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却说紫鹃替黛玉到各房送土仪物什,行到王夫人处。待赵姨娘走后,才进了屋,便看见王夫人靠在软榻上,玉钏儿正跪在地上给王夫人捏着腿。

    紫鹃进门,福了福说道;“给二太太请安。”

    “紫鹃,你不在大姑娘跟前伺候,过来做什么?”王夫人抬着茶盏抿了一口茶,慢慢问道。

    “回二太太,姑娘从扬州带了些土仪,让奴婢送过来。”

    紫鹃将签子拿给王夫人,王夫人看时,却是一串楠木佛珠,一幅双面绣的梅花雪景,两匹雪绮罗的缎子。王夫人轻轻撇了撇嘴说道:“难为她还记挂着我这个舅母,罢了,也是她有心了,倒比宝玉强些。”

    紫鹃不好回话,只得静静站着。又听得王夫人说道:“你回去告诉你家姑娘,让她只管安心住下,有什么缺德只管来和我说或是去找凤丫头,莫要委屈了,就当是在自己家。”

    “是,紫鹃记住了。”王夫人便摆了摆手,紫鹃慢慢退下。

    出了王夫人的屋门,紫鹃便转到侧院。刚进侧院门,便听得屋内赵姨娘的声音骂道:“就你是个不成器的,你如何要去与他比,他是家里的凤凰蛋,你我不过是奴才,连人家一个手指头也及不上,偏你还要去招惹,打死了你也活该。”

    紫鹃听得屋内乱哄哄的,便扬声问道:“请问赵姨可在?”

    话音方落,便见鹊儿从屋内出来陪笑道:“紫娟姐姐今儿如何到这儿来了?”边说边打了帘子迎紫鹃进屋。

    “赵姨好,我家姑娘从扬州回来,带了些土仪,让我给赵姨和环哥儿送来。”紫鹃略福了福微笑道。

    “哎哟,劳烦大姑娘记挂着,还烦劳姑娘跑这一趟。”赵姨娘才听见紫鹃说送东西来,脸上笑得越发灿烂,连忙接过紫鹃手中的签子,细细看起来。却见给自己的是一串桃木佛珠,夏秋冬四季衣裳各两,两匹缎子,一匹桃红色、一匹雨过天青色;给环儿的是一方端砚,两只白玉紫毫笔,两块松烟墨,四书五经各一部。

    “姨,我家姑娘说了,环哥儿好歹也是个哥儿,若是能好生念书,将来姨可是有福气了,若是环哥儿处书不够用,只管到姑娘那儿去拿,姑娘还算是哥儿的姐姐呢。”

    “好姑娘,你告诉大姑娘说我和环儿多谢她了,让她若不嫌弃,闲了便过来坐坐……”赵姨娘大喜过望,便拉着紫鹃问东问西,直问得紫鹃暗暗皱眉。

    此时的紫鹃和黛玉并不知道,只因为黛玉此次的记挂,倒是让赵姨娘母子生出些不该有的想法,后险些害了黛玉,此是后话不提。

    从赵姨娘屋里出来之后,紫鹃又依次将东西送到凤姐儿、宝玉、三及薛宝钗处。待送完了东西,便已是酉时三刻,紫鹃便回碧纱橱,伺候黛玉用了晚饭,待黛玉静静地靠在软榻上看书时,才将青韵橙意扯到外间说话。

    “两位姐姐,我们能一同跟着姑娘是我们的造化,也是我们几人的缘分,今儿我有些掏心窝子的话,若是二位姐姐信我便听听,若是不信,只当做我没有说罢。”

    青韵橙意与紫鹃相处了一段时,自是相信紫鹃的为人,听得紫鹃说这话,知道她说的定是紧要之事,便静静地听紫鹃说来:“两位姐姐,我是这府里的家生子,对这府中的况比你们要了解些,二位姐姐刚来,难免有些生疏。这府里老太太是最疼姑娘的,府里三位姑娘对姑娘一向都很好,没什么说的。琏二虽说平格爽利,也惯常和几位姑娘说说笑笑,却是个谁也不得罪的主;大太太平里并不管着荣府这边的事;只二太太,对姑娘好似多有不喜,连带着二太太的娘家侄女宝姑娘,平里言语之间多有挤兑。宝二爷对姑娘也很好,只是二爷屋里的丫鬟多,保不住个把丫头心里有那些个龌龊心思,造谣重伤姑娘。”

    紫鹃略略顿了一顿,接着说道:“这府里若说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倒是与姑娘们不相干,但只是小心防着莫要让那些碎嘴的下人坏了姑娘的名声便好。”

    “紫娟妹妹既然这么说了,我二人便也不和你见外了。”橙意爽朗些,便回答紫鹃道:“我二人本来便是贴服饰姑娘的,青韵有一手好厨艺,便一直主要负责姑娘的吃食;我一直负责管着姑娘的物什,原先家中的月落星沉两个丫头负责姑娘的针线和近伺候。她们两人如今未曾跟来,今后你便贴伺候姑娘,我二人仍然和之前一样。”

    紫鹃答应下来,接着说道:“姑娘原本从姑苏带过来的雪雁丫头,我这几年看着却是有些怪,也不知是不是年龄太小的缘故,反正我也说不上来,只后我们瞧着罢。”

    青韵橙意听得紫鹃如此说,便知雪雁行为有些反常,只因一来紫鹃也说未发现什么;二来雪雁本是林家旧仆,两人也不大相信她会做什么出格之事,便这么拖了下来。

    ------题外话------

    亲们,我来了,话说,大家怎么都不点收藏呢,为什么一定要我不厌其烦的说呢?好郁闷……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