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丫头,你确定让我滚?(4000字)

    ()    豪华的包间里,坐着一男一女。

    男人用欣赏的眸光,注视着面前的女子。那女子却无视男人的存在,径直低着头,把视线放在茶杯里的那片片转动漂浮的茶叶上。

    某女固执的沉默着,龙墨梅也没有刻意打破这静默的氛围。他只是这样静静地望着她,默默地享受跟某女待在一起的短暂时光。

    菜,终于上来了。

    龙墨梅一边给某女夹菜,一边淡淡的开口。

    “小曼,他有没有因为我龙墨梅,而虐待与你?”

    “没有——”

    “真的没有?”

    “真的——”

    其实,说句良心话,某男对她顾小曼也算是呵护备至体贴有加。他知道她的脚受了伤,就霸道的抱起她。他知道她饿,就爬上窗子给她摘果子。他知道她想吃冰糖葫芦,就让那小贩隔三差五的送一趟。他知道孕妇容易疲惫,就背着她像骆驼一样的负重上山。自从他知道那碗保胎药里有毒,对她的饮食一直很小心谨慎。不用银器试一下,就决不让她进食。

    他对她的关心和体贴,她一直看的清清楚楚。

    他对她的宠溺和呵护,她也都默默地记在了心上。即便她嘴上不说,却不等于她心里不明白。常言说,人非草木孰能无。在这朝夕相处的子里,他竟然在不知不觉的成了她生活里的一部分。

    在某男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合*房时,她真的曾经想过,就这样投降算了。尤其是,她被他撩拨得*难耐的那一刻,她真想放弃自己的原则和坚持,顺波逐流把自己给了他,做他名副其实的老婆。

    幸好,秦兰馨的那一通电话来得是时候

    幸好,那女人把她从慕容凌这花心男人的魔爪下解救了出来。如果不是秦兰馨的谋诡计,她早已经成了某男口里的猎物,被他吃得一干二净,甚至连骨头都不带吐出来。

    如果她真做了某男的女人,真跟他发生了亲密关系。那男人再这么对她,她将何以堪?她用什么样的心,去面对这个为了其他女人置她于不顾的家伙?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这残破的婚姻?

    “那你还打算取消这桩买卖婚姻吗?”

    “我不知道——”

    “顾小曼,其他事儿你可以不知道。这件事儿,你可不能不知道。事关你一辈子的幸福,你怎么能稀里糊涂的?”顿了一下,再次开口,“小曼,如果你真决定离开那小子。其他的事儿,就交给我龙墨梅好了。我保证,让你离开那个家伙,再也不受他的控制……”

    “龙墨梅,你欺人太甚——”

    包间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站在门口的人,正是顾小曼的名义老公慕容凌。此刻的他,脸色沉如墨。那拳头紧握起来,磕巴磕巴的响个不停。

    =============================

    “慕容凌,上次没打死你,是你小子的幸运。怎么,还想来找死?你也不看看,我龙墨梅是什么角色?你觉得,我是个任你欺负的主儿?”

    “龙墨梅,不要说你只是黑帮的太子。即便是龙语声本人,我也照打不误。你敢*拐我慕容凌的女人,那是你小子瞎了眼。别人害怕你这黑道上的败类,我慕容凌却不怕。我就不相信,你小子是孙悟空转世的,我把你的头拧掉了,你还能长出来一个?”

    某男话语没落,人已经敏捷地欺了上去。

    一拳头下去,龙墨梅的眼睛就被打飞了开来。那眼镜下的鼻子,被拳头重击过后,血顺着人中滑落下来。那一道红色的血迹,耀人眼目。

    “慕容凌,你这是干什么?”

    某女见此形,急忙站立了起来。

    她横戈在两个男人的中间,阻止两个人继续交火。

    “慕容凌,是我让龙墨梅请我吃饭的。你凭什么在这里胡搅蛮缠,说人家*拐你老婆?你能跟其他女人过*夜,我怎么就不能跟别的男人一起吃顿饭?”一边质问,一边驱赶某男,“滚,你给我滚——”

    某女的嘴上,虽然不依不饶。

    心里,却害怕到了极点。

    她顾小曼真的害怕,害怕再一次见到那血淋淋的一幕。她真的很害怕,害怕这固执倔强的家伙,真跟龙墨梅火并起来。他伤着了龙墨梅,龙语声绝不会散罢甘休。龙墨梅伤着了他,他却要像上次一样在医院里躺好多天。

    自古以来,民不与匪斗。

    这传承了千年的处世格言,自然有它的道理。

    他慕容凌再有魄力,再有能耐,那也仅限于商业上。他一个经商的人,想跟黑道帮派上的人火并,那还不是死路一条。

    她虽然很恨这个家伙,却也不想他走上不归路。

    她顾小曼唯一能做的,就是不顾某男的尊严,赶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死丫头,你确定要我滚?你确定要继续跟这流氓一起吃饭?”

