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玻璃窗外,站着一女鬼(3000字)

    ()    ------------------------------------------

    宽大的雨幕,笼罩着兰苑。

    雨水打在树叶上、屋檐上再流下来,发出哗哗的响声。一道耀人眼目的闪电过后,就传来一隆隆的雷声。那闪电远时,雷声还小一些。闪电近时,雷声响的惊人至极。

    “贵叔,下这么大的雨,表哥怎么还不回来?”

    “哎,谁知道呢?”贵叔瞅瞅天上的雨幕,担忧无比,“天都这么晚了,按理说,少爷和少夫人该回来了——”

    两个人正议论着,一辆黑色的悍马驶进了兰苑,在兰苑的主建筑处停了下来。贵叔举着雨伞,迎了上去,“黎少,怎么是你送少夫人来了?我们家少爷呢?是不是喝多了?”

    “贵叔,阿凌没喝多,他是去送秦兰馨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贵叔搀扶着顾小曼下车,把雨伞遮住她的子。因为怕雨天地滑,让她摔跤,不时的提醒,“少夫人,你慢点儿,小心脚下。小心,别摔着……”

    梅小婉也举着伞,迎了过来。

    她搀扶着顾小曼,还一边埋怨,“表嫂,你也太笨太不争气了。下这么大的雨,怎么能让表哥去送那小三呢?万一,那小蹄子出什么幺蛾子,你后悔不就晚了吗?”

    “这鬼天气,说下就下——”

    顾小曼没有接梅小婉的话茬,把话题转移开来。

    她望一望那接天的雨幕,不由得感叹了一声。

    秦兰馨孩子都怀上了,还能出什么幺蛾子?

    大不了,她使出浑解数挽留某男的人某男的心,大不了,她让慕容凌休了她顾小曼,入住兰苑做慕容世家的女主人罢了。

    而这一切,不正是她所盼望的吗?

    如果秦兰馨真的做到了,那她顾小曼不就解脱了吗?

    “阿黎,谢谢你送我。改天,我请客啊——”

    “嫂子,我走了啊——”

    东方黎一边告辞,一边启动黑色的悍马。

    不大一会儿,那悍马就消失在茫茫的雨幕中。

    “贵叔,小婉,我回房了——”

    某女跺跺高跟鞋上的雨水,告辞了贵叔和梅小婉回房而去。

    梅小婉的眼里,闪过一抹诡异的冷笑。

    “表小姐,雨下得这么大,风凉的,你子骨单薄,早点儿回房睡吧。我在这里等少爷,他回来后,我再睡也不迟……”

    “贵叔,您年纪大了。这两天,又有点儿伤风感冒。这等人的事儿,还是我代劳吧!等您病好了,替我多点心就行……”

    “表小姐,您人真好——”

    贵叔道了谢,就别了梅小婉回房。

    那接二连三的咳嗽声,清晰地回在兰苑里。

    梅小婉那俏丽的脸上,露出一抹谋得逞的诡笑。

    ---------------------------------------------------------------------------

    顾小曼洗浴完毕,穿着棉质睡衣躺在榻上。

    虽然她很想睡觉,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的眼前,时不时会幻想出一些儿旖旎的画面。

    那些画面上的面孔,全都是慕容凌和秦兰馨的。

    她摇摇头,甩掉那些恼人的画面。心里,暗自骂自己:“顾小曼,你这是干什么?你不是很想把那两个人撮合在一起吗?为什么,还要幻想人家在一起的画面?你就是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一对成年男女共处一室会发生什么!何况,人家中间还夹着一个共同制造出来的孩子。人家是一家人,卿卿我我恩恩,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你犯的着因为这事儿睡不着吗?睡觉,马上睡觉,你再不睡觉,我生气了——”

    顾小曼正给自己催眠时,一道闪电刺疼了她的眼睛。

    那闪电照亮这个世界的一刻,也照亮了趴在她窗户上的一个面孔。那个苍白如鬼的面孔上,有一双露着杀气的眼睛。眼睛的下面,是两道红色的血迹。那红色的唇瓣,跟血迹一样的刺眼。

