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身份

    林之孝家的带着人到黛玉房中搜查,本意起了疑心,可被探急中生智挡了出去。

    知道一大帮子人随着林之孝家的出了门,黛玉探方才猛地松了一口气。

    “三妹妹,你这手是怎么回事?”黛玉转头看见探手上的伤口,心中焦急。

    “林姐姐,这会子先莫要说我,你将那人藏到哪里去了?”探再次将侍书翠墨打发出门去,接着说道:“那人伤的这般重,林姐姐藏哪里了呢?”

    黛玉将探拉到椅子上坐下,才刚要开口,两人便听得梁上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探抬起头看,便看见梁上伸出一个脑袋,却不是段沐成是谁?

    探又一次目瞪口呆,颤抖着指着他问道:“林姐姐,他……他怎么上去的?”在探看来,这人背上受了这么重的伤,便是平躺着也是了不得的,况且着屋内又没有梯子,他是怎么上去的呢?

    那人在房梁上微微挪动了一下,面上的表有些龇牙咧嘴,好似是背上的伤口又开始疼痛,黛玉慌忙说道:“公子还是快些下来罢,外面人已经走了。”

    房梁上的人猛地吸了一口气,从梁上跳下来。段沐成本想着自己这玉树临风的一跳,定然能让自己在两位姑娘面前大大露脸,可惜他忘了一件事

    段沐成上的伤本来便很重,更何况那伤口又流了许多的鲜血出来。方才人来之时,想要提气跃到房梁之上,都是力不从心,多亏的黛玉让紫鹃雪雁将自己三四件衣裳上的飘带拆了下来,挂到房梁上,让段沐成勉强有了一个借力的地方。如今段沐成本就浑虚软,再加上背上的伤口已经隐隐渗出了鲜血,如何还能撑得住?

    段沐成跳落下来之时,黛玉探本想着这人伤如此之重尚且能这般窜上跳下,果然是极有本领之人,可哪里想到两人还来不及想其他的,便听见段沐成一声闷哼,接着“砰”的一声响,整个人便好似那翻了壳的乌龟,定定趴在地上不动了,倒是让两人又担心又觉得有些滑稽。

    段沐成本想自己跃下来,可他却忽略了自己背上那险些将他劈成两半的伤口。在落地的一瞬间,背上的伤口受到震动本已经要结痂的伤口又迸裂开来,鲜血瞬间便染红了趴在地上的段沐成背上的衣衫。

    探见他自是怪异而狼狈,本想着嘲笑他几句,可转眼却看到了背上的鲜红,便慌了心神。黛玉探指挥着紫鹃雪雁将他小心扶到上,又拿出昨晚给段沐成上的药,将背上迸裂的伤口再次细细上了药,两人方才轻舒了一口气。

    “多谢姑娘相救,在下的伤药虽说是家中自己配制的。可是对于止血消肿倒是有些用处。姑娘伤了手,在下心中甚是不安,还请姑娘莫要推辞。”段沐成趴在房梁上,自然将物种几人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听进耳朵,又见探顾不得自己上的伤口只顾着自己,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愧疚,想了想便将自己上仅有的一瓶百草散给了探

    探见那人将上仅有的伤药拿出来,连忙说道:“公子客气了,我这伤口不过就是看着可怖些,倒是没什么大碍的,可公子背上的伤这般重,若是将伤药给了我,只怕……”

    段沐成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姑娘便接着罢,最迟明便会有人过来寻我,到时候还缺什么伤药?只你们姑娘家的,虽说家中自然也会找了大夫来看,可这手上若是留了疤便不好了。”段沐成在道观厢房外晕倒前,便已经放出了消息,自然会有人来救他。“还有,这药名叫百草散,是南疆的东西,因此两位姑娘切切不可让旁人知晓,否则只怕会带来大祸患,切记。”段沐成想起自己这番惊险,又想起这药的来历,便开口提醒黛玉和探,生怕两人说与旁人知晓。

    黛玉探听得这药是南疆的东西,心内一惊。黛玉隐约记得在什么地方看到过百草散的名字,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可那人说了“南疆”之后,便猛地想起,这百草散是南疆有名的止血良药,那药方素来都掌控在南疆皇族手中。黛玉细细打量这人,见其上所着衣衫均绣有黑色的蛇纹。

    “父亲当年曾和我说过,南疆以蛇为图腾,但凡南疆王室之人,衣衫上均以蛇纹为饰。”黛玉心内暗自嘀咕,不会这般凑巧罢,自己和探救的这人居然是南疆皇族?

    “请问公子可是姓段?”黛玉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

    段沐成听黛玉冷不丁发问,顿时愣了一下,接着便苦笑说道:“姑娘聪慧,在下的确姓段,想必姑娘已经猜出我的份了罢。”

    探见黛玉猜的这般准确,心中尚在惊奇,可猛地想到这人是南疆之人,又说姓段,便也知道了他的来历,这南疆的国姓便是段啊。

    黛玉探苦笑,怪不得这人死活不肯说出自己的姓名,原来是这般份之人。探隐隐有些失落,可她一向爽朗阔气,便开口说道:“原来工资份不凡,倒是我们姐妹失礼了。”说着,向段沐成行了一礼,慌得段沐成口中一面说着“不敢当不敢当”,一面想直起子来还礼,却又牵动了伤口,惹得他一阵剧痛。

    黛玉见两人你来我往,便觉得有些好笑。可心中想起当父亲对自己的谆谆教诲,又有些无奈,父亲千叮咛万嘱咐让自己莫要和朝中之事又任何牵连,可如今南疆皇族造人刺杀,自己可做不出来那见死不救之事,只怕早已卷进朝堂纷争,再避不出去了,真真是白白废了父亲的一番苦心。况且如今看来,只怕刺杀南疆王室之人也和朝堂有极大地牵连,否则如何能到贾府中女眷住的地方大肆搜查?也不知这南疆来客犯了什么人的忌讳,非要置他于死地不可。

    ------题外话------

    亲们,今天有事,更新晚了,请大家原谅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