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生病也是一种福气?

    ()    一阵悉悉索索后,慕容凌再度走进了卧室。

    他端着一杯水,还拿着一些西药片,送到她的面前。

    “来,把这些药吃了——”

    “我不吃药,我不想吃这些苦药——”

    某女固执地转过头,用那仅剩的力气倔强地对抗着。

    不能吃药,一定不能乖乖地吃药。

    孕妇随便乱吃药,那会害了肚子里的孩子的。万一吃药吃得孩子畸形了,以后的子里,她该怎么面对这个孩子?与其让孩子畸形,她顾小曼宁可自己忍受这伤风发烧的折磨。

    “顾小曼,你必须吃——”

    “我不吃,说不吃就不吃——”

    某男见劝说无效,直接把药塞在自己的口内,仰头灌了一大口水。而后,把薄唇印在了某女的樱桃上。灵舌霸道地撬开某女的贝齿,把药片和水一并吐到某女的嘴里。

    液体含在嘴里,红唇又被某男封着。

    含在某女嘴里的药片和水,只能无可奈何的咽下去。

    某女大睁着眼睛,盯着面前那张放大的俊脸。那清亮如水的眸子里,写满了怨恨和厌恶。水眸里的液体越聚越多,无法负荷之际,顺着某女的俏脸轻轻地滑落。

    某男松开顾小曼,径直跑向了卫生间。

    呕吐的声浪,不时地从卫生间里传来。

    顾小曼用手抹了一把嘴角溢出来的蔗糖水,流着眼泪暗自诅咒,“慕容凌,吐死你最好。姑今天没力气,没办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要不然的话,我一定把这杯蔗糖水全部喂到你的肚子里……”

    秦医生兑好了液体,挂在了顾小曼的头上。

    排放一下输液袋里的空气,拿起针头准备给病人扎针。扎针之前,职业的安抚病人,“少夫人,有时候,生病也是一种福气。如果你不生病,怎么知道凌少这么你关心你?他从十岁起,就不能吃甜食。为了你,竟然心甘愿地把蔗糖水灌进自己的口里……”

    秦医生的话语,好像催眠曲一样。

    本来就昏昏沉沉的顾小曼,逐渐失去了意识。意识飘散之际,心里还在嘲讽这与东方黎如出一辙的话语。

    他她?

    简直是太可笑了!

    这一觉,顾小曼睡得极不安稳。

    那乱七八糟的梦境,一直缠绕着她。

    一会儿,她梦见自己置在着火的屋子里,那火焰的浪炙烤着她的子,而她却无处可躲。一会儿,又梦见自己走进玄寒的冰窟里,浑发冷,只想寻找一个可以温暖自己躯的怀抱。

    一会儿,梦见两条狗追着她奔跑,偏偏她两条腿又酸又沉,怎么都迈不开步子。一会儿,梦见自己的脚下,都是一口口深不见底的井,一步踏错,就会掉进那黑洞似的井里。一会儿,梦见自己周都是横七竖八的电线,稍不留神,就会把自己电成一具干尸。

    ==========================================

    一会儿,又梦见了逝去的父亲。

    他慈的抚摸着她的脸庞,一如生前一样宠溺。

    “爸爸,我好想你,爸爸,我真的真的好想你——”

    “女儿,爸爸也舍不得离开你——”

    “舍不得,那你干嘛还那么傻?”

    “是啊,爸爸现在很后悔。如果生命可以重来的话,爸爸一定不会为了外之物,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女儿,你千万要珍惜生命……”

    父亲松开了女儿的手,慈的面容逐渐地模糊。

    那种无法割舍的痛楚,让顾小曼哽咽不止。

    “爸爸,别走,爸爸,别走啊——”

    “顾小曼,对不起。我不该拆散你们父女,我不该让你承受这丧父之痛——”

    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

    顾小曼想努力看轻那声音的主人,奈何他却怎么也无法看清楚他的面容。

    这个跟她道歉的男人,到底是谁呢?

    是地狱里的阎罗王?

    还是极乐世界的佛主?

    再不然,是天堂里的上帝?

    如果她能看到那个人,一定要质问他几句话:为什么要抢走她的母亲,为什么要抢走她的父亲,为什么要把她变成一个没人疼没人的孤儿?为什么还要赐给他一个恶魔一般的丈夫?

