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停不了啦(3000字)

    ()    某男权衡了一下利弊,终是点头答应了。

    某女瞥见那桃花眼里闪过的狡黠,郑重其事的警告。

    “慕容凌,你别耍刁。到时候,你敢趁机强*暴我的话,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即便我敌不过你,半夜也会把杀了……”

    “死丫头,别废话了,开始吧——”

    某男翻躺下,催促某女开始这治病过程。

    某女摇摇头,晃掉那满脑子的臆想画面,闭上眼睛扑了过来。一边引*某男,一边暗自思索。

    哎,反正她明天就要走了。临走之前,使出浑解数帮这男人治好病,也是应该的!要不然的话,这么优秀的极品种男,就真的被淘汰了。那秦兰馨生个男孩儿还好,要生个女孩儿,或者是无法顺利生产的话,这传承千年的慕容世家岂不是断了香火。

    再说,这引某男的事,她顾小曼也不是第一次做过。

    轻车熟路,应该不难为之。

    某女的香丁,撬开某男的唇齿,直接跟某男的灵舌私会。它们好像两个顽皮的孩子一样,时而嬉戏一下逃开,时而纠缠在一起牵手玩耍。

    顾小曼只顾闭着眼睛发动进攻,全然没有注意到某男那一脸痛苦的样子。他那双桃花眼里,布满了极力隐忍的痛苦。那一抹视线,一直停留在某女的俏脸上,怎么都无法移开。

    某女进攻了半天,也不见某男的体有什么变化。

    她心里暗自猜测:难道说,她那天的疯狂举动,真把这家伙给废了?要不然的话,她如此卖力的引*他,他该有所反应才是啊!毕竟,这男人不同于女人。他们都是下半说话的动物,怎么会因为女人的不同,而表现出不同的生理反应呢?

    某女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些A*片里的镜头。

    于是乎,扒开某男的棉质睡衣,用自己饱满的*房去摩擦男人的膛。那伏在某男上的躯,不时的扭动着,来来回回地摩擦着他的胯部。

    正在她黔驴技穷时,某男抱住她,来了个鲤鱼大翻。处在主动地位的某女,一下子被动地躺在某男的下。她明显地感受到,他胯部的磊磊硬物。此刻,那家伙正昂首,蓄势待发。

    “停——”

    “死丫头,我停不了了——”

    某女嗅到危险的气息,急忙喊了暂停。

    可遗憾的是,那个被&望煎熬的家伙,却无视她的喊停,撕扯着她的睡衣。他甚至把手伸进某女的私*处,查看她有没有做好XXOO的准备。

    “慕容凌,你敢毁约,我就杀了你——”

    “死丫头,你明明也很想,为什么非要固执的拒绝呢?”

    ======================================

    某男把那只被律液浸湿的手抽出来,好像证据一样呈现在某女面前。

    顺手拿起头处的纸巾,擦拭了一下。

    他那举动,让某女的俏脸一下子红到了脖颈处。她好像一个被拿到赃物的贼一样,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遗憾的是,她却无处可遁。

    “慕容凌,那只是人的本能而已——”

    “本能也好,不自也罢。你有需要,我也渴望。那我们为什么不利用彼此的体,慰藉彼此饥渴的心灵呢?”顿了一下,嘲讽,“再说,你顾小曼也不是什么尚未开垦的处*女地,多一个人来访,少一个人光顾,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

    “慕容凌,你无耻——”

    某女伸出手,毫无预警的挥了过去。

    一个响亮的耳光声过后,某男的脸上,已经多了一个红色的“五指山”印痕。那印痕清晰地显示着,打人者的生气程度。

    “慕容凌,知道我为什么不是处*女了吗?我就是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一个千女骑万女的色狼,所以才花钱雇牛郎破。我就是害怕自己从未开垦过的处*女地,被你这渣男糟蹋了,才宁愿自己先摧毁了它。要不然,我顾小曼会给你嘲笑我的机会?要不然,我会莫名其妙的怀上所谓的野种?”

