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夕,牛郎会织女2(3000字)

    ()    两个人举杯,一同干了杯子里的酒。

    紧接着,再度把酒杯满上。

    “为了你的天龙地产,为了我们的合作,为了你的孩子,为了你那神秘的入幕之宾,为了你的四眼狗,干杯——”

    某男没有解释艾劳珀地产公司的命名由来,也没有解释什么副总什么吉米夫人,为了醋意浓浓的说了几个祝福的理由。特别是后面的几个理由,好像是浸泡在醋缸里雪梅干一般,酸得倒牙。

    “为了我们即将由夫妻变成陌生人,为了你和吉米夫人能步上红毯做夫妻,为了你未来的新生活,干杯——”

    一杯接一杯的酒,灌进了肚子里。

    那几碟子小菜,却依然文风未动。

    两个愁肠百结的人,借酒浇愁之下,很快就有了一些儿醉意。那强劲儿的海风,好像催化剂一样,让这醉意越来越膨胀。某女感觉头晕目眩时,某男竟然伏在小方桌上哭泣了起来。那他强壮的臂膀,不时的抖动着,好像哭得很伤心很伤心。

    “吉、米先生,你喝、醉了?”

    “小丫头,我不、不是什么吉、米先生。我、我是慕容凌,你的丈、丈夫慕容凌——”抬起那张俊朗如同妖孽一般的脸,甲板上的照明灯映着那被泪水洗礼过的赤红星眸,“我等、等了三年,我盼了三、三年,好不容易盼到约、约定的期限,我就迫不及待地回、回到这个让我梦萦魂牵的国、国度。可是,我心、心念念的老、婆,却偎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有了其他人的孩子……”

    “老小子,你、你不要倒打一耙好、好不好?”

    “母、亲从小就不、不要我,大妈视我如、如眼中钉。我一直以为,我的小天使不、不会这么对我。可谁知道,她也要、要丢下我,她们都要丢下我、我。这个世、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会永远陪着我……”

    这一刻的某男,好像一个迷失方向找不到家的孩子一般,让人怜悯至极。那压抑的哭泣声,那真意切的述说,让某女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

    她想澄清他们之间的是是非非,可那酒精却麻痹了自己的大脑。就连那曾经灵巧的舌头,都好像僵硬了一样怎么都不听自己的使唤。

    她只能本能地挪到他边,用双臂把他抱在怀里。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脊背,用肢体语言安抚着这个伤怀不已的家伙。那家伙一接触到她的怀抱,好像吸*毒的瘾*君子看到了白*粉一样,一下子紧紧地抱住了她。那薄唇袭过来,贴在了她的唇上。

    ----------------------------------------------------------------------

    双唇相接之际,她的大脑里闪过一个念头。

    这个家伙已经有了新欢,她不可能跟他胡闹。这样纵容他猥亵自己,那岂不是自取其辱?万一柳媛媛来质问她顾小曼,她岂不是要为了这种事丢了自尊和颜面。

    不行,一定不行!

    她不能让这家伙占她的便宜,一定不能!

    本想开口喊停,奈何唇舌已被某男的唇捂住。想挣开他的怀抱,他却像老鼠夹子一样,紧紧地夹着她不放。此刻的他,好像一张狗皮膏药一样,甩也甩不掉挣也挣不开。

    既然无法挣脱某男,她索放弃了挣扎的念头。

    醉意朦胧的她,手脚本来就不听使唤。加上某男的侵袭,她就更无法顺利的逃开。这些原因,或许都只是原因中的一部分。真正的原因,她的体也渴望这个怀抱而已。

    理智告诉她,该远远地离开这个家伙。

    体告诉她,它太想念那个温的躯体了。

    理智跟体争斗了许久,终是体的本能占了上风。

    “小丫头,我好、好想你——”

    某男这句酒醉时分的混话,好像催泪弹一样,迅速让某女的眼泪泛滥开来。她紧紧地抱着某男的躯,怎么都舍不得松开。当那薄唇再一次袭来时,她本能的张开了自己的贝齿,迎接着某男的入侵。

    她的香丁与某男的灵舌一接触,就好像两个久违了的朋友一样,再也舍不得分开。它们一次次的缠绕着,摩擦着,嬉戏着。每一次相触,某女的心都会跟着悸动。那熟悉的感觉,再一次激着她的心房。那本能的渴望,再一次排山倒海的袭来。

    不知何时,那宽大的手掌已经伸进了她的衣裙里。

    不知何时,那手掌已经覆盖在她的浑圆上。那重重的揉捏,似乎不能满足某女心里的渴望。从内心深处膨胀出来的那一种渴望,似乎只有两具体的真实相融,才能解除这男女之间的千古魔障。

    “小丫头,我能、能进来吗?”

