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对策

    晚间,丞相府里。*非常文学*慕容铮接到了手下人送过来的消息,一双眼睛便眯在了一起,只留下细细的一小条缝。(身shēn)边的月华见了,直直打了一个冷战,全(身shēn)的毛全都竖起来了。虽说他对那些人的行为也气愤无比,可也到底是比不过慕容铮,真是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啊!

    在月华又一次无比坚定地确定了(日rì)后说什么也不能惹到慕容铮的同时,慕容铮已经恢复了平(日rì)里那一脸懒散的模样,瞧着月华晓得有些不怀好意。

    月华又抖了一抖,听见慕容铮含笑说道:“月华啊,我知道你是专门过来护着黛儿的。”月华刚想摇头,便听见那可恨的声音又响起了:“你不用急着否认,从没人见过这般能通晓人意的狐狸,至少我是没见过,就是爷爷也没见过。”月华将自己的头用力埋在两只爪子间,顺便还连耳朵也一起捂住了。它真的不想认识这(阴yīn)险狡诈可恶恶毒的人,奈何自己不能说话,只能在心底默默咒骂。

    慕容铮说完便看见自己面前努力降低存在感的小狐狸,笑了笑说道:“那薛宝钗的哥哥薛蟠是个纨绔子弟,听说最喜欢稀罕的东西,比如说狐皮围脖。可是他都是买现成的,从不参加什么围猎。也是啊,他向来养尊处优的,若是被伤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可就可惜了!”

    月华默,见不得人的地方,还会是什么地方呢,这慕容铮果然不是什么好人啊,姑娘当(日rì)如何会看上他呢!月华在心中惋惜,自己今后的命运看来是逃不开他的(阴yīn)影了。但是不可否认,对于慕容铮对薛蟠的处理,深得它的狐狸心啊。

    嗯,那薛宝钗不是打算将黛儿配给薛蟠那呆子吗,若是薛蟠成了废人,只怕将来根本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罢?另外,还得进宫和皇上说好了,毕竟那贤德妃娘娘可是他的女人。

    慕容铮看了还在瑟缩着的月华一眼,便扬声唤道:“小石头,进来。”

    门外走进来一个小厮,俊美秀目,进门来便上前一步笑道:“公子爷可是有什么事(情qíng)?”公子接到荣国府里林小姐的消息时候,从来都是独自一人呆着,再不会叫他们这些下人进去的,今(日rì)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么,怎么竟然这么快就将自己叫进来?

    “收拾东西,随我进宫去。.说完便也不管他,抬脚便率先进了里间。小石头见状,赶紧上前跟着,到卧房里换了衣裳。

    慕容铮换来了衣裳,临出门时候,见月华仍旧趴在地上,走上前,拎起月华,笑了笑说道:“你就留在家里等着消息,若是我让小石头进来告诉你地点,你便过去罢。”

    月华听见这话,便知道是让它去收拾薛蟠,有些兴奋地点了点头,两只眼睛冒着星星看着慕容铮。去吧去吧,那薛家呆子交给我就是了!

    慕容铮满意一笑,带着小石头就进宫去了。

    宫里头皇上也刚刚接到消息,顿时又是吃惊又是无奈,而至于那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点愤怒,叶秦岚选择了将它埋在心底的最深处。

    “王德安,你说朕的贤德妃可会答应了薛宝钗的请求?”叶秦岚玩味一笑,想着若是元妃私自下了懿旨,自己该以什么理由驳回去呢?

    “皇上说笑了,元妃娘娘如今也只是个贵妃,况且这林姑娘(身shēn)份有些特别,比不得一般的大家小姐,只怕元妃娘娘不会轻易下旨意呢。”王德安笑呵呵地说道。若是私自下了旨意,倒是好办了,皇上正在发愁着怎么找个借口收拾她呢。

    “随她罢,虽说现在尚且不是收拾她们的时候,但若是过分了,便也只能这样了。”叶秦岚眼中闪现着莫名的光,他并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但若是要惩处的,也绝对不会手软。

    两人正在说着话,便听见外头小太监进来回话道:“回皇上话,慕容公子求见皇上。”

    叶秦岚顿时觉得头都大了,他都接到了消息,这慕容铮不可能还没收到。如今一向讨厌进宫的慕容铮居然主动来了,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过来兴师问罪了。

    “宣他进来吧。”叶秦岚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在暗暗盘算着怎么让这个时不时给自己出个难题的慕容铮满意。

    慕容铮进了御书房之后,先和皇上行过礼。皇上连忙让免礼,又让王德安赐座,方才笑着问道:“你一向是个懒的,平(日rì)里让你进宫非得费多少力你才答应,怎么今(日rì)倒是主动进来了?”