    夕阳的光辉,透过玻璃窗外稀疏的竹子,照进新房的卧室里。那闪烁的光影,刺疼了顾小曼的眼睛。她揉揉发酸的太阳,缓缓地睁开了水眸。

    映入她眼帘的,是那张帅得如同妖孽一般的脸庞。

    那张俊朗到极致的脸,憔悴和疲惫到了极点。

    那双亮如星辰的桃花眼里,布满了血丝,写满了担忧。头上悬挂的液体瓶子,还在一滴滴的滴落着。那只扎着针头的小手,正被某男牢牢地看护着。

    “死丫头,你睡了一天一夜,终于醒了——”那俊脸上的担忧,转化成了一抹无法掩饰的喜悦,“是不是很饿?我让人给你弄点吃的?”转,对着卧室外,“贵叔,小曼醒了。你让林嫂把熬

    好的小米粥,端过来——”

    “是,少爷——”

    贵叔在客厅里应了一声,随即离开了新房。

    等到他的脚步声消失后,某女别开了脸。

    “别麻烦了,我没胃口——”

    这渣男看上去如此疲惫,难道说他守护了她一天一夜?按理说,不可能啊!他那么讨厌她,怎么可能会如此细心的待在她的病前?

    看样子,只不过是演戏罢了。

    她顾小曼比谁都清楚,这家伙的确是演戏的天才!

    -----------------------------------------------------------------------------

    不大一会儿,新来的女厨子林嫂就敲响了新房的门。

    她那甜美的女音,跟着响起来。

    “少爷,您要的小米粥来了——”

    “嗯,端进来吧——”

    “是,少爷——”

    一个清清爽爽干净利落的厨娘,系着围裙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那托盘上,放着一碗粘稠的小米粥。一碟调制得花花绿绿的咸菜,很是让人眼馋。那小磨香油的味道,一下子溢满了整个卧室。一个彩条编织的小框上,放着两个白生生的馒头。小框旁边,放着一个白瓷碟子。那碟子上,蔗糖和红糖对半放着。

    “少爷,林嫂刚来,弄不清楚少夫人的口味。如果她喜欢吃咸的,那就配着这碟子小菜。如果她喜欢吃甜的,那就在粥里面加点糖……”

    “嗯,你下去吧——”

    “是——”

    林嫂放下托盘,微笑着离开。

    顾小曼闻到这小磨香油的味道,饥饿瞬间袭来。

    她悄悄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硬是对抗着食物的*惑。

    某男用汤勺舀了一勺子粥,轻轻地吹了吹送至某女的唇边,“来,多少吃一点儿……”

    “我现在没胃口,不想吃东西。再说,躺着喝粥也不方便,还是等输完液起来再吃吧——”

    某女眼珠转了转,计上心来。

    抵制着饥饿,心里盘算着如何报复这个她吃药的渣男。

    “只要你肯吃,我口对口的喂你——”

    “我不想吃咸菜,你在粥里加点儿红糖吧,红糖能驱寒——”

    某女淡淡地开口,把自己不想吃饭的原因说出来。

    外表若无其事,心里却在冷笑不已。

    “臭男人,你自己非要朝我系好的里钻,这可怪不得我……”

    “嗯——”

    某男似乎没有察觉这是一个陷阱,好像也忘记了自己不能吃糖的毛病。他用勺子挖了一勺红糖,在粥里搅拌了多时。等搅拌均匀后,挖起一勺吞进自己的口里。俯上前,喂进某女的樱桃小口里。

    如此反复好多次,一碗粥终于喂进了某女的肚子里。放下手里的粥碗,狼狈地奔向卫生间。那剧烈的呕吐声,好像能把肠胃都一并吐出来似的。

    某女听着这刺耳的呕吐声,心里掠过一抹复仇的快*感。

    那快*感袭来之际,心里的疼也跟着漫过来。

    即便报复了这个男人,她心里依然很痛很难过。

    药也吃了,液体也挂了。这大量的药物,对孩子的危害到底有多大,她真的不知道,也不该去猜,更不敢去想。

    ------------------------------------------------------------

    亲的同学们,明天就是人节了。

    有人的,都去约会。没人的,就跟格格一起过吧!我码字,你看,我们就当是已经过了人节了!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