    “这里不、不行,万一船长出、出来撞见,那多、多丢人啊——”

    某男的手,伸进她底*裤里。

    他在那潺潺流淌的小溪里徜徉了两下,并准备扒下她的最后屏障时,某女拽住了那只手。她环顾了一下这空的甲板,那最后的一丝理智,还是不能容忍某男的胡作非为。

    “小丫头,我抱、抱你去卧室——”

    某女没

    有应声,也没有反抗。

    她只是任由着某男抱着她,脚步踉跄地转移阵地。

    今天是七夕,放纵一下就放纵一下吧!

    天上的牛郎织女还一年相会一次,他们已经分离了三年,放纵一次又何妨?即便是不能牵手一生,即便她不能永远跟他在一起。这偶尔的放纵,多少也能慰藉一下那颗寂寞空虚了三年的心。

    七夕,牛郎会织女!

    他们要不放纵一次,岂不是辜负了这良辰美景?

    =====================================

    卧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一个脚步踉跄的男子,抱着一个纤细苗条的女子走进来。他伸脚去踢门时,忍不住闪了一下。房门关上的同时,两个人也摔倒在地毯上。

    某男忍着胯部传来的痛,迫不及待凑近某女。

    他迅速剥去自己的衣物,又把魔掌伸向了她的衣衫。

    那件休闲式样的白色宝宝装连衫裙,一下子被某男剥了下来。

    那白色蕾丝文遮盖了一半的两座凝脂白玉山,一下子显露在某男的眼前。那白色蕾丝的小裤裤,也耀疼了他的眼眸。他霸道地扒下那两件障碍物,恶狼扑食一般扑了上来。

    “小丫头,我想、想死你了——”

    或许是*望的煎熬,他才说出这么感的话。

    或许,是醉酒后忘记了自己是谁,才说出这些清醒时不能说的话。不关是那一种,这话还真让某女有些感动。她伸出双臂,本能地抱住了某男的脖颈。那嫣红的唇主动贴过来,印在了某男的唇上。

    这蜻蜓点水似的的一吻,好像星星之火一样构成了燎原之势。

    某男反宾为主,逐渐加深了这个吻。那缠绵炙的吻,让他再也不能自持。他迅速分开某女的双腿,蜂腰一跟某女融合在一起。两颗空虚落寞的心灵,似乎也因为这久别重逢的相融,而变得格外充实起来。

    或许是酒精作祟的缘故,或许是久别胜新婚的原因。某男的方式很粗暴很激烈,那一波强似一波的冲击,正好慰藉了某女那空乏寂寞了三年的心。她一边承受着某男的迅猛冲击,一边享受着他带来的无限愉悦。他的每一次冲击,都在她心湖里激起浪花朵朵。

    当那有规律的冲刺,变得迅猛无比时,某女的躯早已经幻化成天空那一缕轻盈曼妙的云彩,飘呀飘的悠在半空中。那无法自制的吟*哦声,在某男的耳畔响起。

    某男把某女送进欢乐堂的那一刻,他自己也羽化成仙。

    累得几乎虚脱的他,不得不伏在某女躯上小憩。那极度的疲累,那酒精的麻痹,都让他无法抵御。他连姿势都没变幻一下,就昏睡在某女的躯体上。就连那尚未疲软的变形金刚,都来不及抽出来。

    某女醉眼朦胧地望一望压在自己上的家伙,嘴角泛起一抹笑意。她翻转体九十度,跟某男相拥而卧。她不但没力气把这昏睡的魁梧男子挪到榻上,就连她自己也没力气动弹一下。

    两个人就这样相拥着,昏昏地睡去。

    或许是酒精炙烤五脏的缘故,或许是多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她就这样赤*躯躺在地毯上,而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凉意。

    -------------------------------------------------

    七夕,牛郎真的会了织女。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