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计谋

    屋内静静的,谁也不开口说话。慕容铮只在椅子上坐着,嘴角含笑地看着黛玉,而黛玉,还沉浸在刚才的气氛中没有回过神来。

    屋内灯光幽幽,初尚带着些许寒意的微风透过蒙着细纱的窗户轻轻吹了进来,蜡烛的火焰微微跳动着,带得屋内的光线忽明忽暗,忽然,那蜡烛烛心猛地跳动,“啪”的一声,竟是结了灯花。

    黛玉猛不丁被那声音吓了一跳,定了定心神,方才开口问道:“天色已经这般晚了,你到这儿来做什么?”说罢转过去,小声嘟囔着:“大晚上的,居然擅入女子闺房,真真是个没规矩的,哼。”

    慕容铮是习武之人,如何听不见黛玉肚子小声嘟囔的是什么,便意有所指地开口回答道:“今儿我回府便听说母亲将贾府的几位姑娘接过府来玩耍,原本寻思着来探望探望江南认识的故人,哪里想到妹妹倒是出去闲逛去了,倒是白白让我等了这么长时间。”话毕便轻轻抚着衣袖上细细的褶皱,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黛玉一听便知道他是讽刺自己到旁人家中作客,也不好好呆在屋里,却让主人家找不到人,便有些牙口无言。毕竟,这的的确确是丞相府,自己也的的确确是来作客的。

    黛玉正想要开口说话,便听见门外宝钗的声音:“林妹妹可在?”黛玉有些心慌,宝钗一向对自己不怀好意,今若是让她知道了慕容铮在自己屋内,今后自己的名声只怕更是要然无存了。

    慕容铮见黛玉面露慌乱之色,便凑过去笑着说道:“黛儿只要答应我一件事,我便帮你想办法,如何?”

    看着面前那张无比灿烂却让人牙痒痒的笑脸,一向行为举止极有分寸的黛玉居然有了想一巴掌拍上去的想法:“答应你什么事?”从未想到自己有一居然能被人到这番境界,黛玉心中哀叹,本不想理会这可恶的人,可门外宝钗的声音却好似在催促黛玉赶快答应。

    “黛儿这般说,我便当你是答应了,只是这条件嘛,我暂时还没有想好,待将来我想好了再告诉你罢。”慕容铮心内暗笑,想着让黛玉答应自己什么好呢,可要抓紧这次时机,莫要便宜了黛玉。

    黛玉听慕容铮这么说,心内略略放松了些,可有隐隐有些不安。要知道,这般就像一把宝剑悬在头顶上的感觉可是相当的不好受啊。可目前这火烧眉毛的形已经由不得黛玉细细思量,黛玉便咬了咬牙,点头。看见慕容铮又露出了那狐狸一般的笑容,黛玉才猛地发觉自己只怕又被骗了,刚想开口反悔,慕容铮便纵一跳,无比悠闲地躺到房梁上去当“梁上君子”去了。连带着原本在他怀中舒舒服服打着瞌睡的月华,也钻进榻的幔帐之中不出来。

    黛玉知道此时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便抚定了定神,开口说道:“宝姐姐可有什么事?”一面亲自到门口为宝钗开门。

    宝钗笑吟吟站在门口,双手捧着一个黄杨木的盒子,笑着说道:“妹妹今生辰,姐姐本想着替妹妹好好做一场生,可奈何如今在丞相府中作客,诸般不便,想来也只能送妹妹些小玩意儿,略表心意,妹妹莫要见怪才是。”宝钗一面说,那眼睛却是直往屋内四处乱瞟,好似是在寻找着什么一般。

    黛玉侧将宝钗迎进屋子,一面说道:“有劳宝姐姐还记挂着,姐姐请坐。”双手接过宝钗手中的盒子,又唤来紫鹃橙意上茶。

    “妹妹也太宽厚了些,这屋内的下人不在里间伺候着,反倒是跑到屋外玩耍去了。紫鹃,我瞧你一向是个稳重的,若是在自家倒是也罢了,怎么如今在相府中作客也是这般不知轻重?”宝钗见紫鹃从屋外进来,便沉下脸教训她。

    紫鹃跟在黛玉边三年有余,黛玉从未对她说过一句重话。今反倒是被宝钗这般训斥,如何受得住,不由得小脸涨得通红,有心回一句,可奈何自己本就是个丫头,如何敢和姑娘顶嘴。

    “宝姐姐多心了,紫鹃一向是个好的,便是青韵橙意,平里也是最最尽心的,今本是我想歪着看书,嫌她们在边反握,才让她二人出去的,道让宝姐姐替我教训丫头了。”黛玉素来最是个护短的,何况今之事,宝钗本就居心叵测,黛玉自然不会让宝钗扫了紫鹃的脸。

    宝钗听黛玉的话,正色说道:“妹妹就是太宽厚了,边的下人才会这般放肆。要我说,这些小丫头们不过就是一个物件儿,好了便一处玩耍着,若是烦了,撵出去也就罢了,如何能容他们这般放肆。”

    “宝姐姐说笑了,我边的丫头,我自然知道如何调教,倒不劳宝姐姐费心,宝姐姐对莺儿想必也是如此罢,可真真是个贤德人呢。”黛玉最最听不得宝钗这般的话,便也不管莺儿还在宝钗边,一句话将主仆两人说得面色通红。

    宝钗闻言便知道黛玉心中有些不爽快,才讪笑着说道:“里面妹妹说笑了,莺儿自然也是个好的。”说罢喝了一口茶,掩盖住面上的尴尬之色,才接着问道:“林妹妹不如看看我送的东西可喜欢,若是不和心意,我再回去准备就是了,必然要让妹妹满意才是。”

    黛玉便顺着宝钗的心意,打开她随手放在小案几上的盒子。盒子里是一只凤头金钗,在屋内的烛光下越发显得金光闪闪。黛玉微微一笑说道:“宝姐姐送的东西,自然都是极好的,如何能不满意。”紧接着又抿嘴笑道:“宝姐姐真真不愧是皇商家里出来的姑娘,随手一件礼物也是这般富贵。”

    宝钗本来也是个聪慧之人,如何听不出黛玉话中的讥讽之意,却只笑了一笑,也不说话,只当黛玉是在羡慕自己家的富贵。可宝钗也不想一想,且不说黛玉素来便是个口中说了“钱”字便要漱三次口的人,就说如今薛家已经慢慢破败的状况,如何还能让他人羡慕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