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慕容凌会任由自己的老婆,跟男人私会?(加更3000字)

    ()    顾小曼搭了一辆的士,直奔三角湖公园。

    一路上,她都在嘟着嘴生闷气。

    她一直以为,厨房里的怪异事件,是梅家姑侄俩搞出来的。没想到,这慕容凌才是幕后主使。这家伙为什么不给她饭吃?难道说,就是为了那莫名其妙的前男友?难道说,这就是回家再收拾你的结果?

    即便是这样,他大可以像关她柴房一样明着来啊!

    为什么要幕后炒作,来的?

    想到这些儿,心里就恨得要死!

    “小姐,三角湖公园到了——”

    “哦——”

    司机的提醒,把顾小曼从思绪中拉回来。

    她冲着司机尴尬地笑笑,付了车资下了的士。

    一面走向公园,一边给方丽佳响电话。

    公园门口,人来人往。

    一对对侣,相互牵着手,进进出出。

    顾小曼依着栏杆站定,目光不觉扫向了对面那巍峨的大厦。看到那座耸立在阳光下的淡黄色建筑,顾小曼的眼睛湿润了。

    那栋高耸云霄的建筑物,就是顾氏集团的所在地,是父亲顾耀祖一辈子的心血。父亲为了这栋大厦,付出了毕生的心血,乃至生命。为了这座大厦不易主,她顾小曼不得不把自己当成商品一样出*售。

    因为不想揭开心里那未痊愈的伤口,从父亲去世到现在,顾小曼一次都没有走进顾氏集团的大门。她只想远远地离开那伤心地,尽快让自己心里的伤疤结痂痊愈。

    可遗憾的是,再一次看见这栋建筑物。

    她心里的伤口,再一次被撕裂了。

    那一抹熟悉的刺痛,连带着心里的哀伤,一起袭向了她。

    “顾小曼,真的是你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顾小曼的耳畔响起。

    她转一看,居然是昨天刚认识的龙墨梅。

    看到这个家伙,某女不由得仰天长叹:这世界还真是小——

    “顾小曼,昨天那个家伙,真是你老公啊?”

    “是又怎么样?”

    “哎……”龙墨梅叹息一声,似乎有些失望,“本来以为,我还有些希望。现在看来,希望破灭了……”

    “我就是没有老公,你也没希望——”

    “我给你的印象,有那么差吗?”龙墨梅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凝视着面前这个可的瓷娃娃,“按理说,英雄救美,应该给你留一个不错的印象啊。怎么会……”

    “昨天的那场英雄救美的戏码,是你故意安排的?”

    “喂,死丫头,你感谢不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倒也罢了。你不喜欢我,那我也认了。如果你再质疑我的人品,那可就太冤枉我了……”

    “我只是这样说说而已——”

    “哎,对你来说,只是说说而已。对我龙墨梅来说,那简直是侮辱啊。顾小曼,你仔细看看我的眼睛,你看我像干坏事儿的人吗?”凑近顾小曼,凝视着她那如波的水眸,“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都要告诉你,我龙墨梅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做过一件违背良心的事儿……”

    =======================================

    “我相信你,还不成吗?”

    顾小曼没想到,她只是随口一说,居然惹来龙墨梅一通轰炸。

    人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这龙墨梅的眼睛,清澈明亮里面没有一丝丝的霾。

    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必定也是一个善良坦诚的主儿。或许,他真的跟龙语声不一样。艺术瓜果有酸甜,即便是亲兄弟,为人也不可能一样。何况,是父子呢?

    “相信我,就对了!”龙墨梅瞅瞅某女那红红的水眸,转移了话题,“小曼,昨天回家后,你老公是不是真的欺负你了?”

    “没有——”

    “那你为什么哭?”

    “这里风大,我是被沙子迷了眼睛——”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小曼,既然我们又相遇了,自然是有缘分。这样吧,我们俩进公园里转一转。逛累了,我请你吃饭,你觉得怎么样?”

    “不行,我正在等人——”

    两个人正在说话之际,一个英影走了过来。

    那人黑着脸攥住了顾小曼的手腕,冷冷地开了口。

    “死女人,跟我回家——”

    “慕容凌,你别这样。我不回家,我不想回那个鬼地方——”

    某女见到这个可恶的家伙,心里的愤恨一下子聚集起来。想想自己所受的委屈,气不打一处来。她一边挣扎,一边狠狠地跟某男对视着。

    “你说不想回家,就不回家了?”某男那俊朗如同妖孽般的脸,更加的沉。他凑近某女的耳际,压低声音讽刺,“你以为,我慕容凌会任由自己的老婆,跟男人私会?”

