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喂饭时的霸道(3000字)

    ()    “大妈,小曼昏迷这两天,你一直跑来跑去。你毕竟是五十岁的人了,肯定累坏够呛。这喂饭的事儿,还是我来吧——”

    某男抢过梅月华手里的鸡汤,冲她露出一抹感激地笑容。顺手拿起汤匙搅动了一下,舀了一勺子鸡汤,放在自己的唇边吹了吹,小心翼翼地送到某女的唇边,“小曼,大妈亲手熬的鸡汤,味道好不好,那都是其次。重要的,是她的一番心意。就冲着这心意,你也得多喝点儿……”

    “阿凌说的是,你要不多喝一点儿,那就白瞎了大妈的一番心意……”

    “嗯,我多喝点儿就是——”

    某女瞅了瞅梅月华,再瞅瞅眼前的这个男人。

    这水火不容的两个人,居然表现的如此亲。如果她戳穿某男费力出演的亲戏码,那实在是太煞风景了。

    既然他愿意演,她就只管冷眼旁观好了。

    一边看某男演戏,一边喝鸡汤,这实在是一种超级享受。

    再说,自从某女闻见那鸡汤的清香味道后,还真感觉饿了。只是碍于面子和尴尬的处境,才没有说出来而已。既然两个人都劝她喝汤,她只能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

    那温的鸡汤,流进了某女的口里。

    滋润了某女的喉咙,也滋养了她那颗绝望的心。

    她就这样安静的躺在病*上,喝着某男一勺子一勺子送来的鸡汤。安静地享受着这暂时的宁静祥和,安静地等待着那即将到来的暗潮汹涌和轩然大波。

    “这鸡炖的很烂,来,吃一块儿——”

    “嗯——”

    那鸡入口,很酥很烂。

    舌尖一拨,骨就分离开来。

    咀嚼了两下,把鸡吞下。嘴里的骨头,却不知道该吐到哪里。正在某女犯难、之际,某男却适时的伸出了手,“躺着别动,把骨头吐到我手里,我扔就是……”

    “小曼,别动!医生说,你伤着了头部,怕留下脑震的后遗症,让躺着观察几天。听医生的话,尽量躺着别动……”

    某男和梅月华,几乎是同时开口。

    他们的意思,却是大同小异,都是让顾小曼躺着别动。

    “哦——”

    某女停下翻坐起的动作,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嘴里的鸡骨头吐在了某男的手上。她皱皱眉头,开口,“这么麻烦,算了,不吃了——”

    “什么麻烦?不就是一个鸡骨头的问题吗?我都不嫌,你还嫌麻烦?你不吃不要紧,肚子里的孩子还要吃呢!”某男把手里的鸡骨头扔进垃圾篓里,又夹起一块儿肌送到某女的唇边,命令,“吃——”

    ---------------------------------------------------------------

    某女白了某男一眼,赌气似的吞下了那块鸡

    一边咀嚼,一边想着怎么报复这个声色俱厉的家伙。

    眼珠转了两下,计上心来。

    再一次吐骨头时,那骨头却没落到慕容凌的手里,而是“不小心”滚到了他的西裤上。看着那西裤上油腻腻的一大片,某女的心里大爽。偷笑之际,还不忘嘟囔一声,“我说躺着吃麻烦,你偏不信——”

    “不就是一条裤子吗?”某男又夹起一块肌,强迫某女吃,“回头,我让海澜之家送一百条新的来,专供你糟蹋……”

    “喂,我又不是故意的——”

    听某男的口气,好像识破了她的诡计。

    如若不然,他怎么会用糟蹋二字?

    “我有说,你是故意的吗?”

    “那你为什么说我糟蹋?”

    “即便你不是故意的,这条裤子不还是被你糟蹋了?”

