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探病

    薛姨妈同宝钗,香菱,袭人、晴雯已经在怡红院里了。(小 说网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袭人因被贾母骂了一顿,满心委屈,只不好十分使出来,见众人围着,灌水的灌水,打扇的打扇,自己插不下手去,便索(性xìng)走出来到二门前,令小厮们找了茗烟来细问:“方才好端端的,为什么打起来?你也不早来透个信儿!”

    茗烟急的说:“偏生我没在跟前,打到半中间我才听见了。忙打听原故,却是为了金钏姐姐的事。”

    袭人奇怪道:“老爷怎么得知道的?”

    茗烟道:“金钏儿的事是三爷告的状,我也是听见老爷的人说的。”袭人听了这事,又想了想贾环素(日rì)为人,心中也就信了**分。然后回来,只见众人都忙着服侍宝玉。

    袭人见宝玉面色好了些,却有些昏昏(欲yù)睡,便掖了掖宝玉的被角说道:“这会子二爷只怕也乏了,便歇会子罢。”众人渐渐散去。

    黛玉三(春chūn)过来时,便见怡红院里静悄悄的,一丝人声也没有。黛玉等人正在惊疑不定,便见晴雯打了帘子走出来,那眼圈红通通的,显见得是哭的狠了。

    晴雯见几位姑娘过来,连忙上前低声行礼道:“几位姑娘好,这般大(日rì)头的,姑娘们如何过来了?”

    探(春chūn)心急,便开口说道:“你这丫头,素来便是个爽利(性xìng)子,如今怎么也这般磨磨蹭蹭?二哥哥如今可怎么样了?”

    晴雯严重唰地便流下泪水来:“二姑娘三姑娘林姑娘,你们还是进去自己看罢,二爷实在被打的狠了……”抽噎了一会子又接着说道:“这会子太医过来看过了,只说要好生将养着,这会子上了药,正歇着呢。”

    黛玉等人见晴雯这副模样,心中忐忑,愈发的慌张了,便随着晴雯轻声走进屋里。

    因宝玉伤的重了,又是伤在两股上,袭人便将他中衣中裤褪了下来。因听见打帘子的声音,抬头看见晴雯朝着她做手势说几位姑娘进来了。袭人听见,知道穿不及中衣,便拿了一(床chuáng)袷纱被替宝玉盖了。

    黛玉等人因怕扰了宝玉歇息,便在外间坐着。袭人将宝玉安置停当,方才随着晴雯道外间见过三(春chūn)及黛玉。

    “袭人姐姐,素(日rì)里虽说老爷一向不喜二哥哥不(爱ài)读书,可到底不曾打过。今(日rì)这番打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探(春chūn)当先问道。

    袭人因想着探(春chūn)是贾环的姐姐,便在心中暗自忖度了一会子方才开口回道:“前儿听说太太因屋里的一个美人觚被金钏儿姐姐打碎了,便将她撵了出来,哪里知道今(日rì)早晨便听见说金钏儿投井了。”接着顿了一顿,方才开口接着说道:“也不知道老爷是听了谁的话,说是宝玉((逼bī)bī)得那金钏儿跳井。”袭人想起宝玉(身shēn)上的伤,眼眶又是一红。

    几人都知道金钏儿的死是为的什么,也不说话,毕竟袭人也不可能在姑娘们面前说什么宝玉调戏丫头之事。唯有黛玉,想起园中的风言风语,又见如今金钏儿的死与宝玉脱不了干系,心中便对宝玉有些微词,只想着自己毕竟与宝玉只是表兄妹,贾母王夫人等宝玉的至亲尚且不说什么,自己如何好劝?况且只怕在贾母王夫人看来,宝玉自然是没有什么错的,都是(身shēn)边人的错罢了。

    黛玉三(春chūn)正坐在外间慢慢喝着茶,谁也不说话,静悄悄的。忽听得门外小丫头回道:“宝姑娘来了。”袭人也顾不得四人了,连忙满面笑容地迎出门去,晴雯见状,因几位姑娘在,便也没说什么,只撇了撇嘴。

    袭人走出门去,只见宝钗手里托着一丸药走进来,向袭人说道:“晚上把这药用酒研开,替他敷上,把那淤血的(热rè)毒散开,可以就好了。”说毕,递与袭人,又问道:“这会子可好些?”

