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出院了,我搬到柴房去住(3000字)

    ()    庄严肃穆的兰苑,再一次笼罩在玄色的夜幕中。

    某女躺在榻上,心不在焉的翻看着书籍。

    好不容易,挨到了子夜时分,却没等到那女鬼的再次出现。正在她失望之际,窗外忽然传来一女子的惊叫声。她迅速爬起来,朝窗外看去。借着淡淡的月光,看见了那女鬼倒在她事先安置好的捕猎器一旁。

    抓住了,真的抓住了。

    TMD,这女鬼果然是人装扮的!

    某女及拉着拖鞋,拿着手电筒怒气冲冲的出了门。她今天一定要看看,是谁这么缺德,天天用这样的损招吓唬她!丫的,这女人知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顾小曼绕过前厅走廊和前厅,疾步走到院子里,步向那躺在地上哎哟不止的女鬼。复仇的快*感,让她心出奇的好。

    “亲的女鬼,你哎哟什么啊?这装鬼吓人,不是很好玩很刺激吗?这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的。你这假鬼要撞见真鬼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像我一样的害怕哦?”

    “顾小曼,你不要得意的太早!今天让你算计,那是我慕容菲倒霉。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这死女人赶出兰苑。早晚有一天,我会拔掉你这个眼中钉……”

    某女蹲下子,把手电筒照向女鬼的脸庞。

    她的脸上,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惊愕。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这个丫头?

    “慕容菲,我和你往无冤近无仇,你为什么要对付我?”

    “顾小曼,你还好意思问。如果不是你,我妈能三番两次的受罚?如果不是你,我妈能被我爸关在佛堂里,过青灯古佛的尼姑生活?如果不是你,我哥能被害得这么惨?”顿了一下,鄙夷的望向某女的小腹,“怀了一个野种,居然还好意思赖在兰苑里养尊处优,当什么少?如果我是你的话,早就跳进粪池里淹死自己了……”

    “慕容菲,本来,你装鬼吓人的事儿,我不想追究了。就冲你这态度,我还追究到底了。我看,你爸知道你干的这龌蹉事儿,会怎么处罚你……”

    顾小曼蹲下,冷冷的回敬着这个刁蛮任的公主。

    她抓住被捕猎器电得浑酸麻无法动弹的慕容菲,作势要走,“走,跟我去见你爸。让他好好看看,看看你这副美丽可的装扮……”

    正在纠缠不休之际,梅小婉匆匆地赶了过来。

    她满脸诧异的看着两个人,佯装茫然无知的询问,“表嫂,你捉住的这个人,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她不是人,也不是鬼,是兰苑里的大小姐慕容菲——”

    某女冷冷地扫了梅小婉一眼,一个脏字都不带的骂了慕容菲一句。

    目光触及梅小婉的影,心里蓦地明白了什么。

    =============================

    慕容菲还在国外读书时,就有同一装扮的女鬼出现在她顾小曼的窗前。要说这女鬼压根就是慕容菲装扮的,打死她顾小曼,她也不会相信。

    除非有人知道她怕鬼,才故意装成鬼来吓唬她。

    这兰苑里,知道她顾小曼怕鬼的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这个温婉可人的表小姐梅小婉。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这梅小婉就是隐藏在兰苑里的那个恶人,是那个屡次陷害她的人。

    婚礼上,她顾小曼所穿的小鞋,慕容凌和梅月华各执一词相互猜忌。可他们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中间传话的关键人物——梅小婉。

    省亲那天早上,她顾小曼喝的那碗八宝粥,似乎跟这女子也有关。

    还有,那一碗保胎药的风波。

    梅月华一副被冤枉的委屈样,慕容凌一副恨不得杀人的愤怒样儿。仔细想一想,他们似乎都不像做了亏心事儿的人。难道说,那保胎药的里毒药,也是这梅小婉所下?

    看来,十有八*九是!

    因为,整个兰苑里能接近梅月华又让她信任到疏于防范的人,大概只有她的内侄女梅小婉一个人。

    想到这里,某女的心忍不住颤栗了一下。

    如果她真的猜中所有事儿的话,那这温婉可人的表小姐,心也太狠毒了。这女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居然能不择手段到这个地步。这女人能牺牲从小把她养育成人亚赛亲生母*亲的姑妈,这种狠毒的心肠,岂不是比毒蛇猛兽还毒几分狠几分?

