的命吗?你说,你这不是剜我慕容枫的心吗?”

    “亲家,你听我解释。事,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两个孩子,真不是我有意要藏起来的。你要不相信的话,大可以去问问你的儿子。是他亲口承诺,要把这两个孩子过继给顾家的……”

    慕容枫的疯狂,让方丽佳也不知所措起来。

    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个失去理智的老爷子。

    末了,只能实话实说。

    “过继给顾家?他这是要我

    死——”

    一个死字没说出口,慕容枫就两眼发直站立不稳。

    在他摔倒之前,赶来的梅月华跟方丽佳一起搀扶住了他。梅月华喊了几声,不见慕容枫回答,忍不住吓得哭起来。

    “亲家母,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赶紧拨打急救电话,兴许老爷子还有救。我通知阿凌和小曼,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赶来——”

    “亲家母,你打吧!我现在乱了阵脚,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方丽佳依言,拨打了急救电话。

    在等救护车之际,也通知了某男和某女。

    他们随着救护车赶到医院时,慕容凌也刚好带着顾小曼赶来。慕容枫被推进了急救室,一帮人焦急的守护在门外。

    “阿凌,对不起。两个孩子要去公园玩,我就带他们去了。没想到,刚好碰到了老爷子。我只去了趟洗手间,事就弄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二妈,这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自责——”某男没吭声,某女却愧疚的自责起来,“要怪,只能怪我顾小曼,如果不是我执意隐瞒两个孩子的存在,老爷子也不会气得旧病复发……”

    ----------------------------------------------------

    某男一把揽过某女,把她抱在了怀里。

    轻轻地拍打她的脊背,出言安慰。

    “小丫头,你不要难过。这件事,不能怪你。你曾经说过,要带两个孩子回兰苑的,是我坚持让他们留在了顾家。我不但害了岳父,也连累了自己的父亲。该死,该死的人是我啊——”

    看来,人真的不能犯错。

    一旦你犯了错,老天爷早晚都会惩罚你的。即便这惩罚来得不及时,却终会来的。早来也好,迟来也罢,反正是逃不脱的。

    他设计顾家时,还得顾耀祖一名而亡。

    如今,这件事的余波,又波及到了他的亲生父亲。

    没有因,怎么会有果?

    这不是报应,是什么?

    “阿凌,你不要这样。你现在,可是我们几个女人的主心骨。你得打起精神,你父亲才有可能度过这一劫……”

    “阿凌,你大妈说的对啊!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亲家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儿的。我们送来的及时,医生一定能把他救治过来……”

    面对着两个长辈的规劝,某男依然觉得很绝望。

    上次慕容枫住院时,医生就已经说过。

    他这脑血管病,不能一犯再犯。如果犯得的次数多了,那恐怕就没得救了。即便能救过来,估计也会瘫了。可如今,他只能等着医生的消息,只能等着这如同判官的宣判办的消息。

    他们在急救室外等了多久,谁也没有去留意。

    两个孩子都已经睡着了,那手术还在进行中。

    到了半夜时分,那个穿白大褂的医生终于走出了急救室。他摘下嘴上的口罩,对候在门外的家属讲述病人的病

    “病人脑出血,颅腔内有血块儿。我们给他做了开颅手术,暂时是没有了命之忧。不过,他能不能再次站起来,这或许还是一个未知数……”

    “医生,你的意思是,我爸爸可能瘫痪?”

    医生的话语,让所有人的心都沉重了起来。

    他们面面相觑,都对这个结果感到欣慰又感到无奈。

    “你们家属要有个思想准备,病人瘫痪的可能极大。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康复的希望,先办住院手续,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吧——”

    “医生,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您。谢谢您保住了我爸的命,谢谢您让他活下来……”收拾起沉重的心,跟医生道谢,“我现在,就去办住院手续,让他留院观察一阵子……”

    慕容凌虽然不是医生,却也知道脑血管的病人不宜来回转移。

    即便是他家开着医院,他也不想为了省钱,立马让慕容枫转院。

    ==========================================

    半个月后,慕容枫终于出院了。

    出兰苑时,是爽手利脚健健康康出去的。回来时,却是瘫着进兰苑的。他坐在轮椅上,歪着嘴巴斜着眼睛,就连那胳膊都脍脍着。本来言语利索的他,说话也变得半语起来。

    饶是这样,他进兰苑的第一件事,依然是让贵叔把不孝的儿子媳妇传进祠堂训教。看见那联袂而来的年轻夫妻,心里的火气再度升腾。

    “顾、顾小曼,你给、给我跪下——”

    “是——”

    某女瞅瞅变成半瘫的老公公,某女心里愧疚到了极点。

    她乖顺地应了一声,跪在了慕容世家的列祖列宗的牌位前。

    “顾小曼,你当、当着列祖列宗的面解、解释一下,你为什么把、把我慕容世家的血脉藏在顾家?为什么要、要揣掇着阿凌,把他们过继给顾、顾家?”

