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元宵佳节,冤家路窄(3000字)

    ()    一张黑白的照片,挂在厅堂的正中间。

    那照片上的故人,带着慈祥的微笑,凝视着跪在他面前的那个单薄影。那宠溺的眼神,一如他生前一样。顾小曼凝望着照片上的父亲,心里的哀伤如泉涌般再次袭来。那无法抑制的眼泪,轻轻地滑落下来。

    这之前,她曾径幻想过。

    她一直幻想方丽佳的调查可能有误,她一直幻想着这件事可能冤枉了某男。如今,这仅存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某男亲口泄露了他刻意隐瞒了将近一年的秘密,她不想相信也难。

    果然,都是这该死的男人在幕后搞鬼。

    果然,是他一手纵了顾氏的经济危机。即便他没有要她父亲顾耀祖死,父亲依然是死在他的手里。他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他而死。他再怎么隐瞒事实的真相,却也难逃良心的谴责。

    怪不得,这家伙结婚后一直很少喝酒。

    怪不得,上次酒醉居然夜不归宿。

    原来,这家伙是害怕酒后吐真言,把自己所做的亏心事儿说出来罢了。殊不知,今天听见弃婴的事儿大受打击,竟然借酒浇愁把自己灌了个酩酊大醉。偏巧,她和方丽佳又把他送进了父母的卧房休息,蓦然看见她父亲顾耀祖的相片,心里本就有鬼的他自然就藏不住话了。

    这酒后真言好像一把锋利的刀一样,一下子刺进了她顾小曼的心脏。那疼痛随着刀刃的刺入,一下子授住了她。

    她一直都以为,是自己命中带煞克死了自己的双亲。为了父母的早逝,她愧疚自责伤心不已。那料想,这一切都是谋!母亲的死,是一场谋。父亲的死,亦是一场谋。

    真正的凶手,一直逍遥法外。

    她顾小曼这个无辜的受害者,却偏偏给自己按了一个命硬的罪名,伤心难过自责愧疚了这么长时间。一想到这些,她心里就无法平静下来。

    “爸,你都听见了吧?是那个人一手策划了顾氏的经济危机,是那个人在背后搞鬼。如果不是他,顾氏就不会陷入困境,您老人家就不会因此丧生。如果您老人家在天有灵的话,一定要保佑我,保佑我早复仇,打垮这个罪恶深重的家伙。只有让他品尝一下家破人亡的滋味,他才能明白我顾小曼到底失去的是什么……”

    “虽然,他是女儿的丈夫,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但是,女儿我也绝不会手软。打垮慕容世家,替您来人家报仇,是女儿此生的心愿。只有这心愿了结,女儿才可能心无芥蒂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后,蓦地想起了叹息声。

    某女没有回头,也知道那叹息的人是方丽佳。她虽然知道二妈想劝她放弃复仇,因为立场特殊,也只能把想说的话咽回去。

    --------------------------------------------------------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漫长。

    元宵节时,依然瑞雪纷飞寒气人。时令早已经是天了,这该死的严冬却还是挥之不去。初的严寒,跟某女心里的郁闷寒冷比起来,似乎有点小巫见大巫。

    子,虽然过得很平静。

    但在这平静无波的表面现象下,似乎隐藏着惊涛骇浪。只要一场飓风吹来,这平静的生活就会遭遇毁灭的摧残。

    “小丫头,顺河公园有烟火和花灯。走,我们看看去——”

    “阿凌,我们还是不去了吧!天寒地冻的,懒得出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对一切东西都失去了兴趣。以前,最闹的她,现在忽然变得兴趣缺缺。什么新鲜事物,都无法提起她的兴致。她宁愿窝在家里,独自舐心里的那份哀伤和疼痛。

    “出去转转,心会好很多——”某男拿过某女那件黑色的羊绒大衣,亲自为她穿上,一边系扣子,一边意味深长的开口,“人生苦短,过一个元宵少一个元宵。错过了今年,只能等来年了。小丫头,走吧,别辜负了这青年少的大好时光……”

    “说的也是——”

    仔细想想,某男说得也有道理。

    青年少,只有一次。

    错过了,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不管这青时光是甜美的,还是酸涩的,不管你是快乐的,还是哀伤的,都只能有一个十八岁,一个十九岁。过了今年,就是明年。一年一年走下来,***也会变成老太婆的!