    那女孩子的上,披着一件红色的毛呢大衣。

    那红色的毛呢大衣,就跟她在书房里看到的差不多。

    “鬼,有鬼啊——”

    顾小曼那惊恐无比的叫声,淹没在轰隆隆的雷声里。

    等她敛住呼吸,再一次望向那玻璃窗时,那可怕的鬼脸却不见了。只有那漆黑的夜幕,还笼罩在窗外。只有那哗哗的流水声,还在响个不停。

    无边的恐惧,好像窗外那驱赶不走的黑夜,紧紧笼罩着顾小曼。

    满心的不安,好像这巨大的雨幕一般,迅速把顾小曼包裹得严严实实。

    她摸出枕头下面的手机,哆嗦着双手拨出了一串数字。手指放在发键上,犹豫了好久,还是没有勇气按下去。

    不,不能打这个电话!

    她顾小曼亲自把属于她的男人,推到了另一个女人的怀里。这个时候,她怎么能拉下脸跟他求助?即便她被这女鬼吓

    死,也绝不能向那个家伙低头。不能,决不能!

    这一刻,或许那男人正在跟秦兰馨颠龙倒凤。

    如果她把电话拨过去,他会怎么想她看她?

    不打,死都不能打!

    顾小曼拿出手机,拨出了方丽佳的号码。系统女声,婉转的传来: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再拨姜美珊的电话,依然还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停机。

    手机的光标,停在另一串数字上。

    掂量了好久,依然没有打出去。

    这个该死的牛郎,约好了一起私奔,居然放她的鸽子。如果她现在打给他,那不是让这家伙幸灾乐祸吗?哼哼,她打给谁,也不能打给这个薄寡义、好逸恶劳的家伙。

    ====================================

    既然无人可打,她只能再度撂下手机。

    双手抱着头,惊恐地缩在的一角。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时不时把恐惧的目光投向那幽暗的玻璃窗。惊鸿一瞥之后,再拉回来注视着自己的脚尖。

    “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

    这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给了顾小曼莫大的希望。她好像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兴奋地抓起了手机。瞥见来电显示上的一串数字,心里却犹豫起来。

    这无无义的家伙,白天放她鸽子,让她像个傻瓜一样,在火车站傻傻地等了两个小时。最后,用一条无的信息粉碎了她的希望。

    如今,她顾小曼彻底放弃了与他私奔的打算。

    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居然又厚颜无耻地给她打电话。而且,还选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还好,慕容凌不在家。如果,慕容凌在的话,她顾小曼该怎么自圆其说?

    某女扔下手机,却又不甘心地捡起来。

    按下接听键,生气至极的骂起来,“死牛郎,你还没死啊?你要没死,就滚到一边去!从今以后,别来***扰我好不好?”

    哼,接就接。

    最起码,也给自己一次咒骂这家伙的机会。

    “亲的,你还在生我的气啊?”

    那*浪放*的男低音,轻轻地传了过来。

    这声音,这称呼,让顾小曼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死牛郎,我不是你亲的。”这亲的三个字,倍觉刺耳。某女的怒火,越来越旺,“你亲的,已经死在火车站了——”

    “小曼,别生气嘛!”那放*的声音,忽然正经温柔起来,“都是我不好,是我不负责任,是我好逸恶劳。如果我肯吃苦,肯为了老婆孩子拼搏。我们一家人,也许就不会天各一方了……”

    “死牛郎,你还知道是自己错了?”

    某女的咒骂声,鼻音明显的重了起来。

    电话另一端的人,似乎也听见了。

    “宝贝儿,别哭了。”电话里传过来的声浪,温柔得能拧出水来,“你知道,我以前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主儿。我这户头上,根本就没有积攒下什么钱。如果我们现在私奔的话,我肯定是养不起你们母子的。这样吧,你再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多接点生意,多积攒一点钱儿。等我有了养活老婆孩子的资本,我们就一起私奔……”

    “死牛郎,你知道两个月是多少天吗?你知道,一天有多少个小时吗?你知道,一个小时有多少分钟吗?你知道,一分钟有多少秒吗?”

    ---------------------------------

    两更已毕,明再更哦!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