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救人

    黛玉因看书时间长了,肩膀酸疼,便斜斜倚在榻上,让紫鹃帮着揉捏。两人听得窗外有重物落地的声音,面面相觑,紫鹃心中打鼓,却怕黛玉担心,便笑着说道:“姑娘莫怕,这观中人多,且又不在府里,只怕是哪个丫头小厮摔了东西,待我出去看看。”说着便朝着门外走去。

    黛玉皱了皱眉头说道:“站着,这大晚上的,便是有什么也不能让你独自一人出去。再者说,这观里早早的便已经将那闲杂人等清出去了,又不是在府里,哪里来的小厮丫头?等将雪雁唤来,我们一并出去看。”

    黛玉话音才落,便见雪雁慌慌张张跑进来,气都未喘匀便忙着说话:“姑娘,紫娟姐姐,屋外头……屋外头有一个男人躺在地上,好大一滩鲜血……”雪雁被吓得狠了,小脸上一片惨白。

    黛玉紫鹃听见这话,也被唬了一大跳。便是一向稳重的紫鹃也有些慌乱:“姑娘,可要去回了老太太?”

    黛玉此时倒是冷静了下来,说道:“不妥,这人半夜受伤,又这般慌乱从后墙跳进观里,只怕是遭了歹人的毒手。若是说出去,只怕莫要说救命,反倒是害了他。”想了想起说道:“紫鹃雪雁带上灯笼,随我出去看看。”

    紫鹃雪雁大惊,想要拦住黛玉,奈何黛玉说道:“俗语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今遇上这等事,又是在观里,只当积福了罢。”两人见黛玉态度甚是坚决,苦劝不动,无法只得提上灯笼将黛玉挡在后,当先朝外走去。黛玉见两丫头的举动,心中暗暗安慰。

    雪雁领着黛玉紫鹃来到一棵高大的松树下面,便看见一个着黑色箭袖衣衫的男子,面色惨白地躺在地上。那男子背上有些潮湿,隐隐透露处血渍,将地上的土浸得通红。

    紫鹃上前,轻轻唤了几声:“公子,公子?”地上的人毫无反应。紫鹃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便转头看着黛玉。

    黛玉见那男子伤的重了,略想了想说道:“紫鹃、雪雁,你二人将他扶到我住的厢房来。”

    紫鹃皱眉道:“姑娘,我们如今是在观里,再过一便要回府去了,若是到时候他还不醒,那可就……”紫鹃言又止,何况这观里的厢房也没有间,也没地方安置这人。

    “如今哪里还管得了这些,快将他扶进去罢,若是慢了些,只怕是连命都没了。”黛玉也知道不妥,可要眼睁睁看着人死在眼前,黛玉可做不到。如今便也只得如此了。

    黛玉接过紫鹃雪雁手中的灯笼,让二人腾出手来将那公子架起来,慢慢朝着厢房走去。紫鹃本想着将他安置在外间,自己和雪雁看着便是,哪里想到黛玉摇了摇头,说道:“将他扶到里间去罢,如今虽说是在观里,可若是宝玉或是姐妹们过来寻我,看见了只怕不像,那里间无人进去的。”

    紫鹃想了想,的确也是这个理,只是心中担心着黛玉没地方歇息,才刚想开口,便听黛玉说道:“让她在里间歇着,我今晚和你们挤着凑合一晚便是了,任我多贵,总比不得人命重要罢。”

    紫鹃知道黛玉主意已定,也不再劝,将那男子扶到里间。才红着脸将衣服退了下来,便唬了一大跳。

    黛玉听紫鹃“呀”的一声,连忙转过去看,面上却是一红。那男子的上衣已让紫鹃褪了下来,却见一条深可见骨的刀伤一只从右面肩膀直直下来到左边腰际,贯穿了整个背部。

    紫鹃连忙红着脸抬了些清水红着脸帮他将伤口细细清洗了,但奈何找不到伤药,只得找些碎布条来帮忙胡乱将他背上的伤口包扎起来。黛玉见紫鹃手忙脚乱,也顾不得害羞,上前帮忙。也是这人命不该绝,黛玉本想着让雪雁将沾了血的衣服洗净了,却从那外衣中滚出一瓶药来。

    黛玉将瓶塞拔开,小心凑在鼻子前轻轻嗅了嗅,便知道那正是止血的药粉,只不知道药效如何,便上前与紫鹃说道:“这人有救了,他上带着伤药呢。”

    紫鹃有些奇怪:“姑娘如何人的这是伤药?莫要倒害了人才是。”

    “你知我素来子弱,自小便是那药罐子里长大的,这些药理倒是也晓得一二,只不知这伤药效果如何,便看他的造化罢了。”一面说,一面将手中的药粉细细洒在伤口上。

    那伤药竟然效果奇佳,才撒上去一忽儿,那血便止了,伤口也开始慢慢往回收。黛玉见了便松了一口气说道:“果然是命不该绝,这药竟是比那书上记载的御用之药还要好些。”

    屋外,雪雁先是将那男子的衣裳洗干净了,又找了一把小花锄,将那男子躺过地上留下血渍的土挖了出来,又在别的地方挖了个坑埋进去,方才松了一口气。待雪雁进屋时,便见紫鹃找来布条刚好帮那伤口包扎完了。

    做完了这些,主仆三人方才松了一口气。待看那天色时,已是将近四更天,紫鹃雪雁便让黛玉到外间榻上略略躺一躺,自己二人便在边守着。

    黛玉素来便觉少,今夜这般乱了一夜,又受了些惊,如何还能睡得着,只略躺了一躺便起进到里间,却见两个丫头正坐在桌前,那头一下一下的点着,甚是滑稽。黛玉才想开口,却听见门口有响动,待转过去,便看见探笑吟吟看着自己,开口说道:“林姐姐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探也是个机灵的,见黛玉面色不对,便连忙在门口拦住想要进门的侍书说道:“你和翠墨道门口守着,莫要让人进来。”侍书见探脸色严肃,不知发生什么事,也不敢问,便乖乖和翠墨到门口找了小凳子坐着说话。

    探转过头,见黛玉主仆三人均已经起,可那上明显还躺着一个人,细细一看,却是一名男子!一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林姐姐,你……他……”一时惊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