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夕之四(3000字)

    ()    这复杂的目光,让某女颇为不适应。

    她借着照镜子的机会,刻意避开了龙墨梅那炙的视线。瞥见镜子里的自己,更加不自在起来。那海风吹来,围在她粉颈上的丝巾随风而起。掩盖在丝巾下的紫色吻痕,一览无余。

    怪不得,龙墨梅一直盯着她脖子看呢。

    原来,她刻意隐藏的尴尬印痕,竟然被这家伙无意之间发现了。看那他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她猜想他心里一定很不舒服吧!

    “顾小曼,你他吗?你确定要跟他牵手一辈子?”

    “龙墨梅,你问这话有点儿白痴吧?”

    某女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个玄寒如冰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个高大魁梧的影,出现在洗手间的走道上。

    “她顾小曼是我慕容凌的老婆,肚子里还怀着我们慕容世家的孩子。她不跟我牵手一辈子,难道说,还能跟你龙墨梅白头偕老?”牵着顾小曼的手,去。临走前,又撂下一句警告意味的话语,“龙墨梅,你最好收敛点儿。名花有主的女人,不是你该觊觎的……”

    “慕容凌,我跟你说话了吗?”龙墨梅也不示弱,冷冷地反问,“既然我没有直接跟你对话,我问的问题,也不该由你来回答。你给出的答案,也根本做不了数。小曼给出的答案,才是我想要的……”

    某女瞅瞅让愤怒烧红了眼眸的慕容凌,再看看步步紧的龙墨梅。她正要出面澄清这件事,某男却撂下一句话拉着她走人,“龙墨梅,我跟我老婆一体共心。我说的话,就代表她想说的话。我给你的答案,就是她给的答案……”一边走,还一边跟某女亲密的低语,“小丫头,我带你到处转转……”

    “嗯——”

    某女瞅瞅某男,心蓦地酸涩了一下。

    这家伙表面上看起来很自信很强大,其实在她看来,他底气明显的不足。那匆匆离去的脚步,甚至带着一种仓皇逃跑的狼狈。

    难道说,他心里有一种危机感?

    难道说,他很害怕她说出一些让他颜面尽失的话语?

    ------------------------------------------------------------

    这游艇很豪华,也很有艺术品味。

    每隔几步远,就会有一件艺术品出现。浮雕,水彩画,雕塑,壁画,应有尽有,简直就是一个艺术品的陈列堂。

    某女跟在某男的侧,安静地参观着游艇的每一处。从甲板,到酒吧迪厅,从配膳室,到宽敞的卧房。

    “小丫头,这就是我们的卧房。从这卧房里,完全可以看到大海的美景……”

    “大海上的落,好美啊——”

    某女跑到玻璃窗处,眺望着那一望无际的海平面。

    在那浪花翻滚的海面上,一轮通红透亮的夕阳,正缓缓地下沉,坠入那苍茫的海面。那一种凄美壮观的景色,一下子授住了某女的心。

    一双粗壮温的手臂,从背后圈住了某女的纤腰。

    她体自然的向后依偎,靠在了某男的怀里。

    “只要你喜欢,以后,我经常带你出海——”

    “经常出海,那倒没必要——”仰起脸,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只要在每年的七夕时,陪我出来一次,我就满意了……”

    “好,我答应你——”

    “喂,你别答应得那么爽快。你听清楚了,是每年的七夕——”

    “小丫头,我听得很清楚——”微微叹息一声,感慨,“人的一生,短暂又不可预测。谁都无法预料,自己到底能活多少岁!如果我慕容凌能活到八十岁的话,那我们也只有五十五个七夕可以在一起。你觉得,我舍得放弃跟你一起出海的任何一次机会?”

    “说的也是——”

    一抹感动,突然席卷而至。

    某女感觉鼻子酸酸的,眼睛里不争气地涌起一层泪雾。

    她顾小曼从来不奢望太浪漫的,电视剧里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离现实生活太远太遥不可及。她最向往的,就是一种平淡真实温馨祥和的感。某男所描述的这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画面,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撼动了她的女儿心。

    “阿凌,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每年的七夕,我们两个人都一起出海。不管你人在哪里,不管你生意有多忙。你一定要赶回来,陪我一起过中国的人节……”

    “嗯——”应了一声,微笑着嬉语,“即便我人死了,我的灵魂也会飞到你边,跟你一起过每一个人节……”

    “臭男人,不要胡说八道——”

    某女蓦地转过,捂住了某男的薄唇。

    那生气的模样,好像某男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一样。

    “小丫头,生气了?”

