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伤残

    回到乾坤(殿diàn),叶秦岚越想越气,接连着摔了几个茶盏,将(身shēn)边伺候的太监宫女吓得战战兢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让皇上气成这样子。//

    叶秦岚瞧着周围的太监宫女畏惧的模样,心中倒是生出一股凄凉之感来。他自幼生于皇家,自然之道皇家权力斗争的残酷,也从未曾渴盼过什么,但若是没有当年的江南之行,也许他仍旧会是当年那个虽温和有礼,但却没什么事(情qíng)能牵挂着的太子。可是江南一行,他只觉得之前的那十多年时光可都算是白过了,原来除了父皇母后之外,还有人是这样一心为了他好的。如今自己虽说归为帝王,但(身shēn)边的人一个个离他而去,剩下的全都心怀叵测,唯一一个和自己一同长大,自小便陪伴在他(身shēn)边的人,竟然是太监!原来父王当年说过的话果然是真的,做皇帝,享受了这世上极致的荣华富贵,也要承受极致的痛楚与孤独。

    王德安瞧着皇上的神(情qíng),便知道他在想着今(日rì)的事(情qíng),也不打扰,只是担忧着皇上的(身shēn)体,便吩咐御膳房的人熬了参汤过来。

    叶秦岚独自一人坐着,一直到了掌灯时分方才回过神来,便开口问王德安道:“如今什么时辰了?”

    “回皇上,已经酉时三刻了,皇上可要让人摆饭过来?”王德安小心翼翼地问道。

    “罢了,让他们摆上罢。”叶秦岚想了想,问王德安道:“北疆那边可有什么消息传过来?”

    “回皇上,北疆倒是没有什么消息传过来,只是,今(日rì)那贾府中人进宫后,奴才听到宫外采买的小德子说,薛家的薛蟠,今(日rì)在京城瞧见一只雪貂,想要抓了去,哪知道和人争执起来,被人伤了。”王德安住了嘴,看着皇上。

    “伤了!伤了哪儿?”叶秦岚顿时觉得有趣起来,听那(日rì)慕容铮的意思,可是不会让薛蟠得了便宜去的,倒是不知道那小子下的什么狠手。

    “听说伤的颇重,将来只怕是会和奴才一样了。”王德安暗笑,也不瞧瞧你是个什么货色,只顾着心比天高哪里想到却是命比纸薄呢。

    “噗……”叶秦岚起先没有反应过来,等想明白了王德安话中的意思,口中含着的茶水便险些喷了出来。.那小子可真狠啊,这事(情qíng)本来也不是那薛蟠的错,虽说慕容铮这般做法彻底杜绝了薛家母女的妄想,但到底是缺德了些。

    怨不得太傅知道了这消息之后仍旧是没什么反应,想来是等着慕容铮下手呢!叶秦岚在心中再一次发誓,今后坚决不能惹恼了那狐狸,不然要是招来了慕容家的一群狐狸,自己可怎么办才好哟!

    叶秦岚这时候早已经忘了今(日rì)在凤藻宫里不愉快的事(情qíng),幸灾乐祸地想着不知道慕容铮会如何收拾那几个不知好歹的妇人,想必如今那薛家母女正在家里哭天喊地罢?

    王德安微微笑着,想着还是先帝圣明啊,若不是慕容一家的忠心无二又市场给皇家添些无伤大雅的小麻烦,只怕这皇上的(日rì)子可就越发无聊了。

    叶秦岚猜得没错,这边贾府里,薛姨妈和宝钗正在梨香院里兴奋地等着王夫人从宫里头回来,给她们带来好消息。宝钗一想到今后黛玉嫁到了自己家中,便任由得自己揉搓,心中便是满满掩饰不住的激动,今后瞧那狐媚子可还敢在自己面前装清高,(日rì)后必然要让她往东,她便不敢往西。

    这里薛姨妈母女正在坐着白(日rì)美梦,却见一个小厮从二门处跌跌撞撞跑进来,口中只叫着:“不好了,不好了!”

    宝钗见了连忙便躲到了里间去。薛姨妈(身shēn)边的莺儿张口便骂道:“好好地,瞎叫唤什么呢!若是惊了太太和姑娘,瞧我不揭了你的皮!”

    那小厮听见莺儿骂他,满心的委屈,哭丧着脸说道:“太太,当真是出师了,大爷,大爷被人给打伤了!”

    薛姨妈听见这话,忽的顿时脸色惨白,顶顶站着说不出话来。薛宝钗在里屋听见这话,也顾不得什么了,连忙掀了帘子出来,上前一把扶着薛姨妈的手喊道:“妈妈,快醒醒,没事的,哥哥变暗时这样一个(性xìng)子,往(日rì)里也常在外头撞祸,想是今(日rì)惹上了什么厉害人物了,想来也只是受些儿皮(肉ròu)之苦,段没有什么事(情qíng)的!”

    一面急急询问那跪在地上的小厮:“你说清楚些,到底是怎么回事,哥哥如今怎么养了,在哪儿呢?”

