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虐待他,你有没有搞错?(3000字)

    ()    顾小曼打车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

    她一直以为,某男早该回来了。

    哪知道,新房里空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她打开浴室的门,偷偷地瞄了一下,也没发现某男的踪影。蹑手蹑脚走到书房的门口,把书房推开了一条缝。隔着缝隙偷窥,也没看到那熟悉的影。

    她叹息了一声,关上了书房的门。

    那如水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疑惑。

    这个家伙,从结婚到现在很少夜不归宿。今天,两个人闹别扭,他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回家。难道说,他生她的气,到秦小三那里过夜去了?再不然,是想让她难堪,故意夜不归宿?

    怎么地,就怎么地吧!

    他不回来也好,永远不回来最好。

    这样的话,她顾小曼倒落得个清净自在。

    最起码,她不用跟某男躺在一张榻上,别别扭扭的度过这个尴尬的夜晚了。如果在这种僵持的况下,他依然要抱着她睡,她该怎么面对那张令人讨厌的妖孽脸呢!

    某女在浴室里冲了个凉,穿着睡衣上了

    虽然困得要死,却怎么都睡不着。

    眼睛酸胀发涩,疲劳到了极点。可那大脑却兴奋的要命,思绪活跃到了极点。一会儿想想这儿,一会儿想想那儿,那乱七八糟的事儿,都涌进她的脑子里,挥之不去赶之不走。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五只羊,六只羊,七只羊,八只羊,九只羊……………………一千只羊——”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为了给自己催眠,某女瞪着天花板,数起了羊。数了一千只羊,终于有了一点儿困意。

    瞅瞅墙壁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三点。

    她伸了一个懒腰,张嘴打了一个哈欠。

    闭上眼睛,准备去会周公。

    兰苑栅栏门开启的声音,在深夜里格外的刺耳。

    那两束耀眼的车灯,玄亮了兰苑的夜空。

    “阿黎少爷,我们家少爷这是怎么啦?”

    “他心不好,多喝了两杯——”

    “阿黎少爷,你也真是的。你说你,怎么能让他喝这么多酒啊?万一喝出什么事儿来,这兰苑的天都塌了……”

    “贵叔,我也不想让阿凌喝这么多酒,可这老小子,他不听我的啊!要不是我拼死拦着,这老小子早就喝到吐血了……”

    “这一次,就算了。以后,千万不能这么酗酒了啊!喝这么多酒,多伤体啊——”顿了一下,接着开口,“阿黎少爷,我一个人弄不动他,来,你帮我把他送回房好了……”

    贵叔和东方黎的对话,隔着开启的玻璃窗传来。

    那柔和的偏南风里,似乎还夹杂着一抹刺鼻的酒味。

    ======================================

    某女迅速爬起来,打开了卧房的门。

    门开启的那一刻,贵叔和东方黎抬着某男正好出现在某女的视线里。她用手捂住鼻子躲开道,让这三个人进门。目光触及那张俊朗如同妖孽似的容颜,心里蓦地咯噔了一下。

    这家伙的脸,怎么这么苍白?

    他的眼睛,怎么会这么红?

    贵叔和东方黎搭手,把某男抬进浴室里,给他冲了凉,换了睡衣后,才把他放在了榻上。那个被酒精控制了大脑的人,嘴里不停的呓语。

    “阿黎,倒酒——”

    “别拦着我,我根本没喝醉——”

    “你小子再拦着我喝酒,我跟你急啊——”

    “急,我跟你急——”

    贵叔看着某男的样子,一阵心疼。

    他犹豫了一下,终于开了口,“少夫人,你先照顾少爷一会儿。我去吩咐林嫂,让她给少爷做碗醒酒汤来……”

    某女点点头,不知所措的站在榻前。

    她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个醉醺醺的家伙。如果这家伙发酒疯砸东西,甚至要打人时,她该怎么办?是果断的逃跑,还是待在这里,等着醉酒后的某男虐待和摧残?

    “嫂子,以后不要这么对待阿凌了!他为了你,把所有的坏毛病都改了。我们这罂粟四少,现在基本上已经变成了三个。如果你还不满意阿凌的表现,而要继续虐待他的话,那你的心也未免太狠了……”

    “我虐待他?你有没有搞错?”