    “爸,您不要怪小曼。您要怪,就怪自己的儿子不争气好了——”

    某女还没说话,某男就抢在了她

    的前面。

    他跪在她的边,跟她一起分担着慕容枫的责难。

    “既然爸爸想听小曼解释,那我就代替她从头到尾跟您解释一下。我十三岁那年的冬天,因为打破古董害怕责罚,就一个人跑到了雪地里。正在我冻得要死时,一辆私家车从我边驶过。车子走了没多远,却停了下来。一个粉嫩可的小女孩儿,从车上走下来。她把自己的大衣和暖水袋给了我,我才得以挨到家里人来寻我的那一刻……”

    “从那一天起,我就上了那个如同天使一般善良的小女孩儿,发誓非她不娶。为了等她长大,我只能一次次推掉您安排的亲事。为了不让那些名门淑媛缠着我,我只能把自己变成一个声名狼藉的人……”

    “等那女孩儿长大时,我迫不及待的去她家提亲。谁知道,她父亲看不上我的人品,不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我。为了能得到我心心念念的那个女孩儿,我只能设了一个计谋,让女孩儿家的家族企业陷入困境,好让他父亲来向我求救,趁机把结亲的条件提出来,好跟自己了十三年的女孩儿成为夫妻……”

    “遗憾的是,那女孩儿的父亲也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他宁可看着自己的基业陷入困境,宁可气得自己吐血而亡,都不肯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我这个品行不端的家伙……”

    -----------------------------------------

    “那女孩儿的父亲去世以后,她的二妈权衡利弊之下,还是把那个女孩儿嫁给了我。我如愿以偿之后,也不免夜担心,生怕那女孩儿发现这一切后,会弃我而去。可老天似乎从不庇佑有恶行的人,顾家经济危机的真相,终于传到了那个女孩儿——也就是小曼的耳朵里。她因为太过震撼,不小心摔了一跤。她肚子里的龙凤胎早产之时,正是她恨透了我的那一刻。所以,她才隐瞒了两个孩子存活下来的消息,把两个孩子养在了顾家……”

    某男的话语,让慕容枫也惊愕万分。

    他只说儿子离开大陆去了美国,是为了打拼为了天龙公司的基业而已。哪里想到,竟然是小两口的感出了问题。而且,这感问题还牵扯到杀父之仇,家门之恨。

    “仇恨是、是仇恨,亲是亲、亲。她即便再恨、恨你慕容凌,那也没必要拐走我、我慕容枫的孙子啊!你慕容凌亏、亏欠了她,我慕容枫待她不薄啊……”

    “爸爸,你只知道小曼把你的孙子藏起来,你只知道你慕容世家的血脉流落在外。你怎么就忘记了,你的孙子也是我的儿子啊?小曼那么恨我,自然不会让我们父子相见。我都见不到自己的儿子,你怎么可能会见到自己的孙子?这件事,不怪小曼对不起你,都怪你儿子连累了你……”

    慕容枫点点头,苦笑了一下。

    一边赞同他的观点,一边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辩驳着。

    “阿凌,不管怎么说,这两、两个孩子是慕容世家的血脉,是我、我慕容枫的嫡孙。你们要把他们过、过继给顾家,为什么不事先告、告诉我一声?我这个做、做长辈的,在你们眼、眼里,到底有、有没有一点点分量和地位?”

    “爸,如果我告诉了你,你会答应我的请求吗?你舍得把兰苑里的第一个孩子过继给顾家,让他们冠上顾姓吗?既然舍不得,那我告诉你不是给你凭空添了许多烦恼吗?如果你在我心里没地位,我用这么顾及你的感受吗?”

    慕容枫沉默了,不再言语。

    他虽然明白顾小曼当时的处境,也明白儿子过继两个孩子的不舍,但总也无法消除心里的别扭和气愤。

    末了,只能气呼呼地让贵叔推着他离去。

    离去前,还不忘宣布对某女的惩罚。

    “顾小曼,你给、给我的两个孙子冠上顾姓。但你顾小曼,却还、还冠着我们慕容世家的姓氏。既然你、你是慕容世家的儿媳妇,那就得听任我、我的发落。在祠堂里面壁思过,罚跪三天三夜……”

    ================================

    一更七千字,完毕。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