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王者归来(3000字)

    ()    三年后的七月初。

    一架银灰色的飞机,从北美洲的上空飞来,径直落在A市的机场里。一个材高大英的男子,从机场的出口处走出来。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是一架黑色的墨镜。墨镜遮掩了他的大半个脸庞,却无法遮掩他那无形之中散发出来的王者之风。

    这男子的后,跟着一苗条纤细的女子。那女子顺手拂发的姿势,优雅到了极点。那弱柳扶风的姿,轻盈曼妙。那锐利的眼神,却又带着一抹猎人般的机敏。

    “慕容先生,我们直接回国际酒店,还是?”

    “长时间坐飞机,我有点儿乏了。柳小姐,直接回酒店吧。生意上的事儿,等安顿好了再说……”

    “是,慕容先生——”

    两个人搭了一辆车,赶往国际饭店。

    到了国际饭店的大厅,柳媛媛快步朝吧台走去。

    “小姐,我们预定了顶楼的总统房——”

    “请问,您是柳小姐吧?”吧台小姐带着一脸职业的微笑,见柳媛媛点头,接着开口,“客房部的工作人员,已经在顶楼等您很久了。您只要乘电梯去顶楼,就一切OK——”

    “小姐,一九一九房间有客人吗?”

    “暂时还没有——”

    低沉富有磁的声音,从柳媛媛后那戴着墨镜的男子口中溢出来。那吧台小姐迅速查了一下住房登记,微笑着摇摇头。

    某男的嘴角微牵,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他思索了一下,吩咐,“柳小姐,顶楼的总统房,你去住吧!今天晚上,我想在一九一九房间住一夜……”

    “慕容先生,这怎么可以?”

    “我说可以就可以,你去顶楼,我住一九一九——”语毕,不理会柳媛媛的惊愕,径直朝着一九一九房间走去,“柳小姐,记得在天黑之前,帮我搞到一辆代步工具……”

    “是,慕容先生——”

    柳媛媛看着那高大的背影,心里不由得暗自揣测。

    这慕容先生,为什么放着总统房不住,非要住在一九一九房间呢?难道说,那个普通的房间,有什么值得他回忆和留恋的事儿?

    既然百思不得其解,索不再去想。

    当务之急,她这个做助理的,应该帮慕容先生提一辆代步工具去。有了私家车代步,慕容先生出入才会方便一些儿。

    柳媛媛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径直进入了豪华的总统房。

    一边给汽贸经销商打电话,一边脱下自己的衣服,进入卫生间冲凉。等她洗浴好时,汽贸经销商已经在总统房外敲门了。

    “柳小姐小姐,您要的车,我已经给您送过来了。”拿过手里的车钥匙,必敬必恭的递过来,“诺,车钥匙——”

    柳媛媛接过来东西,笑,“肖经理,把您的账号留下,这两天我给你把车款给转过去……”

    “谢谢——”

    --------------------------------------

    夜幕缓缓地降临,一九一九房间的灯却没亮起来。

    那个站在窗边的人,大睁着眼睛望着这星光灿烂的夜景。那亮如星辰般的眸子,被窗外透进来的光明映衬出一种近乎野狼般的绿。

    某男犹豫了许久,终于拿定了主意。

    这主意让他有些儿兴奋,有些忍耐不住心里的那份冲动。

    他转离开落地玻璃窗,打开*房间里的灯,急匆匆的洗漱了一下。拿起柳小姐送来的车钥匙,匆匆地出了门。

    那辆宝石蓝的迈巴*赫62,风驰电掣一般行驶在宽阔的街道上。

    没过多久,迈巴*赫就停在了那栋别了将近三年的大厦。

    慕容凌摇下车窗,探头望了望这栋久违的大厦。让他意外的是,那天龙地产几个大字依然停留在三年前的蓝色毛玻璃上。这几个熟悉的大字,让他的心蓦地暖了起来。

    他瞅瞅顶楼灯火通明的总裁办,那颗空虚寂寞了三年的心,忽然就沸腾起来。他与他的小丫头,终于不再相隔半个地球!他们之间的距离,从横跨大平洋缩短到了这栋楼的高度。只要他愿意冲上这大厦的顶楼,他就可以看到自己思夜想的那个影!