    某女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那眸子里的怜悯和同,立马被愤怒所取代。

    这个可恶的家伙,一定在东方黎面前说了她什么坏话。要不然,这东方黎怎么这么说她顾小曼?明明都是这家伙的错,他现在倒成了受害者!而她顾小曼这个真正的受害者,倒成了众人谴责的对象,成了一个心肠歹毒的女人。

    本来想为自己辩解一下,还是理智的住了口。

    她总不能告诉东方黎,这该死的男人在他们火之际,为了另一个女人提起裤子走人!她总不能告诉东方黎,慕容凌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傻瓜,被一个女人骗得团团转!

    “嫂子,你要没虐待阿凌,他能

    郁闷成这样?你知不知道,他在酒吧里酗酒,好像玩命似的?一个人灌下去一斤多白酒,还嚷嚷着要喝……”

    “东方黎,你的意思是,这家伙要喝死在酒吧里,我顾小曼还得为他对命是吧?我虐待他?我倒是想啊!可我得有那个本事啊!我要有那本事,早就把这死男人教育成A市模范丈夫的典型了……”

    男人心不好,就酗酒闹事。

    女人既要伺候醉得一塌糊涂的醉鬼,还要担负男人醉酒之罪魁祸首的黑锅。

    丫的,这也太不公平了。

    那家伙心不好去喝酒,喝醉了还有人替他抱不平。她顾小曼受伤了,怎么就没人看见,怎么就没人同她理解她呢?

    ------------------------------------------------------

    “嫂子,你也别藏着掖着了。你跟龙墨梅在餐厅吃饭的事儿,我都看见了。阿凌之所以会出现在墨龙餐厅,那都是我通知他的……”顿了一下,“你顾小曼是有夫之妇,不是未婚的女人。你跟其他男人来往时,总要想想阿凌的感受!他是你顾小曼的丈夫,也是A市的名人。如果你私*会男人的事儿,出现在报纸的头版头条,那阿凌还有颜面见人吗?”

    “东方黎,你太过分了——”

    某女手指东方黎,却不知道该怎么还击他。

    气结之下,只能用过分两个字谴责这小子。

    她顾小曼私会男人,这小子说得也太难听了吧?

    她不就是跟龙墨梅进餐厅吃顿饭吗?

    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难道说,男女之间吃顿饭,就可以用私*会这两个暧昧隐晦的字眼吗?

    再说,这也不是她顾小曼的初衷啊!她根本就不想跟龙墨梅扯上关系,也曾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那家伙。如果不是碍于龙墨梅曾经救过她,她甚至会毫不留的掉头离去!

    别说,她只是心无杂念的跟龙墨梅吃顿饭。就算她真去私*会男人,慕容凌和东方黎有什么资格谴责她?难道说,他们可以博众女,她连跟其他男人吃顿饭的自由都没有?

    这罂粟四少,还真把自己当成古代的纨绔少爷了。

    他们可以三妻四妾,他们可以吃喝赌。他们的女人,却只能恪守妇道,做笼子里的金丝鸟。要是隔着笼子跟外面的男人说句话,就被冠上坏女人的*罪名?

    “嫂子,你别怪我阿黎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其实,我也没有谴责你的意思。我只是想,阿凌那么你宠你疼你,他以前从来不会做的事儿,为了你顾小曼什么都做了。我希望你好好的对他,跟他恩恩的过子。这样的话,让我阿黎也对婚姻多一点憧憬,多一点改邪归正的勇气……”

    “阿黎,我可以不怪你。但是,我必须要为自己辩解一句。我顾小曼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恨一个人,更不会无缘无故的上一个人。如果不是别人伤害我在前,我一定不会先伤害别人。如果那个人没有让我的资本和理由,我自然也不会轻易的上他。这恩恩,是双方面的事儿。缺少一方面,那也称不上什么恩……”顿了一下,苦笑,“阿黎,你不需要拿慕容凌当镜子。因为,他根本不适合做男人的楷模。只要你相信婚姻,那婚姻就不会负你。只要你真心改邪为正,那生活就不会亏待了你……”

    “嫂子,我要改邪归正,你会把你死党介绍给我吗?”

    “介绍不是难事儿,可她愿不愿意跟你,那不是我能左右的事儿。那丫头,有格有主意。我顾小曼跟她一比,简直是没个到了极点……”

    这罂粟四少,根本不是什么好男人。

    她顾小曼跳进了火坑,已经够倒霉的了。如果她再把自己的死党牵扯进来,那简直就是蠢到了家。

    -----------------------------------------

    二更来了,稍后还有。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