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命格

    贾珍知道张道士与旁的人不同,便也不忌讳,就带着他到房中见贾母。

    贾珍到了贾母跟前,见贾母正与宝玉说笑,便上前一步陪笑道:“那张爷爷进来请安了,老太太可要见一见?”贾母听得此话,连忙让贾珍将张道士搀进来。

    “无量寿佛!老祖宗一向福寿安康?众位小姐纳福?一向没到府里请安,老太太气色越发好了。”张道士满面笑容,捋着胡须笑呵呵地说话。

    “我不过就是混子罢了,如何比得老神仙这般逍遥自在。”贾母见张道士年纪虽大,可面上气色颇好,满面红光,精神头也足,便不笑道:“老神仙平里没有俗世缠,可是逍遥自在得很呐。”

    “托老太太的福。不知哥儿可好?”张道士转头问宝玉。

    宝玉上来向张道士问了好,又与张道士闲话了几句,贾母便开口说道:“老神仙,今儿好容易家中姑娘都来了,你便替我看看这几位姑娘罢。”

    张道士知道贾母的意思是让自己替府中姑娘看看命格,便也不推辞,只笑呵呵地等着鸳鸯请府中姑娘出来。不一会儿,鸳鸯便带着三并宝钗、黛玉过来了。

    几人上前先给贾母请了安,方才转拜见张道士。那张真人见几位姑娘举止端庄,行动优雅,便不由得赞叹道:“老太太好福气,这几位姑娘,我瞧着倒是比那公主郡主还要强些。”

    “老神仙说笑了。”贾母听得此话,面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指着迎三姐妹说道:“这是府中的三位姑娘,老神仙原是见过的。”接着又笑着指着宝钗说道:“这是府中二太太的侄女儿。”最后才拉着黛玉笑道:“这便是我那外孙女儿,江南林家的。”

    那张道士见三等人量愈发高挑了些,迎温柔、探爽利、惜清冷,便笑着说道:“这三位姑娘倒也是好的,只是命中须得有贵人相助才好。”贾母闻言,想着那贵人说的莫不是宫中的娘娘,便放下心来。

    说罢转头看着宝钗,见宝钗面貌端庄,嘴角含笑,眼光却是闪烁不定。便不暗自叹了口气,这姑娘虽说看着像是个旺家的,只可惜心术不正,将来恐招致祸患。只那张道士倒也乖巧,不说什么让人扫兴的话,只含糊地说道:“这姑娘倒是富态,也是极好的。”便不再说什么了。贾母是个人精,听张道士这话便知道宝钗的命格只怕有些不好,便想着定然要将这话告诉王夫人,莫要让宝钗误了宝玉的前程。

    那张道士看向贾母边的黛玉时,便暗中吃了一惊。自己根本看不透这姑娘的命格,只知道这府中另几位姑娘的今后只怕还要落在黛玉上。刚想开口说话,便感觉心中没来由的一惊,便知道这姑娘的事不是自己能管得了的,只得开口说道:“这姑娘面上怯弱不堪,可倒是个有后福的。”

    贾母知道张道士道法精深,十分相信他的话。听得他说黛玉有后福,便将心中的担忧放下来,后对黛玉也不再似前番不冷不的了。

    张道士又陪着贾母说了一会子话,见贾母面上渐渐露出疲态,方才告辞下去。贾母便让人带着,到早已准备好的厢房中歇息,便传话说让宝玉和几位姑娘们随意,若是想歇着,便到厢房里去;若是想四处逛逛,便在清虚观后院的小院子里逛逛也使得。

    宝玉本就是个定不下来的,见贾母休息去了,便撺掇着几个姐妹到院子里玩耍。黛玉素来体弱,况且又不想和宝玉一道,便推说自己上不爽,自回厢房歇着;三见黛玉不去,也觉得没什么趣儿,便也说不去;宝钗因选秀落选,便知道自己只有姨妈和妈妈说的一条路可选,便注意时时看着宝玉,今儿见黛玉三均要回房歇着,便说道:“我昨儿睡得早了些,现下倒是也不累,便我和宝兄弟去罢了。”

    那宝玉本就是个见了姐姐忘了妹妹的,原本见黛玉三不去,心内还有些没意思,可听宝钗说陪他去,便喜得直拱手作揖,倒将姐妹几人笑得前仰后合,便是连宝钗也红了脸。

    黛玉见宝钗如此,心里也明白她的心思,便只抿了抿嘴,也不说话,带着深厚的紫鹃雪雁便自个儿回厢房歇着,三姐妹也恐宝钗不自在,便齐齐告辞。

    黛玉回到那东厢房内,因未曾将自己的书带来,觉得有些无聊,转念一想便让雪雁朝前厅去找观里的师傅们借几本道家典籍过来,雪雁便领命去了。

    因是在府外,贾母早早便让人传话来说让姑娘们或在自己房中歇息,或是相互说笑玩闹,便不必到贾母处去立规矩。众姐妹也知道贾母此番是过来替宫中的娘娘作法事,只怕和张道士还有事要商议,便也不过去扰了,只相互走动,说笑玩闹一回倒也就罢了。

    待用过了晚饭,黛玉在观内逛了一圈,直到天色微微有些暗了下来,方才回房,让紫鹃雪雁掌了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灯下看书。

    黛玉看书一向认真。也不知过了多久,紫鹃方从外间悄悄进来,说道:“姑娘,天色有些晚了,早些歇息,等明再看罢。”黛玉方才放下手中的书卷,只觉得肩膀有些酸疼,不“哎哟”一声。

    紫鹃见黛玉用手捏着肩膀,便知道黛玉肩上酸疼,不由得有些又好气又好笑:“姑娘这般大的人了,如何竟是连自己体也不顾?这书什么时候看不是看。”说着一面上前帮黛玉轻轻捏着肩膀。

    天色已是完全黑了下去,屋内的灯光轻轻闪动,满屋子静谧无声。黛玉子斜斜倚在榻上,紫鹃坐在榻边帮着黛玉轻轻揉捏着肩膀,两人均不说话。黛玉正有些昏昏睡,猛听得窗外院子里似是有东西落地的声音,真真把主仆二人惊了一大跳。

    ------题外话------

    亲们,我错了,今天差点忘记了还木有发文,汗,来晚了,表见怪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