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拒绝

    待皇上走远了,贾母等人方才扶着鸳鸯的手颤颤巍巍地起

    先前的事,将王夫人吓得脸色惨白惨白的,瞧着皇上离开的背影,王夫人稍稍回过了神,方才开口说道:“老太太,如今皇上遇上我们,可会对娘娘……”

    贾母心中也是担忧,但想着皇上临走前的几句话,悬着的心便放下来了些:“听皇上的意思,倒还是相信娘娘的,想必没有什么大事。”但这一顿训斥,还打死了一个小太监,可就真是警告了。

    王夫人听了贾母的话,那满脸的苍白方才好了些。她垂头细细想了想,方开口勉强笑着说道:“老太太说的是,听皇上的话中之意,今我们若不是娘娘的家眷,只怕是免不了一顿板子的了,果然还是娘娘的面子呢!”

    贾母听了这话,面色也缓和了一些,正想说些什么,便看见皇上边的王德安远远地走过来,到了面前,贾母王夫人连忙上前陪笑道:“哟,这可不是王公公么,什么事倒是要劳烦王公公亲自跑一趟?”

    王德安瞧着贾母王夫人尚且有些惨白的脸,心中不屑,面上却是丝毫不露,笑着说道:“老太君客气了,方才皇上说今的事倒不是几位的错,况且贤德妃娘娘素里也是个平和的,只怕是那起子不长眼的奴才使的坏,让二位不必担心。皇上还生怕众位没了人带路,这宫里的人不识得诸位,便让奴才过来带路。”一面说一面朝前头带路。

    王德安的话便好似是给贾母王夫人吃了定心丸,王夫人顿时便有些趾高气扬起来,元儿果然是个争气的,如今这么大的事,皇上竟然丝毫不怪罪,还让王公公专程过来照顾,在这宫里头谁不知道王公公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可见得娘娘如今在皇上心里头的地位了。

    王德安回头看见王夫人那一幅得意洋洋的表,好容易才憋住了笑。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人?怨不得皇上只让自己注意着贾老太君,想来那王夫人便是个没什么脑袋的家伙罢。

    将贾家人送出宫门去,王德安便想回乾坤去伺候皇上,忽的想起来如今这事过了,皇上必然不会在乾坤呆着,便抬脚就往元妃的凤藻宫去了。*.

    到了凤藻宫里,见皇上坐在主位上和元妃说笑着,元妃虽笑得灿烂,可脸上却隐隐有着泪痕。

    王德安上前行礼道:“奴才见过皇上,见过贤德妃娘娘。”

    皇上见王德安过来了,先不忙着让他起来,只问道:“贾家的人可送出宫去了?”

    “回皇上,奴才亲自将老太君送到宫门口了呢。”王德安乘着元妃不注意,悄悄朝着皇上点了点头。

    叶秦岚见王德安的表,便知道贾母已经放下了疑惑,便笑骂道:“起来罢,你这奴才果然是成精了,倒是会看势头。”

    王德安笑了笑,赶紧站到皇上旁伺候着,一语不发。他可是在宫中呆了这么许多年的老人了,这时候可不是他一个奴才能插嘴的。

    “多谢皇上的体恤,是臣妾的不是,还让皇上这般费心。”元妃抬手擦了擦那并不曾存在的眼泪。元妃低着头,长长的睫毛掩盖住了她眼中露出的喜悦之色。

    “元儿不必这般,你的脾朕素来是最明白的,今的事只怕是另有缘由罢?”叶秦岚好似话中有意地问道。

    元妃正沉浸在方才的喜悦中,如何听得出皇上的意思?只啜泣着从座上走到下首跪下,方才开口说道:“皇上明鉴,今的事臣妾并不知道,臣妾也是过于思念家人,也未曾注意时辰。后来抱琴还与臣妾说怎么今那掌时辰的太监却是来晚了些许,臣妾正觉得奇怪呢,公公们一向是准时的,如何今偏偏晚了,哪里想得到竟会有人包藏祸心……”元妃一面说,一面抽抽噎噎地哭泣着。

    “罢了,今是朕委屈了元儿,只怪那太监可恨!元儿快些起来,若是跪坏了,朕可是要心疼的。”叶秦岚咬牙切齿道。果然可恨,那太监分明就是元妃宫中的心腹之人,今借着这事将他除了,本想着元妃只怕会替他说几句话,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远飞的无耻程度。不过细细想来也在理之中,当贾敏未出嫁时在府中对她也是颇多照顾,可她转便下了狠手得陷害林太傅一家。连自己的亲人都能下得去手,更何况是个替她卖命的小太监呢!

