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污蔑

    且不说这几(日rì)梨香院这边的忙乱;凤姐儿处的僵局;王夫人处为了元妃即将到来却未曾到来的谕旨,潇湘馆处却是一片静谧和乐之态。^/非常文学/^ 黛玉在里间看书,也不知道外头紫鹃青韵等人嘀嘀咕咕地说着些什么令人高兴的事(情qíng)。

    “紫娟姐姐,你说的可是真的,那薛家呆子果真是……”橙意捂着嘴,一面暗叹慕容公子下手可真狠,一面却是暗自拍手叫好。本来嘛,那薛家呆子在这件事(情qíng)上原本是没做什么的,可瞧瞧这么些年来他祸害了的那些平头百姓,再看看如今的下场,还嫌有些轻了呢!

    “这事(情qíng)再没错的,昨儿月华过来告诉我的。”紫鹃的脸微微有些红,毕竟这事(情qíng)由她一个姑娘家的嘴里说出来,着实是不雅。

    青韵橙意都晓得紫鹃一向是个稳重的,什么事(情qíng)若不是有了十分的把握,再不会说的。只是两人暗暗奇怪,为何这月华的心思,倒是紫鹃最能明白,虽说姑娘是月华的主子,可月华倒是更(爱ài)和紫鹃亲近。

    “如今可好了,那薛家呆子成了废人,姑娘的事(情qíng)便过去了,到底是慕容公子的好办法。”薛家最容易下手的就是薛蟠,那宝钗反而不好动她,一来是闺阁中人,虽说心思不好,可到底也没被人抓住什么把柄;二来自己等人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慕容公子又不方便进园子来,便只得暂时这样了。橙意想着如今尚不能收拾了宝钗等人,心有不甘可也无可奈何。

    “橙意,你莫要高兴的早了,这事(情qíng)只怕是还没完呢,你想想那贤良人平(日rì)里的行径便知道了,只怕是好友更狠的在后头呢,还是得让雪雁盯着蘅芜院些儿。再者,怕那薛姑娘又生出什么恶毒的心思来,还得护着香菱呢。”青韵谨慎,并不像紫鹃乘以二人那般高兴,若是之后薛宝钗又出了什么歹毒的主意,自己几人可千万不能大意了。

    一边沉默的雪雁点了点头,她跟在黛玉(身shēn)边的时间最久,又一向注意着园子里的动静,对宝钗的用心也是看得最透的,那薛姑娘心机深沉,又一向视姑娘为眼中钉(肉ròu)中刺,这次的事(情qíng),只怕是还有更厉害的后招等着呢。

    屋里头的黛玉手中拿着一卷琴谱,可是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其实薛蟠的事(情qíng),以她的聪明,况又听见说是何人争执什么雪貂受的伤,便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些。. 可黛玉如今却是有些像小乌龟,把自己缩在壳里,明明知道慕容铮在外头笑眯眯地看着她,可是却没有勇气将头伸出去。不过,若是黛玉那么早便将自己的头伸出去了,只怕便被那狡猾的狐狸叼走了。

    黛玉固执地把这件事(情qíng)当成是自己父亲让人护着自己的表现,可这种想法却在今(日rì)早晨那只该死的鹦鹉彩华又一次夜不归宿回来之后被打破。她虽和慕容铮相互表明了心意,但这么些年在贾家环境的影响下,她的(性xìng)子渐渐变得忧思多疑,除了林海,其余人已经很难获得她的信任,尤其这个人还是一个聪明狡猾的男人。

    黛玉眼见着(身shēn)边的丫头一个个逐渐越来越向着慕容铮,内心的气愤中又夹杂着丝丝甜蜜,每每要想嗔怪慕容铮,可往往被他那双桃花眼一看,便忘了自己的目的。

    黛玉漫无目的翻着琴谱,强迫自己回过神来,再不要想着那个无赖的男人。强打起精神来瞧着手上的书卷,可低头一看,黛玉的脸更红了。

    原来黛玉翻到的那一页不是其他,恰恰是古曲《关雎》。黛玉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诗经》中的名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黛玉想着,不由得痴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便叫紫鹃进来。

    紫鹃进门一看,见黛玉放下了手中的书卷,慢慢站起(身shēn)来。便连忙上前问道:“姑娘看了这么一早晨的书,想是累了,不如出门去走走罢。”

    黛玉想了想,若是到园中走走,那那人的影子想必会从自己脑中散去罢?

    “你说的是,我们便出去走走罢。”黛玉让青韵紫鹃服侍着换了一(身shēn)衣裳,方才带着青韵橙意两个丫头出门朝着沁芳桥方向去了。

    主仆三人一路慢慢走着,远远看见滴翠亭时,便听见亭子外头的宝钗的(娇jiāo)笑:“颦儿,我看你往那里藏!”

    黛玉深觉好奇,她站的地方可是里宝钗还有好长一段路,况且如今宝钗是背对着她,如何就知道是她来了呢?

    这里黛玉正在好奇着,便看见滴翠亭那紧紧掩着的窗户一开,里面伸出一个头来,正是小红!

