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进宫

    到了这个月的十五那(日rì),贾母、王夫人均按品级大妆,一起进宫去见过元妃。.

    王夫人坐在四人抬的轿子里,一路上想着头(日rì)晚上薛姨妈宝钗过来和自己说的话。

    “姨妈,我那哥哥自来便顽劣不堪,可巧林妹妹才学又是个极好的,况且又素来能拿捏住人,不消说其他的,就看看宝兄弟就知道了。若是将林妹妹配给了哥哥,(日rì)后哥哥有个人约束着,(日rì)后努力上进了,倒是能帮着宝兄弟一些儿。”宝钗顿了顿接着说:“再者说,林妹妹素(日rì)里便是个小(性xìng)子的,若是将来嫁到外头去,只怕是有得苦头可吃呢!好歹我们也是姐妹这么些年,平(日rì)里可以说是知根知底的,倒是免了不少麻烦呢。”

    宝钗的话着实说中了王夫人心中的痛处,那林黛玉平(日rì)里一副狐媚子样,将宝玉辖制得死死的,连自己这个母亲都要靠后了。如今尚且只是表兄妹就是这样子,若是将来宝玉当真娶了她,且不说自己更是要低着贾母一头,可恨的是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竟然是为了别人养的,想想便一口恶气堵在(胸xiōng)口里。

    宝钗的哥哥是个混账的,若是那狐媚子嫁给了他,今后便再不能兴风作浪了,自己眼前也清净了许多。更何况,若是这样,那贾琏从林家带过来的那许多银钱也就不是什么问题了,便是(日rì)后黛玉知道了,大家是亲戚不说,贾府里养她这么些年,到头来还赔上了一副嫁妆!

    王夫人是越想越高兴,只觉得没有了黛玉缠着宝玉,这府里头一切事(情qíng)看起来都顺眼多了。果然是宝丫头聪明,想出这么几全齐美的法子来,又想着防着贾母从中作梗,去求了娘娘来。任那贾母如何,娘娘终究是从自己的肚子里爬出来的,自然是和自己一条心,若是(日rì)后能将也和自己一条心的宝钗娶进门来,自己这一生可就算是圆满了!

    再者说,那贾敏在家里是便是个难伺候的狐媚子,如今老天有眼,叫她早早去了,只可惜她女儿比起她来竟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偏生还住在自己跟前,真真是刺眼睛。今后嫁给了薛蟠那混账之人,瞧她还如何狐媚人!

    王夫人一路想着,直到到了宫门口,听见太监请她下轿,方才回过神来。非常文学

    王夫人下车,见宫门处站着抱琴,见她下车来,便连忙上前笑道:“老太太太太可算是来了,娘娘今(日rì)已经念了不知道多少遍,奴婢劝也不听,只挂念着家里人呢!”一面走一面将手中的东西悄悄塞给旁边的太监,那太监立刻便笑容满面,谄笑着问道:“抱琴姑姑辛苦了,(日rì)后若是有什么事(情qíng),只管吩咐奴才就是。”

    抱琴淡淡笑道:“倒是也没什么大事,只我们娘娘甚是想念家中人,今(日rì)好容易进了宫,便请公公晚些过来罢。”

    “这……”那太监有些为难,宫里头的事(情qíng)都是有定例可循的,若是今(日rì)放了贤德妃的家人晚些出宫,只怕是今后有的饥荒可打了。

    “公公不必担心,也不是让公公做什么,不过是耽误小半个时辰罢了。往(日rì)里宫中其他娘娘的家人虽说是按时告辞的,但这宫廷大得很,便是在路上耽搁了,只怕是也不止这半个时辰罢。”抱琴看着那太监面露为难之色,便上前,又悄悄向那太监手中塞了一张银票,笑着说道:“麻烦公公了!这小小东西,不成敬意,便给公公吃酒罢。”

    那太监接过银票,瞥眼一看,见上面的面额,瘆人地笑着说道:“好说好说,姑姑的吩咐奴才那里敢不听呢!只是已经晚了半个时辰了,还请姑姑提醒娘娘家里的人,出宫的时候便快些罢。”

    抱琴笑着答应下来,便在前头领着路,带着贾母一干人等朝着凤藻宫走去。走远了的她自然也没有发现(身shēn)后的那个小太监转(身shēn)就收了脸上的笑意,离开了宫门口。而他去的方向,竟然就是皇上的乾坤(殿diàn)。

    抱琴带着贾母王夫人等一行人到了元(春chūn)的凤藻宫,见元妃早已端坐在上位上,(身shēn)边服侍的丫头太监皆是垂手而立,整间房子里一声咳嗽声不闻。元妃瞧着家中的人,眼睛里隐隐含着泪光,放在(身shēn)旁椅子扶手上的那只白皙细嫩的手也紧紧抓着扶手,显得甚是激动。

    贾母带头上前跪下行礼道:“贾府贾史氏(贾王氏)见过贤德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元妃瞧着在眼前跪下的家中长辈,只觉得心中无限凄凉,(欲yù)想要让她们起来,奈何(身shēn)边丫头太监定定看着,若是今(日rì)因为她们废了礼数,(日rì)后可有得闲话可说了。这宫里头那些个千(娇jiāo)百媚的美人,有哪个会是省油的灯。

