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想打掉肚子里的孩子(3000字)

    ()    那粉紫色的盒子,携带着一股浓郁的薰衣草花香袭了过来。

    某男听见某女的叫声,惊愕地抬起了头。还来不及躲闪,那盒子就命中了他的面门。那光洁的额头上,瞬间鼓起一个紫色的包。他按下电话的拒听键,捂着额头诧异的开口。

    “小丫头,我什么地方惹到你了?”

    “慕容凌,你自己做的事自己心里最清楚——”

    某女狠狠地剜了某男一眼,迅速穿上衣服闪人。

    那冰冷的眼神,好像一把锋利的匕首一样,刺疼了某男的心。某女这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让他蓦地明白了什么。他用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尾随着某女而去。一边追赶,一边焦急的喊着。

    “小丫头,你跑慢点儿——”

    “小丫头,你听我解释——”

    某男追到总裁的专用电梯前,那电梯门却偏偏合了上去。他眼睁睁的看着某女消失,眼睁睁的看着某女离去。等他转道职员用的电梯处,却发现那电梯正在上升。看到有人加班,他这个做总裁的非但不高兴,反而低声诅咒,“那个不长眼的家伙,这时候来公司加班——”

    无奈之下,只能放弃电梯该走楼梯。

    从顶楼步行而下,一口气奔到天龙地产的大门外。一边捂着口喘息,一边顾目四望搜寻某女的影。那人来人往车来车去的大街上,哪里还有某女的人影?

    他一把抓住保安,摇晃着质问,“小刘,看见我夫人了吗?”

    “总裁,夫人有从这里出去。我看见,她哭得很伤心。正想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儿,她就拦截了一辆的士走了……”

    “往哪个方向?”

    “总裁,我只看见夫人上了那辆的士,没看见的士开往什么方向——”保安瞅瞅这四通八达的广场,解释,“的士那么多,又一颜色。我就是想看,也不一定能看得清啊……”

    某男松开保安,再一次顾目四望。

    确定没发现某女时,遂掏出自己的手机拨打着某女的电话。那电话通着,却没有人接听。听着电话里传来的悦耳铃声,某男焦急得想要发疯,“小丫头,你接电话啊,快点儿接电话啊。你再不接电话,我死的心都有了——”

    遗憾的是,那电话依然无人接听。

    等那电话响到N遍时,却忽然断了。

    再次拨打,系统女声婉转地传来: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到底是某女的手机没电了?还是她故意关掉了手机?

    某男不知道,也没心思去想。

    他唯一知道的是,某女不理他不要他了。

    “小丫头,即便是我错了,你也得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是不是?你这样一声不响的跑掉,你知道我有多么着急吗?”

    =====================================

    某女坐在的士上,望着车窗外呆呆地发愣。

    柔和的晚风,吹干了她的泪痕,却怎么也无法吹干她那潮湿滴血的心。

    “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

    “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

    电话一直响个不停,某女却懒得去接。

    甚至,连看一下都不屑。

    “小姐,你电话——”

    “你是司机,只管开车就好——”

    某女那冷漠的口气,让司机也闭上了嘴巴。

    他们好像听音乐一样,一直听着那电话铃声一遍又一遍的响。等到那铃声响了N遍时,终于戛然而止了。闹哄哄的的士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司机专注的开车,某女的心却怎么也专注不起来。

    她的脑海里,一直闪现着那块红色的树叶状胎记。

    顾小曼做梦也没想到,慕容凌就是那夜的神秘牛郎!

    如果不是那块红色的树叶状胎记,泄露了某男的秘密。她顾小曼一定还像傻瓜一样被蒙在鼓里,还被这个腹黑的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一想起某男欺骗了她三个月之久,她心里就恨得咬牙切齿。最让她愤愤不平的是,她明明怀了他慕容凌的孩子,那家伙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讥讽嘲笑她的不贞。他让孩子认祖归宗时,居然还摆出一副恩赐的模样。恩赐也就算了,居然还拿秦小三肚子里的孩子跟她谈条件。

    一想起这些事儿,某女心里就堵得慌。

    以她心里的恨劲儿,她真想拿刀子捅了某男才好。

    遗憾的是,她顾小曼不但不会杀人,甚至连鸡都不敢宰。

    她只能一个人逃开那令人窒息的空间,只能一个人狼狈的逃离那个给她沉痛一击的某男。什么是狼狈逃窜,她顾小曼终于懂了!