    “皇上这话说的,今(日rì)我若是不进宫来,只怕人都被旁的人抢走了。”慕容铮笑眯眯看着皇上。

    叶秦岚心中暗叫一声:果然来了。一面笑着说道:“谁的单子这么大,还能和你抢人?旁人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么,你在朝中虽说不任官职,但在江湖上紫衫公子可是颇有名气呢!”你若是想要什么,有谁能和你争呢,更莫要说是争人了。

    “皇上说笑了,渲木不过是在江湖上有点小小的名头,如何敢和皇上的亲眷相比呢。”慕容铮随手摇了摇扇子,瞧着皇上似笑非笑地说道。慕容铮“亲眷”二字咬得极重,明显说的就是凤藻宫中的元妃及贾家众人。

    “……”叶秦岚顿时无语。江湖上鼎鼎大名的紫衫公子,连各大门派掌门人见了他都要谦让几分,这叫做“有点小小的名头”?还有,他说了不下几百遍了,四大家族的人不配做他的亲眷,为什么慕容家的人总是喜欢拿这件事(情qíng)刺激他!

    “皇上曾经说过,现在尚且不能动四大家族的掌权人,得让他们还能蹦跶?”慕容铮笑着问道。

    “你想做什么?”叶秦岚看见慕容铮脸上的招牌笑容,顿时提高警惕。这小子每次露出这样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的时候,一定是又有人要倒霉了。

    “没什么,既然不能动掌权人,那我动一两个不掌权的,总不是什么问题罢。”慕容铮盘算着若是王夫人真答应了薛宝钗的要求,便将王夫人一并收拾了。那薛宝钗好巧不巧,正好是薛家主事的人,便暂时放她一放,先收拾了薛蟠和王夫人罢。

    “……罢了,随你吧,只你小心些,莫要闹出人命来就是了。”叶秦岚顿时觉得自己无话可说。看着慕容铮悠闲摇着扇子,眼尖的他发觉那折扇上好似是题着一首诗,便笑道:“渲木啊,你如今倒是愈发的有闲(情qíng)逸致了,折扇上居然还题着诗。我看着倒不像是你作的。”

    慕容铮将那扇子一收,笑道:“这诗是黛儿作的,皇上可要看看?”

    叶秦岚见慕容铮又露出那“温和”的笑容,心中一个激灵说道:“算了算了,这东西你还是好生留着罢。”开玩笑,那贾宝玉才刚被弄出京城去,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啊!叶秦岚无比眷恋地看了那扇子一眼,仍然是坚定地拒绝了慕容铮的“善解人意”。

    “妹妹的事(情qíng)只怕是林大人迟早要晓得的,皇上不如提前知会林大人一声,(日rì)后说起来也占着理。”慕容铮今(日rì)目的已经达成,便好心提醒皇上。这么大的事(情qíng)可不是要隐瞒就能瞒得过去的,倒是不如早早说了,一来也能一起想想办法;二来(日rì)后林海知晓了自己的女儿受了委屈,撒在他们头上的火气也能少些。

    叶秦岚点了点头,他早已经将消息送过去北疆了。毕竟林海是黛玉的父亲,任何事(情qíng)都应该告诉他一声。

    慕容铮又接着问道:“若是贤德妃娘娘也参与了此事……”

    “若是元妃也参与了这件事(情qíng),你也不用顾虑什么,只不动元妃就是了,留着她将来还有用。至于其余人等,便按照你的想法去做罢,只要不出人命就是了,再者说,谁又能免得了意外呢?”叶秦岚在这皇位上坐了这么些年,自然也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只要慕容铮的行为不给将来的计划捣乱,小小的麻烦便由得他去了,难道朝廷这么些人还怕这么点麻烦不成?

    慕容铮知道皇上一向是个聪明人,若是不干扰了他的利益,对什么人都是和颜悦色的,但若是和他的利益有了冲突,他也不会姑息。如今黛玉的事(情qíng)虽说是他的举手之劳,但到底对将来的计划有所影响,他答应得竟然如此痛快,倒真是令人意外,果然只是看在林海的面子上么,只怕未必呢!

    慕容铮心中有些不愉快,他自然知道黛玉这般的人是举世无双的,但他一点也不希望其他人看到黛玉的好,尤其这人也是个人中龙凤。慕容铮心中暗自记下,将来可要尽量不让黛玉和皇上见面,如今不过才见了一次面,皇上就受到了黛儿如此大的影响,若是多见几次那还了得?

    等两人将事(情qíng)定下来的时候,已经是用晚膳的时辰,皇上留着慕容铮在宫中用过了晚膳,待用过了晚膳,便已经到了酉时末。慕容铮才回到丞相府,便紧锣密鼓吩咐下人准备今后的行动。

    ------题外话------

    亲们,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阿舞的支持,但是阿舞下周要考期末考了,所以每天的更新会比前几天少一点,还请大家见谅。但是阿舞会很努力的,也不会断更,这点请大家放心。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