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因为,我已经爱上了别人(3000字)

    ()    从医院回来的这些天,某女好像生了病似的。

    她整天窝在新房里,懒洋洋的躺在*上看那些关于建筑设计方面的书籍。林嫂送来的饭菜,她吃的很少。有时候,动都不动一筷子。偶尔想吃点什么,就到冰箱里取一个冰糖葫芦来嚼一口。

    那酸酸甜甜的东西,总让她想起那个买冰糖葫芦的男人。

    每一次想到那俊朗如同妖孽般的男子,她的心都会跟着疼起来。他与她之间的恩怨仇,就像放电影一样,不停地在她的眼前回放。他滥荒唐的一幕幕,他温柔呵护的点点滴滴,他耍赖皮厚的撒渴求。他为了她,跟龙墨梅决斗的场景,他躺在血泊中爬不起来的狼狈,以及他一次又一次冷绝的驱逐。

    每当那个影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她总会不由自主的猜测。

    这个家伙现在恢复到什么地步了?他可以下走路了吗?他可以自己上厕所了吗?在医院里睡觉,不抱东西能睡得安稳吗?

    想起某男不抱东西睡不着这事儿,某女就想到了两个人夜夜相拥而眠的一幕幕。那酸涩痛楚的心里,忽然多了一丝暖意。那苍白的俏脸上,似乎也平添了一缕彩霞。

    “贵叔,我哥现在怎么样?”

    “大小姐,凌少的伤,看起来是好多了。今天,他非要自己下走走。我怎么阻止,都拦不住他。我看他是放心不下少夫人,也放心不下公司里的事儿,想尽早出院了……”

    “那死女人,有什么放心不下的?我哥被他害得这么惨,那女人倒好,整天躺在屋里睡大觉,连去医院照顾一下都不肯。贵叔你说,她弄得这叫什么事儿啊?”

    “大小姐,你还没结婚。这夫妻之间的事儿,你不懂。既然不懂,你就少管人家夫妻之间的闲事儿。省得,被你哥训斥——”

    “哼哼,我才懒得管他们这破事儿呢!”

    贵叔和慕容菲的对话,随着东南风刮来。

    一字不漏,清晰地传到了某女的耳朵里。

    她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

    那家伙,放心不下她?

    呵呵,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如果他不放心她的话,会绝的赶她走吗?如果他不放心她,会告诉她,他出院以后,让她躲到柴房里去吗?

    也许,贵叔是为了撮合她和某男,才故意这样说的。他明着是说给慕容菲听,其实是故意让她顾小曼听的。如果她真相信了这一切,那她不但是傻,而且还有点儿蠢了。

    不管贵叔出于什么目的,他这番话对顾小曼来说,多少还是有点儿意义的。至少,她知道某男已经恢复到什么地步,而不用在这儿瞎猜了。

    ------------------------------------------------------

    夜幕,再一次降临了。

    古老而又庄严的兰苑,再一次沉浸在玄色的夜幕中。

    某女拿着一串冰糖葫芦,一边吃东西一边静静的看书。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到了午夜时分。她正扔掉书籍睡觉,一种状似聊斋里的声音,忽然在窗外响起来。她惊恐的望向那敞开着的玻璃窗,雷雨之夜的那个女鬼,再一次出现她的视线内。

    那苍白的鬼脸上,是一双充满鄙夷之色的眼睛。眼睛的下面,是两道红色的血迹。那红色的唇瓣,跟血迹一样的刺眼。那女鬼的上,还披着一件红色的毛呢大衣。

    “鬼,有鬼啊——”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某女恐惧地捂住了眼睛,她蜷缩在榻的一角动都不敢动一下。

    那窗外的女鬼不光吓人,似乎也怕人。

    她就这么晃悠了一下,就消失了踪影。

    “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主人,那……”

    某女隔着手指的缝隙,寻到了电话。

    她顾不得去看电话号码,直接接听了电话号码。

    “亲的,我有点儿想你了!”一熟悉的*浪声音,隔着听筒传来,“我正努力为你和孩子积攒钱呢,等积攒够了钱,我们俩私奔去——”

    “死牛郎,我又看到那女鬼了。她现在就站在我的窗外,瞪着那圆溜溜的眼睛望着我。你快点儿,快点过来救我——”

    某女顾不得理会牛郎的调侃,直接呼救起来。

    那惊恐无比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浓重的哭腔。

    “顾小曼,你确定那女鬼就站在你窗外?”