    元妃见皇上对自己仍旧是信任的,便将心放到肚子里去,扶着边抱琴的手,慢慢站起来。

    “朕知道元儿自来是个孝顺的,今家里的人来了,倒是也能解了院儿的几分思念之。”叶秦岚想知道元妃对于黛玉那件事的态度,便主动提起来。

    “皇上说的是,元儿还要多谢皇上体恤。如今元儿在宫中伺候皇上,本是无上的荣耀,只是不能时常在家中长辈面前孝敬,想起来真真是有些遗憾,说不得,也只能尽力满足家中人的心思,让他们无忧罢了。”元妃见皇上主动提起话头,心中喜悦,但面上却是装作一脸忧愁的模样。

    “哦,听元儿这话,府里可是有什么事要让你做主的?”叶秦岚听见元妃这样说,便知道她是答应了王夫人,暗自冷笑着想看元妃如何将这事圆过去,便装作兴趣满满的样子问道。

    “臣妾家中的琐事,原本不该来让皇上心烦,但臣妾想着这事倒是有几分特别,便相亲皇上做个决断。”元妃坐在皇上对面,低眉顺眼的,若不是叶秦岚知道她是个什么人,说不定还真认为元妃是个贤良淑德的女子呢。

    “哦,元儿既说是家事,朕倒是有些奇怪了,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元儿有什么事这般为难,倒是求到朕头上来了。”叶秦岚听了元妃的话,差点一口气就没上来,说话的口气也不是那么愉快了。

    元妃听见皇上的口气有些不善,心里还想着怕是皇上一位自己家的人又闯了什么祸,便也不在意,笑道:“皇上不必忧心,这事倒是和家中的长辈没有什么关系呢。方才臣妾的母亲进宫来说,臣妾姨妈的儿子,有些顽劣,怕他出门去撞祸,便想着给他娶一房媳妇,好好拘着他一些儿,后也好参加科举,考取功名,好为皇上效力。”

    “咳咳咳……”叶秦岚不防元妃说出这一番话来,倒是被茶给呛了一口。让那薛蟠替自己效力?除非是自己想毁了这江山!

    边王德安也差点笑了出来,见皇上被茶水呛住了,连忙上前替皇上顺气,顺便将他的笑意掩饰过去。王德安抬头见元妃表有些忐忑,眼珠转了转,开口劝道:“皇上,您还是得悠着些儿,虽说听了贤德妃娘娘的话,皇上开心是自然的,但毕竟还是得保重龙体才是啊!”

    叶秦岚抬头,看见王德安眼中的笑意,又瞥眼看见元妃脸上明显松了一口气的表,便知道是自己失态了,连忙勉强笑道:“元儿果然是个有心的,但不知道元儿家中的人看中了谁?”

    “母亲想着府上住着的林表妹倒是极好的,一来她自小就在跟前长大,相互脾也是知道的,况且那林表妹才学又好,若是将她嫁出去了,只怕家中祖母和母亲也是舍不得的;二来,臣妾那表妹素来就有些小子,若是后嫁到旁的人家受了气吃了苦头,还不叫人心疼?如今这样,也是母亲心疼她;三来,这林表妹毕竟是犯官之女,若是让她嫁到了旁人家里,只怕胖的人家瞧不起她不说,后恐会生些麻烦,倒是不如就让她到薛家去,也好时时看着她一些儿。”元妃小心翼翼将理由说出来,瞧这皇上低着头看着衣袖上的龙纹,虽说还有些拿不准皇上的心意,但想着这事当是万无一失的,便也不担心,只笑吟吟瞧着皇上。

    叶秦岚顿时只觉得心头的火一拱一拱的,可他脑中有一根弦绷得紧紧地,生怕在元妃面前失态了,衣袖下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

    “元儿说的是,只如今那林姑娘一来年纪还小,我依稀记得她今年也不过就是十三岁,若是说嫁人,年龄可真是小了。再者说,她不过就是一个女孩儿,能折腾出什么大事来,最多不过就是埋怨几句罢了。况且元儿说的薛家朕也知道,平里你所说,你姨妈和你那薛家表妹都是个好脾的,若是真有了什么事,只怕是她们也镇不住。我瞧这事还是算了罢,那林姑娘的婚事再等等,将来我自有安排,至于那薛蟠,你再悄悄可有什么中意人家的姑娘,便赐给他就是了。”叶秦岚深深喘了几口气,按着心头的火气,和颜悦色地和元妃说着,感觉自己的脸都好似笑得僵住了。

    元妃听皇上这么说,心中有些疑惑,但细想了想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对,便恭恭敬敬答应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