    袭人忙回道:“好多了,倒是多谢宝姑娘记挂着。”两人一面说话一面朝屋里走去。

    黛玉三(春chūn)见宝钗进来,连忙起(身shēn)让座。宝钗不防几人都在,倒是愣了一愣,方才笑道:“这会子人倒是来得齐了。”说着话,看了看里间,便开口笑道:“你们且坐着罢,待我看看宝兄弟去。”说完便尾随袭人进了里间。

    黛玉三(春chūn)等人面面相觑,便是连青韵翠墨等人也有些不可思议,万万料想不到(日rì)(日rì)里教训别人如何端庄守礼一(套tào)一(套tào)的宝姑娘如今竟是这般毫不避讳地便进了男人的卧房。

    惜(春chūn)“嘿嘿”冷笑了几声,探(春chūn)因晓得惜(春chūn)一向牛心左(性xìng),生怕她说出什么怪话来,倒是闹得别扭,便连忙拉了拉惜(春chūn)的衣袖。惜(春chūn)知道探(春chūn)的意思,想着毕竟是在怡红院,便不出声了。

    宝钗进了里间,见宝玉趴在凉席上,气若游丝。只上前走了几步,便见宝玉微微睁开了眼睛,知道是自己吵醒了他,便上笑道:“这会子可好些?”

    宝玉一面道谢说:“好了。”又让坐。宝钗见他睁开眼说话,精神好了些,不象先时,心中也宽慰了好些。便点头叹道:“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日rì)。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们看着,心里也疼。”刚说了半句想起黛玉三(春chūn)尚在屋外,又忙咽住,不觉的就红了脸,低下头来。宝玉听得这话如此亲切稠密,大有深意,不觉心中大畅,将疼痛早丢在九霄云外,心中想着:“我不过挨了几下打,他们一个个就有这些怜惜悲感之态露出,令人可玩可观,可怜可敬。假若我一时竟遭殃横死,他们还不知是何等悲感呢!既是他们这样,我便一时死了,得他们如此,一生事业纵然尽付东流,亦无足叹惜。”

    黛玉等人在屋外头听见两人说话的声音,知道宝玉醒了。探(春chūn)便在外间扬声问道:“二哥哥可是醒了?”

    里屋里两人正在相顾无言,猛地听见探(春chūn)问话,方才回过神来。宝玉便开口回答道:“醒了,三妹妹快些进来罢。”

    三(春chūn)黛玉听见宝玉在里间唤几人进屋,因想着宝玉已经醒了,想必没有什么不方便之处,便罗贯而入。

    “二哥哥可算是醒了,我们本来想着若是二哥哥今(日rì)不醒,再略坐一会子便回去了,可不敢进来打扰。哪里想得到宝姐姐来了,二哥哥便醒了。”惜(春chūn)终究忍不住,开口说道。

    那宝玉本来想着只是探(春chūn)来了,哪里想到三(春chūn)黛玉均在外间等着,听惜(春chūn)这般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又想着怕黛玉心中不快,便侧过头去看黛玉的面色。却见黛玉面色如常,也不见她生气,心中才放下心来,只隐隐却又有些憋闷。

    “四妹妹这番话可就见外了,你们过来了,只管进来就是。若是说睡着,哪(日rì)不可睡呢,偏让你们等着。”宝玉听见惜(春chūn)的问话,没怎么想,便开口回答道。

    “二哥哥说的什么话,我们虽说是自小一处长大的,可人说‘男女七岁不同席’,二哥哥尚且睡着,我们如何能贸然进来?大家子里的规矩,可是一点都错不得的,若是错了,还不知道那起子奴才传成什么样呢!我们可比不得二哥哥,有太太护着,便是错了什么,当做没见着就是了。”惜(春chūn)话里话外暗中讽刺宝钗不懂规矩,饶是宝钗稳重,面上也透出微微的红色。迎(春chūn)、探(春chūn)、黛玉都知道惜(春chūn)说的是宝钗,只抿着嘴笑,也不说话。

    宝玉被惜(春chūn)这么一说,便讪讪笑着说道:“四妹妹说笑了”

    探(春chūn)见惜(春chūn)越说越是尖锐,便接过话头来问道:“二哥哥可好些了?(日rì)后可改了罢,莫要记疼不记打的,倒让老太太、太太担心。”

    “三妹妹放心罢,我已经好多了,并没有什么的。”说着动了一动腿,哪里想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便不由得“哎哟”一声,倒是把几个姑娘都逗得笑了。