    “切——”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舌战不已。

    一旁的梅月华,羡慕的望着斗嘴的小夫妻。

    “阿凌,小曼,你们俩别斗嘴了。快点儿把鸡汤喝了,我好回兰苑去,给你爸报信去。他要知道小曼醒来的事儿,一定高兴坏了……”

    梅月华的话语,打断了斗嘴的两个人。

    一个默默的吃,一个默默的喂。

    没多大功夫,那保温壶里的鸡汤清空了。

    梅月华一边收拾保温壶,一边叮嘱小曼,“小曼,大妈先回去了。等傍晚时,我再来给你送饭……”

    “大妈,您别来回跑了。”某男犹豫了一下,开口,“照顾了老的,再照顾小的,太辛苦了。万一累病了,多不划算。你在家照顾好我爸,就行了。小曼这儿,有我在呢!我保证,亏待不了你儿媳妇,也饿不着你孙子……”

    梅月华的眼圈,蓦地红了。

    她强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转开了脸,“那好,我明天再来吧——”

    “大妈,你帮我给爸爸捎个信儿。以前的事儿,过去就算了。他年纪大了,经不起罚跪的折腾。面壁思过,就免了吧……”

    这件事,本来就是她顾小曼的错。

    说起来,慕容枫惩罚她,也不算为过。

    如果因为她的荒唐行径,再

    让慕容枫自责罚跪,那实在太太太滑稽了。

    “小曼,你安心养伤吧!你让我捎的话,我一定转告你爸!我想,经过这一场风波,他也该知道,你是个既本分又懂事的孩子了……”

    梅月华的话语,让顾小曼一阵汗颜。

    离去的梅月华没注意到她的尴尬,她边的那个男人,却全都看在了眼里。

    ===========================================

    梅月华刚一离开,某男就开了口。

    那语气里,有调侃也有嘲讽。

    “顾小曼,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经过这么一折腾,你还真成了慕容世家的贞洁烈妇。你以死明志的做法,竟然让我们那顽固的老爷子自责不已。他一直都认为,是他杀了自己的孙子……”

    “慕容凌,彼此彼此——”

    这个男人,居然还有脸嘲笑她。

    他为了自己的私生子,甘愿承认她肚子里的孩子。既卖给了她人,又可以借她肚子里的孩子,对付他的仇敌梅月华。

    他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

    哪料到,她却看清楚了他的嘴脸。

    这么腹黑的男人,她怎么敢放心的留在他边?如果她真傻傻的跟着他,她肚子里的孩子,早晚会成为牺牲品!

    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必须另作打算。

    即便跟那该死的牛郎私奔,也比留在这兰苑里挨宰强。那牛郎再不堪,再不负责任,至少他不会害她肚子里的孩子吧!

    虎毒不食子,这是恒古不变的真理。

    等到她顾小曼养好了伤,她就给牛郎打电话。只要那家伙还没有改变主意,她就跟他一起走,走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开始她崭新的人生。这新的人生,辉煌也罢落魄也好,至少没有命之忧。

    “什么彼此彼此?”

    “慕容凌,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如果没有你在中间掺和,你父亲怎么会相信我?如果你不出面担保,我肚子里的孩子,会变得血统纯正起来?至于,你为什么要替我担保,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顾小曼,这不是秘密啊!从我答应承认你肚子里的孩子那一刻起,我就告诉你了。我是为了两个无辜的孩子,才心甘愿当冤大头的。要不然,我干嘛要对你好,对你肚子里的孩子好?”

    “慕容凌,随你怎么说吧——”

    某女别过脸去,闭目假寐。

    那俏丽的脸上,全是不以为然。

    不管这男人承认不承认,她心里都已经打定了主意:她病一好,就果断的离开他。能逃多远,就逃多远,一辈子不相见。

    至于他和梅月华之间的那笔帐,他另外想办法算去。

    他想让她肚子里的孩子做他仇恨牺牲品,门都没有!不要说她不肯,估计老天爷也不会帮他的忙。因为老天只庇佑善良的人,不会庇佑一个恶魔。

    -----------------------------------------------------

    两更已毕,明再更!

    亲的童鞋们,耐心等待哦!

    今天晚上,格格熬通宵,明天更一万字。有花花的童鞋们,撒花啊!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