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揭穿

    本下载请登录四库-宝钗带着莺儿慢悠悠顺着那条林荫小道往前走,一面走一面想着今(日rì)若是见了慕容公子,该如何让慕容公子对自己留下个好印象。^/非常文学/&%#.+>宝钗主仆二人走了一会子,便见前面有一道拱门,门口朝着内院的方向站着两个小厮。

    宝钗有些踟蹰,这后院通向前院的门口有人守着,自己若是想要不知不觉走到前院去,只怕是不可能的,为今之计,只能期盼着那两个小厮是个好打发的,若不然便只能在这拱门口等着了,这样,自己所能遇上的也就只有慕容家的人,也就少了好多选择的余地。宝钗微微停顿了脚步,看了(身shēn)后跟着的莺儿一眼。

    莺儿颇有默契地上前一步,朝那两名小厮笑着说道:“两位小哥儿,请问老丞相可是在前院?”

    那两名小厮听见一声陌生的女声询问,便转过头来,看见眼前俏生生站着一个小丫头,正笑眯眯地看着两人。

    “这位姑娘,有什么事(情qíng)吗?”一个小厮扶了扶头上歪了的帽子,笑着问莺儿。这个小丫头瞧着有些眼生,衣裳穿着也和相府里的不大一样,应该不是府里的丫头,莫不是公子爷交代我们等着的人过来了?

    “这位小哥儿,我们姑娘本来是到府里来作的,论理不该麻烦几位,但如今实在是迫不得已了。前几(日rì),我们府上出了些麻烦,姑娘见家中人(日rì)(日rì)急的焦头烂额,心中也是担忧着。恰好今(日rì)有幸到了丞相府,便想着豁出去见老丞相一面,也好替家中长辈分担些忧愁。但这丞相府里规矩大,姑娘听见说老丞相不常到后院来,便想着到前院去求见老丞相,二位小哥儿可能通融通融,我们感激不尽。”一面说一面将手中的那张一百两的银票塞给了两个人,笑着说道:“这点子心意,还请小哥儿收着,如今这天气也是越发凉了,两位小哥儿拿着这点东西去买些酒吃,暖和暖和(身shēn)子也是好的。”

    那两个小厮对视了一眼,暗道:“公子爷说的不错,果然来了。”其中一人笑道:“这位姐姐气了,你家姑娘能想着替家中长辈分忧,也是姑娘的孝心,我们做奴才的那里有拦着的,还请姐姐告诉你家姑娘,若是要到前院去求见老丞相,那倒是也不难,只是须得快些才是,若是去的时间长了,我们兄弟二人也遮不住这事(情qíng),到时候怕主子责罚呢!”

    宝钗藏在一颗芭蕉树后头,细细听着莺儿和二人的话,听见小厮的话,心内一阵雀跃,便再也忍不住,探(身shēn)出来笑着说道:“多谢二位,我定然早去早回,不教二位担什么风险。”若是果然被(身shēn)份尊贵之人看上了,那自己还担心云夫人做什么,指不定云夫人(日rì)后见到了自己,还得恭恭敬敬行礼问好呢!

    那两个小厮见了宝钗,也不由得吃了一惊,这位姑娘生的倒是好,真是个难得的美人,但只可惜了心术不正,又(身shēn)份卑((贱jiàn)jiàn),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丞相府里如何看得上这样的货色。//

    那宝钗见两个小厮见了自己微微怔愣了一下,心中有些得意,自己果然是国色天香,容貌上是占尽了优势,今(日rì)之行,只怕胜算颇大。

    可宝钗忘了,慕容铮(身shēn)为丞相长孙,美人难道见得不多吗,那朝中显贵那个不是从美人堆中长大的,宝钗这样的姿色虽说是难得的,但最最缺的便是一颗真心,而权贵之家中最难得的,也就是这真心二字。

    宝钗见那两位小厮答应了下来,道了谢后便说道:“莺儿,走罢。”便带着莺儿悄悄进了那拱门,匆匆离去。那两个小厮瞧着宝钗走远后窃笑道:“小六,你瞧那姑娘只怕就是公子爷说的薛家姑娘了罢,长得倒是(挺tǐng)漂亮,可就是瞧起来不是个安分的。”

