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黛玉等一行人进了芳华苑,紫鹃服侍二人坐下,奉上茶,便悄悄退下,坐在屋门口的小凳子上绣着手绢。

    “世兄说爹爹的药是世兄给的,还烦请世兄告诉黛玉给爹爹的是什么药。”紫鹃刚刚出门,黛玉便焦急地询问道。

    “玉儿妹妹总是叫我‘世兄’,显的好不生疏,你我两家世交,况且玉儿妹妹与我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也算有缘,何不就唤我一声渲木哥哥?”

    黛玉便知渲木是慕容铮的字,略略有些犹豫。慕容铮见状,也不催促,只低头专心逗弄怀里的毛团。

    黛玉见状,知道若是不遂了慕容铮的意,今自己便休想知道父亲的药到底是怎么回事,便咬咬牙,唤道:“还请渲木哥哥告诉黛玉。”

    “黛儿妹妹不需客气,叔父在今年七月间说是体不大好,扬州大夫又不怎么靠得住,怕让有心人知晓,只得问我舅舅讨药方子,舅舅便让我请师父配了一副药。”慕容铮语带双关。

    黛玉一听这话,顿时明白父亲的病是怎么回事。“怪不得父亲明明说自己没有病,看上去却是这般虚弱,倒不知这药对体是否有伤害?”

    黛玉刚想开口询问,便听到慕容铮接着说:“这药是我师父亲手配的,黛儿妹妹放心,绝对不比那些伤子的药。”

    黛玉听见此话,提起来的心稍稍落下了些许。况且父亲既然放心用他的药,想必也是可靠之人,自己便不需为之前的事耿耿于怀了。

    慕容铮见黛玉微微蹙起的眉头展开,便知道这小妮子已经放下心,便说道:“早就听说这扬州城风景如画,不知黛儿妹妹明可否陪我同游扬州城?”

    黛玉皱了皱眉头,“这只怕不妥,况且父亲……”

    “黛儿妹妹不必担心,叔父不是说让妹妹带着我四处转转么?”慕容铮又恢复那似笑非笑地神

    黛玉心中犹豫,明明是才见过两面的人,一向不喜和外人交谈的自己居然生不起想要拒绝他的念头,这也太奇怪了些,更莫要说他还是个男子。

    慕容铮见状也不说话,可他怀中的小狐狸却不干了,爬到黛玉的腿上上蹿下跳,一双眼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黛玉,仿佛在对黛玉说“答应吧,答应吧。”

    黛玉看了小狐狸一眼,心中一软,不由得答应下来。转念一想,却又有些讪然:“月华,你这个吃里扒外的鬼东西”一边说着,一边用素手轻轻揪着小狐狸毛茸茸的小耳朵。

    小狐狸却不管黛玉的不满,继续在黛**上打滚耍赖。

    慕容铮看着小狐狸的动作,无比温柔地笑了笑,月华顿时觉得自己的背上一阵阵寒意经过,不由得竖起了毛,看了一眼慕容铮,乖乖从黛玉上跳到慕容铮上。

    “渲木哥哥,月华看起来喜欢你的。”黛玉有些奇怪,“月华平里除了我和紫鹃,更不许其余人碰它一下,可它倒是喜欢你。”

    “我的绛珠女神啊,当年在天界就因为亲近你才被这只老狐狸封住法力,到现在也没法化成人形啊。这家伙明明是龙啊,怎么比狐狸还狡猾呢?”月华哀怨,但苦于发不出人声,只得蜷在慕容铮怀里任他摆弄。

    黛玉自然没有注意到月华那敢怒不敢言也不能言的委屈小模样,只顾着和慕容铮说话:“既然如此,待明我便陪着渲木哥哥去扬州的瘦西湖罢,深秋的瘦西湖虽不比初的妩媚风流,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既是如此,便麻烦黛儿妹妹了,铮这便先回去了。”慕容铮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便告辞而去。

    待慕容铮走后,黛玉越想越是懊恼:“我怎么就答应他了呢?”越想越是奇怪,不觉痴了。

    紫鹃进屋,见黛玉呆呆坐在桌前,不由得打趣道:“姑娘,人都走远了,回神了。”黛玉被惊醒,却看见紫鹃笑吟吟站在自己面前,不由得烧红了脸。

    “这小蹄子,越发没有规矩了,竟打趣起我来。”

    紫鹃知黛玉面薄,便也不再说什么。

    服侍黛玉用了饭,紫鹃陪着黛玉说了一会子话,估摸着黛玉有些累了,便问道:“姑娘,今儿乱了一早晨,只怕早已乏了,不如就歇会子罢。”

    紫鹃一说,黛玉果然觉得全有些酸痛,便让紫鹃青韵服侍沐浴后,上歇息不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