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顾家大院里的婴啼声(4000字)

    ()    大年初二,是已婚女儿走娘家的子。

    某男备了价值不菲的礼品,跟着某女一道回娘家。他们赶到顾家时,却发现顾家的庭院里晒着许多的尿布。那尿布随风飘摇,一如万国旗一般。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适时的传来。

    某男怔怔地盯着那满院子的尿布,又侧耳倾听着什么。就连方丽佳出来相迎,他似乎都忘记了打招呼。某女冷眼瞅了瞅某男,开口,“二妈,你怎么弄得满院子都是尿布啊?难道说,你收养了谁家的小孩儿?”

    “小曼,你不要怪二妈啊!你出嫁以后,二妈总觉得顾家冷冷清清的,没有一点点生机。大年三十去民政局捐款,刚好民政局捡到两个弃婴,正没地方安置。所以,我就没打你同意,收养了这俩孩子。你别说,这俩孩子长得还真可。你和阿凌,要不要上楼去看看?如果你们喜欢的话,就抱回去一个——”

    “小曼,你去看吧!我来时忘记带烟了,出去买一包——”

    某男好像逃跑似的,出了顾家的庭院。

    某女冷眼瞅了瞅他狼狈逃窜的侧影,却发现泪水正沿着某男的俊颜滑落。她冷哼了一声,跟着方丽佳进屋。扔下东西,就直奔二楼。那急不可耐的声音,留在了楼梯上,“二妈,我去看看你领养的孩子……”

    “死丫头,这么喜欢孩子,干嘛还——”

    方丽佳一边嘀咕,一边追着某女上了楼。

    她到楼上时,某女刚巧从娘手里接过一个孩子,抱在了口。那满心的喜悦,瞬间取代了伤感。她把脸伏在婴儿那粉嫩可的小脸上,温柔地摩擦着。心酸的眼泪流淌之时,慈祥的笑容却没有隐去。

    “冯嫂,你出去瞧瞧,云嫂的午饭做得怎么样了?孩子,我和小姐来照顾。等姑爷来了,你记得招呼一声……”

    “是,夫人——”

    冯嫂走了,某女的闺房里暂时静默了下来。

    片刻后,方丽佳低声询问。

    “小曼,你真决定把两个孩子的事儿瞒着?”

    “二妈,在我早产那一天,你不是已经帮我做了决定了吗?”

    “我那时,也是不得已。因为你说过,不想看见这俩孩子。所以,我才把孩子存活下来的事儿隐瞒了下来。我本来打算,是想惩罚一下阿凌的。没想到,你还真一根筋到底了……”

    “他让我承受失去父亲的痛苦,我就让他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他让顾家陷入经济危机,我就让慕容世家衰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才能对得起我九泉之下的父亲……”

    -----------------------------------------------------------------

    某女言语之间的憎恨,让方丽佳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伤心不已的某女,毕竟,她方丽佳也曾做过伤害某女的事儿。立场使然,她只能把替某男求的话咽下。

    “你确定,一直让这两个孩子住在顾家?”

    “他们本来就是我顾家的孩子,自然要住在顾家了。以后,他们要姓顾家的姓,要为顾家顶门立户传宗接代——”

    “这样的话,我方丽佳倒是一百个愿意。可万一让慕容枫那老匹夫知道了,他还不把咱们家的天翻过来?”

    “他把我们家的天翻过来?”某女冷哼了一声,笑,“我不把他们慕容世家的天翻了,那就是他们祖上积德了!只要他儿子能让我父亲活过来,我就把这两个孩子敲锣打鼓的送回兰苑!可惜,他慕容枫的儿子只会害人,却没本事让人起死回生——”

    目光触及怀里的小宝贝,眼泪蓦地流了下来。

    这小家伙虽然是个早产儿,在温箱里呆了将近三个月,却也养得白白胖胖的。他虽然看起来很小,却酷似某男。不用说,长大以后也像他爹一样是一个妖孽般的俊美男人。

    方丽佳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

    犹豫了半天,终是把那些劝慰的话语吞了回去。

    以她方丽佳的立场,如果出面规劝某女的话,似乎也有为自己的罪行辩驳的嫌疑。所以,她只能闭上嘴巴,任由某女虐待可怜的凌少。

    “小曼,这俩孩子都出生三个月了,总该有个名字啊!你是孩子的妈,既然见到孩子了,就给他们取个名字吧——”

    “二妈,这俩孩子是顾家的孙子。你是顾家的长辈,这取名字的事儿,自然得有你来。这俩孩子捡了一条命,能活下来已经不错了。取名字,也不必太讲究,随便赐他们一个字就行……”

    方丽佳思索了半天,似乎已经想好了。

    她轻轻嗓子,笑,“这女孩儿,非常笑,就取名顾一笑好了。这男孩子,总绷着脸,好像谁欠了他似的,就叫顾泯仇吧——”

    “二妈,名字既然取了,那就这样叫着吧!”本来还满是宠溺的眼神,忽然变得玄寒起来,“不过,二妈的这番心意,我恐怕要辜负了……”

    一笑泯恩仇?

    二妈的想法是好,可她顾小曼做不到!

    她是一个凡人,没有圣人的襟。

    她实在做不到,原谅一个蓄意谋害顾氏,害死她父亲的人。尤其是,这个人是她的丈夫,是她要天天相见相伴的枕边人!

    她能躲开方丽佳,却无法躲开这个男人!

    只有把这个男人打入地狱,她才能解开心里的结。

    除此之外,别无良策。

    至于这个男人能不能从十八层地狱里站起来,那就不是她顾小曼所能考虑的事儿了!他慕容凌能站起来,那是他的气数未尽。他站不起来,那也是他命该如此!