    “喂,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老婆?你凭什么认定我和小曼在私会?我们俩,只是碰巧遇上而已——”龙墨梅见此形,忍不住替某女出头,“你放开她,要不

    然,会把手腕抓伤的……”

    “碰巧遇上?”慕容凌那鸷的目光,越来越暗,“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的鬼话?昨天晚上碰巧遇上,今天依然是碰巧遇上?”

    顾小曼见某男失去了理智,却并不想解释这一切。

    一来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二来也觉得某男不配听她的解释。

    “墨梅,你用不着跟这家伙解释。他怎么想,就让他怎么想?我顾小曼和他慕容凌,充其量是半斤八两!一个满债的男人,也只配娶一个行为不端的女人……”

    如果这些足以令人发疯的话语,能促使某男放了她。

    她就是某男挨几耳光,也值得了。

    某男的手,高高地举了起来。

    片刻后,却又放了下来。

    薄唇微启,冷冷地开口,“顾小曼,我慕容凌从来不打女人。如若不然,我一巴掌打死你——”

    在不远处偷窥多时的刘嫂,悄悄里离开。

    她钻进一辆的士,去禀报那幕后的主使——梅小婉。

    -------------------------------------------------------------------

    某男那恩赐似的话语,让某女嗤之以鼻。

    她嘴角微牵,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哼,即便被你一巴掌打死,也强似生活在魔鬼创造出来的地狱里——”

    “即使是地狱,这辈子你也休想逃开——”

    某男弯下腰,霸道地抱起某女。

    任凭某女怎么挣扎,他依然朝着那辆银灰色的法拉利走去。他们的后,传来了龙墨梅淡然却不乏戾气的话语。

    “慕容凌,你若欺负小曼,我让我爹灭了你们全家——”

    某男冷哼了一声,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态。

    他正把某女塞进豪车,方丽佳却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小曼,对不住啊!临时来了一个客人,耽误了点儿时间。好闺女,委屈你了。”目光扫向慕容凌,不冷不的招呼,“阿凌,你也来了……”

    “二妈,小曼说来看你。我闲着没事儿,就送她过来了。看你一直不出来,想着是有事儿。本来打算去公司看您,偏巧秘书打来了电话……”

    “二妈,我们先走了。改天,再来看您——”

    慕容凌不想把他们之间的矛盾爆出来,她又何苦说出来让二妈难过。龙墨梅还站在原地,这恶魔怎么会答应她一个人留下来。既然这样,她还是顺着某男的意思为好。

    明知道会有一场狂风暴雨等着她,但她却找不到避雨的港湾。只能一个人独行在雨中,任那疾风骤雨侵蚀她躯和心灵。这是她顾小曼的命,她又怎么能奢望逃脱?

    “小曼——”方丽佳似乎有很重的心思,但却不方便说出来。末了,只能挥手告别,“你们走吧,以后咱们再聚——”

    “二妈再见——”

    银灰色的法拉利,启动开来。

    慕容凌从摇下的玻璃窗处,跟方丽佳道别。

    那法拉利冒着尾气,疾驰而去。

    顾小曼坐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

    她只顾嘟着嘴,望着窗外生闷气。

    这个家伙,到底会怎么惩罚她?关柴房?跪祠堂?把她足在那个闹鬼的新房里?这两者,她都不怕。这后面的惩罚,她可是最害怕了!万一他把自己丢在那闹鬼的屋子里,那还不是要她的命啊?

    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法拉利停了下来。

    某男沉着脸,从车上下来,冷声招呼她。

    “我饿了,想吃点儿东西再走。你也下来,跟我一起吃——”

    “嗯——”

    这件事,某女答应得特别爽快。

    她本来就饿了,看见这酸辣粉的招牌,哈拉子差点儿都流出来了。

    他们在靠窗处,坐了下来。

    某女一边拿着印花餐巾纸擦拭桌子上的油渍,一边暗自思考:这酸辣粉,一般都是女孩子的专利。没想到,一个大男人,居然也喜欢吃这种东西?

    两碗酸辣粉,被侍者了上来。

    某女巴拉过一碗,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

    今天更新一万两千字,颈椎好像折了一样。

    如果天天这么更新,格格这人就废了。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亿万新娘买一赠一(即将大结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