    “我确定——”

    某男注视着某女,那双亮如星辰的桃花眼里,闪过一抹受伤的表。他就这样站立了两秒钟,终是倔强地转,撇下顾小曼和龙墨梅,大踏步地离

    开了包房。

    “想走?没那么容易——”

    龙墨梅抹了一把人中处的血迹,举步追。

    他的衣袖,被某女的柔夷拽住。

    “龙墨梅,如果你把我当朋友的话,就放他走!如果你不在乎我的感受,那你就只管把手下人叫出来。他要死在你手里,我也横尸在你面前……”

    从进墨龙餐厅的那一刻起,顾小曼就看出了一件事。

    这墨龙餐厅,应该就是龙墨梅的产业。这儿即然是龙墨梅的基业,肯定蛰伏着不少黑帮的打手。只要龙墨梅喊一声,慕容凌一定走不出这家餐厅。

    =================================

    龙墨梅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放弃了喊人。

    他找到自己的眼镜戴上,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再度回到了餐桌前。墨龙餐厅的服务生,鱼贯而入。一盘盘精致的菜肴,端上了餐桌。他们带着职业的微笑,道一声用餐愉快就识趣的退了下去。

    面对这一桌子的山珍海味,某女却一点儿食都没有。

    那扑鼻而来的海鲜味,让她忍不住反胃起来。

    她强忍着瞬间袭来的恶心,捂着嘴躲进卫生间,等那阵妊娠反应过了以后,再度走了出来。而那个戴着眼镜,貌似温润君子般的男人,却一直用研判的目光盯着她。

    “你怀孕了?”

    “嗯——”

    龙墨梅的问话,让某女有些脸红耳

    她强制压下那一份尴尬和窘迫,坦然的回答。

    “孩子,是他的?”

    “嗯——”

    这种令人羞于启齿的问题,某女只能点头默认。

    即便她怀的不是某男的孩子,也总不能当着一个外人的面,去剖析得清清楚楚。龙墨梅又不是她顾小曼什么人,她也没有必要跟他说那么多。即便她恨慕容凌,她也不想在他敌人面前,给他脸上抹黑。

    龙墨梅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握了起来。

    那手背上的青筋,暴跳得很高很清晰。

    片刻后,他终于放开了那只紧握的手,云淡风轻的开口,“小曼,如果你不慕容凌,那就趁早打掉他的孩子。如果你坚持要这个孩子的话,我也可以接受……”

    他龙墨梅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要一个被其他男人碰过的女人。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他第一次看见顾小曼时,就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得知她已经嫁为人妻时,他曾经苦恼了好多天。他以为,只要他愿意,就一定能忘记了这个名叫顾小曼的已婚女人。遗憾的是,他越是想忘掉这个女人,她就越像生了根似的住进他心里。

    他的苦恼,被龙语声看出了端倪。

    父子俩,曾经做了一个促膝长谈。

    当父亲知道他的苦恼时,曾经开导过他。

    “阿梅,你也是接受过西方教育的人。怎么,还像迂腐的老夫子一样,在乎女人的贞*和初*夜?这种陈腐的东西,早就该从人的思想里废除了。男人和女人之间,最重要的东西是。只要你她,这就足够了……”犹豫了一下,提起了过往之事儿,“当初,我上你妈时,她也不是什么处*子之。甚至,她还为另一个男人生过孩子。因为我你妈,还是毫不犹豫的娶了她……”

    “爸,你比我想象中的伟大——”

    当他终于决定,为了放弃世俗观念时,这女人却又给他出了一个难题。一想到她怀着其他男人的孩子,他心里就纠结的要命。

    纠结归纠结,可他还是不想放弃这个名叫顾小曼的女人。

    他宁愿她带着一个孽种生活在他侧,也不愿让自己一辈子生活在相思成灾的煎熬里。或许,这就是他父子的宿命。既然是宿命,他只能强迫自己接受他根本不想接受的东西。

    -----------------------------------

    某女抬起头,直视着龙墨梅。

    那清凉如水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真诚的笑意。

    “龙墨梅,我顾小曼是不是让你误会什么了?如果我曾经让你误会了什么,我真诚的向你道歉。可说句实话,我从来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龙墨梅在一起!既然我没有答应过跟你在一起,又何谈你能不能接受我肚子里的孩子呢?”

    “小曼,你不要生气——”

    某女的坦率,让龙墨梅颇为尴尬。

    他歉疚的笑了笑,解释。

    “我一直以为,你的买卖婚姻不幸福。我一直想要用自己的,来救你脱离苦海。但是,我忘记了一点儿,忘记了征求你本人的意见。现在你提出来,我就把这一环补上。”起离座,单腿跪在某女的面前,“小曼,我你。我想娶你为妻,你愿意嫁给我吗?”

    “龙墨梅,在我顾小曼心里,我一直把你当救命恩人当朋友对待。除了这两样,没有其他任何杂念。如果你想跟我做朋友,那我们还有交往的可能。如果你有超越友谊的想法,那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果决的站起,拿起自己的包走人。

    她的后,响起龙墨梅伤感的质问。

    “顾小曼,你既然不他,为什么不能跟我在一起?”

    “我他,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儿。跟你在不在一起,那是我们之间的事儿。这是两码事儿,没有任何因果关系。我即便不能跟他在一起,也不一定要跟你在一起……”

    迈开脚步,果断的闪出了包间的门。

    那豪华的包间里,只剩下满桌子动都没动的菜肴,以及那个还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的男人。那镜片后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冷玄寒的目光。或许是因为无法发泄自己心中的郁闷,龙墨梅举起手,在那餐桌上擂了一拳。

    殷红的血,顺着龙墨梅那白皙修长的手流下来。染红了他的手指,也染红了食指上的那枚龙头戒指。那一抹殷红的血迹,刺疼了龙墨梅的眼睛,也刺疼了他的心。

    “顾小曼,你是我龙墨梅的,永远都是我龙墨梅的。如果有人敢跟我抢你,我一定让他死无葬之地之地……”

    -------------------------------

    亲的丫们,今天格格大爆发啊!

    熬通宵,最低更新一万字,或许,会更多一点哦!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