    直等到几人行过了礼之后,元妃方才含泪笑着忙让(身shēn)边的宫娥彩女赐座,又让抱琴带着丫头太监全部出门去,方才对几人落泪道:“是元儿不孝,倒是让家中长辈对着我行礼……”一面说,一面用帕子将脸上的泪水擦去。

    “娘娘不必伤心,如今娘娘得了富贵,便是最大的孝顺了。皇家礼法森严,容不得半点疏忽。”贾母见元(春chūn)伤心,连忙笑着劝道。

    “老祖宗说的是,倒是元儿糊涂了。”元妃连忙转悲为喜说道。

    “前儿我听见皇上说宝玉才学极佳,让他跟着父亲出京去看看冬猎的猎场行宫可曾建好了,说是事(情qíng)办得不错,皇上准备带上他二人等过了冬猎才回来。”元妃说起宝玉的事(情qíng),心中舒畅了许多,眉毛也微微上扬,这可是皇上重视她的表现呢!

    贾母王夫人等听见了大喜。皇上冬猎带着的人从来都是皇室中人或是朝中重臣及屈指可数的几个异姓王,像贾政这样的工部侍郎,是没有资格跟着皇上去冬猎的。贾府里头便是连如今袭了爵的贾赦也是没有资格的,可如今皇上不仅戴上了贾政,还连带着带上了宝玉,可见娘娘在宫里头真真是得宠的。

    “这可是难得的好事呢,皇上如今重视娘娘的胞弟,可不就是重视娘娘吗!娘娘这些(日rì)子须得好生伺候着皇上,在皇上面前也多说些府里头人的好处。”贾母听见元(春chūn)收到了重视,心头自然也是高兴的,可真不亏了她牺牲了林海和秦可卿两个人来让元(春chūn)上位,元(春chūn)果然是个争气的,靠着自己一步步努力竟然能到今天这个地步,如今这家中的荣华可就靠着她了。

    “祖母不必担心,这事(情qíng)我自然是知道的。只祖母可要注意了,当今皇上是最恨后宫嫔妃家中的人欺男霸女,放肆张扬的,钱而不是还处置了周贵人么?祖母在家中可要提醒家中诸人,平(日rì)里可得收敛着些,这宫里头没什么人是省心的,前儿宁嫔还和皇上说大伯为了几把扇子((逼bī)bī)死了人,幸亏皇上并不曾信他。倒是将我吓了一跳,这事(情qíng)若是扯到了朝堂上,可就了不得了,亏得宁嫔家中并没有什么人。这事(情qíng)可是真的?”元妃抿了一口茶问道,这事(情qíng)可是由皇上告诉自己的,只怕是皇上给自己的警告了。

    “娘娘这话当真?”听到这事(情qíng),贾母顿时被惊出一(身shēn)冷汗,宫里头的女人,抓着一点把柄,哪里能放过了你。虽说如今娘娘正得圣宠,但若是闲言碎语多了,伤了皇上和娘娘的(情qíng)分,可就亏大了。

    “此次到是也还罢了,皇上也未曾说什么,但这样的事(情qíng)今后可万万不能再有了,若是惹恼了皇上,到时候只怕连我也无能为力了。”提起这件事(情qíng),元妃甚为头痛,自己这个大伯是什么(性xìng)子自己可是明白得很,若是再不警告着些,(日rì)后只怕是还有更过分的呢。

    “娘娘上次说的东西,你姨妈已经着人弄好了,如今就差最后一道工序,下月便可以送到宫里头来。”王夫人见元妃看向自己,连忙说话。

    元妃知道这“东西”指得自然是商会她让王夫人帮忙找的暖(情qíng)的药,顿时喜形于色,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既如此,倒真是好了,只是辛苦了宜人。”

    “娘娘这说的什么话,娘娘是我的女儿,娘娘好了,我便什么都知足了,还谈什么辛苦不辛苦呢!”王夫人听元(春chūn)和她这样客气,心中微微有些发苦。元(春chūn)未曾进宫时,也是个(爱ài)和自己撒(娇jiāo)的,可如今进攻几年,将一个当年天真烂漫的姑娘硬生生磨练得喜怒不形于色。

    但这些微怜悯的(情qíng)绪在王夫人心中一转便过去了,对于她来说,荣华自然是第一位的,若是让她丢了荣华富贵,可真是比死还难受。

    贾母看王夫人瞧着元(春chūn)的表(情qíng),知道她和元妃还有话要说,便笑着说道:“娘娘的话我记住了,回府里自然会提点着家中的人,娘娘放心罢。好了,我也不打扰你们母子二人说体己话了,方才我瞧着这宫里的菊花开得甚好,便让抱琴带着我走走罢。”

    元妃听见这话,连忙将抱琴喊进来,吩咐抱琴小心伺候着。

    ------题外话------

    我的天,我以为发上来了,没想到网络抽风了,又重新传。对了,谢谢徐晓红和圣剑公主的票票啊,来,一人亲一个!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