    最让某女无法理解的是,那臭男人居然三番五次凭借牛郎的份调戏她顾小曼。怪不得,他知道慕容凌去泰国出差的事儿呢!

    怪不得,他躲在卫生间里跟她打电话的那一次,她听见哗哗地流

    水声呢!那可恶的男人居然还有脸告诉她,他在尼亚加拉大瀑布。

    死男人,臭男人,咋不让尼亚加拉大瀑布的水把他这个人渣冲进大海,直接淹死算了。省得,他活在这个世界上祸害人。

    怪不得,她准备跟牛郎私奔的那一刻,那牛郎却临阵改变了主意。

    他关掉手机,让她像个傻瓜一样在售票厅等了一下午。他把她当猴子一样耍时,心里一定很爽很舒服吧!那坐在出租车里伤心地哭泣时,他一定在嘲笑她顾小曼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傻瓜吧!

    ----------------------------------------------------------

    以前的事儿,她或许还能想得开一点儿。

    毕竟,从结婚那天开始,她就没有给过他好脸色。他即便是故意报复她整治她,她也能理解他的心

    可她无法理解的是,他为什么还要犯同样的错误?

    他今天下午的行为,到底该怎么自圆其说?

    他明明已经知道,她心甘愿地跟他发生了亲密关系。他明明已经知道,她想跟他白头到老牵手一生。他明明知道,她怕他死怕他出现意外。他明明已经知道,为了替他抵挡龙墨梅的冷箭,她甚至不惜拖着疲惫至极的孕体,跟他来回奔波。

    他还要再来试探她,这到底说明了什么?

    这唯一能说明的是,他根本就不相信她!

    这唯一能说明的是,他对她的好都是假装出来的。那些儿让人无法看穿的温柔和意,都是一个优秀演员演绎出来的力作。她顾小曼愿意相信他演绎出来的虚假意,那只能是她笨是她傻是她蠢而已。

    一家私人医院的招牌,映入了某女的眼帘。

    她看到那个招牌,一个念头蓦地闪进了脑海里。

    “师傅,停车——”

    那辆黄蓝相间的的士,吱嘎一声停在了路边。

    某女结了车费,径直下了车。

    她在医院徘徊了几分钟,还是不敢一个人走进这名叫秦玉林的私家医院去。蓦地想起了什么,就摸出了包包里的手机。等看到那被某男打到没电的女款手机时,不觉皱起了眉头。

    她走向路口的话吧,拨打了一个电话。

    没过多久,姜美珊就急匆匆的赶了来。

    “死丫头,你到底有什么重要的国家大事啊?”姜美珊一看见她,就满腹的抱怨,“这么急,连饭都不让人吃饱——”

    “美珊,我想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但是,我不敢一个人进去——”

    某女的话语,似乎吓着了姜美珊。

    她大睁着一对水眸,不敢置信的问,“死丫头,你说,说什么?”

    某女走近自己的死党,依偎在姜美珊的肩膀上,软弱的落泪,“美珊,我不想跟那人渣过下去了。所以,我一定要打掉这个孩子——”

    “是不是,他多嫌你肚子里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某女的软弱,让姜美珊极为不悦,“如果他真这么做的话,我去跟他理论。你怀着别人的孩子不假,秦兰馨就没怀着他的孩子呀?”

    姜美珊是个嫉恶如仇的女子,她对慕容凌的帮助,一直都记在心里。但如果慕容凌欺负她死党的话,她照样会找他理论去。

    一码归一码,恩与正义面对面的话。

    她姜美珊宁可选择正义,何况还是给她的死党伸张正义。

    ------------------------------------------------

    丫们,格格这两天事特多。

    昨天没时间码字,晚上连续熬夜码字,时间支撑不下来。只码字三千,预发布了上去。第二更,会晚一些儿。大家耐心等,一定会有的。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