    “以后,不要再说这个字。我听着,心里瘆得慌——”

    某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竟然特别害怕听到这个死字。尤其是,害怕听到某男说这句话。或许,是父母的死亡,在她心里留下的影太深太重。或许,是方丽佳的自杀,让她彻

    底崩溃了的缘故。

    “小丫头,以后,我再也不说这个字了。我一定努力的活着,争取活到一百零八岁,跟你做一对鹤发童颜的百岁老妖精……”那双亮如星辰的桃花眼里,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喜悦,“我弓着腰,你驼着背。我们俩一起住着拐棍,跟我们的重孙子,重重孙子玩游戏,捉迷藏……”

    “阿凌,我喜欢你勾勒的这个画面——”某女踮起脚跟,在某男的唇上印了一下,“能不能活到那一刻,那倒是无关紧要。只要我们能相互扶持牵手到老,这就足够了……”

    ======================================

    顾小曼这蜻蜓点水的一吻,好像星星之火一般,一下子引发了某男那潜在的火患。星星之火,突然升级成燎原之势。他抱住某女的躯,反宾为主加深了这个吻。

    某女闭上眼睛,本能地迎合着他的入侵。

    那颗怦怦乱跳的女儿心,慢慢地沉沦,最终迷失在这忘地一吻里。

    她就这样依偎在某男的怀里,忘的亲吻着。直到敲门声响起,阿岱调侃的话语传来,才打断了这缠绵细密的吻。

    “老小子,准备放烟花了啊。”一边擂门,一边揶揄,“切,真是的。老夫老妻的,用得着这么猴急麻慌的?这天还没黑呢,就躲进卧房里加餐。荤菜吃太多了,小心腻歪——”

    “什么荤菜吃多了?”某男一副要杀人的样子,着脸嘀咕,“我已经茹素了三个月,好不容易该开荤了。你这不长眼的死小子,就过来捣乱。早知道这样,真不该带这群家伙出来……”

    某女听见这话语,扑哧笑了出来。

    那俏脸的脸庞上,满是羞涩的红云。

    她挣脱某男的怀抱,整理了一下衣衫,笑着开口,“好了好了,别拉着个脸了。阿岱说的没错,这种事儿,的确该在晚上做。走,我们出去吧……”

    “小丫头,我本来是想等晚上的,你这一点火儿,我就坚持不下去了。”再度拥住某女,抱着不放,“不管那帮讨厌的家伙,我们俩做完功课,再出去看烟花……”

    某女白了某男一眼,嗔,“慕容凌,你非得让我在众人面前出丑不是?人家来请我们,你赖着不出去。等一下,让我怎么出去见人?怎么面对他们几个人的调侃和嘲笑?”

    见某男不语,某女的嗔怪,又变成了安抚。

    她拍拍某男的俊颜,好像哄孩子似的,“乖,忍耐一下下。等到晚上,一定让你如愿以偿的开荤……”

    “现在,我终于知道什么叫交友不慎!跟这帮小子来往,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某男嘀咕了一声,恋恋不舍的放开了某女。打开卧房的门,生气的吼轩辕岱,“死阿岱,你不知道你嫂子是孕妇啊!她累了,想休息一下,你小子就不识时务的来打扰。早知道你们这么讨厌,我真不该讲哥们义气,把你们这群烦人的家伙带出来……”

    轩辕岱瞅瞅某男胯部的小帐篷,眼里闪过一抹恶作剧似的笑意。

    他故意指着某男的胯部,揭穿某男发怒的原因,“老小子,有你这条吃人的狼在边,嫂子休息得了吗?如果不是我出面解救,她现在恐怕已经被你吞吃入腹了吧?”

    ----------------------------

    亲的丫们,让留言咖啡票票花花来得更猛烈些儿吧!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