    黛玉见他那样子,又是好笑又是心疼,便不由得叹道:“看看,果然是现世报了。”说着觉得鼻子一酸,险些便落下泪来。

    宝玉见黛玉这般样子,只觉得山上也不疼了,只呆呆看着黛玉的面容。黛玉见他这般样子,心中暗叹道:“金钏儿才因他死了,他仍然是这般万事不在意,若是哪(日rì)里我也去了,只怕是他伤心个一两(日rì)便也过了罢。再者说,他这般样子,有了姐姐便忘了妹妹的,恨不得满院子里的姑娘们都陪着他。”便不(禁jìn)有些瞧不起宝玉,只是看着宝玉平(日rì)里对自己真心真意关怀备至,况自己本就不是这府里的人,也不好说什么,只把对宝玉的态度淡了几分。

    几人说了一阵子话,见宝玉有些疲了,便告辞出来。便笑着说道:“你们便先回去罢,今(日rì)这么一闹,姨妈只怕是伤心了,我到姨妈处看看。”说着也不理会几人,施施然便朝着园外走去。

    宝钗来到王夫人院子,只见院子里静悄悄的,只玉钏儿在门口守着,正在和周瑞家的说话。两人说话说得投入,并未发现宝钗过来,便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玉钏儿的肩膀。

    玉钏儿回过(身shēn)来,便看见宝钗笑吟吟站在自己跟前,便忙开口笑道:“宝姑娘过来了,太太在房里呢。”一面上前给宝钗打起帘子,让她进去。

    因晓得王夫人与宝钗、薛姨妈说话时一向不要(身shēn)边人服侍,玉钏儿上了茶便出去了,只留下宝钗陪着王夫人说话。

    “姨妈,我才刚过去看了宝兄弟,倒是比先前竟好了好些,面上也红润了,因想着怕姨妈担心,便过来看看,也好教姨妈放心。”宝钗先开口说道。

    王夫人听见宝钗这般说话,便一把将她拉到怀中,叹道:“好孩子,终究是你懂我的心,宝玉是我(身shēn)上掉下来的(肉ròu),如今被达成这幅模样,我如何能不担心。可这阖府上上下下,也只剩你能挂着我了。”

    “我先前过去时,二姐姐三妹妹四妹妹和林妹妹也在,倒是比我还先到了些。”宝钗记着惜(春chūn)先前在宝玉处给自己没脸,探(春chūn)等人又不帮着自己说话,心中暗恨,可面上却是丝毫看不出来,只悄悄将话题往几人(身shēn)上引。

    “她们几个倒也都是好的,只平(日rì)里散漫了,也不晓得劝着宝玉些,现如今宝玉挨了他父亲的打,便是看望又有什么用呢!”王夫人恨恨说道,想着平(日rì)里三(春chūn)黛玉只会和宝玉胡闹,也不知道劝慰着些。

    王夫人如今也算是伤心糊涂了,平(日rì)里宝玉的(性xìng)子阖府上上下下都知晓,便是连王夫人自己说了他又何尝听过,如何还能指望别人呢?更何况,贾母又护着他,谁敢多说他一句?宝玉可真真是这贾府里的小霸王了。

    “姨妈不必担忧,宝玉自然是个好的,只是如今年纪小,又有些心术不正之人在其中挑唆。等(日rì)后参加了科举,宫里又有娘娘照顾着,姨妈还愁没有好(日rì)子么?”宝钗素来最知道王夫人的心思,对于王夫人来说,心中最最看中的便是宫里的娘娘和宝玉。

    “你这孩子,这般会说话,将来也不知道是谁这般有福气。”王夫人笑着看着宝钗说道,心中越发欢喜,暗暗下定决心定然要让宝钗成自己的儿媳妇。

    宝钗知道王夫人话里的意思,可却不好回答,只装作不知,接着说道:“只是可怜了宝玉,如今这般样子,真真是亏的那些人下得了手。”

    王夫人听说这话,便想起来宝玉这番被打便起因于贾环的告状,心中想着如何整治赵姨娘母子,又听见宝钗说到“三妹妹”,眼中便闪过一丝微光。

    宝钗见王夫人有些心不在焉,便知道王夫人晓得如何收拾赵姨娘探(春chūn)母子了。又与王夫人闲话了一回,方才告辞往蘅芜院里去。

    宝钗与王夫人说了这一番话之后,只觉得心中舒畅了许多。如今尚且找不到惜(春chūn)的错处,便先饶了她,若是今后有机会,必然要将她撵出园子里才是。

    ------题外话------

    额,阿舞真的有点后知后觉,今天才看见鲜花啊,这里谢谢圣剑公主了,来亲一个!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