    “菲菲,你为什么要装扮成鬼吓唬表嫂?”

    “因为我恨她,所以就想吓死她——”

    “你这丫头,也太不懂事儿了。你再不喜欢表嫂,也不能用这么恶毒的方法,去吓唬她啊?万一,她惊吓过度,动了胎气怎么办?”

    “不就一个野种吗?动了胎气才好呢!省得,玷污了兰苑这块神圣的土地。省得,脏了我们慕容家的高贵血统——”

    “你这丫头——”

    梅小婉给慕容菲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她收敛点儿。

    转走向顾小曼,笑着求,“表嫂,菲菲这丫头,从小让我姑妈给惯坏了。她的话,你也别介意。大家都是一家人,以和为贵才好。这事儿万一

    闹大了,姑父一定不会饶了菲菲。到那个时候,再想修复你们这姑嫂的感,恐怕就是难事儿了……”

    “梅表妹,你放心吧。尽管我没慕容菲年纪大,但好歹也是嫂子。做嫂子的,自然不会跟这个没脑子的小姑子一般见识……”

    “顾小曼,你说谁没脑子?”

    “我说的就是你——”

    某女扫了一眼慕容菲,丢下一句不容置疑的话语转走人。

    这丫头被人利用却还不自知,不是没脑子是什么啊!

    ----------------------------------------------------------

    接下来的这几天,顾小曼感觉消停多了。

    某男住院没回来,不找她顾小曼的麻烦。那慕容菲虽然嚣张跋扈,却也奈何不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某女。她就这样安闲自在的躲在新房里,睡睡觉看看书。不用与人勾心斗角,再也不担心女鬼来袭。

    这好子没过几天,就传来某男要出院的消息。

    虽然害怕面对这个喜怒无常的家伙,但某女还是觉得很喜悦很欣慰。

    这家伙能出院,那就说明他已经基本上恢复了健康。

    顾小曼在浴室里冲了一下凉,刻意换了一件红色的牛仔短裤,黑色的短袖T恤。这深颜色的衣服,比较耐脏比较适合住柴房又无法洗澡的人穿。就算躺在那吊上睡觉,也比较随意一下。最起码,不害怕走光。

    一边想心事儿,一边收拾着行李箱。

    简单地收拾了几件衣服,提着行李箱准备走人。

    某男曾经说过,让她离他远一点儿。这家伙回来了,她当然应该听从他的吩咐,去柴房里过子。这样的话,大家都会过得舒畅一些儿。

    脚刚踏出新房的门,却正好遇见了迎面而来的某男。

    那高大的影,一步一步朝她靠近。那俊朗如同妖孽般的脸上,挂着惯有的冷凛和玄寒。眸光瞥见她的那一刻,眼里闪过一抹异彩。那异彩只是一闪,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和疏离。

    “顾小曼,你这是做什么?”

    “你不是说,让我离你远一点儿吗?你不是说,你出院后让我去住柴房吗?我现在,就是按照你的吩咐,搬到柴房里过子啊——”

    “顾小曼,我改变主意了——”

    “…………?”

    “我要你留下来,好好地照顾我——”

    “我不想留下来——”

    某女嘟起嘴,倔强地顶撞了一句。

    她想留在他边照顾他时,他却毫不留的驱赶她。如今,她不想照顾他了。这家伙却又改变了主意,要她留下来。

    难道说,在他的眼里,她就是一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她没有自己的意愿,没有自己的尊严,没有自己的思想?

    “顾小曼,这件事轮不到你做主——”

    某男发怒时,似乎牵动了尚未痊愈的骨折处。

    他捂着自己的左列,皱着眉头吸气。那俊朗的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高大的躯,也因为耐不住痛而微微弯曲了下来。

    “慕容凌,你怎么啦?”

    某女扔下手里的皮箱,焦急地扶住了某男。

    某男借势把自己沉重的躯,都压在了某女的肩膀上。双臂拥住某女的躯,紧紧地抱在了怀里。那双桃花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我一生气,气息就不稳。气息不稳,就会牵动断裂的肋骨。小丫头,从现在开始,你不要跟我作对好不好……”

    --------------------------------------------------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