    即便她仇恨这个男人,他跟她剩下的子也不多了。

    今年这个元宵不去看灯,明年或许就没有机会了。

    既然这样,她何不成全某男的殷勤,也成全自己一次。既然她曾经过这个男人,既然知道要面临分离,留下一点回忆总是好的。

    “今天过节,我抱你出去——”

    某男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一下,弯腰抱起了她。

    某女挣扎了几下,只能温顺地窝在了他宽阔温暖的怀里。

    他想抱,那就抱吧!

    这样温暖的怀抱,恐怕再也不会拥有了。能贪恋一次,就贪恋一次。省得等失去时,想依偎却再也找不到。

    那辆银灰色的法拉利,驶

    出了兰苑。

    紧跟其后的,是一辆黑色的宾士。

    新年前后,这柳媛媛和铁塔回了一趟老家。元宵节来临之际,才从各自的老家回来。主子出门看花灯,做保镖的自然会跟着。

    两辆私家车距离顺河公园一公里时,车子就开不过去了。末了,四个人只能弃车步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

    “听说,今年的元宵节,市政上投资了很多财力。这花灯样式多,烟火也花了不少钱。要不然,能有这么多的人来凑闹……”

    “市政府一直卖地,弄了那么多钱。再不把元宵节弄得闹像样点儿,对得起A市的人吗?”

    某女的手,一直被某男握着。

    她跟在某男的脚步,一步一步迈向顺河公园。市民的窃窃议论,好像无孔不入的风一样,钻进她的耳朵里。耳朵里听着这些无关疼痒的议论,心里却在思索着自己的心事儿。

    “哟,这不是抄袭大王慕容凌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某女的沉思。

    她定睛一看,果不其然就是那戴着金丝眼镜张扬跋扈的龙墨梅。他的边,跟着他的新任助理梅影,还有两个戴着墨镜的保镖。

    龙墨梅的眸光从她脸上扫过,又转移到她和某男扣着同心扣的手上。那镜片后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嫉妒和玄寒。

    “龙总,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腹内空空的草包混混。没想到,你居然跟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若非如此,我们怎么可能设计出一副又一副形是而神非的作品来……”顿了一下,嘲讽的笑,“我慕容凌是个凡人,总有才尽的那一天。我希望,你这个新一代的天才设计家,永远都不会有江郎才尽的那一天。省得,到时候惹人笑话……”

    “慕容凌,我会不会江郎才尽,那还是一个未知数。最起码,你现在已经江郎才尽了。论生意上,你抢不过我。论设计,你一次又一次输在我龙墨梅的手里。现在,整个地产界的人都知道。你慕容凌是个抄袭大王,一直都在抄袭我黑天使的作品。现在,我就可以给你下定论:天龙地产,支撑不了半年……”

    “天龙地产能支撑多久,那尚是个未知数。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慕容凌只会输给天意,决不会输给你龙墨梅。凭你,还没办法打垮我——”

    “慕容凌,你别犟。终有一天,你会输在我黑天使手里——”

    “黑天使,凭你也配这么高雅的名字——”冷哼了一声,嘲讽,“你龙墨梅这德行,真是玷污了黑天使这三个字。充其量,你只是一只黑乌鸦,一只令人讨厌的鸟人……”

    某女瞅瞅两个唇枪舌战的男人,再看看一副瞧好戏的蓝影。

    心里的不爽,铺天盖地的袭来。

    她顾小曼可以羞辱的人,未必他们也可以羞辱。她狠狠地剜了龙墨梅一眼,冷冷的开口,“龙墨梅,你最好不要太张狂。商场上的事儿,瞬息万变。太张狂了,老天都不会帮你……”

    --------------------------------------------------

    新的一周,新的开始。

    亲的丫们,工作顺利哦!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