    黛玉顿时便明白了,想是宝钗听见了几个丫头私下说的话,又恐被发现了,便拿自己作伐子。便上前一步,冷笑道:“宝姐姐果然是个厉害的,若不是是眼睛长在后面了,便是真真能掐会算的,我尚且还要等到宝姐姐出声了才注意到姐姐,哪想到姐姐倒是就先见着我了。”

    宝钗本以为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哪想得到可真是老天有眼,黛玉竟然刚好在这亭子旁边。而本来脸上满是忧惧的小红,听见黛玉的话,心中也有些好笑,但更多的是沉重:本以为这园子里林姑娘是最小心眼的,大家也都这么说,可今(日rì)见了才知道,人人口中那端庄贤德的宝姑娘却如此丑陋!

    宝钗猛地听见黛玉的声音,(身shēn)子微微一颤,脸上端庄温婉的笑容差点就挂不住了。强自定了定神,回过(身shēn)来想着黛玉笑道:“妹妹说笑了,先前我瞧着一个(身shēn)影袅袅娜娜的,往那边去了,便想着只怕是妹妹,才出了声,哪想到倒是这般巧,妹妹不在前头,倒是在后面。那宝玉房里的晴雯和妹妹(身shēn)形相仿,想是我看花眼了罢”

    黛玉见宝钗这样说,也不回话,只定定看着她笑,倒是宝钗的脸上,慢慢起了两团红晕。

    正在这时候,便听见前头的声音传来:“见过林姑娘、宝姑娘。二位姑娘怎么在这儿?”黛玉定睛一看,却不是晴雯是谁!

    晴雯走过来,见黛玉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深了,而宝钗却是脸色通红,尴尬无比。便有些好奇,上前问道:“两位姑娘这是说什么呢?”

    宝钗暗暗感叹自己今(日rì)不该出门,真是老天与她作对!只红着脸强自笑道:“不过就是说几句闲话罢了,没什么要紧的。你这丫头,还不赶紧去做你的事(情qíng),若是让太太知道你整(日rì)里在园子里瞎逛,瞧不罚你。”

    “哼,宝姑娘说的是,我原本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又懒又笨,又不会说话,自然比不得那些勤快会说话的,在主子跟前讨得了去。二爷屋里,就数我不会服侍人,如今到还让一个姑娘来((操cāo)cāo)心我们奴婢服侍人的事(情qíng)!”晴雯听见宝钗那不(阴yīn)不阳的几句话,便顿时将她的火气引出来了,也不管在什么地方,又谁在场,便噼里啪啦说出一顿话来,将宝钗原本就已经通红的脸色气的紫涨。

    晴雯说完,也不管众人的反应,甩手就走了。黛玉瞧着宝钗着实尴尬,便也不好在说什么了,只带着青韵橙意转头回潇湘馆。

    橙意先前本就想出声讽刺宝钗几句,可奈何黛玉警告地看了她一眼,便只得心不甘(情qíng)不愿地闭上了嘴。如今见黛玉想要就这样带着她们会潇湘馆,便再也忍不住了,上前一步笑道:“宝姑娘瞧来可是眼神不大好,这可是大问题呢,还是得(情qíng)歌大夫来瞧瞧才好,若是症候越发严重,将来连东西也看不见了,那可就真真是可惜了。”说完用帕子捂着嘴笑了笑,也不看宝钗的脸色,便跟着黛玉走了。

    宝钗站在原地,心里头那个恨啊,恨不得将今(日rì)在场的人全都踩到地上才罢休。手上绢纱的帕子生生被双手绞成了条。旁边的小红暗暗心惊,想着今(日rì)不小心看见了宝姑娘出丑,瞧她的样子,(日rì)后可得小心些,万不能被她拿了把柄去。小红一面想着,一面轻轻拉了拉(身shēn)边还在看(热rè)闹看得出(身shēn)的坠儿,也不顾她疑惑不(情qíng)愿的眼神,乘着宝钗不注意,悄悄退了下去。

    直到退到了无人处,小红方才松了一口气。便听见(身shēn)边坠儿问道:“方才你怎么拉着我就走呢,也不和宝姑娘说一声。”说着,想起了今(日rì)宝钗的窘态,又是“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我的好姑(奶nǎi)(奶nǎi),如今什么时候了,你还只顾着笑呢!你瞧瞧今(日rì)的是些什么事儿呢,咱们瞧见了宝姑娘这般尴尬的场景,她能饶得了咱们?今(日rì)的事(情qíng),你可得烂在肚子里,要不然,(日rì)后可有你好过的!”小红见坠儿憨憨的,还只顾着笑,便急的满头大汗。

    “怕什么,不是说宝姑娘一向是最大度的吗,怎么会计较这些?”坠儿并不放在心上,她以前还看见林姑娘为了宝玉躲在房子里偷偷哭呢,林姑娘可是最小(性xìng)儿的,也不曾拿她怎么样。

    “你个小蹄子,你想想今(日rì)的事(情qíng),那宝姑娘可是个真贤良的,可莫要被迷了眼睛!”小红瞧着坠儿那不放在心上的样子,也真是无奈。“看起来我们还是得找个厉害的人护着才是。”小红喃喃自语。

    果然,(日rì)后小红便靠着今(日rì)的先见之明躲过了一劫。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