    ======================================

    “小曼,你既然能原谅二妈,为什么就不能原谅凌少呢?你看他刚才的难受样儿,我看着都不忍心……”

    “二妈,你只知道他难受,难道就忘了我的痛苦了?我爸爸走时,我哭了多少天,你不是最清楚吗?他掉了两滴泪,就抵消我失去父亲的痛苦,这也太便宜他了。”顿了一下,似乎还余气未消,又把气撒到方丽佳的上,“我只是无法面对你的死而已,我什么时候说过原谅你了?”

    方丽佳一时语塞,窘迫尴尬至极。

    适逢冯嫂喊了声,姑爷来了,她才寻了这个借口离去,“小曼,你好好陪陪孩子,我去招待阿凌,顺便看看饭好了没有——”

    方丽佳走了,某女好像失去了对手的斗鸡一样,一下子没了斗志。她满心的委屈和软弱,铺天盖地的袭来。她抱着怀里的泯仇,伏在那辆双胞胎婴儿车上,轻轻地呜咽。

    好半天,才抬起了头。

    那如水的眸子,红通通的,“一笑,泯仇,妈到底该怎么办?不替你外公复仇,妈心里会不安一辈子,会内疚一生。亲手毁掉我们这个家,妈也是心如刀割。既然事不能两全,妈只能狠着心让你们住在顾家,做顾家名义上的孩子……”

    当方丽佳替她隐瞒孩子存活下来的那一刻,她已经做了决定。

    慕容世家再期盼孩子,她也绝不会把两个孩子给了他们。即便慕容枫因为孩子晕倒,她都咬着牙没把实说出来。她之所以这么绝,无非就是为了让某男尝一尝心痛的滋味而已。

    为了这两个孩子,他是落泪了。

    常言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这家伙既然落泪,可想而知他是多么在乎这两个孩子。这家伙越是在乎,她就越要把这秘密隐瞒下去。因为只有看着他伤心,她心里才能平衡一些儿。

    “小姐,午饭已经准备好了。夫人让您下楼吃饭,来,孩子交给我吧——”

    冯嫂的声音,打断了某女的思绪。

    她把孩子交还给娘,又抱了抱躺在婴儿车里的顾一笑,才恋恋不舍的下楼而去。她冲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才来到了餐桌边。

    某男趁着方丽佳去拿酒的机会,凑过来跟她咬耳朵。

    那亮如星辰的眸子里,满是担忧和焦虑,“既然心里不好受,干嘛还要逞强去看那捡来的弃婴?我一个大男人,还害怕触景伤。你倒好,自己去找难受。瞧你那一双红通通的眼睛,肯定掉了不少眼泪……”

    --------------------------------------------------------------

    心里的那一抹哀伤,似乎又被某男勾了出来。

    她叹息一声,又红了眼圈。

    “人家生下来孩子,不想要就弃掉。我们想要孩子,孩子却无缘跟在边。或许,是我上辈子造了孽,老天爷才这么惩罚我的吧?”

    “小丫头,不要这么想。你那么善良,怎么可能造孽呢?即便真是老天惩罚我们,也一定是我慕容凌造了孽……”

    某女正哭泣,却忽然想冷笑。

    这个家伙,还真有自知之明。

    他果然是做过亏心事儿,才害怕鬼敲门。她就这么一提,这家伙就不打自招了。如果他行得正坐得端,恐怕就不会有此一说了!

    “阿凌,自从你爸爸去世后,家里就很少来男客。这是你爸爸窖藏了将近二十年的杜康,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既然是爸爸窖藏的珍品,那我当然要敬他老人家三杯了。二妈,多添一酒盅,我和爸爸喝两口……”

    方丽佳依言,取来了一副酒盅。

    某男拿起酒瓶,给主位的空杯里斟满了酒。他给方丽佳斟酒之后,才给自己满上,瞅瞅小曼,“小丫头,你体一直不太好,还是喝茶吧。省得,喝酒伤胃伤……”

    见某女点头,遂端起酒杯起,冲着顾耀祖的牌位敬酒,“爸,我敬你一杯。二妈,我们一起干——”

    这一餐饭,某男吃得很少。

    他除了喝酒,还是喝酒。

    某女眼瞅着,也不规劝。

    没多久,人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起走动,脚步踉跄得走不成。想要说话,舌头却不听使唤。

    方丽佳和顾小曼相视了一眼,就一左一右的搀扶起某男进了一楼的另一个房间。这房间,是顾耀祖和于丽霞曾经住的地方。那墙壁上,还挂着顾耀祖和于丽霞的结婚照

    。

    某男看见这副照片,一下子说起醉话来。

    他虽然说得结结巴巴的,但某女却听得清清楚楚。

    “爸爸,对、对不起。其实,我根本没、没想过你会死。我只、只想让顾氏陷入困、困境,我只想你向我、我慕容凌求、求援而已……”

    “阿凌,你不要说醉话了。来,躺下睡觉——”

    方丽佳捂着某男的嘴,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

    虽然这醉话当不了真,可她却害怕某女认真起来。

    “二妈,你不要拦着他。你让他说,让他把什么都说出来——”

    当某女掰开方丽佳的手,想让某男继续说时,这家伙却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那均匀的鼾声,缓缓地响起来。某女冲着那可恶的俊脸上扇了一巴掌,一把推倒某男,怒气冲冲地离去。

    挨了打的某男,只是用手下意识地揉揉发疼的脸颊。

    他含糊地呓语了一声,翻了个再度睡了过去。

    ---------------------------------------

    三更一万字,格格闪了。

    亲的丫们,明天再见。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