    “嘿嘿,是啊,公子爷说是个丑八怪,我倒是一时间还没能反应过来,原来公子认为她是个丑八怪?”那小六一面说,一面笑,连肚子都有些抽筋了。

    “唉,可是我听说是公子心中另有其他人了,我隐约听见说是江南林家的姑娘,现如今住在贾府,就是如今京中说的那个‘病西施’林姑娘。”那小厮眨着眼睛,朝小六说出了这府里头如今的头等大事。

    “这是真的,你没骗我罢?我说呢,怪不得夫人三番两次忙着将贾家的姑娘请进府来作,敢(情qíng)目的就是那位林家的姑娘?哦,对了,那林家的姑娘你可瞧见了长得什么样?”小六心中好奇,瞧了瞧周围没什么人,悄悄凑到了另一名小厮跟前耳语道。

    “嘿嘿,我倒是没瞧仔细,只是上回那林姑娘来丞相府里的时候,我远远看见了一眼,那(身shēn)姿,啧啧……”那小六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说其他的,你且想想,小公子是怎样的人物,这满京城也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若不是那天仙一样的人物,如何能抓得住小公子的心呢!”小六想起那(日rì)自己瞥眼看见的那抹(身shēn)影,真真是不似凡间能有的人啊。

    宝钗带着莺儿朝前院走去,一路上见了不少人,均是丞相府在前院使唤的丫头小厮,见了宝钗主仆,觉得眼生,想着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然在丞相府里自由来去,还跑到了前院来,均是好生奇怪。

    莺儿随着宝钗一路走过来,见周围的人均瞧着两人,还在窃窃私语,脸上越来越挂不住,便快走几步走到宝钗(身shēn)边低声说道:“姑娘,我瞧着我们还是回去罢,这起子下人都不是些省油的灯,若是让这些下人在恩(爱ài)头胡说八道,只怕会坏了姑娘的名声。”

    宝钗原本也被这些下人看得难堪,但想了想今后能得到的荣华富贵,便咬了咬牙说道:“没事,走吧,既然都过来了,便不能就这么回去。”若是连今(日rì)这点气都受不了,那还谈什么以后呢,那些不过就是些下人,等(日rì)后自己得了势,要收拾这些人,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qíng),等到那时候瞧还有谁能对自己说什么闲话。

    宝钗两人正在往前走着,忽的见前头远远过来一行人,前头的一个年轻个公子(身shēn)着一袭紫衣,另一位中年男子(身shēn)着一袭青色长袍,正说笑着朝这边走过来。

    宝钗心知只怕这两人便是慕容燧和慕容铮父子,连忙测过了头,向莺儿使了一个眼色,便假装看着眼前那一株绿色的菊花。

    “姑娘,你瞧这株菊花,竟然是绿色的,我还从来不曾见过呢。”莺儿瞧着眼前的菊花,惊喜地对宝钗问道:“姑娘,这菊花是什么品种呢,竟然这般漂亮?”

    “这菊花名唤(春chūn)波碧水,是从波斯传进来的新品种,在这京城并不常见,我早已经听说这花颜色如同(春chūn)(日rì)碧水一般明媚清澈,让人着迷,但今(日rì)也是头一回看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宝钗眼光根本没在看着那朵难得的菊花,瞥眼看着越来越近的两个(身shēn)影,心中越来越兴奋,到后来就连那双养尊处优的白皙手腕也都渐渐开始颤抖着。

    “不知道这位姑娘是什么人,如何在这丞相府前院?”慕容燧早知道自个儿子打的是什么主意,为了配合这狡猾儿子的计策,自己只得装作不知道薛家姑娘的来历。唉,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自己再怎么说也算这小子的父亲,竟然还得听他的吩咐,真是逆子啊,连自己的父亲都算进去了。他倒是要瞧瞧那林海的女儿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竟然能让这小子死心塌地,样样为了她着想。

    宝钗见慕容燧和慕容铮走过来了,连忙装作羞涩低下了头,低声回道:“小女子是府中云夫人请来的做的,今(日rì)用过了晚饭后见府内景色别致,便想着出来逛逛,多走了几步。不知二位如何在此?”宝钗微微抬起头,瞧着慕容铮紫袍上修者的云纹,心中想着自己刚才惊鸿一瞥看见的慕容铮那英俊的面容,顿时心跳不已。

    “这位姑娘,这儿是前院,若你是夫人请来的人,那便不应该到这儿来。”慕容燧看着宝钗微微低着的头,心中当真是鄙夷,这样不安分的姑娘,便是有再高贵的出(身shēn),有再美丽的容貌又如何,不过就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人罢了,便是最最普通的中等人家也不会喜欢,更别说慕容家这样的世家大族了,若是娶了进门来,那不是存心让旁人看笑话吗!

