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紫鹃几人才刚说完,便听得门外宝玉的声音传来,忙忙迎出去,却见宝玉穿着一大红箭袖的袍子,束着五彩丝的宫绦,穿着青缎粉底的朝靴,脖子上挂着明晃晃的金螭璎珞,上面系着的正是宝玉乃至全家的命根子。

    “紫娟姐姐,林妹妹可在屋里?”宝玉也不顾袭人在后面追得气喘吁吁,只急急忙忙上前拉住紫鹃询问。

    “二爷这是急什么,林姑娘定然是在的,如今跑得这一头汗,待林姑娘看见了,又要担心了。”袭人急急忙忙赶上前来,也顾不得自个儿脑门上的汗珠滚滚落下,只拿了帕子去替宝玉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宝玉听得紫鹃回答说黛玉正在屋内,也顾不得袭人了,一把挡开袭人的手,便自己掀了帘子进屋去。袭人被宝玉这一挡,有些下不来台,一张容长脸蛋涨得通红。紫鹃见状,心中有些不忍,便上前说道:“袭人姐姐,一起进屋喝杯茶罢。”

    袭人方才回过神来,心中暗自神伤,面上却笑着回答到:“好妹妹,你去了扬州这许多时,我也怪想念的,林姑娘可还好?”边说边和紫鹃进了屋。

    宝玉急忙掀帘子进了屋,却见黛玉着一袭白色棉裙,外罩着淡淡天青色的夹纱衣,头上只用一根珍珠银簪松松散散地挽着个发髻,手中拿着一本书靠在软榻上。待走近细看时,便只见黛玉原本的鹅蛋脸如今真真成了瓜子脸,上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倒像是一阵风便能吹走;只浑气质却是比原先更出众了,越发显得不食人间烟火。

    宝玉刚进门时,黛玉便知道了,只看着宝玉呆呆看着自己,一句话不说,不觉心内有些恼,便也不理会,只专心看着手上的琴谱。

    紫鹃袭人进屋来,看见的便是这副景象:韶华女子只歪在软榻上看着手中的书,脸旁耳边垂下的两缕青丝随着窗纱吹来的风微微飘动,越发显得纤细弱,淡雅自然;而进门插着梅花的美人觚旁边站着一位公子哥儿,面如傅粉,只呆呆看着眼前的女子。两人配上屋内本就清雅的摆设,更是郎才女貌,让人觉得好不惊叹。

    黛玉见紫鹃袭人进屋仍旧看着手中的琴谱,头也不抬地说道:“紫鹃,既是袭人姐姐来了,还不快去倒茶,只管呆呆地站着,倒是像个呆头鹅。”

    紫鹃听得这话便知道自家姑娘说的是宝玉,暗暗好笑,下去给宝玉和袭人倒了茶来,袭人忙忙接过。

    “好妹妹,你可回来了!这许多不见,如何又瘦了些。”宝玉只把茶放在一旁,上前便要去拉黛玉。

    黛玉面上一冷,恼道:“说话便说话,如何这般动手动脚?真是越大越没个规矩,小心我告诉二舅舅,看二舅舅可饶得了你。”

    “好妹妹,便饶了我这一遭儿罢。”宝玉听得此话,唬得连忙作揖鞠躬赔不是,只把屋内袭人紫鹃逗得笑作一团。

    “林姑娘莫恼,二爷记挂着姑娘,今也是见到姑娘比原先在京城时越发瘦了些,一时心中焦急罢了。”袭人见状,忙忙笑着回道。

    黛玉听得袭人此话,心内不由得一酸,这贾府中,宝玉虽说是有着诸般不好,却算是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只面上有些下不来,便说道:“也罢了,二爷倒是有个好袭人姐姐,一心想着主子,却比紫鹃这等愚笨之人强了不少。”

    紫鹃知道黛玉的脾,最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便只抿嘴一笑,也不说什么,只抱起黛玉旁正撒泼打滚引起黛玉注意的月华,招呼袭人到一旁说话。却说袭人,见宝玉被黛玉轻轻松松几句话辖制得东南西北都不辨,不由得心中暗恨,却也不动声色,只暗暗想着如何让黛玉进不了贾府的门。

    “妹妹越发有学问了,怎么竟看起天书来了?”宝玉见黛玉手中仍是拿着一卷书,便凑过头去看,谁承想却是看不懂,心中懊恼,便不由得讪笑道。

    “二哥哥可是说笑了,不过是一本琴谱罢了,哪里是什么天书呢。”黛玉将手中的书卷放下,用风干了的兰花作为书签夹在当中,慢慢抚平书页上的褶皱。随着窗外轻拂的微风,一缕缕淡雅的兰花幽香和着香炉中的袅袅轻烟飘满小小的碧纱橱,直令人觉得不似人间景象。

    “妹妹真是越发有学问了。”宝玉听得黛玉在看琴谱,有些惊讶:“这样说来,妹妹会弹琴?可如何我从未听你弹过呢?”

    “二哥哥说笑了,不过就是闲时的消遣罢了,谁还认真去弹呢,再说了,也没那个精神。”况且这府里,又有谁懂我的琴呢!

    两人正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便听得门外探的声音道:“林姐姐,我们可来你这儿讨些好茶喝了。”话毕,便看见宝钗及三姐妹依次走进屋来。

    ------题外话------

    为什么收藏不升反降呢?难道一定要我说如果今天的收藏破一百就二更?撒泼打滚求收藏啊啊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