    宝钗才问着,便听见梨香院门口一阵嘈杂,原来是薛蟠(身shēn)边的小厮旺儿和着贾琏的小厮兴儿让人抬着薛蟠进来了。

    这时候的宝钗那里还顾得上什么男女之分的规矩呢,连忙张罗着让将薛蟠抬到房里躺好,又连忙让人去请大夫。

    薛姨妈回过神来,一面哭,一面扶着文杏的手走进薛蟠的屋子里去,瞧着薛蟠虚胖的(身shēn)子上满(身shēn)是汗,人还在昏着,但满脸的青紫,仍然掩盖不了他脸上的苍白之色。薛姨妈一面哭,一面转过来瞧着旺儿,见旺儿(身shēn)上并不像是和人厮打过的样子,便拿手指着,颤抖着骂道:“你这是怎么当的奴才,你大爷被人打了也不知道护着,像是只顾着跑呢?”说着便要让人将旺儿拖下去打。

    “太太,倒不是奴才不护着大爷,只今(日rì)大爷惹上的人厉害了,我瞧着势头不对,便回来报信,若不是琏二爷让人去了,只怕今(日rì)大爷可就……”旺儿一面说一面哭着。薛蟠每(日rì)就只知道出去闯祸,今(日rì)是惹上了不该惹得人了,还连累着自己这些奴才跟着受罪。

    薛姨妈听见了这些话,便哭得更厉害了,可真真是六神无主了。宝钗心中也是慌成一片,可转过头去见薛姨妈只顾着库哭,管不了什么事,便只得硬打起精神来张罗着。顿时,梨香院里便乱成一团。

    “妈妈也莫急,瞧着哥哥的样子,怕是疼的狠了,还是先将屋子里的人清出去,一来让哥哥好生歇着,二来等大夫来了,也好静静地给哥哥瞧瞧。”宝钗见薛姨妈的样子,也是担心的,便拿话支使着薛姨妈,好叫她慢慢冷静些。

    薛姨妈这时候听见宝钗的话,慢慢的回过神来,便照着宝钗的话,帮着安排屋子里的人出去。

    等大夫来了,看见(床chuáng)上的薛蟠,不(禁jìn)皱了皱眉头。这人他认识,在京成立可是有名的恶霸,时常欺男霸女的,如今可真是老天有眼,叫人狠狠地收拾他一通,瞧他今后可还这般胡作非为!那老大夫心中暗自高兴,但也本着大夫的本分,上前去帮薛蟠把脉,哪里想到清楚脉象之后却是一惊,想着那对头下手可真是狠,这人后半辈子可算是废了。

    薛姨妈宝钗见那老大夫把了脉之后,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心中便好似挡都一盆并说泼下来,冰凉冰凉的。

    薛姨妈强笑着问大夫到:“大夫,你瞧怎样?”

    “这位夫人,请恕老夫无能。令公子姓名倒是无碍,只是……”一面说一面瞧了瞧(身shēn)边的宝钗。这姑娘一看便是未出嫁的,这些话可怎么好说给她听呢。

    宝钗也知道有些话只怕她在场,那老大夫不好开口说,便进了里间去。宝钗扶着莺儿的手紧紧抓着,那修剪得整齐的指甲齐齐刺进了莺儿的手里,莺儿吃痛,但在这时候却是只得忍着,一丁点声音也不敢出。看了那老大夫的眼神,宝钗已经隐隐猜到了薛蟠的(情qíng)况,但心里头却是仍旧有着一丝侥幸。

    外头那老大夫见宝钗进了里间,方才低声开口对薛姨妈说道:“令公子(性xìng)命无碍,可是却被人伤着了命根子,今后只怕是……”这也奇怪,这伤不像是被拳头打的,倒是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抓了一把,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下首这样狠,但也算是替那些被他糟蹋的姑娘报了仇了。

    薛姨妈只觉得耳边一个炸雷,连魂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眼睛翻白便要往后面倒。急的(身shēn)边的文杏和(身shēn)后的香菱连忙扶住,将薛姨妈扶到旁边软榻上歇着。

    宝钗听见那大夫在外头和母亲喁喁细语,心里头更是紧张。猛地听见外头的香菱和文杏急急忙忙叫着:“太太,太太快醒醒。”便连忙扶着莺儿的手快步出门去。

    宝钗看见薛姨妈脸色苍白,靠在软榻上,急得哭了,边哭便上前去拉着薛姨妈的手,连声呼唤,又忙着叫大夫过来看。

    老大夫过来,掐着薛姨妈的人中,过了一会儿,薛姨妈方才悠悠转醒,想着薛蟠的(情qíng)况,也不顾又外人在场,便大声哭起来。

    “大夫,烦请您仔细瞧瞧,务必要让哥哥好起来!妈妈可就这一个儿子,若是有什么,可真是要了我们的命了!”薛宝钗转(身shēn)求那老大夫。

    老大夫瞧着薛姨妈和宝钗殷切的眼神,心中也是不忍,但如今的状况,他只得作了个揖,开口说道:“夫人,小姐,非是老夫推脱拿大,老夫是实在没有办法,还请夫人小姐另请高明罢。”说完也不要出诊费了,拎起药箱抬脚就走了。

    ------题外话------

    哈哈,又有人投票票了,阿舞好开心。谢谢fszy和hmx87的票票!还有,党员团员和群众们,大家建党节快乐啊!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