    “这儿是前院?”宝钗听见了慕容燧的话,适时地表现出了自己的惊诧,开口说道:“可是我走过来的时候并不曾有什么人提醒我说这儿是前院啊,想是我贪看府内的景致,走过头了罢,倒是小女子的不是了。”

    “父亲,我记得连着内院和外院的那道拱门可是有小厮守着的,既然这位姑娘这么说,那便让人将他们带过来问问。如今这府里头的人可是越发不像话了,连一个人都拦不住,什么人都往这儿放,若是遇上了那心存不轨的,探听了什么消息去,那麻烦可就大了。”慕容铮似笑非笑地瞧着站在地上脸色渐渐有些不好看的宝钗,心中冷笑。

    “铮儿说的是,既然如此,便将那守门的两人带过来罢,若是让有心人捉住了把柄,便不好了。”慕容燧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儿子打的是个什么主意,心中暗笑,顺着慕容铮的话就往下说。其实他也想看看自己儿子能为了那林家姑娘做到什么地步。

    宝钗再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连忙强自按捺着心中的慌乱笑着说道:“这只怕就不比了罢,想来那些个下人也不过就是一时的大意罢了,也不像是有意的,若是就为了这么一丁点的小事就罚了他们,只怕也不好罢。”

    “这件事(情qíng)说来也是我们慕容家的家事,倒是不劳姑娘((操cāo)cāo)心了。”慕容铮看着宝钗越来越差的脸色,面无表(情qíng),回头看了(身shēn)后跟着的小石头一眼。

    小石头见慕容铮回头瞧着自己,便向慕容燧和慕容铮行了一礼,悄悄往内院方向去了。宝钗见状,便知道今(日rì)的事(情qíng)只怕是要糟,连忙开口说道:“小女子不知竟然闯了前院,还请二位恕罪。”一面说着一面拿着手中的绢子擦着脸上没见任何踪迹的眼泪。

    慕容铮看都不看宝钗那般做作的样子,转过头和慕容燧说道:“父亲,这事(情qíng)只怕是还得和母亲说一声,毕竟这也是她请过来的人。”

    慕容燧点了点头,说道:“父亲说的是,但这事(情qíng)还是等之后再说罢,先把这眼跟前的事(情qíng)给解决了,这事(情qíng)可是大事,闹不好和朝中还有联系,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内院的事(情qíng)了。”

    父子二人正说着话,便看见小石头到这那两个看门的小厮过来了,便住了口。

    “奴才小六小八见过老爷,见过少爷。”两人一面说着一面跪下。

    “你二人今(日rì)是怎么看的门,连后院的姑娘都走到前院来了,还说是没见着你二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给我说清楚了。”慕容铮瞧着地上跪着的两人,面无表(情qíng)地问着,便两旁边的慕容燧也吃了一惊,自己的这个儿子可是很少有这么正经的表(情qíng)。

    “少爷,冤枉啊,这位姑娘我二人可是见过的,不还是她说有事(情qíng)要求我们府上的老丞相,说是家中有事(情qíng),要让老丞相帮她做主呢。”小六大喊冤枉,这薛家姑娘可真是够可耻的,翻脸不认人不说,竟然还这样倒打一耙,将事(情qíng)全都推到自己二人(身shēn)上,可真是蛇蝎心肠,怪不得少爷瞧不上她。

    “是啊是啊,少爷,这位姑娘明明就是和我们二人说的清清楚楚的,如今怎么变卦了,少爷你瞧,这不是她(身shēn)边那个叫什么,对了,叫莺儿的丫头给我们二人的东西吗!”小八将莺儿给他的银票递给了慕容铮。请搜索“四库-”就能找到本站。下载本请登录.97txt.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