    “嗯,好像还在——”某女壮着胆子,再一次朝窗外望去。那个吓人的女鬼,却消失了踪影,“刚才还在呢,这会儿又不见了——”

    “顾小曼,你给我听仔细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三番两次站在你窗外的那个所谓的女鬼,一定是人装扮成的。她的目的,就是为了吓你。你越害怕,她肯定就越高兴……”

    “人装扮的?”

    某女仔细想想,觉得牛郎的话语很有道理。

    这女鬼每次出现,都是慕容凌不在家时。

    从这一切迹象上看,这女鬼极有可能是人装扮的。其目的,无非就是为了整治她吓唬她顾小曼罢了。

    TMD,谁这么缺德?

    某女心里的火气,迅速被点燃。

    这女人有种的话,就当面跟她宣战。深更半夜的装扮成鬼吓人,也特不地道了吧?哼,如果这女鬼真是人装扮的话,她一定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她顾小曼是怕鬼,可她从来不怕人,尤其是不怕恶人!

    ===================================

    “死牛郎,你帮我想想。我怎么样,才能知道她到底是人还是鬼……”

    “如果你想知道她是人是鬼的话,办法很简单。要不,直接在窗外撒点儿石灰之类的东西,按图索骥。再不然,就在窗外放置一个大铁夹。只要那女鬼踩上,一定跑不了。再不然,就在窗户上放置一桶硫酸,等那女鬼出现时,你拉动机关,直接把那女鬼变成真正的鬼……”

    “死牛郎,你这损招儿,还真多——”

    某女一边嘲讽似的赞美牛郎,一边暗自琢磨着用那一种办法比较合适。

    如果撒石灰按图索骥的话,那家伙抵死不承认该怎么办?

    慕容凌在家时,那女鬼不会出现。某男不在家时,她又没有目击证人。除非用第二种办法,把那穿女鬼装的恶人当场抓获。

    至于用硫酸害人的那损招,似乎有点儿太狠太绝了。

    尤其是对付一个女人,这毁容比要命都残忍。

    “亲的,你也太不地道了吧?我替你想办法,你倒嘲笑起我来了。早知道,我就置事外,不掺和你这破事儿了……”

    “死牛郎,我想睡觉了——”

    “亲的,我们俩想到一起了。你想跟我睡觉,我也想跟你睡觉。难得意见一致,那就抓紧行动吧。我给你说地点,你快点儿过来找我——”

    某女的话语还没说完,那牛郎就故意会错意打断了她。

    他那暧昧的调侃,让某女一阵气结。

    “死牛郎,我什么时候说想跟你——”压低声音,说出那两个字,“睡觉?你成天伺候女人,还不嫌烦啊?万一哪天死在女人上,那你不就亏大发了?这后半辈子的好子,不都葬送了?”

    “亲的,你别担心。我再怎么伺候女人,也绝不会把自己累死在其他女人上的。要累死,我也就想累死在你上……”

    “死牛郎,你脸皮真厚!你想累死谁上,就累死谁上啊?你就是再想,那也得别人同意——”

    “亲的,你不要口是心非了。你敢说,你不想跟我做*?你敢说,你没有陶醉在我的*下过?你敢说,你不留恋回味那个美丽旖旎的夜晚?”

    “哼,要回味,那也得能回味过来!你小子阅女无数,如果每个晚上都回忆一番的话,那还不把你脑袋回忆爆炸了?”

    “阅女无数这句话,我接受。但值得我回忆的女人,只有你顾小曼——”

    “死牛郎,你不要再恶心我了。”顿了一下,再次开口,“私奔的事儿,你永远都不要再提了。这辈子,慕容凌是不会放我的。即便他想放我,我也不想跟你私奔了?”

    “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上了别人——”

    语毕,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既然她没有逃开慕容凌的机会,她又何苦再给那牛郎希望。

    何况她也明白,真到私奔那一天,这牛郎会不会再临阵变卦,那也是个未知数。

    --------------------------

    两更完毕,明再更!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