    某女的咄咄人,似乎也激怒了***煎熬下的某男。

    他发疯似的,撕扯着她的衣物。

    “顾小曼,既然你觉得是我糟蹋了你,那我就好好的糟蹋糟蹋你。我就是要让你看看,千女骑万女的男人,是怎么让你沉沦不止,怎么让你泥足深陷,怎么让你罢不能的?我要在你最需要男人,最想攀登欢乐的巅峰时遗弃你。我要让你跪着哀求我,求我你糟蹋你……”

    刺啦一声,某女的丝织睡衣被扯烂。

    那粉红色的衣服碎片,好像一只翩翩飞舞的彩蝶一样,在卧室里飘飞缓缓地落地。那温馨的粉红色,跟某男粗暴的举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的底*裤,被某男强行扒下。

    她白皙修长的双腿,被某男霸道地分开。

    “慕容凌,别这样——”

    “别这样?”冷笑,嘲讽,“顾小曼,你太天真了!你觉得,我这个色魔会放弃糟蹋你的机会吗?你觉得,我会在最关键的时刻放了你,让自己

    承受*望的煎熬?”

    “慕容凌,我求求你,求求你给我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后,不管我喜欢不喜欢你,我都会满足你的要求,乖乖的臣服在你下……”

    -----------------------------------------------------------------

    屈辱的眼泪,缓缓地低落下来。

    那眼泪濡湿了某女的脸颊,也濡湿了某男锢她头颅的手臂。

    “为什么,是两个月后?”

    不知道是某女的眼泪,刺激了某男。

    还是那两个月的期限,*惑了某男。

    那粗暴的动作,停顿下来,“为什么,不是现在?”

    “我现在,刚怀孕没多久。书上说,怀孕前三个月,是最容易流产的。所以,我很害怕,怕因为自己的荒唐,失去肚子里的孩子……”

    到了这一刻,某女真的很后悔。

    她很后悔,不该为了一句侮辱的话语,激怒了这个男人。既然闹得如此僵持,她除了举手投降就是放弃尊严哀求他。只要这家伙今天肯放过她,那她明天就已经远在千里之外了。

    “你确定,两个月以后心甘愿地做我名副其实的老婆?”

    “嗯——”

    “那好,我今天就放了你。你记得,两个月后兑现自己的诺言——”

    某男虽然质疑不已,但最终还是放开了她。

    他穿着那尚未脱下的睡衣起,那宽松的裤裆处,一顶帐篷固执的矗立着。某男着那坚硬如刚般的冲锋枪,走进了卫生间。那哗啦啦的流水声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再次走了出来。

    他和衣躺在顾小曼的一侧,默默地揽住了她的纤腰。

    说了句睡吧,就再也没有开腔。

    某女听见边鼾声响起来,那颗紧张不已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她确信某男不会再***扰她,才闭上眼睛想要入睡。可不知道为什么,人就是无法进入梦乡。翻来覆去折腾了半晚上,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顾小曼再一次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儿。

    他边的那个男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头柜上,照例放着一张留言条:老婆,我上班去了。晚上,我回来接你,跟阿黎他们一起过端午节——

    某女看到那张心形的粉色便条纸,心里蓦地酸涩了一下。

    她倔强地转开视线,奔进卫生间洗漱。简单的梳洗了一番,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刚换上一件粉色的低小礼服,林嫂就敲响了门。某女勉强吃了一点儿林嫂特意给孕妇弄的饭菜,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就慌慌张张的出了门。

    因为害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她特意什么东西都没有带。那只腕包里除了手机份证,就是几百块钱的人民币。只要能逃跑,她也不打算要慕容凌的钱。有孩子的亲爹在边,应该饿不着她们母子的。

    ---------------------------------------------

    亲的童鞋们,XXOO的镜头暂停。

    时机成熟时,自然会那啥,嗨,格格遁了。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