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相见

    待皇上离开后,云夫人方才回到正厅。两人说了一会子话,待用过了晚饭,云夫人方才让黛玉回屋去歇着。

    随说已是早天气,可天色仍然黑的有些早,待黛玉回到自己的小跨院,天色已然暗了下来。对于近皇上的召见,紫鹃橙意两人仍然有些兴奋。

    “姑娘有福了,如今有了皇上撑腰,看那府中还有何人敢小看了姑娘。”橙意兴奋地满面笑容,只想着后黛玉总算是不必受贾家之人的气,只差要蹦起来了。

    紫鹃也跟着说道:“是啊,姑娘好歹也是朝廷一品大员的女儿,可平里在府中却是连一个商贾之女都要比姑娘风光些,着实有些让人气不过,如今皇上发了话,府中之人今后便不会再这般忽略姑娘了。”紫鹃也是真心为了黛玉着想。

    黛玉苦笑,今皇上的话中已经说得明明白白,若是自己在贾府中有了什么麻烦,自然皇上不会置之不理,不过就是受些闲气罢了。可如今自己尚小,在那府中能有什么麻烦呢,皇上今这番话,一来就是看在父亲的面上,二来自己若是配合,父亲自然也能更好地替皇上效命。父亲还是皇上的老师,都要这般算计,那若是旁人呢?怨不得父亲说要自己记住无论之前如何,他始终首先是皇上,其次才是父亲的学生。原来这便是皇室中人,享受了至高无上的权利与富贵,也承受了最深刻的孤独与寂寞。

    黛玉只笑了笑说道:“两个傻丫头,皇上政务繁忙,如何有时间精力来管我们这等小事。”紧接着黛玉沉下脸来说道:“况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们便全忘了今见过皇上的事,莫要让其余人知晓。”紫鹃橙意本来就不是愚钝之人,见黛玉趁着连说话,虽说不知道这话中含义,也明白黛玉绝不是在说笑,连忙答应下来,让这件事烂在自己肚子里。

    黛玉一只脚才踏入屋内,一抬头便猛地看见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含笑定定看着自己,只觉得那中的心“砰砰”直跳,便似要从口中跳出来一般。橙意见黛玉呆在屋门口,刚想开口询问,便发觉紫鹃在自己旁轻轻拉着衣袖。紫鹃眼尖,早已透过黛玉看见了门内的境,偷偷抿嘴一笑,便拉着橙意悄悄退下。

    “几不见,黛儿妹妹既是又添了发呆的毛病?”慕容铮见到黛玉发呆的样子,心中颇为受用,走近了几步,低下头,嘴角微挑看着黛玉说道。

    黛玉听慕容铮说话,猛地发觉眼前竟然多了一张放大的脸,被唬了一跳,连忙向后退让,慌乱中绊到自己的裙边,顿时脚下不稳,向后倒去。

    若是在平地上,慕容铮体一转,便可在黛玉后轻轻托住,可黛玉如今站在门口,慕容铮绕不到黛玉后,无奈便只得拉着黛玉的手臂往前面带。可慕容铮哪里想得到黛玉子竟然这般轻巧,只轻轻一带,便朝前跌倒了自己怀里,两人顿时愣在原地。

    黛玉只觉得一双有力的手臂轻柔地环住自己,对方体的温度透过衣衫直扑面而来,烘得自己头晕目眩,脑中一片凌乱。而对于慕容铮来说,怀中的体柔弱无骨,与自己之前接触过那些妩媚妖娆的女子大不相同,顿时也不知所措。

    半晌之后,慕容铮朝着黛玉眨了眨眼,黛玉猛地反应过来,连忙一把将慕容铮推开,蔡襄回头让紫鹃青韵橙意送客,哪里知道转回去,后却是空空如也,三人早已退下,那里还等着看黛玉的笑话呢。

    “登徒子,你来做什么?”黛玉对上慕容铮,似乎都是从横眉冷对开始的。

    慕容铮笑笑,径直走到屋里坐下说道:“黛儿这番话可真是部分青红黑白啊,才刚若不是我拉了你一把,只怕如今黛儿便不能这般精神地指责我了罢。”

    黛玉顿时又被慕容铮的话噎得说不出话来,只觉得眼前这人真真是自己的克星,遇上了他,似乎从来都是自己在吃亏。黛玉刚想要说话,便见慕容铮又将头忽的凑了过来,已是脑中想好的话便被那张脸给堵了回去。

    “贾家的人不给你吃饭还是怎么的,如何右臂在江南时瘦了许多?”慕容铮皱着眉头,看着黛玉越发瘦削的脸庞,心中便好像有一只小手,轻轻捏了一把自己的心脏,只觉得又酸又疼,极不舒服。

    黛玉一愣,本以为慕容铮又要拿自己取笑,还在想着如何应对他的‘刻薄’之语,哪里想到他却说出了这般关怀的话,面上的神也无比关切,还带有一丝丝的心疼。

    心疼吗?黛玉疑惑,自己已经有很久没看到这样的绪了呢。自己在贾家受了多少委屈,可真正关心自己、心疼自己的人却没有几个。三更多的是自己的遭遇硬起了她们的共鸣;云夫人是看在自己母亲的份上;便是与自己最最亲近的外祖母,也并不是一心向着自己的,其余人更是各自有各自的想法。

    黛玉的泪水夺眶而出,无声地哭泣起来,可这般无声地哭泣却更让人心酸,连流泪也要压抑着,不敢发出声音来,生怕招了别人的厌烦。

    慕容铮也不说话,只站起走到黛玉后轻轻拍着黛玉的背,另一只手拿出一方手帕替黛玉轻轻试着泪水,两人便静静地站在屋内,谁也不说话。黛玉哭了一场,只觉得心内敞亮了许多,慢慢收了泪,却发现慕容铮离自己是这般的近,一伸手便能触碰到他,可眼前自己与他的姿势却是有些暧昧,便装着要寻茶吃,不动声色地向后退去。

    慕容铮知道黛玉尴尬,也不揭穿她的小心思,只将手帕放回衣襟里的口袋中,施施然走回椅子上坐下,便好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可两人却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