    不管那丫头有没有彻底忘记三年前的仇恨,他都必须去面对她。

    他承诺的三年之约,只剩下了几天。如果不兑现诺言的话,他的小丫头恐怕会失望至极。而他,偏偏不想让她失望落寞。他只想看着她开心地笑,他只想让她快乐的生活。

    上次匆匆一别,三年时间弹指而过。

    这丫头会不会像他想她一样,无时无刻的想着他?即便她对他的思念来的浓烈,即便她对他的相思没有他的绵长深远,他也不会怨恨责怪这丫头。毕竟是他慕容凌伤害这小丫头在先,欺骗隐瞒这丫头在后。如果换做是他,这心结自然也很难解开!心里的那抹恨,也无法轻易地释怀。

    难解也好,容易解也罢。

    这丫头心里的结,总要解开的。

    常言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他慕容凌自己造的孽,自然要由他慕容凌自己来

    解决。只要这绝强的丫头愿意跟他破镜重圆、重修旧好,他慕容凌也算是此生无憾了。

    说起来,他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跟自己心的女子分离三年。

    而这分离,似乎也是天意使然。

    如果没有这三年的分离,他怎么能体会到这相思的苦涩滋味?如果没有这三年的分离,他又怎么能体会到这相思的甜蜜?如果没有这三年的分离,那丫头心中的怨恨如何能风了无痕?如果没有这三年的分离,他们岂会有再次相逢的这份喜悦和激动?

    如果用三年的分离,来彻底抹掉某女心中的恨意,换来两个人后半生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愿忍受这一千多个没有她的子!

    是的,他心甘愿!

    =======================================

    某男把车泊在地下停车场,再次回到了天龙大厦前。

    那颗激动的心,似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样。

    他一边低头整理自己的衣衫,一边暗自嘲笑自己:“慕容凌,你也太笨蛋了吧?不就是见自己的老婆嘛,用得着一副处男上*的紧张模样吗?你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什么时候学会害怕女人了?”

    当他整理好自己的衣衫,想要走进这栋大厦时,一男一女的对话声,却传进了他的耳朵里。慕容凌就是闭上眼睛,也能听出那个女人和男人是谁。他那颗兴奋到近乎沸腾的心,一下子沉进了冰窟窿。为了不被经过的人发现,他迅速闪进了大厦的圆柱后。

    “小曼,我给你买的这夜宵味道怎么样?”

    “你别说,这吉祥斋的糕点还真不错——”

    “如果喜欢,那我天天买来给你吃——”

    “切,再好吃的东西,天天吃也会腻歪——”

    “说的也是,好吃也不能天天吃。既然这样,那我就换着样给你买宵夜。省得你吃腻歪了,又没胃口了——”

    两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从某男的边经过。

    各自取了自己的车,一前一后的离去。

    某男望着那两辆车远去的方向,也匆匆忙忙的取了车尾随而去。他一边用最快的速度追赶前面的那两辆车,一边暗自思索某女的话语。

    “切,再好吃的东西,天天吃也会腻歪——”

    这丫头说的没错,再好吃的东西天天吃也会腻歪。

    他慕容凌会不会也是被她吃腻歪的了食品,要永远地束置高阁?这小丫头新换的口味,不会就是这只四眼狗吧?如果是的话,她三年前怎么没有选择嫁给她,而是让菲菲桃代李僵?

    如果不是的话,这四眼狗为什么会心甘愿地给她送夜宵?

    而且,还是天天来送!

    难道说,他离开的这三年,真的给了龙墨梅可乘之机?难道说,这小丫头终于被那只殷勤的四眼狗打动了芳心?难道说,她现在的开朗就是因为这四眼狗的缘故?

    某男一想到这些,心里好似被油煎了似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慕容凌岂不是蠢到了极点!

    什么用分离消除仇恨?什么用分离唤起心中的相思?什么用分离唤回两个人隐藏在心中的意?什么用分离印证相守的意义?

    这都是TMD的谬论!

    如果他真的弄丢了自己的老婆,那岂不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

    亲的丫们,昨天事太多,只存了三千的稿子。

    如果明天十点前没有第二更的话,大家就不要等了!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