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补药

    这(日rì)午间,元妃从宫中派抱琴出来,单独见王夫人,说是有要事商议。王夫人便让金钏儿和玉钏儿到门口守着,只说自己要到小佛堂念经,不让一个人靠近。金钏儿和玉钏儿知道王夫人念经一向不喜人打扰,便也没有多想什么,自守在门口。

    抱琴本来便是从贾家跟着元妃进宫的,与王夫人并不陌生,更因她进宫成了女官,也是有品级的人了,便自在王夫人下首坐下。

    “王宜人,贤德妃娘娘让婢子问问说上回让宜人找的养(身shēn)子的药可有找到了?”抱琴给王夫人行了礼,也不多说什么,便开口问道。

    王夫人一听便知道抱琴说的那补(身shēn)子的药便是让元妃好与皇上圆房所用的药,皱了皱眉头说道:“娘娘的话,我自然是记着的,可是娘娘(身shēn)子太虚,这药也不好找呀。我前几(日rì)和薛家太太说了,可薛家太太说这药倒是好寻,只是怕是要等些时(日rì)。”

    抱琴沉吟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娘娘在宫中等得急了些,便让婢子告诉宜人说宫中状况瞬息万变,这时间可是紧的很呢。宫中最最不缺的就是美人,娘娘虽是年轻美貌,可年年有新人进宫,若是没个孩子傍(身shēn),(日rì)后不定怎样呢。”

    王夫人愁眉苦脸说道:“我如何不懂这理,可是这药不是一般的,若是用那平常的药,只怕是伤了(身shēn)子还是小事,若是被皇上发现了,可就是死罪了。”

    抱琴也点了点头叹道:“宜人说的是呢,只还是要快些,谁晓得将来会有什么变数呢,这可是说不准啊!”

    王夫人接着说道:“你说的是,如今方子是现成的,只等着缺的两味药材齐了便配好了药给娘娘送去。”王夫人抿了一口手中的茶,接着问抱琴:“前儿我恍惚听着说娘娘(身shēn)上不好是夜里噩梦缠(身shēn),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抱琴叹了一口气说道:“前些(日rì)子,娘娘总是梦见蓉大(奶nǎi)(奶nǎi)和姑(奶nǎi)(奶nǎi)说娘娘辛苦了,要接娘娘去享福呢。到后来,更是连林姑爷也梦见了,这般唬人的梦,娘娘如何能不慌呢?后来才让奴婢传出话来说让初一到清虚观里打三天的平安醮,这才好了些。”

    王夫人乍一听抱琴这话,也被唬了一跳,急忙问娘娘如今怎样了,直到抱琴回答说娘娘如今再没梦见这几人,才放下心来。

    “娘娘还说了,林姑爷也算是为府里去的,让宜人好生教养着林姑娘,便也算是不辜负了他了。”抱琴将元妃的原话带给王夫人。

    王夫人听得此言,心中一阵不快,说道:“娘娘也忒心善了,要我说,当年林姑爷去世时,便将林府里的东西尽数交予我们,大姑娘如今也算是(身shēn)无旁物了,府里这般金尊玉贵地养着她不说,还但着皇上震怒的风险。要我说,有她一口吃的便是,如何还管得了其他呢。”王夫人一向不喜黛玉,又因宝玉向来便心里眼里只有他的林妹妹,倒是连自己这个娘亲也靠后了,如今尚且是表兄妹便是这般,若是今后宝玉当真娶了黛玉,自己这个娘亲岂不是连呆的地方也没有了?这林黛玉小小年纪,便是这般迷得宝玉晕头转向,真真与她娘一样是个狐媚子。

    抱琴微微一笑,说道:“宜人不必担心,一来林姑娘毕竟是家中的亲戚,如今林家败落,若是府里不收留她,难免惹得旁人非议,终究是不好;二来,京中有好些权贵人家,像林姑娘那般的容貌才(情qíng),将来必定是个难得的,林姑娘可是我们府上养大的,若是被哪家看中了,也是府上的福气不是?”元妃毕竟是宫里的人,目光自然也要比王夫人这等宅子里的夫人看得远些。

    元(春chūn)自来便是王夫人的心肝(肉ròu)儿,进了宫后,王夫人更是对她言听计从,此时听抱琴这般说,如何还会不答应?细细想着元妃的话,直觉越想越是有理,面上笑得像是一朵盛开的菊花。

    两人正在屋里说着话,便猛地听院子里宝玉的声音笑着说道:“金钏儿姐姐,如何不进屋,却是定定站在屋门口?”

    ------题外话------

    亲们,因为阿舞的尽头牙实在疼得受不了了,所以到医院去划了一刀,现在整个下巴都是肿着的,所以今天的更新要少一些,还请大家见谅,明天的更新就会正常了,还请大家见谅,希望不会影响到大家的(热rè)(情qíng)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