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及笄

    黛玉三及宝钗就这般每里陪着云夫人说说话,或是结伴在相府内赏玩,子倒也悠闲。黛玉等人在丞相府内又住了几,直到贾母派人到相府中接,几人方辞别了仍是依依不舍的云夫人,离开丞相府回贾府去。

    黛玉这一走便是十几,宝玉不见黛玉,早已心心念念盼望着。待回到贾府之后,几人又是一番叙说,姐姐妹妹一齐说说笑笑,宝玉早把前几那般烦躁忧虑抛到爪哇国去了。

    就这般过了几,转眼便已是三月间。这,凤姐回到小抱厦内,见平儿在窗外,隔着窗栊正和贾琏说话,便上前笑道:“要说话两个人不在屋里说,怎么跑出一个来,隔着窗子,是什么意思?”

    平儿见熙凤回来,忙上前服侍,一面说道:“屋里一个人没有,我在他跟前作什么?”

    凤姐儿瞧了平儿一眼笑道:“便是没人才好呢。”

    “这话是说我呢。”

    凤姐笑道:“不说你说谁?”

    平儿道:“别叫我说出好话来了。”说着,也不打帘子让凤姐,自己先摔帘子进来,往那边去了。凤姐自掀了帘子进屋来。

    主仆几人又说笑了一阵,凤姐儿方才正色对贾琏道:“我今儿有话和你商量。”

    贾琏有些奇怪:“你平里是个极有主意的,今倒是有什么话说?”

    凤姐道:“这月二十一便是是薛妹妹的生,你到底怎么样呢?”

    贾琏道:“我知道怎么样!你连多少大生都料理过了,这会子倒没了主意?现如今便有那现成的例在那儿,那林妹妹就是例。往年怎么给林妹妹过的,如今也照依给薛妹妹过就是了。”

    凤姐听了,冷笑道:“我难道连这个也不知道?我原也这么想定了。但昨儿听见二太太说,问起大家的年纪生来,听见薛大妹妹今年十五岁,虽不是整生,也算得将笄之年。太太说要替他作生。想来若果真替他作,自然比往年与林妹妹的不同了。”

    贾琏略略皱了皱眉头说道:“既如此,比往年林妹妹的略添些也罢了。只今年林妹妹的生却是错过了,倒是你我的不是。”贾琏平里虽荒唐,可到底心中是记着当时林海临终前的托付的。

    凤姐冷笑道:“我便知道你心中是护着林妹妹的,若是今我不与你说,将来你知晓我将薛妹妹生办得略大了些,你又要怪我。”

    “罢罢罢,你也且莫要做的太过,虽说太太喜欢薛妹妹,可带地还有老太太在呢。况且毕竟拿了林妹妹这许多的东西,就算是照拂着她些也是应该的。”贾琏不耐烦听凤姐的冷嘲讽,起便朝门外走去。凤姐见状恨得咬紧了牙齿,却也不好说些什么。

    又过了几,宝玉因久不见湘云,便闹着贾母让去将湘云借过来住几。贾母经不住宝玉这般撒,想到宝钗快要及笄,便将湘云接过府中来,让她待宝钗过完了生再回去。

    湘云听了,只得住下。又一面遣人回去,将自己旧作的两色针线活计取来,为宝钗作生辰之仪。

    贾母因想着此时正是宝钗到贾府的第一个生辰,又因元妃正得宠,不好在此时太过拂了王夫人的脸面,便拿出二十两银子来,让凤姐替宝钗置办酒戏。

    凤姐凑趣笑道:“一个老祖宗给孩子们作生,不拘怎样,谁还敢争,又办什么酒戏。既高兴要闹,就说不得自己花上几两也就是了,巴巴的找出这霉烂的二十两银子来作东道,这意思还叫我赔上。果然拿不出来也罢了,金的,银的,圆的,扁的,压塌了箱子底,只是瞒着我们。举眼看看,谁不是儿女?难道将来只有宝兄弟顶了你老人家上五台山不成?那些梯己只留于他,我们如今虽不配使,也别苦了我们。这个够酒的?够戏的?”说的满屋里都笑起来。

    贾母笑得指着凤姐说不出话来,只叫鸳鸯上前撕凤姐的嘴,屋内闹作一团。

    黛玉坐在下首,面上带着笑,可心思却不知飞到哪儿去了。如今宝钗的生辰却是这般闹,虽说今是宝钗的及笄之,也算是个大子,可当自己生时,阖府上下没有一个人问过一句,竟然连一向疼自己的贾母都是这般的态度,这贾府里,真真是没有几个真心对自己的。

    紫鹃见黛玉面色上有些不豫,心中焦急,只得在黛玉后暗中轻轻拉扯黛玉的衣袖。黛玉知道紫鹃的意思,便打起精神,陪着贾母说说笑笑。

    贾母如何看不出来,可她心中虽疼这个外孙女,也须得顾念着宫里娘娘的面子,这般下来,也只得委屈黛玉了。

    待用过了饭,贾母一定先叫宝钗点,宝钗推让一遍,无法,只得点了一折《西游记》,贾母自是欢喜。然后便命凤姐点,凤姐亦知贾母喜闹,更喜谑笑科诨,便点了一出《刘二当衣》。贾母果真更又喜欢,然后便命黛玉点。黛玉因让薛姨妈王夫人等,贾母道:“今原是我特带着你们取笑,咱们只管咱们的,别理他们,我巴巴的唱戏摆酒,为他们不成?他们在这里白听白吃,已经便宜了,还让他们点呢!”说着,大家都笑了。黛玉方点了一出。然后宝玉,史湘云、三及李纨等俱各点了,接出扮演。至上酒席时,贾母又命宝钗点,宝钗点了一出《鲁智深醉闹五台山》。

    宝玉因嫌这戏闹哄哄的,宝钗便与宝玉低声解说,又念了一首北《点绛唇》,直喜得宝玉拍膝画圈,称赏不已,又赞宝钗无书不知。黛玉便笑道:“安静看戏罢,还没唱《山门》,你倒《妆疯》了。”此话说得湘云也笑起来。

    至戏散场时,王夫人说道:“我看那戏中的作小旦的与一个作小丑的甚是惹人怜,将那二人唤过来,就说我有赏。”

    待将那两人唤上来时,众人都不一愣。

    ------题外话------

    哎呀,亲们我一直以为开车是个技术活,没想到还是个体力活啊,学了两天倒库,感觉手脚都不是我自己的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